第三十一卷 第五十章 雷罰覺醒,斬破虛空

  說實話,這兩人在言辭交鋒的時候,我的狀態一直處于放松狀態。

  在我看來,既然楊知修并沒有針對我們,而是將目標對準了邪靈教,剛才又是大開殺戒,那么有這么一個強勢的話事人頂在前面,天塌下來,都與我們無關。然而萬萬沒想到,楊知修居然在最后關頭翻了臉,態度一百八十度地大逆轉,見蘇北老怪刀疤龍手握噬心雷,但是意圖只在威脅,而并無決死的心態,他竟然二話不說,手中飛出一道流光飛逸,朝著刀疤龍左手射去。

  而他自己,則朝著自己的姐姐岷山老母疾退而去,一手去抓人,一手已然捏破了那張李道子傳承下來的風符。

  茅山后院的這林海迷蹤名氣甚大,據說百米不同陣,步步則驚心,不過照我剛才的經歷來看,在開口的這一段路程里,其實還是與茅山后院前端的九霄慈航陣相連,一直到了剛才死人的那個地方,才逐漸地顯示出威力來;而楊知修畢竟是茅山宗話事人,或許里面復雜的路況難以把握,但是門口這兒并不在話下,所以他想要憑借著那逃遁的極品裝備“風符”,以及自己一身修為,或許能夠逃出噬心雷的殉爆范圍。

  要知道,當他逃出此處,包括我、雜毛小道和傳功長老在內的所有目擊者都死了,身處后山法陣、洞天福地里的陶晉鴻也葬身此地,那么憑借著他在茅山這十年來的經營,厚積薄發,混上茅山掌門之位,其實并不是一件困難的事情。

  看到楊知修的身影像流光一樣向來路退去,我一陣無力,連跑開的心思都沒有了——倘若刀疤龍所說的話語沒錯,跑一百步和跑五十步的效果,都無用,惟有死而已。

  我瞧見了楊知修手指間彈出去的流光,正好擊中了刀疤龍手掌托起的噬心雷果實之上,誰都沒有想到楊知修會來這么一手,哪怕是將噬心雷拿出來的刀疤龍,也沒有預料到,接著包裹那噬心雷的黑蓮葉子被勁風撕開了,露出了里面蜂窩一般的果實來。

  這東西之所以叫做噬心雷,并不是說它能夠噬心,而是在于描述其蜂巢一樣的內里,那些堅果一般的“蓮子”蘊含著濃縮千年的罡風精華。

  噬心雷外力一經引爆,里面立刻松動,發出了一聲聲蓮子綻放的脆響來。

  啪、啪、啪……

  接著有刺眼的絢麗強光出現,可以引爆整個林海迷蹤的噬心雷終于爆發了,來自不同次元的罡風在高壓縮的狀態下瞬間爆發,最開始那幾秒鐘的沉悶,讓人的心臟收縮得緊緊,我似乎聽到旁邊有人在大聲叫喚,刺耳的尖叫讓我也跟著瘋狂了,危機毫無預兆地降臨到了我們的身上,死亡的陰影籠罩著我們。

  在那陰影背后,死神已經將鐮刀磨得鋒利,正等待將我們性命收割的那一刻到來……

  或許是臨死關頭,將朵朵和小妖摟在懷里的我瞧得十分仔細,那噬心雷在被引爆的瞬間,并沒有外放沖擊波,而是坍塌成了一個點,里面似乎是純粹的黑色,又似乎蘊含著千萬種絢麗絕倫的色彩,然后這個點擴張了,有透明的風從里面飛出來,這風旋轉,無數力道在里面加持,堪稱一方諸侯的蘇北老怪刀疤龍在一瞬間,就被分解成無數細小的肉塊。

  那罡風立刻變紅,和著鮮血繼續旋轉,而曾經的大佬刀疤龍此刻已經成為比那包餃子用的肉餡,還要細碎的肉糜,好大一團。

  在他旁邊的手下也被卷入里面,慘烈的嘶叫聲僅僅維持一秒鐘,便化作了滿天血雨,那團紅色旋風在擴展至四米的時候,又停止了擴張,再次倏然坍塌,收縮成了原先一般大小的紅色血球,而就是在這一刻,我腹中的某一塊器官,突然活了過來。

  肥蟲子的意識勾連到了我的腦海,轟得一下,巨大的思維感灌注讓我腦袋炸開了一般,里面傳來了驚恐而懼怕的情緒,想來一直在沉眠的肥蟲子是在這死亡的最后關頭,終于被逼醒了過來。

  剛剛恢復意識之后的肥蟲子一刻也不停留,從我的胸口陡然浮現,根本不去管捂著腦袋喊痛、跪倒在地上的我,而是化作一道金光,朝著那團血球倏然射去。

  而就在那一刻,噬心雷終于在坍塌中積蓄到了足夠的能量,轟隆隆,發出一聲響徹天地的雷聲炸響,整個天地都在搖晃,而它則直接朝著四面八方,放射出最為恐怖的罡風力量。

  接下來可以預料的事情,那就是濃縮的罡風會以恐怖的初始速度朝著各處,如刀刮去,然后這個空間狀態極不穩定的林海迷蹤,承受力必然會達到上限范圍,接著如同多米諾骨牌一般發生連鎖反應,整個空間都會處于坍塌崩潰的局面中,一直到能量最終得以釋放為止……

