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卷 第十四章 一石二鳥

  劍刃風暴!

  當這個身穿燕尾服的中年血族口中呼喊出這四個字來的時候,我突然感覺到方圓十米的空間內,上下左右,都有詭異的能量在運轉,這些能量彼此勾連,形成了一張細密而周全的巨網,將我和雜毛小道給緊緊籠罩住,而當事人雷昂伯爵則已經將雙刀舞動起來,整個人如同陀螺一般旋轉著,將這些能量給彼此牽引住。

  在我身邊的雜毛小道踏出了一步,腳穩穩地踩在了一處力量的空隙處,大聲警示道:“小毒物,是血!他在用自己的鮮血召喚出了神秘的能量,然后通過快速地旋轉,從離心力里面找尋平衡,最后將這力量化作風暴——必須打斷他,不然我們就慘了!看你的了……”

  我瞧著雷昂伯爵快度過醞釀期,已經準備將積聚出來的大招給施加出來了,當下也不作猶豫,從懷里掏出震鏡,兜頭就是一照:“無量天尊!”

  這藍光射出,將那一蓬旋轉的殘影給果斷籠罩住,然而那中心吹出來的旋風卻有著詭異的力量,竟然將這大部分藍光給屏蔽住,僅僅有少部分光芒照在雷昂伯爵的身上,不也即便如此,他幾乎成為一道光影的身子也變得凝重如山,逐漸地停緩下來。

  時間僅僅只是彈指一揮間,身子早已經繃得筆直的雜毛小道大叫道:“趁此機會,誅殺他!”

  他倏然前沖,身上不斷有細碎的光芒擊打在身上,然而人卻已經沖到了雷昂伯爵的身前,雷罰帶著藍色電光,朝著這恐怖的中年血族,心臟位置用力捅去。而就在那一霎那,雷昂伯爵也終于克服了震鏡的遲緩功能,將雙刀劈在了兩處說不出來的玄妙位置處。

  轟!

  空氣中陡然爆發出一聲巨大的暴響,然后無數的利刃從虛空之中抖落出來,不但將雜毛小道攻擊向前的雷罰給擊打得東西搖晃,而且也籠罩在了我們的周身,水泥砌成的地上立刻出現了無數道深刻的刀痕,足足幾寸深,這力道倘若是施加于人的身上,那必然是妥妥的碎肉一堆。

  而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雜毛小道斷然從懷里掏出了血虎紅翡,運勁激發,那碩大的血虎獸靈立刻從中蹦了出來,一聲嘶吼過后,舒展四肢,將雜毛小道和緊隨其后的我的身體給護翼住,而正在與那兩個小吸血鬼拼斗的小妖瞧見這陰云密布,也大聲叫了一句“陸左哥哥”,身影閃動,下一刻竟然出現在了我的身邊。

  小妖張開雙臂,將我給緊緊護住,然后將貔貅陣靈二毛也喚將出來,將血虎留下來的空隙給補上。

  而就在那一刻,巨大的劍刃風暴已經蔓延到了我的跟前,當下我也只有大喝一聲,將氣行于全身,然后閉上眼睛,咬牙強忍著這凌厲的攻擊。

  這一次的攻擊緩慢得仿佛有一個世紀那么漫長,然而現實卻僅僅持續了十幾秒,我聽到緊緊抱著我的小妖身上有金玉之聲不斷響動,雨點一般,叮鈴鈴,這原本悅耳無比的聲音印在我的心中,仿佛那刀便直接刻在了我的心頭一樣,而更外面保護著我們的血虎和二毛則在痛苦的嗥叫著,身軀不停地抖動著。

  當空間中那紊亂的炁場終于停歇下來的時候,我睜開了眼,瞧見小妖臉色雪白,而血虎和二毛的靈體則虛弱到了極點,趴在地上,將我和雜毛小道壓在了最下面。

  一陣紅光出現,雜毛小道心疼地將血虎收起來,人就朝著正前方的雷諾伯爵沖了過去,而施展完劍刃風暴之后的雷諾伯爵也因為失血過多,臉色蒼白,有些站立不穩,瞧見生龍活虎的雜毛小道朝自己攻來,腳步輕浮地退后,旁邊的奧黛麗和瑟特擋在了他的前面,與雜毛小道轟然撞在一起。

  我抱著小妖站起來,瞧見這小狐媚子堅硬無比的身子開始軟了下來,身上刀刻的印子也逐漸消散,小臉兒蒼白如紙,讓我心疼得直想流淚。

  瞧見我一副難過的表情,小妖笑了,驕傲地說:“哼,要不是答應了朵朵照顧你,小娘才懶得管你呢,別在這里矯情了,區區一個小伯爵,還不趕快過去將他給弄死?”

  “區區一個小伯爵?”——聽到小妖的話兒我不由得笑了,當日我們在怒山試煉的時候,一個傳奇男爵愛德華就弄得我們狼狽不堪,而就是那個家伙,便已經能夠讓鬼面袍哥會的二把手白紙扇羅青羽禮賓以待,而按照等級森嚴的血族實力排行,雷諾伯爵則足足比愛德華高上兩個等級,即使愛德華實戰厲害,名頭甚大,但在雷諾伯爵這種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怪物面前,絕對只是拎包小弟的級別,不知不覺間,成長起來的我們面對著這樣的老怪物,也毫不畏懼了啊。

