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卷 第二十四章 敗走麥城,或者

  想偷襲,也不看我們是什么人?

  瞧見有黑影朝著我們奔襲而來,兩個人當下也是不作猶豫,一劍便朝著這家伙的脖子處劃去。

  雜毛小道也是反應迅疾,罡步陡移,人挪其后,一腳踹在這黑影子的臀部,如此一番配合,那家伙便朝著我的劍尖跌落而來。不過我并沒有砍掉這東西頭顱,我的鬼劍被一雙手給緊緊抓住,路口的燈光照到了這里,我瞧見這是一個二十七八歲的年輕少婦,衣衫不整,露出半塊蠟黃色的胸襟來,干癟的胸部像個布袋一樣吊著……

  瞧到這里,我立刻能夠在腦海里勾勒出這樣的一副畫面來——一個剛剛孕育新生命的偉大母親正在給自己的嬰孩喂奶,結果一個滿臉蒼白的外國人闖了進來,二話不說,一口咬在了她的脖子上……

  此時此刻,心中雖然憐惜這食尸鬼的生前,然而既然已經異變,那么她從精神到本質,都不再是原來的她,我也不會多作圣母,鬼劍抽回,再出一劍,直刺頭顱,從額頭處如破奶油一般進入,勁力一吐,這個襲擊我們的食尸鬼便栽倒在地,不作動彈。

  而就在這個時候,從樓梯上緩慢傳來的聲音終于到達了一樓客廳,出現在這里的是這個家庭的男主人,他的模樣更加恐怖,生前似乎遭受過虐殺,滿臉沒有一塊好肉,左眼眶里面有一粒白色的眼球,被一根堅韌的筋給連著,搖搖晃晃,讓人頭暈。

  我將鬼劍從地上這頭食尸鬼的額間緩慢拔出來,正準備提劍上前,將客廳的這頭食尸鬼給料理了,突然手臂一緊,被雜毛小道用力抓緊。

  “小毒物!”我聽到雜毛小道叫我,回過頭問怎么了?

  雜毛小道手提雷罰,朝著我的身后指去,臉上的表情似笑非笑,似哭非哭:“你看那兒!”

  我舉目望去,只見剛才還平靜如死水的小巷子處,突然就涌出來一大堆的黑影子來,這濟濟的人頭像是那豐收瓜田里的大西瓜,一個又一個,連綿不絕,粗略地看一眼,哇,差不多都有上百來號人——這些人從路口昏黃的燈光下路過,但見一個個雙目都流出了詭異的血淚,眼神兇狠,而臉上則都呈現出了或者蠟黃、或者慘白的膚色,有的甚至已經開始長起了黑毛,仿佛死去了許久一般。

  前文談鬼,曾說過這天下間的鬼物粗略一算,足足有三十七種,而這食尸鬼便是位列其中一個,此鬼乃神魂丟失、陰風洗滌,又受到了外力侵染,于是渾渾噩噩,只知吃那腐臭的尸體為生,這種鬼不比僵尸,根本沒有自己的意識,也沒有晉身之階,要么被殺死,要么就被撐炸肚皮、永遠也吃不下去。

  萬萬沒有想到,駐扎在此處的那些歐羅巴血族,竟然會如此喪心病狂,肆無忌憚,一點兒規矩都不講,直接將一整村的人都變成了食尸鬼,化作自己的屏障。

  看來他們是打定主意,但求一舉而為,然后遠遁千里了。

  只是,他們就如此肯定能夠這么快抓到威爾,能夠逼問出“該隱的祝福”么?

  我的腦袋飛速運轉,似乎抓到了什么線索,然而還沒等我想明白,那洶涌的尸群就已經沖到了我的面前來。猛虎還怕群狼,倘若只是七八個、十來個食尸鬼,我和雜毛小道還并不懼怕,但是這上百來號食尸鬼一齊沖上來,倘若有個閃失,或者力竭之時,那我們說不定就真的跪在這里了,于是我們也沒有咬著牙、硬著頭皮頂上去,而是奪路而逃,朝著周邊的小巷撤離。

  一路狂奔,雜毛小道氣喘吁吁地跑著,看了下左右,朝我大聲喊道:“小毒物,我干女兒和小妖那妞兒呢?”

  說到這里我就心煩意亂,說我怎么知道啊,進屋前的時候還在,一轉眼的工夫,人就沒影了,不知道是調皮,還是被什么東西給抓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我們身后的尸群洶涌如潮,這些家伙的腳步聲以及嘶吼聲將寂靜的夜吵得無法安寧,而我們跑了一段路程,感覺總是有些不對勁,那空氣似乎粘稠了許多,人行其間,如在水中逆流而上,結果我們越跑越緩,逐漸地就被尸群給追了上來。

  當感覺屁股被一只手給抓到的時候,我終于表示不能再退縮了,猛然回過身來,瞧見抓著我兜的并不是我想象中的美女,而是一個禿頂斜眼的老頭兒,他抬起頭來,紅色的眼睛一陣晦暗的亮光游動,然后咧開嘴笑,一嘴的尸油溢出來。

