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卷 第十二章 廢品站之戰

  瞧見這一大蓬面目猙獰的蝙蝠越過倉房的屋檐,朝著我們這邊盤旋而來,我心中暗叫不好。

  以這樣形式出現的蝙蝠,它們必然不會是普通的山洞蝙蝠,而極有可能是威爾口中所說那勒森布拉直系后裔化身為蝠的特殊技能,而威爾曾說這種技能是需要一定的實力來做支撐,很少人能夠隨意使用,即使以王豆腐這子爵的實力,在使用之后都需要在棺材里面躺上三個月,那么若我的猜測沒有錯誤的話,這一大蓬蝙蝠所凝聚而成的血族,必然是一個極為厲害的老家伙。

  伯爵,還是侯爵?哦,見鬼了,“該隱的祝福”到底有著怎樣的魔力,竟然讓這些有著領主封位的家伙離開自己的領地,不遠萬里地跑到這兒來?

  正郁悶著,一頭形如圓錐,犬齒長而尖銳的褐色蝙蝠從我的后方倏然落下來,張開嘴巴,朝著我的脖子后面咬來。全神戒備的我自然不會讓它得逞,當下鬼劍一挑,從下而上地刺出一劍,直接朝著它那有些粉紅的肉膜翅膀削去。

  鬼劍與我的默契日漸增長,此劍一出,立刻將那蝙蝠刺中,然而并沒有如愿削下肉翅,它竟然在千鈞一發之際,微微地調整角度,順著我的劍勢而動,并不讓我的鬼劍發威。

  而正在我準備變招之時,我的脖子左側一涼,有一種陰寒的感覺傳遞過來,我整個人渾身皮膚一麻,頭發都感覺炸了開來,脊梁骨一振,縮著脖子,左手朝著那里拍去,卻是一只蝙蝠趁著這當口偷襲于我。

  熟知蝙蝠習性的朋友也許知道,它們往往會尋找熟睡的受害者,選中合適的地方,迅速地用尖銳的利齒輕輕地將皮膚割破一道淺淺的小口,然后縮回來,悄無聲息,簡直就是絕頂的暗殺者。倘若這是普通的蝙蝠,我也就不懼了,但是想到這是勒森布拉直系,伯爵以上的血族出手,我就渾身不自在,生怕自己體質不行,給直接弄成食尸鬼了——畢竟咱可不是清純的處男,是成不了血族后裔。

  還好我的反應十分迅速,瞬間就將那頭吸血蝙蝠給拍走了,當時驚慌,也不知道是否有被咬中,我背靠著墻壁,將鬼劍激發,幾番舞動起來,才發現雜毛小道和小妖都被一大堆蝙蝠圍繞著,伺機攻擊。

  掌柜的這倉房墻壁是那藍皮薄鋼,我這一靠,立刻發出一陣哐啷的響聲,而我們在這外面遭遇大片蝙蝠襲擊,里面的人就算是瞎子,也多少知道了些動靜,更何況貌似還受過些訓練,于是相互呼喊著,朝著門口這邊撲來。

  見驚動了伏擊對象,雜毛小道便也沒有再藏著掖著了,手中一張黃色符箓出現,無火自燃,立刻爆發出一陣硝煙般的白霧,籠罩著我們,而那些蝙蝠像是受不了這嗆人的氣味,紛紛脫離了我們,盤旋在了頭頂上空處。

  在嗆人的煙霧中,首先出現在鐵門前面的是那兩個守在門口的家伙,這兩個西服男一出現,瞧見了我和雜毛小道,二話不說,手中出現一道雪亮,獰笑著朝我們撲來。

  瞧見這些家伙即將出來了,而頭頂的蝙蝠暫時不會下來,我朝著小妖吩咐照看好頭上,一抖鬼劍,便朝沖在最前面的那個家伙手腕挑去。這個家伙只是一個稍微強壯些的普通人,欺負欺負地痞流氓或者老百姓,綽綽有余,然而與我較量,卻還是差了好幾公里,我的手腕一抖,便將此人手上的管制刀具給擋開,稍微一挑,那人便哀嚎一聲,捂著手腕大叫,指間有紅色的鮮血流了出來。

  領頭這個人手受了傷,歪著朝旁邊讓開,卻露出了后面那一個人來。

  借著場院里的燈光,我瞧見后面那個人竟然從腰間拔出了一把黑色的手槍,這手槍正是大名鼎鼎的大黑星,也就是中國54式軍用手槍,當年大圈幫憑著這玩意威震省港,黑幫最愛。我萬萬沒想到這個家伙一上來就真的準備了用槍,要知道這個地方雖然靠臨郊區,但是槍聲一響,附近的公告安全專家立刻就會知道,跑都難跑。

  不過我這時也來不及猜想他們為何會如此兇悍,當時渾身的寒毛就是一豎,腳步錯動,速度發揮到了極致,橫移到了左邊,下蹲身,然后來了一個最為兇悍的“黃狗撒尿”,右腳沖天而起,直接蹬在了那個持槍西裝男的右胳膊處。

