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卷 第十八章 小老鄉

  瞧見這個小子饑不擇食地一頓猛喝,我就知道我之前的猜測著實是錯了,敢情他不是買血給王豆腐,而是給自己喝的。

  我們看向威爾,而威爾只瞧了一眼,便輕聲說道:“初擁者!”

  得,看來就是一個被王豆腐傷重侵犯的倒霉蛋兒,我們沒有再多等,呈散兵陣型,朝著那個年輕人圍了上去。那個家伙顯然就是個菜鳥,蹲在景觀叢中,撅著屁股,咕嘟咕嘟地喝著血,一邊喝還一邊做出嘔吐狀,顯然是在跟自己內心中那固有的道德在作斗爭,對我們的臨近根本就沒有提防。

  當他喝完最后一口、心滿意足地抬起頭來的時候,終于發現了我、雜毛小道和威爾三人,下意識地將那血袋扔進了草叢,慌里慌張地擦著自己的嘴巴,結結巴巴地問道:“你、你們是誰?”

  這人一開腔,我的眉頭就皺了起來,咦,聽著口音怎么好熟悉呢?

  旁邊的雜毛小道嘿嘿笑,將雷罰抽出來,說小朋友,我們是傳說中降妖除魔,保衛人間正道的超級英雄,瞧你似乎有些麻煩,特來送你歸西的。那年輕人失魂落魄地罵了一聲有病啊,然后轉身想要離開,結果剛走兩步,威爾悄無聲息地擋在了他的前面,那張冰冷的臉顯得格外可怖:“卑微的初擁者,你想跑到哪里去……”

  我不知道威爾屬于什么爵位,不過吸食了好幾個吸血鬼、擁有特殊體質的他顯然對這個年輕人有著天然的壓制效果,那個家伙瞧見威爾,一臉震撼的模樣,退了幾步,臉上露出了糾結的表情,顫抖地說道:“你、你……是吸血鬼?”

  威爾傲然地點頭,旁邊的雜毛小道裝腔作勢地說道:“是比你厲害無數倍的吸血鬼,怕了吧!”

  那人臉上的肌肉不住抖動,本來還算清秀斯文的臉扭曲得不成樣子,幾秒鐘之后,他啪的一下跪倒在地,情緒完全就崩潰了,大聲哭嚎道:“大爺,給跪了,求留一條活路啊!我老娘病了,妹子才讀初中,我聞銘來東官打工好幾年,一個人扛起我家里面所有的負擔,我要是死了,她們也沒有活路了啊——你們不知道,我們家窮得很,我真的是死都不敢死啊……”

  這人哭得傷心,情真意切,威爾和雜毛小道都有些詫異,而我則越聽越古怪,攔住他的哭訴,詢問道:“嘿,嘿,別哭了,哪里人啊……”

  他抬起頭來,淚眼婆娑地說道:“我們那里是國家級貧困縣,講起來你可能也沒有聽說過。”

  我已經將鬼劍收了起來,抱著胳膊說你講嘛,聽沒聽說是我的事情。

  他抽抽噎噎地揩著鼻涕,顯然剛才是這幾天驚惶狀態地突然爆發了,情緒還沒有和緩過來,吭哧半天說了兩個字:“晉平!”一聽這話我笑了,用家鄉話問,說你是晉平哪里的?

  他一聽,頓時就停住了哭泣,直起身來,說晉平大墩子鎮,我是亮司的……

  亮司在大墩子鎮是個大村,跟敦寨這種小苗寨不能比,那里的人特別團結,我就記得打群架特別厲害,也排外——然而不管怎么說,親不親家鄉人,我笑了起來,將他給扶起來,說我也是大墩子鎮的,就在鎮上,豬場街最靠里的雜貨鋪就是我家開的……行了,別哭了,像個娘們一樣,丟不丟臉啊?

  聞銘被我扶起來,聽到我的話語,十分意外地瞧了我幾眼,口中喃喃念著我的話語,突然眼睛一亮,說大哥,你是不是有一個老弟叫做陸言?

  啊……都說這本鄉本土,掰扯一下,關系立刻就近了,我跟聞銘聊了一下,才知道他竟然跟我堂弟陸言是初中同學,以前在大敦子鎮中學讀書的時候還去過我家里吃飯,不過那個時候我已經出門打工去了,所以沒遇見過。

  關系扯到這里,我便不嚇唬他了,說我們就是有關部門的,不過并不是來抓他的,是來抓咬他的那個吸血鬼的,問那個家伙在哪里?

  聞銘苦著臉,說他哪里知道啊,那天失戀了,喝醉酒在巷子里面吐,結果感覺脖子上被咬了一口,跟打飛機一樣爽,然后就趴到在地上了,第二天醒來的時候渾身發冷,也畏光,躲在出租屋里面好幾天,想喝血得厲害,就在網上聯絡了熟悉的網友,剛剛拿到血,就被抓到了……

  他一副擔憂的表情,說這病是不是治不了了,陸左哥,你不會要拿我去坐牢,或者是燒死我吧?