  “臨!”我左手上的惡魔巫手立即啟動,當頭就是一拍,擊打在了這老頭兒的腦袋上,啪唧一聲響,那腦袋頓時就被我給拍進了體腔里去,尸體的汁液四處飛濺而來,而我的鬼劍也舞動了起來,收割著這些已經失去意識的食尸鬼那殘留的性命。

  我一爆發,立刻又四五頭食尸鬼遭了殃,然而倒下一頭,卻涌上來三四頭,我殺得手軟,結果并沒有感覺面對的食尸鬼有變少,而在被圍住之后,活動騰挪的空間立刻變小,沒一會兒我的身上就添了兩處抓傷。

  更加危險的是,剛才我被兩頭生前年齡不超過十歲的小食尸鬼給抱住了雙腳,猛地一拉,摔倒在地上,倘若沒有雜毛小道的飛劍援救,只怕就被這洶涌撲上來的尸群,給直接淹沒了。

  鬼物勢大,敵人眾多而又不畏死亡,再繼續這樣下去,只怕我們真的有可能被活活地拖死,卻連真正的兇手,一面也見不到。我大聲求助雜毛小道,讓他將血虎放出來,載上我們,直接過去跟那些吸血鬼拼命。

  然而雜毛小道卻表示很無奈,之前的血虎為了擋住雷昂伯爵的劍刃風暴,傷到了筋骨,這會兒還在休養呢,放出來也跑不動。我說那這怎么辦?——我感覺這地面上有一股很濃的吸力,將我們給牢牢地拉扯著,不得走脫。

  雜毛小道卻也是來了真火,瞧著這些鬼物越來越多,從不同的建筑里面趕出來,知道我們這次算是被人給算計到了,當下也是瞧了一眼黑麻麻的天空,將不斷翻飛的雷罰射向空中,口中憤恨地說道:“我師父教了我正宗神劍引雷術的法門,本來我是不想這么快就用的,不過看來時不待我啊——宵小們,且讓你們嘗一嘗我茅山的頂級絕學!”

  他雙手舞動如飛,那雷罰開始溢出了藍色的電意,口中高聲喝道:““三清祖師在上,三茅師祖返世,神符命汝,常川聽從。敢有違者,雷斧不容……”

  我實在沒想到雜毛小道會如此剛烈和急躁,這還沒有開打、正主兒都沒有看到呢,就直接準備上那恐怖的雷電術,不過我多少也能夠理解,想著這整整一個村子的生命,就這樣悄無聲息地消失,繼而轉化為這些面目猙獰的惡鬼,擱誰心里面都不爽。

  本來打算的秘密潛入既然已經曝光,那么我們現在的當務之急,就是將面前這一大隊的食尸鬼消滅掉,接著找到兩個跟丟了的朵朵,再直接插入敵人的心臟,吸引火力,直接將他們給捅個底朝天。

  然而更加奇怪的事情還是發生了,那把鍍滿精金的雷擊桃木劍本來已經懸于半空,劍尖正對天空,雷意流轉,準備引九天之上的落雷時,一股龐然荒古的氣息從上而下地籠罩下來,將雷罰給封死住,雜毛小道雙手作引,將那雷罰緊緊牽連,然而在這樣的場域里,根本無法傳遞意念,結果那雷罰在空中不情愿地抖動了幾下,錚然哀鳴一聲,竟然如廢鐵一般跌落在地,不再動作,轉瞬間就淹沒在了尸群當中。

  什么情況?

  我背靠在一棟房子的墻上,眼珠子都快凸了出來,雜毛小道的雷罰竟然跌落下來了?

  不光是我,雜毛小道也是一副難以置信的模樣,看著自己凝成的劍指,心中詫異,不知道自己的一身手段,怎么就突然失效了。就在我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雜毛小道心憂雷罰,與我擦肩而過,倏然往前沖去,我瞧見雜毛小道似乎有些過于沖動,于是大聲阻止道:“老蕭,先別過去!”

  然而這哪里來得及,雜毛小道已然沖進了食尸鬼的尸群里面,在我視線中,是漫天揚起來的手臂。

  好兄弟自然應該同生共死,當下我也不作猶豫,反身朝前,準備前去支援,然而讓我詫異的事情又發生了,我靠著的那面墻上,居然伸出了十來雙泥手,將我的四肢和身子給緊緊抓住,我奮力掙扎,然而身子卻越發地陷入到了墻里面去。

  突然間,我感覺到那墻體一軟,我整個人就失去平衡,朝著后面倒去。

  也恰恰是這個時候,尸群里面傳來了一聲慘烈的大喝聲,接著我看見漫天的鮮血飛揚,無數的肉塊被食尸鬼們爭相食用。

  啊……我眼前一黑,感覺整個天空都垮塌下來了。

  大意啊,這回可真算是敗走麥城了啊!

3條評論 to“第三十二卷 第二十四章 敗走麥城,或者”

  1. 回復 2015/01/11

    mm

    越來越扯了。好好的小說又弄出了僵尸來,哎

  2. 回復 2015/03/12

    過客

    要看就看別廢話

  3. 回復 2015/05/29

    不看滾蛋

    一樓真他媽的傻逼 本來就一直都有僵尸 道士在這有僵尸關你幾把事? 小說寫的已經非常不錯了 不看滾回家活泥巴玩去 比比什么 二逼一個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