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卷 第四章 走親訪友

  時值八月中旬,天也熱,圍爐而坐,這火鍋熱氣騰騰,鮮香麻辣的油味直往鼻子里面鉆,弄得我食指大開,筷子舞動得比那劍法還要利落。像我們這種人,見的東西也多了,別說是聽聞,便是一具高度腐爛、白蛆遍布的尸體擺在跟前,該吃還是得吃,鼻子都能夠自動屏蔽臭味了。

  雜毛小道之前吃了不少,正消食,便起了好奇之心,問怎么回事?

  楊操也不瞞我,說在近日來,在達州開縣的一個鄉里,連續發生了三起盜墓案,手法粗糙,明目張膽,被盜墳墓的主人都是女性,而且還是剛死不久的,當地公安機關介入調查之后發現事情很詭異,從現場上看,并沒有外人動手,好像是從棺材內部被撬開來,尸體自己爬出來一樣。

  當地組織了人力進行搜查,結果遲遲沒有找到尸體,這件事情有些詭異,有人傳言是那些女尸變成了僵尸,尸變了,造成了恐慌,于是打報告上來,請求支援,上面就派他還有幾個人過去瞧一瞧。

  雖說為了節省土地,降低污染,自建國以來國家就一直推行火葬,但土葬是我國絕大部分民族由來已久的傳統殯葬方式,北方我不清楚,南方各省,特別是偏遠鄉下地區,土葬一直都是主流。

  有土葬,便有尸體,按理說人是入土為安的,但是這也有例外,倘若有那聚陰匯穴之地,又或者亡者受到驚擾,以及死前心有怨念,確實也有可能出現尸變的情況,不過聽楊操說的這事,也未必是尸變,說不定就是鄉野里愚民愚婦做的好事,或者有專職搞冥魂的江湖游士弄出來的伎倆,而當地人不清楚,以訛傳訛而已。

  這些都需要調查,下不得定論,雜毛小道師出茅山,對此類事情最是在行,不由得多說了幾句,楊操便起了抓丁之意,想拉我們一起去瞧瞧,我們這兒還準備去瑜城呢,雜毛小道連忙搖手推辭,好是一頓說,楊操無奈,只有勸酒。

  與知交朋友坐在一塊兒,地方雖然并不上檔次,但是吃著火鍋喝著酒,倒也爽利,趙興瑞的話語不多,臉也習慣性地繃緊,不過喝酒一點兒也不含糊,舉杯飲酒從不推托,向來都是一飲而盡。

  自從慧明在滇南怒江死去之后,他的日子并不是很好過,雖然當時被平衡獲得了個最佳學員,但是多少被那慧明、客老太牽扯連累到,上面的領導并沒有用他的魄力,于是被從帝都遣回了西南局——其實西南局有很多慧明的門生故吏,倒也能夠照顧周全,但是趙承風從中央空降西南局,大刀闊斧地動作,對這些人又拉又打,整日惶惶,也顧不得他。

  趙興瑞先前還是很蒙趙承風看重的,但是自從去年追捕我們失利之后,就逐漸被冷落,現如今放在一個閑職上掛著,整日無所事事,這對極有抱負的老趙確實是一個打擊,人不由得也有些頹廢,郁郁不得志。

  宴飲途中,一直不怎么說話的趙興瑞突然找到雜毛小道,問黑手雙城陳老大那里還要不要人,上次見到秦振、滕曉他們,在東南局陳老大手下混得如魚得水,他也想借調過去。

  老趙不但跟我有同學之誼,而且還有救命之恩,他這般艱難地開了口,自然不能怠慢,雜毛小道立即聯絡了董秘書,通過他與大師兄取得了聯系。沒想到大師兄居然還知道老趙這個人,稍微問了一下跟我們的關系之后,拍板說可以,董仲明差不多也該外放了,他手下正好缺可以用的人手,趙興瑞是09年集訓營的最佳學員,如果試用期沒有問題,那么給他當一個助理,也是可以的。

  聽了雜毛小道轉達的話語,老趙頗有些激動,倘若真能夠做上黑手雙城的助理,擠入大師兄信任的小圈子里去,只怕以后這宗教局里面,必將有他一席之地了。

  老趙頗為激動,一掃頹然之色,舉起酒杯,連著痛飲了三杯酒。

  老趙的情緒高了起來,人便活躍許多,回憶起當日我們被追殺時的情景,頗多感慨,他拍著我的肩膀,說當日集訓營里面的時候,因為他基礎最高,人也刻苦,故而對我并不是很認可,即使集訓結束,他仍然覺得自己是可以超越陸左的,直到后來茅山協同各有關部門,天羅地網地追捕我和雜毛小道,卻讓我們硬生生地逃了出去,不但拖垮了好多人,而且還越戰越猛,宛如當年萬里長征的紅軍,完成了脫胎換骨的蛻變,只這一點,就讓他自愧不如,望塵莫及,這才由同情變成了敬佩。

