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卷 第八章 危機來臨時

  聽到曹彥君這句話,我大為驚訝,問到底怎么回事,難道最近有大批吸血鬼在鬧事,或者尋找后裔(也就是咬人),事情已經鬧得人盡皆知了么?

  曹彥君笑了笑,搖頭說沒有,這些家伙雖然行蹤詭異,但是自從上個世紀義和團事件中老一輩人出手之后,整個西方世界的那些家伙,普遍都不怎么敢來中國,就連梵蒂岡到現在也沒有和我們國家建交,也就是那個時候闖下的名聲,即使有人過來,也不敢太過于囂張,一般都很低調。

  曹彥君跟我解釋,說他之所以會這么問,完全是因為前段時間海南那邊的海關邊防發現有人偷渡入境,當時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在協查的過程中發生了交火,偷渡者大部分人跳水逃逸了,只有幾個人中槍倒地。當時的緝私上船檢查的時候,發現有一個人雖然半邊身子都爛了,卻還活著,居然還能暴起傷人。

  那家伙咬傷了一位海關工作人員,結果被當場擊斃了,結果后來那個工作人員變成了食尸鬼,宗教局去處理之后還在內部參考里面出了通訊,叫各分局注意一點……剛才接到老萬的電話,一聽描述,曹彥君就知道這事情,可能跟那一窩偷渡客有關系。

  關于這世界之格局,在怒江集訓營的時候我就曾經聽教員何斯給我們上過課,也知道這世界是圓的,頂端的神秘力量并非中國一家獨大,或者是那亞洲獨有,文明有多久,這些勢力便有多久,固步自封、坐井觀天之事,自然不行,而曹彥君所說的我當日也曾經系統學習過一些,算不得秘聞,只是對這南海偷渡客有一些疑慮,問這些家伙通過正常途徑進入不行么,為什么非要偷渡?

  曹彥君笑了,說我們部門在機場的國際航班都會設巡崗檢查的,異類生物怎么可能進得來?你還真的以為我們會無限制地放開門戶呀?

  事涉國家政策,我不再言,帶著這幾位來到會客室,叫還沒有下班的小俊泡幾杯咖啡來,剛一落座,曹彥君就沒有忍住好奇,一點也不跟我客氣地問道:“陸左,陳老大那里正頭疼這些人前來我們這兒的目的呢,你趕緊跟我詳細說一說,這家伙過來找你,又是為了什么?”

  因為都是系統內部的人,所以他也沒有按照程序進行筆錄,只是口頭了解,而一般遇到這種事情,我都是需要寫一個報告交上去的,不然還真的對不起每個月按時到賬的那一筆工資,此刻聽到有人肯幫忙,我自然樂意,說你還記得我事務所里面,以前有一個老外沒?

  “記得,怎么能不記得呢?就是以前一直跟在你后面那個帥哥威爾嘛,我幾個小弟背后跟我吹牛的時候,還說陸左那家伙譜還真大,開個破事務所,還弄一個老外來拎包,簡直是‘碉堡’了……怎么,跟他有關系?”

  曹彥君沒見過幾次威爾,不過聽我這般特意提起來,腦子一轉,立刻明白了個大概:“威爾也是個血族?”

  我并不答話,而是看著他周圍的兄弟,說你們這些家伙平時在背地里,就是這么編排我的啊?

  旁邊幾個有關部門的成員都連忙擺手,堅決地將自家老大給出來了:“胡說,明明就是曹老大自己說的好伐?”曹彥君嘿嘿笑,望著我:“說正事呢……”玩笑話不多說,我點了點頭,說是,曹彥君說不對啊,我上次在機場還是在哪里,外面大晴天,好像有見他在陽光下行走,也沒有事啊,你晃我呢,當真以為我什么都不懂?

  其實威爾的身份,大師兄和董秘書等一干人應該都是知曉的,不過曹彥君雖然是龍虎山天師道出身,但本事畢竟算不得厲害,而信息又沒有傳達到他這兒,所以不清楚也是正常。

  我摸了摸鼻子,沒有說話,曹彥君立刻知道了我的心思,叫手下的兄弟去我辦公室查看現場,并且從小妖那兒移交王豆腐的殘肢。見人走了,會議室的門都給帶上了,我這才將剛才與王豆腐的對話,和我所知道的情況告訴曹彥君,聽完過后,曹彥君如夢初醒,說原來如此,不過說實話,倘若那個該隱的祝福是真的話,威爾崗格羅還真的是絕世的天才,不光吸血鬼要找他,我估計連梵蒂岡裁判所的那些宗教瘋子都在找他呢,你這朋友闖了大禍了,這簡直就是一場開天辟地的變革,難怪最近地面上不太平呢,原來是這樣……不行,我要跟陳老大報告一下!”

