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卷 第五十七章 分離,抑或與你同行

  我驚愕地接過這本發黃的薄帖子,線裝定制,瞧這款式就有些年頭了,翻開封面,第一頁便見到一個渾身裸體、三頭六臂的古怪人形,那圖上用細密的線路勾勒出了經脈和行氣走向,紛繁而復雜。

  我瀏覽了一下注解,又察看后面幾頁的文字,雖然字體是翻抄的,但是行文的語氣和組織語言的字句,確實有著《鎮壓山巒十二法門》和《正統巫藏-攜自然論述巫蠱上經》中山閣老的個人風格,的確像是我那個不知道多少代師祖的手筆。

  再觀那內容,通篇就講了一個“蚩尤觀想法”、一個巫力大周天行氣法門。

  前面的那個講的是信仰力集聚,采用觀想蚩尤,也就是第一頁那個三頭六臂的家伙,獲得意志積聚,而后面的則是行氣總綱。我曾在十二法門中學的固體一法,此乃外功,強身健體,在巫蠱上經中又學得一正、一奇、一神足共計三種具體的行氣法門,但總是感覺如同陶晉鴻所說的,后力不繼,力量多而雜亂,往往需要肥蟲子和小腹之中的那一股氣息流露,產生爆發性的攻擊,而不能細膩掌控,但倘若是能夠習得“巫力大周天行氣”這法門,便能夠將外力完全融為己用,不再時強時弱,如那段譽一般。

  想到此處,我不由得站起身來,朝陶晉鴻深深一鞠躬,表示最誠摯的感謝。

  然而這腰還沒有彎下去,一股柔和的力道便立即出現在我的身下,將我給托舉起來,不得再下,陶晉鴻笑吟吟地瞧著我,緩緩說道:“這本書,當年得來也奇,與我也并無用處,平日里只是拿來壓箱底,或者增長見識。卻沒想到你竟然是他的傳人,而且還跟小明成為了至交好友,如此一事倒也是神奇,如今我不過是物歸原主而已,不必謝我……”

  我眉頭一跳,不由得好奇問道:“陶掌門,你說的可是我的師祖爺洛十八?你們竟然認識?”

  “算是認識吧,不過那個時候他在南疆,功成名就,我在中原腹地,交往卻也不深……”陶晉鴻似乎并不愿談及洛十八,稍微停頓了一會兒,鄭重說道:“陸左,你的命格犯奇,九宮主外,天生的好福相,但是命運多艱,而且肩上的責任也重大,有的東西以后有機會再跟你講,不過現在,還是不能跟你談及……且不說這些,剛才只是物歸原主,算不得酬謝,你且坐好了!”

  陶晉鴻讓我坐直身子,然后雙手迅速結了一個復雜的印記,勾天引地,有讓人心跳不已的力量在手掌之間積聚,幾秒鐘后,他揮起劍指,朝著我的小腹氣海穴刺來。

  我聽得吩咐,恭謹地端坐蒲團之上,渾身僵硬,不敢動彈,卻見老陶指尖逼出一點星光,璀璨閃耀,讓人迷醉,稍一出現便射入我的腹中,沒入體內。

  我渾身一震,如遭雷轟,感覺一股強橫與溫和極端對立的力量,融進入我的體內,我全身的皮膚都在發麻,那汗毛根根豎起,繃得緊緊而僵直,宛若通電了一般;接著我感覺體內似乎有一個卵形的物體破碎了,一大股荒蕪中又孕育著生命的奇怪氣息,騰空而起,沖刷在我身體的肌肉纖維里。

  這氣息一會兒如同那沸水澆下,燙豬一般,一會兒又如同液氨撲面,無盡深寒,我體內的肥蟲子不斷地在翻滾哀號著,吱吱直叫,我也忍耐不住這種痛苦,跟著它的痛苦在地上翻滾,放肆喊叫著,喉嚨都要破了,如此冰火交替,直達九次,最后停下來的時候,那浪潮一般的感覺終于停歇,時間仿佛過了一個世紀。

  雜毛小道將我給扶了起來,陶晉鴻見我渾身被汗水濕透,一抓一把水,不由得笑吟吟地說道:“你體內的那尸丹外殼太過于僵硬,根本就破除不出來,難以吸收,此刻我用體內凝聚的一點劍元,刺入你的腹中氣海處,將這尸丹給戳破了,又穩定住起分解的速度,從此涓涓細流,滋潤身體。”

  他沉吟一番,繼續說道:“你體內的金蠶蠱似乎受到了什么恐怖的外力破壞,這才是導致它本我喪失的最主要原因,不過它的身體皮實,又有你這家伙以身養蠱,倒是能夠慢慢恢復,不過性子變得有些兇狠,被我用這尸丹之上的氣息暫時克制住了金蠶蠱的兇性,你此刻可以隨意支使它——不過需得記住,它的實力受損,僅僅比沉睡之前要厲害一點點,平日并無差池,想厲害也可以,在它與人斗爭的時候,你放開對它的拘束,用上了十成的力量,那便十分厲害,不過也兇;它這兇性是需要壓制的,你現有的尸丹氣息在它發狂的時候只能維持一分鐘,久了便敵我不分。惟有等你將體內力量融會貫通、最終強大之后,方能隨意使用它的力量——嗚呼,天道法則,在乎平衡,此事果真妙不可言爾!”

