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卷 第五章 甘于平淡,麻煩纏身

  八月中旬,我和雜毛小道乘班機回到南方市,出了機場,直奔我父親就診的省軍區醫院。

  我父親患的是尋常型天皰瘡,這是一種基于自身免疫力低下而出現的并發性皮膚病,問題很復雜,蠱毒巫醫雖有獨到之處,但是對于這種疾病,更多的還是需要借助于現代醫學,軍區醫院的黎君儀教授是這方面的權威,我父親在這里治療幾個月,基本上已經妥當。

  只是這病是慢性病,重在調養,所以醫生建議可以回家休養,保持心情舒暢即可。

  在父親住院的這幾個月里,說句實話,我來的比較少,反倒是七劍之一、布魚道人余佳源來得頗多,我來到醫院的時候,當著雜毛小道和小妖朵朵的面,我母親將我好是一通說,羞得我無地自容。

  不過我母親說也是這么說,沒一會兒,話鋒一轉,說你有大事,也不耽誤你了,把我和你爸送回老家去就行。

  我不樂意,說就在南方市或者東官市找一個療養院不挺好,如果想要一個家,在價格合適的地方買一套房子也可以,何必再跑回家里去?山中小鎮里,醫療條件又不好,也沒個人照看。

  我這般打算也是出于安全的考慮,但母親卻不樂意了,說你這邊什么都好,就是醸得很(無聊之意),這些人要么說白話,要么說官話,聽都聽大不懂,這幾個月要不是照顧你爸,我早就回去了;出來這么久,家里面的老宅都沒有人看,那幾畝菜地都荒得直長草了,你二舅娶兒媳婦、小表舅家起新房子我們都沒得去吃酒,別個說不定在家里面都講死了哦……

  我母親在我耳邊嘮嘮叨叨,說了一大堆在家里的好處,對那個生活了大半輩子的鄉下地方,充滿了無限的思念,我父親不怎么會說話,此刻也憋出一句來:“回家吧,在這里待著,每一天都花錢,我睡覺都睡不好。”

  兩位老人歸心似箭,我怎么勸也不聽,只得讓小妖在房間里照看著,回頭去找我父親的主治大夫了解病情,無恙之后,黎君儀教授告訴我一些病情進展,確實是消退了許多,在醫院住著,心情不好,反而會影響恢復,于是我開了一些藥,然后回到病房,告訴父母明天就可以出院,我這就去預訂機票,送他們回老家。

  二老聽到這消息,臉都笑成一支花兒,瞧見他們這么高興,我知道將他們接出來享福的打算,基本上是落空了。

  這樣也好,每個人都有自己喜愛的生活方式,如果將我心目中的美好強加于他們身上,而導致他們生活得不開心、不快活,那我可就罪過了——真正的孝順,是在原則方面堅持,在細節上面順應老人的意愿。

  在醫院待了一會兒,并且陪同父母吃了晚飯后,留兩個朵朵在病房里陪伴我父母,我和雜毛小道則去拜見大師兄。

  大師兄從茅山回來之后就一直很忙,不過所幸還在位于南方市的總局里,我們去了他的住處,在尹悅的陪同下等到了晚上九點,他才和董仲明一同回來。

  大師兄帶著我們到了書房坐下,待尹悅給泡完茶之后,他直接問雜毛小道,說師父此次讓你下山,到底是什么打算?你倘若想在朝堂之上發展,那么我就安排你進局子里面來,著你督辦一些大案子,憑著你的能力,很快就能夠嶄露頭角的。

  雜毛小道嘿嘿笑,說這朝堂之上,我們茅山有你一個黑手雙城就可以了,無需再立一桿大旗來,平添許多亂。當日我要下山,主要是擔心我三叔的病情,想要找那龍涎水,再說了,我在外邊浪蕩慣了,冷不丁地縮在山里面修行,卻也適應不來。

  大師兄有些意外,說陶師難道對你沒什么打算和要求么?

  雜毛小道抿了一下嘴巴,說沒有。大師兄搖了搖頭,沒有再問他,而是回過頭來瞧我:“陸左,不談這個爛泥扶不上墻的家伙,說說你吧!”我指著自己的鼻子,說我怎么了?大師兄一陣氣結,說陸左你難道對自己以后的前途,就沒有一點什么想法?

  我摸了摸鼻子,說句實話,我還真的是一個沒有什么野心的人,總想著自己以及身邊的朋友都能平平安安地過完這一生,倘若再有點錢那就足夠了。現在陶晉鴻將我腹中的尸丹點化,而朵朵得以涉取精華,凝練成型之日并不遙遠,所以我也沒有什么特別的追求,目前最大的目標就是修煉陶晉鴻給我的那一本冊子,融煉體內力量,至于其他的,頂多就是與雜毛小道一起找尋龍涎水的下落而已。

  見我一臉茫然,大師兄嘆氣,說我們上次給他推薦的趙興瑞,手續已經辦好了,過幾天就調到這邊來了——陸左,你愿不愿意過來幫我?

