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卷 第二十章 硬漢折腰

  輕提手中劍,我們快步走到這藥品柜前,雜毛小道左手捏符,右手則將雷罰插入門縫中,輕輕一挑,這門應聲而啟,朝著兩邊開去。柜子里是空的,不過下面有著平整地磚的水泥給撬開來,露出有一個黑黢黢的通道口,旁邊一大灘血,猶自濕潤,十分新鮮,顯然是又有人遭害了。

  雜毛小道瞧這這個模樣古怪的通道口,挖得并不專業,不由得露出了冷峻的笑容:“蝙蝠改行穿山甲,窩在這洞子里干嘛呢?”

  瞧著這血洞子,看著似乎并不深,但是卻讓雜毛小道有些犯難,不知道如何下去將那個家伙抓上來,即使能下去,倘若空間太小,也施展不開來。

  我想了想,將小妖喚了出來,跟她把情況說明,讓她把王豆腐給提拎上來。

  小妖雖然往日總是說要吃人肉,但終究是一個善良的姑娘,看到無辜的人就這般慘死于此,嘴上不說,但是心中也有一股怒火,于是也不嫌這洞口臟,身上立刻有熒熒光華流出,一跺腳,我口中的囑托還沒有說完,人便下了洞子。

  小妖下了洞子,便聽到里面似乎傳來了打斗聲,讓我糾結得很,正猶豫著是否爬下去的時候,小妖出來了,手上還拎著被揍成豬頭模樣的王豆腐。

  瞧見這家伙,我并沒有多么的高興。我原本以為當日會有人在附近接應王豆腐,這廝傷重逃逸之后,必定會和同伙會合,那么我們順藤摸瓜,就能夠找到敵人的老窩了。然而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王豆腐這個家伙根本就是一個獨行俠,傷得如此之重,他不但沒有求助同伙,而且就在附近的城中村落下了腳,在這樣的一個地方藏匿著,整日吸人鮮血養傷。

  傷勢嚴重的王豆腐對于普通人來說是一個噩夢,但而落在小妖手里,卻是暴抽一頓的待遇,吸血鬼可以斷肢再生,不過那是需要在血池里面,虔誠禱告自己信仰的邪神,經過漫長的時間凝聚方可,而此刻的王豆腐,依然還是當日被我扯斷雙手的悲慘模樣,只不過渾身也是血淋淋、濕漉漉的,雙臂的斷口處勉強長出了一些肉芽兒來。

  小妖將這個家伙丟在地上,并不管他,而是返身回了洞子里去,我一腳踩住王豆腐的腦袋,將他翻轉過來,他被小妖揍得奄奄一息,不過反抗之心不死,張開嘴巴,里面尖銳的牙齒磨著我的鞋底。

  看到旁邊那兩具還在蠕動爬著的食尸鬼,我的心中有著莫名的憤怒,腳尖一勾,將這個家伙的上半身給勾連起來,然后將他推靠在藥柜上,巨大的力量將藥柜里面的藥品震得一陣亂,那些玻璃瓶子發出清脆的響聲,我顧不得他渾身散發著惡臭的血腥味,蹲身下來,緊緊揪住這個家伙的脖子,厲聲低喝道:“王豆腐,你的同伙呢?”

  這個被揍得迷迷糊糊的男人半睜開眼睛,瞧清楚了是我,沾滿血污的臉上盡是猙獰可怖的笑容:“呵呵呵,你這惡魔,終于來了啊,想通過我找到其他人?你失算了,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我的身上種下了古怪的印記么?你太小看一位擁有著悠久年歲的高貴的血族了,我怎么可能會讓你得逞?”

  雜毛小道在旁邊打電話通知老陽開車過來接應,聽到這話,雷罰搭在這家伙的腦門子上,沉聲說道:“我知道一個通常的道理,那就是活得越久,又有時間去思考生命本質的家伙,就越惜命,越怕死,犧牲自己來成全別人這種事情,似乎不應該發生在你的身上……”

  雜毛小道故作思維縝密地推理了一番,然后回過頭來,很認真地對我說:“嗯,這家伙應該是欠收拾!”

  我點頭表示了解,回頭看了金蠶蠱一眼,打了一個響指,然后王豆腐就歇斯底里地開始叫起來。

  為了防止他擾民,我很果斷地把散落在地上的醫用口罩給拿起來,將這個家伙的嘴給堵上,然而這個家伙一對雪白的吸血獠牙十分礙事,我皺著眉頭,從洞子里又拉出兩個人來的小妖過來了,一記手刀砍在了這個家伙的脖子上,使得他的嘴巴張大,然后出手如電,頗為熟絡地將王豆腐的一對獠牙給掰扯下來。

  吸血獠牙一去,王豆腐戾氣十足的嘶嚎就變成了哀鳴,給我緊緊地堵住了嘴巴,而小妖更是絕,九尾縛妖索一抖,將王豆腐捆成了肉粽,倒在地上渾身顫抖,豆大的汗珠從皮膚里面滲出來,一雙眼睛因為痛苦而充血,幾乎凸出來。