  十分有警覺性的曹彥君說著話,不由得就緊張了起來,一邊掏出手機,一邊問我:“你真的沒有見到威爾?”我聳了聳肩膀,說我要是威爾,直接往熱帶雨林或者荒郊野嶺里面一鉆,誰也找不著,反正都是岡格羅氏族,犯得著不遠萬里地跑回中國來么?

  曹彥君點點頭,頗為認同,然后就當著我的面給董秘書打了電話,請求跟大師兄匯報。

  瞧著這個家伙恭敬地打著電話,我心想能夠以龍虎山三流弟子出身而躋身于東官分局的領導干部間,曹彥君并非只是因為與大師兄交好,而是因為他很有能力的,至少嗅覺敏感,偵察能力也不錯,最重要的是十分會做人,深諳為官之道。

  正在這個時候,雜毛小道推門進來,瞧見我這一副場景,笑嘻嘻地招呼道:“聽說你中獎了,老萬電話里講得羅里吧嗦的,你來說說怎么回事?”

  我瞧見朵朵和小妖跟在他后邊,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就知道小妖在后面編排我了,不過也沒有心思跟他閑扯,把他拉過來,把威爾遭災的消息告訴了他。聽到這個消息,雜毛小道眉頭皺了起來,說可能我們沒有那種經歷,不知道自由行走于陽光下對于這些家伙是有著怎樣的誘惑力,使得當初并沒有提醒威爾……哎,我想起來了,當初你給種上了吸血鬼的詛咒印記,到現在都還沒有解開,上次在魯東肥城,弄到了狼人內毛,火蜥蜴的血也好找,不過怎么配來著?

  我摸了摸額頭的那道印子,因為頭發濃密,而且又有遁世環遮蓋氣息,所以王豆腐并沒有瞧出來。其實這印記本來也是可有可無的事情,一來有大師兄送的遁世環在,二來我泱泱華夏,哪里有啥子吸血鬼,所以往日并不注意,但是值此吸血鬼大舉進入之際,能夠抹除的,還是弄一下的好。

  只可惜威爾這個會消除的家伙不在,我們又根本不知道配方,于是一時抓瞎了。

  我們商量著血族印記的事情,曹彥君在那邊一直點頭,最后將電話遞給我,低聲說道:“陳老大有話跟你講。”我接過電話,跟大師兄寒暄一番之后,聽他囑咐我,說他已經調集在家里的部分力量往這邊趕了,趙中華也接到消息過來,這幾天讓我們多注意點,最好能夠找到那些人的老窩,一網打盡。

  大師兄說得斬釘截鐵,顯然是動了真怒,想來也是,才消滅閔魔沒幾天,結果這伙老外又過來折騰,真的不讓人過一天舒心日子,想到這里,他肯定是開心不起來的。

  我點頭,說我這里有點線索,先等等,過幾天我們商量一下,只要他們還在東官,那就有去無回。

  大師兄哈哈笑,說陸左你辦事,我是放心的,這事件由趙中華負責,你們到時候多溝通。

  我說沒事,我跟那破爛掌柜的好著呢。大師兄又交代了幾句,掛了電話。沒多時,曹彥君這邊已經完事了,問我要不要派人貼身保護我,我聳了聳肩,瞧著他手下那幾個不入流的弟兄,笑著說你要不要我保護你回去啊?曹彥君不由得笑了,說得,我倒是多此一舉,依老弟你的身手,倒也不用我操心,好了,回見吧,有任何事情都可以通知我或者老趙。

  曹彥君收隊了,而我的辦公室也差不多被保潔阿姨和幾個老員工收拾妥當,瞧見大家都關切地看著我,我不得不給大家打氣,說此乃小事,跳梁小丑而已,各位無需擔憂,都回去吧。

  老萬嘻嘻哈哈地起哄道:“陸哥,你夠厲害的啊,竟然把人都給甩出墻外面去……”旁邊幾人都不住夸贊,雜毛小道吩咐貓兒今天給大家算加班,又是一陣感謝,將這些人送走,我們也出了大廈。我原來的帕薩特二手買了,現在開的是事務所給配的一部黑色奧迪A4L,小俊剛將雜毛小道從會州載回來。

  車是雜毛小道在開,出了大道,一路往西,朝著我們現在的住處行去,這司機上手不久,開得有些慢,而我則轉頭跟后排的朵朵、小妖討論如何重新布置辦公室,在快到小區附近的時候,車子突然間一陣急剎車,我差點撞前面去。

  摸著額頭,我罵了雜毛小道一句,問他要不要換人,只見他好似沒聽到我說話,而是直勾勾地瞧著左邊窗戶處。

  我順著他的目光瞧過去,卻見一個高瘦的黑影,在路邊花壇中,正朝著這邊瞧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