  俗話說得好,學而優則仕,不過我卻并不太喜歡宗教局的這種氛圍,特別是經歷了之前那一場含冤蒙屈的事件,有瞧見趙承風等一幫讓我惡心的人,讓我更加明白身處其中的諸多無奈。既然我現在活得足夠灑脫,又何必給自己套上鐐銬去跳舞呢?

  我婉轉拒絕了大師兄的提議,并將我心里面的想法直接告訴了他,他嘆氣,說以你這么好的本事,不能為國效力,實在是太可惜了。旁邊的董仲明也在旁邊幫腔,說為了給你找尋翻案的證據,陳老大可是將手里面對付邪靈教最大的一張底牌,給用了……

  董仲明的話語讓我想起了清池宮大殿里的千里留影,以及一個用廢了的高級臥底。

  我知道董仲明也很想我加入,這是在給我施壓,然而我實在不愿意,只得表態,說大師兄你但有需要幫忙的地方,言語一聲便是,至于其他,我還是愿意做一個閑雜人等的好。

  大師兄見勸不動我,嘆了一口氣,無奈地笑了,說你就是個小富即安的家伙,一點追求都沒有,真拿你沒有什么辦法了,好吧,那就這樣了,你們先回去,龍涎水的消息,我們一起尋找。

  辭別了大師兄之后,我和雜毛小道分道揚鑣,雜毛小道帶著虎皮貓大人提前返回東官,處理事務所的雜事,而我則留在了南方市。次日我給父親辦理了出院手續,并且陪著二老在市區里面買了一些給老家親戚的禮物,然后前往白云機場,直飛栗平。

  回鄉之后,物是人非,黃菲調職去了黔陽,楊宇到了市里面,就連馬海波都因為業務不錯,平調到隔壁縣去做了個副局長,往日的同學聯系不多,也就剩下老江幾個打小一起玩的伙伴,也各自忙碌著生活。

  我在家里面待了兩天,走訪了些親戚,見到我都夸好小伙子,搞得我母親喜笑顏開,又準備張羅著給我相親了。2010年的時候我剛好滿二十四周歲,我們家里的同齡人大多都已經結婚,譬如老江,小孩都能夠打醬油了,結果我煩不勝煩,逃難一般地離開了老家。

  臨行前我打了電話給馬海波和楊宇,報了平安,順便打聽一下黃菲的消息。

  馬海波不知道,楊宇說黃菲又調職了,不知道哪兒去了,如果我想知道,他倒是可以幫我打聽,我點頭感謝,正準備掛電話,楊宇突然有些猶豫地說道:“陸左,有一件事情我想要讓你知道……”我問什么事,楊宇沉默了片刻,說他表弟回來了。

  張海洋?我愣了一下,奇怪地問他怎么還敢回來?

  楊宇苦澀地告訴我,說當年買兇襲擊一案,并沒有確鑿證據,后來兇手又翻供了,而張海洋他父親經過活動,最后將他給洗白了,消除了案底——說到這里,他很抱歉地跟我說對不起,他父親做什么,他也阻止不了這些……

  楊宇的父親職位頗高,而且正值盛年,倘若想要幫一親戚講幾句話,其實并不是很困難的事情,而楊宇也阻攔不了,這一次實話相告,我也已經足夠領他的情了。

  不過張海洋這個家伙并不是一個喜歡妥協、甘于平靜的人,他倘若回來,必定又要鬧出什么妖蛾子,我不得不防,于是問人現在在哪兒呢?楊宇告訴我,雖然案子銷了,但是張海洋為人也變得低調了,他這次回來帶來了幾個英國的同學,說是一個什么學校社團的社員,在家里面玩了幾天,然后就離開了,聽他二姨講是去海南玩去了。

  我在這邊點了點頭,沒有再說話,只是在心里小心提防著。

  回到了東官,我才發現雪瑞去了緬甸,至今還沒有回來,聯系顧老板,才得知她和李家湖還留在仰光,在跟當地政府談判。里面的關系很復雜,但是想起軍政府蠻橫無理的過往記錄,我就覺得很懸。后來我們聯系到了雪瑞,問到底出了什么事,要不要過去幫她,她說不要,照看好事務所就行,于是作罷。

  事務所的事情多不多,少不少,一天又一天,我本以為日子就這般平淡的下去,結果在八月下旬的一天傍晚,正準備收拾東西回家的我,聽到辦公區接待客戶的老萬打電話過來,說有一個老外要找我。

  我很疑惑,讓帶進來,結果進來了一個臉色慘白的中年男人。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