  我笑了笑,說怎么會?正想安慰幾句,旁邊的威爾走上前來,將手放在了聞銘脖子的傷口上,閉上眼睛沉思了一會兒,低頭過來跟我商量:“陸,血族對于自己的初擁者有著絕對的支配權力,我不知道你的老鄉是否在撒謊,不過既然是你老鄉,為了他好,我可以給他二次初擁么?”

  我皺眉,說什么是二次初擁,會不會有什么副作用?

  說句實話,當聽聞銘說起他是我老鄉,而且跟我堂弟陸言是同學的時候,我就有了維護他的心思。畢竟每一個在外面闖蕩的家鄉人都不容易,能夠幫一點忙,那就幫一點。

  威爾瞧出了我的顧慮,斟酌了一下語言,說道:“是這樣的,初擁對于血族來說是一件極為重要的儀式,需要在他的脖子處劃出十字形的口子,將血放盡,再讓其吸食長親的血液,通過換血,完成初擁;然而顯然莫利多卡不會那么好心,他當初應該只是想把你的這小老鄉吸食干凈,用來舒緩傷勢,結果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血液回流了……種種巧合,才使得他也成為了血族——血族發展后裔是一件極為嚴格的事情,需要得到自己族長,也就是親王的認可才行,而中國人,顯然是沒有機會的!”

  我點點頭,說繼續。威爾接著說道:“事已至此,長親,也就是莫利多卡對他有著絕對的威壓支配權,此刻的他即使與你是至親,也會對你說謊話,背叛你,除非比莫利多卡等階高上許多的另一個血族,在不超過三天的時間里,對他進行二次初擁,吸出原來的血,確定主導地位,他才能夠擁有自己的意志。”

  我盯著威爾,說你行么?威爾點頭,說這正是我打算的,經過我的初擁,你的小老鄉雖然還會有許多毛病,但是至少應該不畏懼陽光,能夠像正常人一樣生活……

  我緊緊握著威爾的手,說拜托了。

  我們詢問完聞銘的住處之后,將他帶回車里面,依著他的指示,朝著附近的一個城中村行去。

  車速很快,不多時我們就來到了一處建筑擁擠、人流密集的區域,對面是一個工業園,而這里的房子高低錯落,一個個恨不能挨到一塊兒去,地攤、夜市以及各色各式的違章建筑、擁擠的人群、五光十色的招牌以及小巷里面流露出來的粉色燈光,就像一幅幅世俗的浮世繪,將夜幕下的東官城中村,給勾勒得格外動人。

  聞銘租住的出租樓在靠里的地方,車子幾乎都擠不進去,沒辦法,我讓老陽將車停在路邊,然后與雜毛小道、威爾陪同著他步行前往,走了幾分鐘,終于到了一處五層小樓前。

  聞銘住在四樓,他領我們進去,樓道里面有一股發霉的臭味,還有時不時的女性呻吟聲傳來,他尷尬地解釋,說是住在這里的小姐帶客人來做生意,雜毛小道便壞壞地笑。

  我知道他在笑什么,在這樣一個處處誘惑的地方,他還能保持童貞,端的是一個有趣的人呢。

  不過這好印象到了他的房間截止,角落里一堆散發著濃重氣味的衛生紙團讓我們都笑了起來,也難怪,天天聽這實況直播,鐵打的漢子都受不了啊。進了房間,閑話不多說,威爾讓聞銘躺好,將他脖子里的傷口用水洗凈,然后讓他閉上眼睛,將心靈放松,完全舒展開來。

  聞銘也特別可笑,他帶著哭腔問我,說陸左哥,你們不會是要對我進行人道毀滅吧?如果要是的話,我先把我家地址給你,到時候你幫我照顧一下我妹好不?她才讀初中,學習成績好極了,老師說她以后一定能上重點大學的……

  我們幾個都笑了,我給他吃定心丸,說行了,不會有事的,你是陸言的同學,我就是你哥,怎么會害你呢?閉上眼睛,放松些!

  聽我再三肯定,聞銘方才閉上了眼睛,威爾跪在床前,虔誠地向始祖祈禱,這儀式繁復,其間牽涉到許多密布可聞的秘法,我和雜毛小道都下意識地回避,來到了陽臺上,任由威爾施展。聞銘租住的房子是單間,陽臺上有一個小小的廚房,外面是嘈雜的市場,地上還有一只死去的公雞,鮮血干涸,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目光漫無目的地巡視著。

  就這般瞧著,我心中突然一動,抬頭瞧向了不遠處一個掛著“無痛人流”招牌的小診所,閉上眼睛與肥蟲子溝通了一下,然后捅了捅身邊的雜毛小道,說道:“在那兒!”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