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卷 第七章 悲催的子爵大人

  在茅晉風水咨詢事務所這樣的部門里面干了這么久,無論是接受到的培訓,還是經歷過各種單子,對于這些東西都有知曉,按理說老萬也不會這么驚恐,怪只怪這王豆腐先生此刻的外貌實在是太過于可怖——他爪子呈現出硬化角質狀,而牙齒雪白,又尖有利,那如同深藍色大海一般的迷人眼眸此刻也呈現出積年黑血,因為憤怒而發出來的嘶吼聲在辦公室里面回蕩,在這樣天色黯淡的傍晚,確實是十分嚇人。

  老萬一聲喊,還沒有下班的幾個風水師和助理就都跑到門口來看,也皆訝然尖叫。

  這老外的實力很突出,力量強勁,然而我并不怵許多,怕就怕他失去理智,對這老萬這些普通人大下殺手,所以我只有朝著門口大聲喊道:“出去,關門!”

  老萬這個人平日里老油條一個,滑不溜手,唯一的優點就是聽話,得了我的命令,當下就推開眾人,將門使勁一關,砰的一聲響。我與王豆腐在地上翻滾,上下交替著,將會客區的沙發茶幾弄得雜亂翻滾,一時間亂作一團。

  小妖精心布置的辦公室被搞得一團糟,氣得這小妮子哇哇大叫,瞅準了這家伙的腦袋,沖上去就是一拳,那柔嫩的小拳頭砸在王豆腐的腮幫子上面,可憐的吸血鬼大人悶不吭聲地一聲哼,一口老血吐出來,半邊臉都是一片青腫,饅頭大。

  王豆腐本待依靠著自己敏捷的身手和強悍的力量,速戰速決,然而雙手被我給死死擒住,鐵箍一般不得松開,而后腦勺被一雙小手托著,咬又咬不得,接著又被這個看著清新素雅的蘿莉少女一頓胖揍,頭昏昏沉沉,所有的高傲都被拋到了腦后,老淚縱橫,縮著頭大喊:“你到底是誰?”

  我一聲冷笑,罵了一句“傻波伊”,提起膝蓋,朝著這個家伙的下身頂去,弄得這家伙又是一陣大叫:“卑鄙的中國人,你怎么能……啊!”。

  王豆腐被一陣暴打,沉默啊沉默,不是在沉默中爆發,就是在沉默中死亡,本以為能夠迅速掌控場面,然而瞬間就陷入群毆中的王豆腐終于將自己的憤怒積蓄到臨界值,他青白的皮膚下面,仿佛有無數個小老鼠在跑動,那血管鼓得腫大,突出的青筋將他整個人都勾勒得立體了幾分。

  吐了幾口鮮血之后,他一聲大叫,從身上傳來一陣巨大的力量,將我和他脖子之后的朵朵給震開到了一邊兒去,倏然站立而起的王豆腐頭發根根豎起,一雙眼睛紅如血海,氣勢驚人,用極端憤怒的聲音低吼道:“骯臟的爬蟲,你居然敢挑釁偉大的莫利多卡-勒森布拉子爵,你死定了!”

  他的渾身上下,都有濃郁的鮮血霧氣在翻滾,一雙眼睛幾乎都要凸了出來,話音剛剛一落,一頓足,一股無形的恐怖波紋就從他的足尖出現,朝著四處蔓延而去,下一秒,他出現在了我的面前,尖銳的右爪呼的一聲響,朝著我的脖子處劃來。

  瞧這動靜,看來他是氣壞了,早就已經忘記了將我也變成同類的那大話。

  不愧是與威爾一般的同類,王豆腐的速度快得簡直難以用肉眼去捕捉,然而見識過楊知修這樣頂級大佬的戰斗方式,我卻并不會害怕許多,擯棄了視覺上面的幻影,而直接用炁場的觸摸來感應軌跡,當下也是深吸一口氣,口吐真言,曰:“鏢!”

  此言一出,我身子先往后一縮,然后騎馬蹲襠,以極細微的角度錯開王豆腐的攻擊方向,一記民間流傳甚廣、最為樸實的“黑虎掏心”,真真切切地印在了他的胸口上。

  砰!

  王豆腐的胸口可不是真正的豆腐,這一拳擊在他的胸膛,我的拳骨之上立刻傳來了一陣如同枯樹般的觸感——這回聲也響,有點敲鼓的意思。

  前文有言,這九字真言中以“鏢”最富攻擊性,又譯作“兵”,表達行動快速如鏢,降三世羯摩會之意,這王豆腐或許是位極為厲害的家伙,但是他畢竟還比不上與我曾經交過手的密黨傳奇異端,愛德華男爵,故而在這一錯肩而過的情況下,他痛苦地一聲大叫,整個身子都砸在了靠窗的那一面墻上,砸得攀附在上面的墨綠藤蔓汁水四濺,而他則軟軟地滑落了下來。

  看著對他隱隱呈現圍攻之勢的我們,又看著自己幾乎塌陷下去一大塊的胸口,王豆腐背靠著墻,勉力支撐著身子坐起來,蒼白可怖的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地深情,皺著眉頭質問道:“怎么可能,平凡的你,怎么可能會有這么大的力量?難道、難道你是中國古老而神秘的門派成員?”

