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卷 第十章 銜尾追擊

  這個曾經有著翩翩風度和淵博學識的英俊老外,在此刻緊緊抓著我的手,用懇求的目光凝望著我,滿是渴求,想起我們曾經共同經歷過的生死歲月,還有那平日里相處的淡淡友誼,我點了點頭,說威爾,你能夠過來找到我,這便是對我的信任,好吧,我答應你,不過我想知道一下你的計劃,好么?

  雜毛小道也在旁邊勸說道:“威爾,都是朋友,幫忙自然是沒有問題的,但是我們需要對細節進行一定程度的溝通,比如盡快治好你的傷,防止那些追殺者聞著味道過來;還有,你美麗的女友在哪兒,如果是在英國,那我們可真的就抓瞎了!”

  這時小妖端過來一杯水,送到威爾的嘴巴前面來,他喝了一點,胸膛裸露出來的灰紅內臟一陣蠕動,結果被嗆到了,不斷咳嗽。我瞧見他難受的樣子,問要不要通過關系,從血站或者醫院弄點鮮血來?

  威爾擺手說不用,他戒了。

  聽到這話我們都詫異,說哎呀,連鮮血都能戒,你還叫作血族么?

  威爾臉上露出了慘笑,說準確來說,我和安吉列娜在這地球上,應該算是另外一個物種了。自從服用了該隱的祝福之后,不但能夠見到陽光,而且身體對鮮血的倚賴性也減到最低了,這么說吧,以前鮮血對于我們來說是食物,是米飯面包等主食,是必需品,而現在,只是一種可有可無的美味食物而已,只要忍得住那種甘美的誘惑,一輩子不喝,都不會有事。

  我們皆詫異,沒想到那用太歲原液配出來的藥水,竟然還有這般作用,竟然將威爾整個人的體質都改變了。而威爾則不管我們的驚奇,開始講解起了他的計劃來:現在追蹤他的那一活人出身于魔黨,與卡瑪利拉議會——也就是密黨,關系冷淡,甚至敵對,安吉列娜就是落在了他們的手上。

  當日他通過一些渠道放話出去,倘若魔黨膽敢傷害安吉列娜哪怕是一根毫毛,他們就休想得到任何關于該隱祝福的信息。

  這狠話使得追殺者投鼠忌器,也才使得他能夠在重重的包圍中,輾轉來到了中國,來到了東官,而他的想法則是聯絡密黨,承諾最遲明年能夠提供部分藥水,借以對抗魔黨的壓迫,當然,這事情他在英國的朋友也正在跟卡瑪利拉議會談判,而此時此刻,他想以自己、以及手上僅剩的那一瓶藥水為誘餌,先將安吉列娜從魔黨的手中救出來。

  說到這里,威爾緊緊握著我的手,說陸左,你倘若能夠答應我,我可以為你打五十年的工,來償還此次的報酬。

  血族的壽命是漫長的,威爾這外形俊朗的家伙雖然看著仿佛只有二三十歲,但作為一個如同達芬奇一樣神奇的科學家、藝術家和社會學家,他存在于世的時間遠遠比我所看到的要久遠。不過即使如此,五十年,對于他來說也是一段不短的時間。

  我搖了搖手,說打工的事情另外說,我想知道的事情是,沒有了萬歲原液,難道你還能夠量產“該隱的祝福”么?

  威爾苦笑,說不能,每一滴原液都是鐘天地之靈氣孕育而成,雖然他返回倫敦之后的大部分工作,都是在實驗室里,嘗試著人工合成萬歲原液,那是一種活性極高的高能量聚合酶,可是在目前這種實驗條件下,如果不是上天眷顧,基本上是不可行的。

  聽到威爾的解釋,我笑了,說得,原來你在密黨那邊,也是開著空頭支票呢。

  雜毛小道見威爾一副憔悴欲死的樣子,攔住了他,說威爾,現在的你需要休息,需要真正的休息,我們先要將你身上的傷勢治療好,免得將來你家大洋馬被解救出來的時候,你上床干活的功夫都沒有——哦,天啊,要是那樣,她會不會移情別戀,看上……譬如我呢?

  聽到雜毛小道的調侃,威爾一直緊緊繃著的臉終于露出了一點兒笑容,伸手給了他一個中指,故作憤怒地笑罵道:“放心,安吉列娜不會看上你這瘦不啦嘰的家伙的……”

  說話間,雜毛小道將威爾整個上身的衣服都剝下來,露出肌肉結實的身體,他的指尖輕輕滑過威爾潰爛的傷口邊緣,有隱約不可見的氣,在上面盤旋著。

  深深吸了一口氣,他笑了起來:“你這家伙還真的是幸運啊,我師父剛剛傳我那顯圣甘露法食咒的不傳之秘,正好可以將你身上這惡毒的黑暗力量給消融掉,你說巧不巧?至于傷勢嘛,哎呀,你這胸口和小腹沒有得到適時治療,基本都已經腐爛了,想要短期恢復,只怕……”

  他看向了我,說小毒物,肥肥可以么?