  劇本似乎應該朝著這個方向前進,然而一切都因為肥蟲子的出現,而嘎然截止了。

  在噬心雷即將進行最后一爆的那當口,肥蟲子驟然蘇醒,出現在了噬心雷的最中心,從口中吐出一根暗金色的蠶絲狀纖維,這纖維迅速編織成為一張巨大的網,金色蒙蒙,將那爆炸的罡風給束縛到了五米方圓內,終于不再繼續擴張。

  如此恐怖的力量被驟然剎車,蘇醒過來的肥蟲子顯示出來驚人的能力,然而我的心情并沒有放松下來,與肥蟲子生息相連的我在那一瞬間,立刻感受到了它身上所承受的巨大壓力,這種恐怖而混亂的爆炸力并沒有被肥蟲子給壓制住,而是在一點兒、一點兒地扳回優勢。

  噬心雷如之前的坍塌收縮一般,在蘊釀著下一次的爆發,而這時間說不定就在十幾秒、或者幾秒之后。

  足以將整個林海迷蹤摧毀的噬心雷并不是人力所能夠阻擋的,我能夠感覺到三轉之后的肥蟲子整個身體結構都在處于崩潰當中,沉眠中所吸收的力量在飛速消逝,或許下一秒,仿佛打入太多空氣的氣球一樣,肥蟲子就要分崩離析,灰飛煙滅。

  肥蟲子倘若被這噬心雷給撐爆碎裂,那么與其生死相依的我也必然煙消云散,然而面對著這樣的場景,所有人的都束手無策,唯有等待著這遲來的死亡,再次來臨……啊,不,有一個人出現了,一直束手而立的雜毛小道動了,他將雷罰點在地上,然后飛快地朝著前方奔跑,雷罰鋒利的劍尖割斷野草,劃破泥土,似乎有古怪的力量在上面聚集。

  瘋狂奔走的雜毛小道倏然之間,就沖到了肥蟲子的身后,在他身前三米處,便是那一團即將爆裂開來的噬心雷。

  雜毛小道手上掐了一個古怪的劍決,扭頭朝著我大聲喊道:“小毒物,讓小肥肥將那東西往前扔開,剩下的我來處理!”

  我不知道雜毛小道究竟要干什么,但是卻知道肥蟲子或許撐不過下一秒,而雜毛小道必然是沒有害我的道理,當下心念閃動,與它溝通,述說了雜毛小道的話語。

  肥蟲子沒有一點兒停留,照著我的吩咐,將金色蠶絲所勾連的巨大噬心雷往前面一扔,絲線自斷,而就在此刻,雜毛小道將手中的雷罰高高舉起,縱身而過,一劍劈在了噬心雷的前方。

  我將朵朵和小妖緊緊拉在手心上,心想著雜毛小道這廝,不會是想要親手將我們所有人給葬送吧?

  然而我瞧見這個家伙的身子似乎在半空停頓了一下,仿佛有什么無形的力量將他給托舉而出,下一秒,雜毛小道大聲嘶吼道:“破碎裂空!”

  頓時一陣炸響,那雷罰之上竟然匯聚出七彩虹光,而那虹光,與倫珠上師當日虹化時的光芒,幾乎一模一樣。

  這一劍到地,而在他出劍的空中出現了一道兩米長度的虹光。幾秒鐘之后,虹光擴大,裂成了四五米,半米寬,里面有藍色的光芒流轉,與那七彩虹光交相輝映,而這個時候雜毛小道則已經折返回來,朝著我們大聲喊道:“走,快走!”

  聽得雜毛小道的大聲提醒,所有人都如夢初醒,顧不得別的,在勉強恢復了神智的傳功長老指引下,急急忙忙地朝著出口處跑去。

  我跟在最后一陣疾奔,后方傳來炸雷一般的巨響,大地動搖,頭上的樹枝紛紛跌落,然而我卻忍不住頻頻回頭,終于在剛才停留的平地處,一道金光朝著我的胸口射來,我低下頭,瞧見金蠶蠱那肥嘟嘟的尾巴,正在我的胸口蠕動,這才放下心來,拉住旁邊的雜毛小道,問剛才怎么回事,我咋沒見你玩過這一手呢?

  雜毛小道故意落在我的后面,低聲說道:“還記得倫珠上師所化的虹光不?上次桃元貫體的時候我就感知到了,具體我也不是很清楚,剛才也是冒險一試,沒想到真的斬出一道裂縫,讓那噬心雷給溜過去了——至于去哪兒,我可管不著了!”

  聽到雜毛小道的話語,我心中詫異,不過也知道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跟著人群在后面跑。

  回來的路上,我發現這林海迷蹤的道路已經變換了,那參天的樹林似乎會走路一樣,跟我們的來路多有不同,好在塵清真人也緩過氣來,由李云起給背著,在前方推算引路,不多時,我們便再次出現在了先前的那個出口。

  迷霧漸散,我看到有一個人正在那兒縛手而立,等待著我們。

2條評論 to“第三十一卷 第五十章 雷罰覺醒,斬破虛空”

  1. 回復 2015/01/23

    不要無視我啊

    還是沒有人在這里評論啊,不過我有了個頭等艙,哈哈哈哈哈哈

  2. 回復 2015/01/30

    貓的眼淚

    小肥肥終于醒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