  瞧著臉色蒼白的小妖,我的心越痛,速度便有多快,右腳一蹬,地下的泥土一震,人便朝著前方的敵人沖去。

  奧黛麗和瑟特的實力并不算厲害,雜毛小道三兩個回合,便已然將其打翻在地,他對奧黛麗下不了重手,至于那個唧唧歪歪的瑟特,他便毫不留情了,雷罰刺入了這個奶油高中生的左腹處,雷意激發,這個吸血鬼立刻渾身一陣哆嗦,一股淡淡的焦糊味就從他的身上傳了出來,癱軟著,動彈不得。

  雜毛小道打開了通道,而我則直接順著這空隙沖到了雷諾伯爵面前,將鬼劍以一個詭異的角度,刺向了他的前胸。

  也許是全力施展之后的無力,或者是剛才震鏡的功效存留,向來以高敏捷戰斗的雷諾伯爵竟然沒有抵擋住我的這一劍,被我刺入體內。不過他很快就緊緊握住了劍尖,身上的皮膚開始呈現出一種枯樹的密致紋路來,我的鬼劍再難進去一分。

  而這個時候,雷諾伯爵還在為自己的失利而遺憾,喃喃地問道:“為什么?你們為什么能夠在我刀螂大人的劍刃風暴中,存活下來?這一切,到底是為什么?”

  敢情他耿耿于懷的事情就是這,我的鬼劍抽不出來,逼身上前,點燃左手的惡魔巫手,一把掐住這個老家伙的脖子,惡聲罵道:“你這老蝙蝠,本事不大,居然敢跑到我們這兒來撒野,誰給你的膽子?”

  惡魔巫手對于一切黑暗生物都有著灼熱的克制作用,當我左手觸及雷諾伯爵的皮膚處時,立刻有一陣陣的黑煙冒出來,將這個家伙的腦袋熏得黑光繚繞。

  受到了劇烈的痛楚,雷諾伯爵終于從失落中掙扎出來,臉上露出了猙獰之色,張口來咬我的胳膊,結果又一把劍伸了過來,直接抵在了他的嘴里,卻是雜毛小道趕過來支援了,那雷罰一攪,那雷意立刻將其電得渾身發麻,一發狠,抽身后退,又劃出了幾道殘影,陡然停在奧黛麗的旁邊。

  他目光兇狠得瞧著我,憤怒地大聲叫嚷道:“你,陸左,你身上居然有血族印記,你這惡魔,你居然曾經虐殺了高貴的血族,威爾那個敗類,他居然會跟你混在一起!不可饒恕……”

  他一邊大叫,一邊調整口型,里面的肌肉一陣蠕動,然后對準我,發出了一聲凝聚成線的尖叫聲:“啊……”

  這尖叫變幻成了超聲波,周圍的空氣如波浪一般往兩邊退去,如箭般朝我身上射來。

  這速度,躲閃已然來不及了,我稍微移動了一點兒,那超聲波氣箭直接打在了我懷里的震鏡之中,“嗡”的一聲悶響,震鏡像是上足了電池的振動棒,顫抖得我胸口一陣酥麻,忍不住快樂地喊叫出來:“啊……”

  我的這一聲喊出,卻渾然無事,瞧見這等結果,倍感期待的雷諾伯爵臉上立刻呆若木雞,接連而來的打擊讓他腦袋短路,瞬間就懵了。

  然而很快他又清醒過來,讓雷諾伯爵重新恢復神志的不是別人,正是雜毛小道,不過這并不是什么好辦法,窺得了機會的雜毛小道一點也不含糊,將雷罰輕輕一抖,上面雷意流動,他出手如電,又快又疾,居然在陡然之間,將雷諾伯爵的半邊膀子給卸了下來。

  劇烈的疼痛終于讓伯爵大人認清楚了自己的劣勢,他朝著旁邊的奧黛麗大聲喊道:“茨密希小姐,上車,快跑!”

  那個漂亮的外國小妞倒也不含糊,快步朝著其中一輛車中跑去,我上前去追,雷諾伯爵橫身攔在了我的面前,僅剩下的右爪朝這我的臉上抓來,雜毛小道瞧見自己兜里面煮熟的鴨子飛了,頗為急躁,一邊大聲叫喊著別跑,一邊朝著這個受傷的雷諾伯爵猛攻。

  我和雜毛小道雙劍合璧,威力更甚,雷諾伯爵也抵擋不住,待見大洋馬奧黛麗開著車離開場院,他憤怒地獰聲喝道:“我記住你們兩個了,下一次回來,一定要了你們的命!”

  他騰空而起,身上的肌肉開始急劇變幻,瞧見這家伙即將變幻為蝠飛開,我冷冷地笑了:“想走,哪有這么容易?”當下心神溝通震鏡,勉強射出一道藍光,那即將分散的伯爵之體就被定住了,一條繩索飛了過來,將他給捆得結結實實,將二毛收起的小妖用川普學著電影里面的臺詞說道:“公共廁所么,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被九尾縛妖索捆得結結實實的伯爵大人不斷掙扎,然而卻再也變幻不得蝙蝠脫身,雜毛小道一臉惆悵地望著奔得沒影的車子,心有不甘地問我:“多好的外國友人啊,小毒物,要不要追?”

  “追?調虎離山怎么辦?”

  我接過這話,抬頭望過去,只見一列汽車從遠處行了過來。

  曹彥君他們,終于到了。

4條評論 to“第三十二卷 第十四章 一石二鳥”

  1. 回復 2013/12/18

    劉璃夜.

    中國警察辦事效率 還真是令人膽寒吶!

  2. 回復 2014/04/03

    匿名

    就是太慢了

  3. 回復 2014/09/03

    曹彥君

    振動棒??

  4. 回復 2015/02/26

    肥肥

    連誠管都不如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