  我從身上掏出一個袖珍的強光手電來,仔細觀察了一會兒傷口——這是由八道猙獰的抓痕而形成,幾乎遍布了他整個胸腹處,特別是小腹,大片的皮肉組織翻開,露出屠宰場里面的那種爛肉來,虧得威爾是一個血族,要不然還真的支撐不了這萬里之遙。

  這傷勢,再不治,只怕他就是血族都得掛了。我轉過頭來,問掌柜的,這里又沒有隱秘一點的地方,威爾的這傷口氣味獨特,很容易引來敵人的。

  趙中華說有,帶著我們到了隔壁的一間庫房,越過許多破銅爛鐵,來到中間的一個鐵皮柜子處,他在那里面摸索了好一會,地上裂開一個口子來,領著我們下去。

  庫房的地下有兩間,里面一間有三鋪床,還有一些鐵將軍把門的鐵柜子,生活起居的東西也都有,而且還有排氣扇,通風,大的那個房間甚至還有一排顯示器,監控著廢品場的各個角落。

  我擺弄了一下這監視器,笑著對掌柜的說,你到底是有關部門的外勤人員,還是窩藏在人民內部的特務間諜啊,沒想到還挺齊整的嘛。

  趙中華嘿嘿笑,說出來混,謹慎最重要,狡兔三窟,關鍵時刻這地方能救命呢。

  威爾這邊情況不妙,似乎有些命在旦夕的感覺,真不知道他這些時候是怎么熬過來的。情況危急,閑話便也不多扯,雜毛小道將威爾扶在了床上,將全身剝得只剩下那條臭烘烘的四角褲衩,露出仿佛雕塑一般完美而結實的身體來。

  密室有水龍頭,朵朵打來一盆清水,用干凈的毛巾將他全身給擦凈,重點將他傷口邊緣的血痂和膿水擦干,完成這一步之后,雜毛小道從隨身行囊里面拿出一張沐浴度魂咒符,貼在他的額頭上,將眼睛和鼻子給遮擋住,然后開始凈手焚香,進行準備工作。

  我幫他打下手,然后觀察著他那惡心流膿的大片傷口,上面似乎還有隱隱的黑氣在翻滾,下意識地問雜毛小道,說這是老外的招數,你能行么?雜毛小道將手上的凈水甩干,嘿然笑道:“新學的,行不行,看療效。”

  說罷他雙手憑空一抓,立刻從袖子里飛出了兩張黃色符箓,臉色肅然凝重了幾分,口中輕輕念叨道:“冷冷甘露食,法味食無量,騫和流七珍,冥冥何所礙……一念昇太清,再念皈虛無,功德九幽下,旋旋生紫微!”

  威爾胸中的黑氣在雜毛小道咒文念起的那一刻便在盤旋游繞著,一邊化作利爪,緊緊抓著威爾的血肉,一邊化作猙獰的鬼頭,朝著作法的雜毛小道挑釁咬叫,雜毛小道不為其動,毅然快速將符咒持完,然后將手中的兩張符箓以同樣的速度,精準地貼在了威爾的雙乳之上,大聲喝念道:“疾!”

  這一聲喝令之處,竟然伴隨著尖利的叫聲響起,貼在威爾已成壘塊的胸肌之上的兩張黃符紙,瞬間燃起,將那些黑氣統統吸入,如添火油,竄起兩尺高,而本來安然躺在床上的威爾渾身僵直,像一根木頭棍子一樣劇烈顫抖,將那床板都給擂得轟然作響,在最后的關頭,他竟然雙腿不屈地直直站起來,被雜毛小道揮了一拳,砸回床上去。

  砰!

  床榻了,而威爾也老實了,一動也不動,仿佛死了過去。

  雜毛小道瞧見垮塌了半邊的床,拍拍手,回頭瞧了我一眼,說小毒物,輪到你了。他去水龍頭處洗手,而我則將肥蟲子給叫喚了出來,與它溝通,讓它將威爾的身體機能給恢復回來,它吱吱地叫了一聲,似乎有些不愿意,結果那黑豆子眼睛瞥見了小妖不懷好意地朝著自己走來,立刻尾巴一僵,落在了威爾的胸口。

  肥蟲子落在的地方,正好是威爾受傷最嚴重的小腹處,那里的腸子都快要翻出來了,肥蟲子也不客氣,張開嘴就開始啃咬起威爾腐爛的皮肉組織來,發出像蠶吃桑葉似的沙沙聲響來。

  它在那兒吃,而仿佛死過去的威爾也似乎有了一點兒動靜,胸口開始不斷起伏起來,眼睛朦朦朧朧地半睜著。

  剛才的那咒法對于雜毛小道來說似乎有些勉力,洗完手之后他跟我們這邊說一聲,盤坐在一張干凈的床上閉目調息,而我則與掌柜的將威爾輕輕抬到另一張床上安歇,讓兩個朵朵和虎皮貓大人在旁邊照看著,我們出了里面的休息間,在外面的監控室前坐著聊天。

  掌柜的與我們也是好久沒曾見,談起在魯東的見聞,頗有些感慨。我們說了很多,其間曹彥君還打電話過來,說他們去了沒找到人,撲了一個空,我忍不住罵了聲娘。時間不知不覺地過去,我也有些困倦了,然而就在這時,掌柜的霍然站起來,沉聲低喝道:“我艸,這么兇,還真的找上門來了?”

  我抬起頭,只見左邊的顯示器上面,有四五個西服男子正在院子里,檢查著我們的那輛奧迪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