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卷 第九章 威爾歸來

  瞧見這個高瘦的身影,我感覺莫名的眼熟,不過因為是逆光,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清楚,然而雜毛小道卻將自己靠邊停了下來,然后拍了拍我,說過去看看。雜毛小道表情嚴肅,而車子一直沒有熄火,我知道對于剛才我遇襲的時候,他雖然嘴上說得輕松,但是心中還是有著十足的防備,也沒有多言,將車門打開,快步走向那個黑影子。

  見到我快速跑過來,那個黑影子并沒有跑,而是將目光越過我,警戒朝著前后左右掃量過去。

  我走到了近前,聞到一股濃濃的血腥味,定睛一瞧,不由得失聲驚叫道:“威爾?天啊,竟然是你?”

  我瞧得仔細,原來站在花壇后面畏畏縮縮躲著的高個兒男人,卻正是與我們闊別已久的威爾岡格羅,這個長相異常英俊的男子此刻正佝僂著身子,身上穿著一件路邊攤隨意弄來的廉價襯衫和西褲,身上有濃重的血腥味,雖然將自己的臉隱藏在陰影當中,但是能夠瞧得出來,他的氣色并不是很好,聽到我這般驚異的喊聲,他苦笑著說道:“陸,我的老板,咱們能不能輕一點兒,要知道,我現在屁股后面的追兵,多得讓你難以想象……”

  他似乎有千般的話兒要說,我伸手攔住了他,說這里說話不方便,車里談。

  我走過去扶著威爾,發現他胸腹部有傷口,我似乎還能夠聞到潰爛的血肉氣息,顯然正如王豆腐所說,這個家伙受了很重的傷,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從歐洲逃到這邊來的。威爾有一米九,這么一大個兒伏在我的身上,我也不猶豫,帶著他就走向了路邊,小妖在車里早就瞧見了,打開車門,幫忙扶著威爾進去。

  我將車門關好,也鉆進了副駕駛座,雜毛小道二話不說,油門一踩,車子就朝著前方行駛而去。

  走上了正路,威爾在兩個朵朵的照料下坐好,苦笑著跟我們說道:“之前還在猶豫是不是要找你們,不過我這兒也實在是沒有辦法了,想著陸左你也許能夠幫幫忙,所以才冒險前來……”

  我回頭瞧著捂著肚子的威爾說道:“威爾,你不用多說了,你的事情我們都知道了,對于你的遭遇我們表示很抱歉,別的先不說,談談你現在的情況吧。”威爾見我并沒有多問,猶豫地說道:“我……我想提前告訴你,如果收留了我,你們可能會受到很多來自血族的襲擊——我的意思是說,如果不行的話,你們還是把我放到安全的地方吧……”

  威爾越是這么說,我們越覺得威爾身后所受到的壓力可能是太大了,所以才會擔心牽連到我們。雜毛小道一邊開著車,一邊哈哈直笑,說我的朋友,你的提醒似乎有點晚,在一個半小時之前,我身邊的這位倒霉蛋已經受到了襲擊,出手的正是與你一樣的種族。

  “什么?他們下手了,來的到底是誰?”威爾顯得有些驚慌,我瞧他現在的神態,這是長期生活于惶恐和不安的環境中,造成的應激性疲憊,跟我們當日亡命天涯的狀態,是一樣一樣的。

  “中文名叫做王豆腐,英文名叫做莫什么卡來著……”我忘記了王豆腐的英文名怎么拼,就記得后面的姓氏:“勒森布拉!”威爾聽到了,眼睛凝成了一條線,緩緩地說道:“哦,原來是這個該死的家伙啊,他是魔黨里面少數能夠說中文的血族,是個狂傲而固執的家伙,我跑到中國來,他應該也被調過來了……陸,你沒事吧?”

  小妖在旁邊笑,說有事的應該是那個王豆腐,他傻乎乎地跑到事務所來,想要一雙手讓死陸左給撕下來了,然后給一腳踹飛到了樓外面去。只可惜那個家伙化身成了蝙蝠群,飛走了,追不上。

  威爾瞪圓了一雙眼睛,吃驚地說道:“天啊,他可是子爵!”

  我摸著鼻子想了想,說好像是,這個家伙似乎提了這么一嘴。威爾望著表情輕松的我和雜毛小道嘆氣,說天,你們真是不斷讓人驚訝的人,莫利多卡-勒森布拉在魔黨里面可是了不起的人物,卻被你砍瓜切菜一樣直接給弄廢了。

  他思索了一番,跟我們解釋道:“化身為蝠,是勒森布拉直系傳人的特殊技能,不過并不是無限度而為的,像他這樣級別的,一般只是在受到致命攻擊之后才能勉力施展,而且在結束之后,三個月內都無法動彈,現在的莫利多卡估計,我估計應該待在棺材里面了。”

  雜毛小道開著車,抬頭看了一下后視鏡,說威爾,談談你的事吧。

  威爾捂著自己的小腹,沉默了幾秒鐘,抬起頭來說道:“既然你們已經見過莫利多卡了,想必也知道了事情的大概由來。唉,都怪我,太大意了,帶著安吉列娜在倫敦逛街,結果讓該死的代理人看到了,然后就面臨了鋪天蓋地的質詢和追殺,我帶著安吉列娜逃跑,她在英吉利海峽的時候被魔黨擄走,而我則逃了,后來我又在阿爾卑斯山麓遇伏,幸虧藏身積雪之下才幸免于難……“

  威爾回首往事,感嘆道:”他們有追蹤的秘法,整個歐洲都是他們的眼線,而北歐又是狼人的地盤,我待不下去了,沒有辦法,只有潛入西班牙,搭了一艘前往中國溫州的貨輪,躲在裝滿鞋盒子的貨艙里飄波好久,才來到這你們這兒……”

  威爾的遭遇各種曲折,讓人感慨,我指著他發臭的小腹,說什么傷?