  我緩緩走近這個完全不復之前紳士模樣的男人,冷冷地說道:“一個陌生人跑到我的公司里,然后質問我前員工的行蹤,并且襲擊了我,損壞我的辦公用品若干,王豆腐先生,你是愿意賠償我的經濟以及精神損失,還是愿意被我扭送到有關部門,享受一下人民專政的威力?”

  王豆腐并沒有聽到我話里面的含義,而是喃喃地在嘴里念叨道:“克拉克伯爵曾經提醒我,在中國的地盤不要太肆意妄為了,因為在這片神奇的土地上,有著太多讓人看不清楚的恐怖,我現在終于明白了他的話……”

  我盯著這個被我一拳擂成重傷的可憐蟲,厲聲問道:“好了,是時候做選擇了,我親愛的王豆腐先生!”

  我嚴厲的聲音讓王豆腐猛然抬起了頭來,我瞧見他的眼睛里面有著熊熊燃燒的烈火,那兩顆雪白牙齒更加鋒利了,他竟然又笑了,猙獰莫名,我聽到耳朵邊有人輕喃道:“既然如此,那么就不得不逼我出絕招了!”

  我心道不好,沒想到地下的這個家伙竟然在窮途末路的情況下,毅然選擇了狗急跳墻,但見他將鋒利如刀的十指插進了自己的小腹當中,掏出了蠕動伸縮的一團腸子,劇烈的疼痛讓他面目變得更加猙獰了,也賜予了他無窮的力量……下一刻,他像彈簧一樣從地上蹦起來,牙齒幾乎就在瞬間到達了我的脖子前,仿佛跨越了時間和空間。

  我若被咬,局勢必定陡然逆轉,然而我卻笑了,肥蟲子從我的脖子處冒了出來,直接射入他的口中。

  肥蟲子身軀肥大,比大拇指還肥上一圈,如同子彈一般的射速進入,便是那吸血鬼身上最為堅硬的吸血尖牙,都被磕壞一個口子。王豆腐如遭雷轟,腦袋在往后仰,而雙手卻仍然緊緊地抓住了我的胳膊,用力一抓,我立刻感到一陣火辣辣的疼痛,那是被指甲給劃傷了手。

  面對著這樣冥頑不靈的家伙,而且還是異類,我的脾氣可就沒有那么好了,當下也是雙手一翻,反過來將他的雙手抓起,一點也不作猶豫,借著勢,雙腳騰空,重重地蹬在了這個家伙的胸口。

  經過這些天對力量的融合,我的這一下可并非玩鬧,在我雙腿蹬直的那一剎那,王豆腐的雙手被我活生生地拉扯斷開,齊肩而脫,鮮血狂涌而出,而他本人則朝著我辦公室旁邊的落地窗飛去。

  砰!

  裹挾著巨大力量的王豆腐在厚重的鋼化玻璃上稍微停頓了不到一秒,接著繼續往后退,砸碎玻璃,跌落在了空中,徑直跌落。

  剛才打得痛快,見到自己玻璃都碎了的我立刻心疼無比,想甩開王豆腐的一雙殘手,卻發現竟然還有活性,緊緊抓著我的雙手不放松,我也來不及甩開,幾步沖到窗前低頭一看,發現下面好在沒有砸到人,地上除了一地碎玻璃,什么都沒有,就連王豆腐的尸體都沒有。

  我皺著眉頭疑惑,旁邊的朵朵指著天空喊道:“陸左哥哥,你看那兒……”

  我抬頭一看,卻見一大群黑色的蝙蝠晃晃悠悠地飛向天際去。我張大了嘴巴,王豆腐這廝看著好像并不是很厲害,但到底還是掛著子爵頭銜的血族,竟然還有這種本事。小妖瞧見了,憤聲大叫:“打完了就想跑,我這辦公室損壞的財物誰來賠?”

  她縱身就想要追去,卻見那一群黑蝙蝠轟然四散,各自飛離,根本無法抓起。

  我瞧抓在我手臂上的一對殘手,上面靈氣流動,突然間也化作了四對蝙蝠,展翅欲飛,我哪里能讓這東西跑了,惡魔巫手一運轉,這些蝙蝠頓時僵直不動彈,已然死去。

  這時門外都鬧翻了天,老萬在門外大叫,說陸哥,陸哥,你怎么樣了,沒事吧?

  遠處有一個蝙蝠晃晃悠悠地飛了回來,腦門頂上正是肥蟲子,小家伙正得意洋洋地沖我樂,我思念一及,頓時笑了起來,敢情肥蟲子已經下得有暗線,那就不怕他跑了。我將手上這八只被惡魔巫手的力量震懾死去的蝙蝠甩在地上,若無其事地過去開門,老萬、張艾妮、王鐵軍還有幾個事務所老人,都擠在門口,關切地問候著,我笑了笑,說沒事,就是窗子破了,需要修理。

  老萬告訴我,說他剛才打電話給曹彥君了,對方告訴他很快就來。我點了點頭,去洗手間清洗了一下傷口,又換了一件衣服,留幾個熟悉人在這里處理殘局,打掃衛生和應付大樓物業,其余人則都給我趕了回去。

  差不多過了半個小時,曹彥君帶著幾個兄弟過來了,見面就問我,說你這里也遭吸血鬼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