  老趙說他為有我這樣的同學而自豪,我拉著他的手,看著這個曾經大敵的弟子,真誠地笑了笑,說我也是。

  一頓飯吃到下午三點多,湯鍋都快熬干了,酒瓶子堆疊如山,一向過著苦行僧一般生活的趙興瑞喝醉了,楊操苦笑著送這家伙回去,嘮嘮叨叨,說明天還說去查案子,頭都昏得跳了河咯。

  我巍然不動,雜毛小道臉色微紅,卻是興頭正起,瞧那青城山正在錦官城附近,便叫了一個車,送我們過去。上車的事情我們都有些燥熱,結果沒一會兒,一陣冷風吹來,才想起我們并沒有秀云大師的聯系方式,倘若青城山如茅山一樣洞天福地,表里不一,此番前去,說不定還撲一個空。

  我們兩個人商量著回去,所幸虎皮貓大人卻記得那王正一道長,乃青城山全真龍門派丹臺碧洞的尊長,去那兒便可。

  一路行,到青城山下的時候已經是傍晚,我們找到一彎泉水處洗了臉,又找了當地人問路之后,尋階而上,朝著丹臺碧洞的道場走去。而虎皮貓大人不愿去那道家之地,自個兒覓食去了。

  說來也是幸運,我們到了地方的時候,不但王正一在,就連當日舍身救我們的秀云大師也在,兩人正擱松樹下面借著夜色下棋呢,這一道一僧一棋臺,仙風道骨,看著頗有些閑適悠遠的禪境。

  我們前去拜見,兩位長者皆有些意外,過來與我們還禮。

  寒暄一番后,回去棋桌前落了座,秀云大師將棋盤的棋子抹亂,說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棋就先不下了,王正一氣得吹胡子瞪眼,說老和尚耍賴,明明就快輸了。秀云大師嘿嘿笑,像個小孩子。

  落了座,自有道童端來清茶一壺,幾人聊天,談及當日之事,我滿腹感激,而秀云大師則擺手,謙虛地笑著說:“阿彌陀佛,這乃小事,無須掛懷,當時的情況,但凡是有些公義之心的人,都會這么做的,何況我這在佛前吃了這么多年齋飯的老和尚呢?”

  他摸著自己肥碩的肚皮,自嘲地說著話,渾不在意。

  施恩不惦記,秀云大師如此灑脫豁達,我也不惺惺作態,再次深深一鞠,也不多言。清茶粗糙,是觀里面的道士自己去采那山上的野茶樹炒制,不過清苦間又有一絲妙香,實在不錯,喝著茶,兩位大師詢問起了當日逃亡的經歷來。

  這青城山上派別頗多,當日老君閣李騰飛鎩羽而歸,倘若不是老君閣首席長老李昭旭下山去,估計祖傳的除魔飛劍都給人繳獲了,雖然事后李騰飛被李昭旭打發到了西北邊疆,但是這消息也傳到了他們這兒,一時成為笑談,不過卻也對我們的實力,有了重新的看法,而對于當日之事,多了幾分好奇。

  時過境遷,如今我們已經得以平反,便也不多作隱瞞,將當日從長江大橋一躍而下之后的事情,挑了些重點敘述,路途多艱險,兩人聽得又是一陣嘆息。

  這故事都是剩飯,我們講了許多次,但是對于王正一和秀云大師來說,卻是十分新鮮,一壺茶不知覺喝了許久,夜涼如水,兩人方才驚覺,將殘茶收起,留我們在此住宿。一夜無話,次日王正一領我們見過他師父信平道長,以及丹臺碧洞道場的其他出色子弟和師傅。

  江湖人講究一個交情和朋友,多認識些人,總是沒有壞處的。

  在青城山我們待了幾日,與王正一道長、秀云大師以及他們宗門的子弟相交頗熟,只可惜當日鬼面袍哥會白紙扇羅青羽口中,青城山上的幾位不世出的地仙,卻是沒有謀面,山中修行者所談也少,略為遺憾。

  讀萬卷書,行千里路,出了青城山,我和雜毛小道打電話與劉思麗告別,然后轉道前往渝城,在那處城中村找到了在我們逃亡最危險的關頭,收留我們數日的萬一成兄弟。

  當日我們離開此處,后腳就有關部門的追兵趕來,萬一成因為有窩藏逃犯的嫌疑被拘留了十五日,后來在大師兄的干預下才脫了關系,再次見到我們,他下意識地左右瞧看,鬼鬼祟祟地拉著我們進屋,一臉的緊張,直到當得知我們平反了冤屈,他這才長舒了一口氣,身子也松弛下來。

  朋友之間,感謝的話也不多說,又是一頓大酒,將這漢子灌得鉆桌子底下去。

  將當初借的錢加倍還上,我和雜毛小道與萬一成告別,去了一趟鬼城酆都,耶朗西祭殿的原址處,可惜山勢倒塌,物是人非,尋不得龍哥的蹤跡。

  我、雜毛小道、朵朵、小妖、肥蟲子和虎皮貓大人站在小河前緬懷了一番龍哥和火娃,然后沒有再停留,讓茅晉事務所的公共事務專員王鐵軍幫忙定了機票,然后折返回了南方市。

  因為過兩天,我父親就要轉院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