  喀——一聲骨骼碎裂的脆響出現,那個人像被東風重型卡車撞擊到一樣,直接飛了出去。

  而這個時候,我鼻翼間留下來的汗水剛剛跌落在泥地里。

  生死之間,我也沒有控制好力道,真不知道剛才那一腳,有沒有直接將此人給踢死了。不過好在那把槍最終都沒有響起來,我瞥了一眼那個被我踢飛的家伙,摔在地上之后一聲都沒有吭,而槍則掉落在一邊,這才放心,這時從庫倉里面卻傳來了槍響,邦的一聲,將門口的鐵皮打得一震轟鳴,然后我聽到了那個老外暴躁的罵聲,那個擅自開槍的家伙似乎被罵得狗頭噴血。

  中國禁槍,任何案件一旦涉及到了槍支,那便是掛上名號的大案要案,十分嚴重的事情。

  或許那人覺得跟著血族在一起,威風了,就不怕人民專政的力量了,開槍也隨意,雜毛小道用雷罰將門給挑關閉住,然后蹲身在了先前被我挑斷手筋還在哀嚎的西裝男面前,搜了身,發現他沒有配置槍械,正想問幾句,結果倉房那鐵門被“哐”的一聲踢開,一道黑影裹著風,朝著我們這邊撲來。

  我二話不說,舉劍就刺,卻見那個黑影竟然錯開了這一劍,伸爪朝我腰間抓來,我讓開一些,與這黑影子對拼一掌,我退了一步,而那個黑影子則翻倒在地,狼狽翻滾著。

  我本以為這個出手迅疾的黑影子應該是那個奶油小生,結果卻發現爬起來的那人,竟然是那個魔鬼身材的外國妹子,而奶油小生則才沖出來,朝著地上的那個美人兒關切地問道:“奧黛麗,你沒事吧?”

  雜毛小道瞧見地上是那大洋馬,頓時興奮得嗷嗷叫,正準備沖上前去,頭上有落下來兇惡猙獰的豬嘴吸血蝙蝠,沒辦法,只有將雷罰舞起,逼開這煩人的蝙蝠,就趁著這當口,被喚作奧黛麗的外國妹子也翻了起來,回頭瞧了奶油小生一眼,冷靜地說道:“我親愛的瑟特,我沒事,請將你所有的精力集中在我們面前的敵人身上,這是兩個、不,三個強大的敵人……”

  奶油小生抬起頭來,用憤懣地眼神瞧著我們,大聲喊道:“不用擔心,偉大的刀螂閣下會將他們撕成碎片的!”

  雜毛小道將蝙蝠趕走,若有所思地抬頭望了一下天空盤旋的吸血蝙蝠,笑了一下,朝著大洋馬奧黛麗優雅地致意道:“我親愛的奧黛麗小姐,十分高興見到你,并且感激你們能夠用中文來作為溝通,實在是太感激了……不過我個人覺得,如果我們能夠換一種溝通方式,事情或許會得到更加完美的解決!”

  外國妹子奧黛麗對雜毛小道的提議顯得十分感興趣,問是什么?

  雜毛小道用壞壞的笑容說道:“其實我們可以在床上,通過某種男女之間最原始的方式進行溝通,到那個時候,你說什么,就是什么啦……”這家伙的賊笑和怪言怪語讓瑟特憤怒不已,大叫一聲,朝著雜毛小道沖來。雜毛小道本來就是準備激將,瞧見這家伙攻上前來,并不驚慌,閃電間與其交手幾個回合,不但沒有給那小子占上便宜,而且還將他胸口和左臂上跳出兩道血痕,哇哇大叫,旁邊的外國妹子也跟著襲上來。

  我的注意力一直在鐵門上面,生怕那些家伙持槍沖出來,不過見雜毛小道被兩人圍攻,當下也是讓小妖進去收拾那些持槍的普通人,而我則迎著那兩個年輕老外沖過去。

  雜毛小道當日說自己深入煙花之地乃是臥薪嘗膽,避開楊知修的耳目,然而這一打斗起來,又立馬顯露出了猥瑣好色的性子,當我將瑟特擋住的時候,他棄了手中雷罰,與奧黛麗拼了兩下之后,突然伸出了雙手,直接抓在了她身前那一堆波濤洶涌,足有36E的胸口上。

  啊——雜毛小道幸福地笑了:“好大!”

  外國妹子面對著雜毛小道的侵襲,終于崩潰了,忍耐不住地大聲叫了起來,撕心裂肺的,而一直盤旋在頭上的那一堆蝙蝠沒了小妖監督,倏然朝著雜毛小道籠罩下來。抓得飄飄欲仙的雜毛小道瞧見這景色,一聲冷笑,雷罰朝天而舉,一大蓬藍色游電擊在了那些蝙蝠身上:“出來吧,你這叫做刀螂的家伙!”

  這電微弱,一陣瑩藍游動,那些蝙蝠相互疊加,黑色的、褐色的和粉色的蝙蝠融化成一個很大的肉球,肌肉蠕動,在最后,那肉球豁然炸開,一個兩頰削瘦的中年男人站了起來:“不對,請叫我雷昂伯爵!”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