  想喊而不能得,全身又被束縛,在肥蟲子的指揮下,體內的蠱毒持續發作,王豆腐陷入了地獄一般的痛苦中。

  事情其實也是有些巧了,我之前之所以不用這方法逼供雷昂伯爵和瑟特,是因為血族對自己的精神凝練十分強大,些許痛苦只當作是快感,太過強烈了,又可以切斷痛覺神經往大腦的傳送,于是只有作罷。

  不過王豆腐雙手被我扯斷,想要重新生長的話,就必須經過血池重生——也就是必須將全身心都開放出來,任由自己信仰的邪神意識進入身體,激發潛在的功能,斷肢重生。這開放意識后,恢復平時的警戒是絕對不可能的,所以王豆腐在遭遇了這種萬蟲噬心的痛苦之后,只能清晰地體驗,就連昏迷過去的自我保護機制,都無法運行。

  諸位觀眾,閉上眼睛,想一想自己的體內繁衍出一窩細密的蟲子,它們在你的肌肉纖維、血管中和皮下組織里來回穿梭著,用那古怪的口器噬咬著你的身體,那種又麻又癢又疼的極致感受直接反映到了你的腦海中,清晰明了,這是一種什么樣的感受?

  這便是王豆腐當時的感覺,不過他倒是一個硬漢,竟然憑著意志生生扛了下來,我們且不管它,瞧見小妖將將王豆腐的兩顆吸血獠牙收入囊中,我奇怪地問這玩意拿來干嘛?小妖神秘一笑,賣關子,不肯說,我也不強求,瞧見小妖又從那個簡易的洞子里面拉出兩具尸體,是女人,拋開臟乎乎的血污,穿著打扮跟附近坐在粉紅色燈光的小發廊里面的那些失足婦女一樣,渾身呈現出脫水的模樣,知道是王豆腐的血食。

  瞧到這一切,我大概知道了王豆腐當日逃逸之后的情形——他應該是落在了這附近,然后饑不擇食地咬了我的小老鄉聞銘,而后或許是太過于虛弱,竟然將自己的血液回流到了聞銘體內,完成了初擁,后來竟然輾轉到了這個小診所,將診所的老板和護士咬成了食尸鬼,讓他們給自己狩獵,而自己則窩在臨時挖出來的地坑中,安享鮮血浸染。

  不過兩頭食尸鬼出現在鬧市,隱蔽工作一定不可能持續,王豆腐必定聯絡到了接應的人員前來,我們是不是可以守株待兔,將前來接應的人員給逮住?

  想到這里,我將我的打算說予雜毛小道知曉,他表示了認可,這時曹彥君派給我們的司機兼聯絡員老陽從后門摸了進來,瞧見這幅場景,不由得連忙上前來,詢問情況。

  聽得我們的描述,老陽一臉凝重,對我們說上頭的擔心終于出現了,這些家伙一旦被逼上了絕路,便無視潛規則,肆無忌憚地對平民下手,而以這些家伙的優勢,隨便一個人都可以造成大范圍的恐慌,倘若真的出現這種情況,只怕不但曹隊長會遭到問責,就連陳局長那兒都會受到影響的。

  我們點頭,大師兄坐在那個位置上,雖說是位高權重,但卻又是如履薄冰,小心翼翼。

  當下我們將地上那兩頭還活著的食尸鬼給凈化了,然后讓老陽跟局子里面聯絡,這電話打了好一會兒,我見到地上的王豆腐身子不斷地顫抖,一雙眼睛可憐巴巴地瞧著我,充滿了哀求。我知道他有話想說了,于是將塞在他口中的醫用口罩給取出來,問他想好了沒有?

  王豆腐臉色發白,那如漿的汗水將他頭發給弄得凌亂,忍著痛,緩緩說道:“殺了我吧……”

  我詫異地問了一句:“就這句廢話?”

  說著,我又準備將口罩給塞回去,王豆腐的眼淚頓時就流了出來:“太過份了,你這個魔鬼!嗚嗚……”

  瞧見他崩潰地哭泣,我不由得覺得好笑,平心靜氣地說道:“當你將這兩個普通人變成供你驅使的食尸鬼時,你不覺得過分;當你將人類當作餐桌上的食物時,你不覺得過分;當你莫名其妙闖進我的辦公室來,將哪里砸得個稀里嘩啦,卻連一句道歉的話都沒有,也不覺得過分,怎么剛剛吃了一點小苦頭,你就覺得受不了了?惡魔是你們的信仰,好吧,我暫且把它當作是你對我的贊美,你體內的蟲子還在繁衍,需要再生長幾輪,才能夠將你給吃掉,所以,我們還需要耐心等一兩頭……”

  “不要,不要!”

  聽到我的描述,王豆腐先生像個小女孩一般無助,我俯下頭來,眼睛緊緊盯著他,一字一句地說道:“他們在哪兒?”

  “凌晨兩點,他們會過來接我!”終于,他松口了。

1條評論 to“第三十二卷 第二十章 硬漢折腰”

  1. 回復 2014/10/31

    匿名

    按文章的意思,把雷昂伯爵胳膊去掉以后不久可以用蠱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