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卷 第二十六章 蔓珠芳華

  剛剛從幻境中掙脫出來的我并沒有理會什么麻婆豆腐、紅燒茄子的,而是凝聚精神,死死地打量著眼前的雜毛小道,發現這張猥瑣中又帶著幾分好奇的面容,如假包換,確實是老蕭無疑,按捺不住心中的歡喜,嘿然地傻笑出聲來。

  老蕭沒死,這樣的世界才是真正的美好。

  瞧見我這一副傻乎乎的模樣,雜毛小道一臉無語,說小毒物,你丫又笑又哭,搞個毛線啊?

  我有哭么?我下意識地摸了一把臉,臉頰上面盡是濕漉漉的淚水,癢癢的,應該是剛才夢境中雜毛小道死去時流出來的。我問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記得我們都在村子里面晃悠了好幾圈,怎么到現在還沒有進村啊?

  雜毛小道說那些家伙放在村口防衛的法器實在是太厲害了,主導控制出一個虛擬的真實幻境來,我們兩個人不知不覺就著了道,不過我先發現了不對勁,燃符脫身,才知道其中兇險,今朝倘若不是小妖、朵朵還有威爾在旁護翼,只怕我們就真的死在幻境里了。

  威爾?

  我轉過頭去,卻見一身黑色的威爾站在我的后面,手上一把花式刺劍,正與圍著我們的一干吸血鬼對峙,而圍著我們的,除了自稱王茄子的那個中年老帥哥之外,還有四男一女,一水的老外,想來那些偷渡客已經是有大半到場了。

  當然,除了這些吸血鬼之外,旁邊還有一干手持短槍或者片刀的黑西裝,七八個,應該是邢黑虎派來的手下;黑暗中還有影影綽綽的影子在游走,飄忽不定,遠遠地監視著我們……

  瞧這副場景,身陷重圍啊!

  沒想到剛剛逃脫出那致命的幻境,又陷入了重重包圍中,難道我們所有的行蹤,都已經在敵人的掌控當中了么?我心中疑惑,瞧見朵朵和小妖背靠著背,一頭的汗水,似乎頗為疲憊,而在她們前面則有著好幾具尸體,吸血鬼里面也有人受傷,顯然此前已經有經歷過一場惡戰了。

  我心中明了,朝著兩個小寶貝點頭鼓勵之后,低聲問威爾,說你怎么來了?

  威爾苦笑,說他先前呆在車里,越想越不對勁,心中彷徨得很,總感覺有地方遺漏了,正猶豫見,突然聽到指揮車里面一陣罵娘,一問才得知接應王豆腐的人金蟬脫殼,走了水路,掌柜的一干追蹤者正在雞飛狗跳地想辦法,可是想要在這樣的夜里,悄無聲息地跟蹤過去,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他們又不知道我們在哪里,到底是什么情況,于是設想好的所有計劃一下子都落空了。

  威爾著急,于是偷摸著就下了車,順著與王豆腐的感應,一個人趕了過來。

  我想起那么長的一截水路,說你是怎么過來的?

  威爾嘿嘿一笑,環顧四周一圈,當著這么多敵人的面,也沒有說話。寥寥數句話,我們便交待了彼此的處境,然后終于有時間打量起將我們圍困著的這些人來。

  說實話,除了空中懸掛著的那盞據說是血族十三圣器之一的鬼燈之外,面對著這一干吸血鬼,我心中倒也沒有什么彷徨,加上威爾在,我們并不是很弱勢,而威爾過來了,相信掌柜的、秦振等大部隊很快就回來,只要是等到那伙特警隊的漢子們趕到,到時候那自動步槍“突突突”,全部撂倒。

  我心中想得美好,然而突然想起來,威爾這悄不悶聲地趕過來,誰知道他有沒有聯絡好掌柜的,倘若沒有聯系,那我們可真就是孤軍奮戰了。

  王茄子似乎也剛剛率眾趕到,瞧見我這么快就恢復了清醒,不由得伸出大拇哥兒,沒口子地夸贊道:“不錯,不錯,兩位居然能夠在我族圣器的控制下,這么快就回復了意識,想來應該就是威爾在東方找到的靠山吧?”

  我眉頭一皺,靠,居然還真的就是血族的十三圣器之一的鬼燈呀?

  因為跟威爾有過一段時間的相處,出于好奇,我曾了解過血族的一些歷史,知道血族有十三件圣器,分別是血匙、尸手、腐鐲、魔偶、骨琴、血杯、靈杖、魂戒、屠刀、刑斧、幻鏡、鬼燈和毒瓶,這每一件都是傳奇之作,比如血匙,據說是能開啟地獄大門的鑰匙,持有者可以自由出入各界,而比如說尸手,它是第一位血族該隱的左手,手中藏有世界的秘密……

  由此可見,能夠與前兩者并列而名的鬼燈,是怎么恐怖的法器!

  我萬萬沒想到,這樣的東西,竟然被魔黨得到,并且直接拿到了我們這兒來,所為的,便是抓捕威爾這個血族命運變革的執掌者。心中震驚,不過我們卻也不能露出驚慌失措的表情來,我微微笑了笑,而旁邊的雜毛小道則直接答話道:“區區一迷惑的法器,頂多也就十香蟲的級別,有必要說的這么恐怖么?呃……那個什么,其實呢,我們也就是路過而已,多有得罪,我們這就走了,不用送啊……”

  雜毛小道的答話讓本來準備好立刻翻臉的我頓時就咳岔了氣,這家伙第一句還挺有裝波伊犯的風范,結果第二句便露了怯,事到臨頭了,人家能夠讓咱走么?

