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卷 第二章 袖手雙城的鴻門宴

  西南局的總部并不在我們曾經去過的渝城,而在同屬一地區的錦官城,我們在金陵郭一指那兒過了一夜后,于第二天中午乘機飛抵錦官城的雙流機場,因為是公事,所以有人過來接機。

  提著行李,隨著熙熙攘攘的人群往外走,便看到出口處有一個漂亮的女孩子,正在那兒等待著我們。

  那女孩兒是劉思麗,當初在渝城處理病橘案的時候,她曾經跟我們打過不少交道,記憶最深的莫過于為了提取蠱毒疫苗時,她挺身而出,為我們親自嘗吃有蛆病橘,并且搜集實驗數據之事。當時那么多專家教授、大老爺們聽到我們的方法都退避三舍,大搖其頭,唯有她主動將這份差事給應承下來,并且咬著牙堅持了下來。

  對于這樣敢拼敢干、為了上進而奮不顧身的女孩子,當時我就斷言她必然不是池中之物,現如今一看,果不其然,當我們迎上去的時候,見到她身后還有一個年輕人,稱呼她做劉主任,雜毛小道打趣她,說升官蠻快的,這么短的時間不見,就混成領導干部了。

  劉思麗汗顏,謙虛地笑,跟我們講,她這頭銜,說得好聽點叫做什么應急專項辦公室的主任,而且還是副的,但其實連個股級都不算,講的不好聽的,就是給同志們打個雜跑個腿,算不得領導——若說領導,你們二位才是真正的大人物,這一次過來,可是趙局長親自吩咐的,一定要將你們接待好,為此他還囑托了我兩遍,可見西南總局對你們的重視程度。

  劉思麗說著這話兒,我并沒有接茬,只是嘿嘿笑。

  別人或許我不知道,但是趙承風這老小子,無論是一開始我的謝絕招攬,還是后來將他在龍虎山天師道的師弟青虛拿下,或者是我們身處于黑手雙城的庇護之下,這都使得他對我們故怨甚深,從我去年冬季被借調到西南局起,他就沒有安過什么好心。

  當日我被抓捕起來的時候,上躥下跳、出力最多的小白臉朱國志是趙承風的秘書,負責審訊的張偉國也是他從東南局調來的心腹,明明疑點重重的案子,愣是被火速辦成了屈打成招的冤假錯案,手法之拙劣和急躁,就連趙興瑞、秀云和尚這些中立者都瞧出蹊蹺。

  所有的事情后面,倘若沒有趙承風的興風作浪、推波助瀾,我這陸字都可以倒著來寫了。

  更加讓人懷疑的地方是,白露潭原本好端端的,卻突然翻供,到底是誰在后面搗的鬼呢?

  后來我和雜毛小道用排除法對可疑的人物做了篩選,最后的結果,居然是這身居西南局常務副局長的趙承風,疑點最大。都說黨同伐異,這派系間的內部斗爭是最為殘酷的,趙承風此人面善心黑,讓人不得不防。

  不過這些都是我們私底下所說的話語,誰也不可能幼稚到當面去找趙承風來對質,我和雜毛小道笑了笑,隨口附和幾句,也不多言,然后跟著上了車。

  跟著劉思麗的是她們辦公室的新人,也是剛剛國考進來的應屆畢業生,李長征,我們叫他小李,不知道有沒有受過據里面的系統培訓,臨時被抓來當作司機,話不多,卻很機靈,拎包開門什么的,都讓人感覺不錯,不過眼睛不時忍不住好奇地看向我們,顯得有些太不成熟。

  劉思麗坐在副駕駛座上,回過頭來與我們攀談。

  對于劉思麗,其實我們心中并不反感,畢竟她在渝城的時候對我們的生活起居照顧有加,而后面在豐都的時候全程跟陪監視,也只是職責所在而已,這一點我們并不會記掛在心上,于是像老朋友一樣與其交流,談了一些現在西南局的近況,以及最近局里面督辦的一些案件,雖然不知道消息是否準確,但多少也不會一頭霧水。

  我想起在逃亡過程中幫助過我們的人,便想辦法問起他們的境況——為了以防萬一,我問得很有技巧,關心不關心的人都摻雜著問,不動聲色,倒也是了解了不少關于楊操、西南行者趙興瑞和青城山秀云和尚等人的近況和信息。

  小人睚眥,仇怨必報,君子知恩,心中長存,對于那些曾經在我們最困難的時候伸出援手的人,我和雜毛小道從未忘卻。

  西南局總部在青羊區鼎鼎有名的青羊宮附近,范圍挺大,圍墻里有幾棟規模不錯的大樓,里面林木蔥蔥郁郁,有花開放,遠遠瞧去倒也十分氣派,就是那大門低調了一點,瞧那造型可比我的年紀還大上一輪。