  威爾笑了,說這是魔黨黑暗之手一名恐怖的血族伯爵出的手,灼熱魔火,我竟然能夠從他的手下活著逃走,還真的是奇跡啊……

  正說著,雜毛小道又停車了,我奇怪地回過頭來,只見雜毛小道將車窗打開,一只癡肥的鳥兒擠進了車里來,話還沒有說,直接就罵了幾句娘,鬧得很。

  鉆進來的虎皮貓大人告訴我們,房子里面來了好幾個骯臟的臭蝙蝠,都是有些年頭的老家伙,守在那兒等你們回去呢,馬勒戈壁,有一個老不死的還想吸大人我的血——嘿,我這暴脾氣,倘若要是大人我還在當年,這些家伙根本就是彈指間飛灰煙滅的小角色……

  灰溜溜跑開的虎皮貓大人正回憶起當年鮮衣怒馬,瞧見后車座的威爾,不由得開心地大叫道:“嘿,看看誰回來了——我親愛的威爾小帥哥,大人剛才說的可不是你……呃,我想說,再次見到你,我很高興!”

  “我也是,我尊敬的貓大人!”

  虎皮貓大人跟威爾寒暄打屁,而聽到這個消息的我和雜毛小道則對視一眼,知道不管威爾有沒有來找我們,這件事情就是黃泥巴掉到褲襠里,不是翔也是翔,甩脫不了的。

  我們商量了一下,決定先不回家,車朝著南城郊區開去,然后通知曹彥君這個消息,讓他糾集人手,荷槍實彈地殺過來,之后我又通知趙中華,說我們這里有一個朋友,需要藏一下,問能不能先送到他那廢品站里去。這破爛掌柜也很敏銳,問是不是威爾,我也不隱瞞,他說好,讓我們先過去,他通知一下站里的兄弟先撤離,不然要真有麻煩找過來,那些普通人還真招架不住。

  雜毛小道加快了速度,不多時便到了趙中華位于南城郊區的廢品場,他這個地方比較正規,除了外面的堆場之外,還有兩個倉房,以及工人值班和住宿的小樓,我們到的時候,趙中華正好將人給送走了,然后給我們引導車,停在了院子里。

  下了車,老趙引我們到值班室里面,瞧見威爾一臉憔悴地捂著肚子,胸腹間陣陣腐臭,連忙把他扶到值班老頭的床上躺著,問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傷成這樣?

  趙中華之前接到了曹彥君的報告,已經大概知道了是怎么回事,雜毛小道將威爾的衣服掀開,我便跟他解釋了幾句細節,正說著話,聽到雜毛小道一聲低呼,我裝過頭去,低頭一看,只見威爾的衣服下面,大半個胸膛的皮膚都腐爛,露出了好多發白的腐肉,粘稠的黃色汁水和膿血沾在上面,里面似乎還有黑色的蛆蟲在嚅動,一股惡臭從床上傳來,讓人直想作嘔。

  我們的臉上都露出了難受的表情,而當事人威爾卻坦然面對,他扯過床上揉成一團的床單,抱歉地說道:“嘿,各位,要不然我把它擋住吧,希望不會因此而影響到你們的胃口。”

  我們都搖頭,表示不用,雜毛小道奇怪地問威爾,說你們血族的生命力不是很強悍的么,這傷口怎么沒有能夠愈合?威爾說沒辦法,出手的是道格,惡魔伯爵,這傷口受到了詛咒,是不能夠憑借體質和藥物來愈合的。

  我很奇怪,說威爾,你干嘛不將配方交出去呢?倘若你交出去了,一定會成為血族的英雄,而不是現在到處躲藏的老鼠。雜毛小道和趙中華也都點頭,只有威爾苦笑道:“我倒是想,配方都交給了卡瑪利拉議會,可是他們對于我所說的太歲原液一直有質疑,而后消息走漏,魔黨介入,根本就不相信我所說的話語,直接將安吉列娜劫后了,又要抓捕我——你們可能不了解魔黨那群狂徒,他們根本就不會顧及什么,也不愿講道理,我要是落在他們手里,不但救不回我的摯愛,我也會被活活地折磨死的……”

  任何合作都需要建立在平等互利,以及對方的誠信上面,顯然,臭名昭著的魔黨并不是一個好的合作對象,我們點頭表示理解,然后問他有什么打算。

  正在強忍著巨大痛苦的威爾伸出手,抓住我,懇求道:“陸左,我可以信任的朋友不多,你能幫助我,救回我可憐的安吉列娜寶貝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