  誰知道那個王茄子先生還真的好商量,他居然點了點頭,然后將手往左邊的大道一指,頗有紳士風度地朝著我們微笑,說:“我們前往中國這神秘之地,所為的也就是自家的叛徒,只要威爾岡格羅能夠留下來,兩位的來去是自由的,請隨意!”

  得,威爾這一露面還真的是有些黃泥巴掉到褲襠里面,不是翔也是翔的感覺,熟知雜毛小道脾氣的我自然知道他這是在忽悠敵人,當下也瞧著那些拿槍的黑西裝有些怵,于是悄悄地喚起了肥蟲子,讓它悄不作聲地去將那幾個……呃,對,就是那三個拿著手槍的黑西裝搞定,免得一會兒混戰的時候,槍子無眼。

  肥蟲子倒也懂事,應聲而去,雜毛小道余光與我碰了一下,我若無其事地點了點頭,他回過臉來,故作遺憾地跟威爾商量:“嘿,威爾,你是不是搞大了人家妹兒的肚子,又不想負責,弄得別人追你這么勤啊?要是這樣,我可真的要跟你劃清界限了哦——貧道可是一個正經人,最看不得這始亂終棄的戲碼!”

  雜毛小道的戲演得有些過頭,威爾一臉吃了蟑螂的郁悶樣,悻悻地罵道:“你妹啊,要走趕緊滾,別在這里啰嗦,侮辱我的清白……”

  雜毛小道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指著威爾的鼻子罵道:“艸,沒想到你真的是這種人……我走,我走!呃,等等!”他本來都已經走出好幾步了,似乎想起一件事情,回過頭來,問那王茄子說道:“茄子大哥,打聽一個事情啊?”

  不想節外生枝的王茄子皺著眉頭,不過還是風度翩翩地問道:“有什么話快講,我們準備料理家務事了!”

  雜毛小道一拍大腿,說我這也是家務事,向你打聽一個人啊,就是有一個女孩子,看著應該二十二三歲,長得很漂亮,像好萊塢大明星,跟你們一起的,胸脯大得跟倭瓜一樣,圓滾滾的,那皮膚啊真白,滑得呀——嘖嘖嘖,那蒼蠅上去都要打滑,摸起來肯定跟絲綢一樣……

  這廝好是一頓回憶,然后說起了名字,說叫做奧黛麗,你們認識么,我找她有要緊事!

  王茄子眉頭都已經皺成了“川”字,悶聲問道:“茨密希小姐我自然是知道的,只不過你們找她,到底有何事?”

  看著王茄子一本正經地盤問,雜毛小道突然發出了招牌式的壞笑:“嘿嘿嘿,我想跟她生孩子……”他這笑容絕對可以理解為二傻子,然而王茄子卻感受到了一股高傲的蔑視,敏感的他頓時就氣得哇哇大叫,指著我們一行人憤怒地喊道:“你耍我是吧?你居然膽敢……”

  他的話兒還沒有說完,那幾個在旁邊虎視眈眈的黑西裝突然悶聲一哼,通通栽倒在地,這些西裝男的同伴皆驚異,準備附身下去查看,一直插科打諢的雜毛小道終于正經起來,右手掐動劍訣,大喝一聲“疾”,當下背上那雷罰立刻“嗖”的一聲響,朝著漏下的一個持槍男射去。

  手握重兵,必將成為最優先攻擊的對象。

  雜毛小道下手也算是有輕重的,那個抬槍準備射擊的西裝男手腕剛準備抬起,便發覺扣動扳機的手指與自己失去了聯系,哀嚎一聲,舉手一看,一片血肉模糊,哪里還能夠拿得起槍?那雷罰第一時間將那持槍者的手指斬下,接著鋒頭一轉,朝著明顯是首領者的王茄子射去。

  王茄子被雜毛小道的撒潑無賴給氣到了,口中大喊道:“你們會后悔的!”

  這語句剛罷,旁邊的那些吸血鬼立刻就沖了上來,氣勢洶洶,而一直沒有說話的小妖和朵朵突然手拉著手,齊聲喊道:“曼珠芳華!”這話語一落,只見那些人前面的地上,有漫天的野草瘋長起來。

  大戰降臨,孰勝孰負?

7條評論 to“第三十二卷 第二十六章 蔓珠芳華”

  1. 回復 2013/12/20

    吐槽

    王豆腐,王茄子……對我們大吃貨天朝最恰當的理解……

  2. 回復 2014/03/27

    toreador

    我最不愛吃的就是豆腐和茄子,伯爵,你是在刁難我么

  3. 回復 2014/08/05

    臥龍山

    找個編劇看看把這本書拍個電視劇看看唄

  4. 回復 2014/12/18

    南充老子

    臥龍先生的提議本人不支持 怕國內編劇雷殺群眾 另則國內技術不成熟 單此篇群尸場面做出效果 實在懷疑會閃瞎人眼。。。。。慎重!慎重!s

  5. 回復 2015/01/25

    廣電總局

    想排成電視劇,呵呵,先看看我的規定準不準咯

  6. 回復 2015/03/14

    陸右

    建國以后的妖怪不能成精,首先就是虎皮貓大人不合格

  7. 回復 2015/06/02

    蔓珠芳華

    我明明叫曼珠沙華的,怎么改名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