  陶晉鴻在這邊體悟天道,而我則喜出望外地呼喚出肥蟲子來,這一聲叫喊,它那肥嘟嘟的身子便從我的體內漸漸浮現而出,我瞧它模樣,比之以前似乎又要肥上一圈,呈現出高端大氣上檔次的土豪金色來,身上遍布的眼睛此刻也閉上了,但是內里卻透露出一縷嚇人的精光;腦門頂上,那肉疙瘩已然變成了角質,妥妥的國王皇冠。

  似乎知道自己之前犯了錯誤,小東西一飛出來之后,便討好地用腦門子蹭了一下我的鼻尖,吱吱地叫喚,一雙黑豆子眼睛努力睜得大大,里面流露出可憐和無辜的神情來,讓我心疼不已。

  我實在是太想肥蟲子了,要求也低,這小東西能醒就好了,自然不會怪它,但是旁邊的小妖瞧見了這好久不見的肥蟲子,卻是大叫一聲,趁其不備,將它的尾巴一把抓住,二話不說,繃著手指就開始彈起了屁股來,一邊彈,一邊大聲罵道:“小懶鬼,小懶鬼,睡個覺都這么久,彈不死你?”

  肥蟲子各種哀嚎自不必言,一雙黑豆子眼睛都快哭腫了,陶晉鴻嘴角含笑地看著這幅歡樂場景,過一會兒才囑咐我道:“我刺入你體內的劍元,有著我自身的一些體悟和印記,也可以幫助你凝練內力,妙處你到時候自然會知曉的,好了,瞧你這一身汗水,去洗個澡,歇息一下吧!”

  我有些不明白陶晉鴻費盡辛苦在我體內種下劍元的意思,不過地仙之言,我聽著便是,他斷不會害我的。這時門開,有道童走進來,引我出去,而雜毛小道這邊,陶晉鴻還有事情與他詳談,故而并沒有跟著我一同出來,朝我擺了擺手,以作告別。

  我在那名道童的引導下,來到一處別院洗了澡,滿滿一大桶洗澡水給我泡得酸臭無比,又沖了兩遍清水,才干凈了一些。

  洗完澡,我出來時沒有見到雜毛小道,倒是見到大師兄在偏廳長廊上與人說話,我側耳聽,隱隱約約,似乎聽到什么冰棺啊還魂之類的語句,也不知道說的是什么術法,但是當我走近的時候,聽到腳步聲的大師兄立刻停下了交談,拍著那個穿著白色道袍的道姑,讓她離去。

  我來茅山也有了一些日子,卻很少有見到身穿白色道袍的道士,故而忍不住多看了兩眼,見到大師兄迎著我走來,不由得好奇地問剛才在聊什么?

  大師兄搖搖頭,說都是些閑雜的家務事,說來也沒意思。他問我陶師與我說完話了么?我舉著手中的東饋贈,點點頭,說是啊,陶師出手可真夠大方的,土豪來著。大師兄拍著我的肩膀,說這些都是你應該得到的,不必多言。對了,山外傳來消息,說你和小明的通緝令已經取消了,到時候你出去,便不用縮頭縮尾了。

  我下意識地問了一句,說老蕭跟我一起走不?大師兄看了我一眼,沉吟了一會兒,搖頭說他也不知道,具體的事情,還需要看陶師的安排才行。

  聽到這話,我心中多少也有些難過,這些年來我和雜毛小道焦不離孟、孟不離焦地生死與共,現如今卻需要分開了,怎么想都傷感。不過雜毛小道既然已經重歸山門,那么必須就要擔當起一些責任來,而他留在茅山之上,也能夠得到陶晉鴻的指點和真傳,必定會比與我一起漂泊有前途。

  如此想,我挽留的心思便沒有那么重了,一切隨緣。

  大師兄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并沒有看出我心中的憂愁,而是問我要不要去養心殿拿藥。

  我愣了一下,這才想起雜毛小道的小姑蕭應顏似乎還躺在病榻上,問情形如何?大師兄嘆氣,不無埋怨地說:“唉,她平日里一向小心謹慎,卻唯獨對包子沒有什么防心,結果被敵人鉆了空子——梅浪這個老不死,我那晚怎么沒弄死他呀!結果現在小顏神魂崩離,沒有外力輔助,就連陶師都不敢輕易出手救治,唉……

  這時我第一次見到大師兄流露出這種暴戾和無助的表情,雖然只是短暫一瞬間,但是我也知道,能夠讓這個沉穩如山的男人控制不住自己情緒的,想來兩人之間,還是有一段不可知的故事。

  我問到底需要什么東西?