  門口沒有鎮虎門張伯這樣的神秘高手,而是持槍站崗的武警,檢查完證件之后,那個年輕人小李去停車,而我們則在劉思麗的引領下,來到了主樓前。

  這主樓一層大廳,二層三層是辦公室,門前冷落,稀稀拉拉也沒看到幾個人,充分顯示了清水衙門的招牌,不過四樓往上,需要再次檢查證件,這才真正顯露出有關部門的風貌來,人來人往,腳步匆匆,十分繁忙。

  劉思麗領我們直接來到紀檢辦公室,這個部門還有一套牌子是內部監察。

  走進部門里面,外面的大辦公區里面只有幾個人,不過都忙忙碌碌,不停打著電話,劉思麗朝里面叫了一聲四月,有一個長得挺精神的川妹子從辦公桌的隔板下面冒出頭來,見到我們,匆匆跑過來。

  劉思麗跟她輕輕低語幾句,那個川妹子點了點頭,跟我們恭敬地握手寒暄,然后熱情地招呼道:“跟我來嘛,我們主任在里面等著你們咯,這會兒已經到了飯點,本來都準備去食堂吃飯的,不過聽說你們要來,就一直等到了現在……”

  在四月的帶領下,我們來到了最里面的辦公室前,對著那厚重的木門輕輕叩動,里面傳來了一聲語氣嚴肅的詢問,經過四月的通報之后,門很快就開了,走出一個戴著黑框眼鏡、老學究一般打扮的中年男人來,四月介紹這男人便是他們紀檢辦主任沈劍。

  沈主任熱情地跟我們寒暄握手,表情親切得完全不像是一個做紀檢的干部,而是我們多年未見的好友。

  他拉著我們進了辦公室,熱情寒暄一番,又讓四月去沏幾杯茶來,要上好的烏龍。

  在主任辦公室的沙發區,我們并沒有談什么,只是拉拉家常,表示一下親切而已,除此之外,便是一筐有一筐不要錢的贊美之詞。到底是能夠勝任西南局紀檢辦公室主任職位、力壓張偉國一頭的老家伙,此人的處事圓滑周到,讓我們根本生不得怒氣。

  來之前的時候,大師兄跟我們交待過了,此行目的,恢復名譽便可,至于追究責任的事情,茲事體大,那壞人的角色便由他和蕭家大伯來做吧,免得到時候惹得狗急跳墻,又節外生枝了。

  我知道這應該是妥協之后的結果,畢竟水至清則無魚,人至察則無明,逼得太緊了,不但達不到目的,反而平添麻煩,所以也沒有多聊,在與沈主任親切交流了半個小時之后,被那官話弄得一耳朵翔的我們終于解脫,跟著那個川妹子四月出來辦理各種手續。

  這些東西講起來也雜,涉及各個方面,不過我們只需在這里辦理,其余的自然有人跟進,在完成了這些之后,我們便結束了被通緝大半年的逃亡生涯,恢復了自由身,之后沈主任代表宗教局,向我們所蒙受的冤屈表示最誠摯的道歉,并且保證如果這里面有不公正行為的話,一定會追責經辦人員的連帶責任。

  他說得慷慨激昂,不過我也只能當作耳邊風而已,畢竟經過這一年多時間的整合,趙承風此刻在西南局已經是名副其實的二把手,像沈主任這種油滑之人,未必會冒著巨大的風險,去得罪頂頭上司。

  我們準備離開,沈主任邀我們一起去吃午飯,因為心情并不是很好,所以我們婉言拒絕了,可是沈主任卻似乎很執著,拉著我和雜毛小道的手,非要去附近的太安居酒樓吃一頓,也算是盡一盡地主之誼。

  如此好是一番爭執,正頭疼間,劉思麗找了過來,告訴我們,說趙副局長要見我們。

  聽到趙承風找我們,沈主任這才悻悻地笑了,催促我們趕緊過去。雖然不愿意見趙承風那兩面三刀的家伙,不過我們更不愿意丟了場面,于是跟著劉思麗走出主樓。我聽說幾個總局領導的辦公室在后面的小樓內,不過出了主樓之后,我們并沒有前往后面,而是來到停車場。

  一打聽,才知道趙承風要請我們吃飯。我和雜毛小道對視一眼,得了,這算是鴻門宴么?

  趙承風請我們吃飯的地方就在附近一家私房菜,環境清新淡雅,跟川菜館子那種骨子里都透著麻辣鮮香的味道截然不同。走過長長的雕花走廊,我們來到三樓的一處包廂前,劉思麗將門一打開,當看到面白無須、戴著金絲眼鏡的朱國志,和留著地中海頭式的半禿子張偉國從居中而坐的趙承風身邊站起來的時候,涵養城府都有一定境界的我,當時的臉色幾乎是立刻都垮了下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