  大師兄說跟你講也沒有用,那東西絕跡了……先等一段時間吧,如果陶師狀態恢復得快的話,應該能夠叫醒來的——或者說不定她自己就醒了。

  我堅持要問,他想了一下,回答道:“安魂草。”

  那日過后,我在茅山又調養了小半個月,其間拿著老陶送與我的那本書,開始行氣熔煉。茅山后院到底是修行的洞天福地,山好水好風景好,靈氣也足,而且陶晉鴻給我注入的劍元也幫助了我不少的忙,使得我很快上手,而且每天都能夠將體內的氣推行一周天。

  我感覺隨著時間推移,手上能夠掌握的力量也開始慢慢增強,力量在身體里積蓄,成為我本身的力量,能夠掌控的力量。

  除此之外,我便是去給傳功長老驅毒解蠱,有了肥蟲子,進度倒也快了很多,這傳功長老也開始逐漸地恢復了些,能夠行氣了;雜毛小道每天都忙,他后來已經奉命搬到了清池宮去了,我聽大師兄跟我講,他似乎在跟陶晉鴻學習道法,有時候忙得照面都沒有能打上;朵朵、小妖和包子在經歷過那夜的諸多變故之后,變成了很好的小伙伴,有了那碧落回陽傘,這兩個小丫頭便帶著肥蟲子,一去就能有一整天,整天不著家,瘋得沒了邊。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沙漏翻來覆去不停歇,其間還發生了很多事,我知道一點,但是并不多,比如對梅浪的審判,對岷山老母的處理,畢竟只是一個局外人,這些我都沒有到場,只是聽聞了結果:那梅浪因為叛教,身受了那三刀六洞之刑,身亡,而名籍則永遠革除,子弟不續;至于岷山老母,則被剝離意識,當了一個空有力量、毫無感知傀儡陣靈,住在塔林之中,替補了那些折損大半的蛟龍陣靈。

  諸事繁多,便不一一贅敘,八月初旬,忙完茅山諸多事務的大師兄準備出山工作了,從山外有帶來消息,說我父親病情好轉,快準備轉院了,問我要不要回去。

  那幾日我已經見不到雜毛小道了,問老蕭走不?大師兄說不知道,應該會留吧。

  聽到這個消息我心情沉重,便答應了他次日出山。當晚朵朵、小妖與包子依依惜別,我依然找不到雜毛小道,去清池宮,說是跟掌門去了林海迷蹤,無奈,我只有留了一封信給他,以作告別。

  次日我們出了茅山后院,沿著回路行走,到了外院的登山石梯之上,仰頭看,峰巒疊翠,云霧繚繞,能見著九霄萬福宮的飛檐。

  雖是早上,但是登山臺階上的游人也多,我跟在大師兄身后行走,腳步沉重,心情莫名就有些壞,不想說話,而就在這時,我的耳際突然隱隱聽到有人叫我:“小毒物……”

  聽到這話,我猛然扭過頭去,瞧見一個削瘦的身影從轉彎處跑來,不知怎么著,眼睛就被淚水給蒙上一層霧氣,濕漉漉的,世界都模糊了……

  莫笑我。

  本卷完。

6條評論 to“第三十一卷 第五十七章 分離,抑或與你同行”

  1. 回復 2015/03/24

    陸左

    小明你個死鬼,還以為你不要人家了呢55555

  2. 回復 2015/04/12

    雜毛小道

    我又怎么忍心丟下左左一個人呢。

  3. 回復 2015/05/16

    虎皮毛大人

    倆傻波伊

  4. 回復 2015/05/16

    虎皮貓大人

    倆傻波伊

  5. 回復 2015/05/23

    虎皮貓大大人

    這兩個家伙,一個是耶朗王和蠱王的傳承,一個是陣王屈陽和符王李道子教出來的,天生明空目,還有一個大師兄更是蚩尤魔尊分身,再加一個地仙,想不鬧點風云都難啊

  6. 回復 2015/05/31

    叮當

    虎皮鳥大人,您這是看了等幾遍蠱事了?我已經是第四遍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