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卷 第二十九章 迷宮破碎

  當敵人紛紛后撤而去的時候,視野頓時一空,我瞧見離我不遠處的前端,雜毛小道將手虛抓于空中,仿佛小妖操控九尾縛妖索的那種姿勢,而在他的前方,一個中年貴族打扮的吸血鬼活生生地撞到了巖壁上,那本來能夠讓這些鬼燈操控方自由出入的巖壁上面貼著一張灰白色的符箓,這東西使得巖壁變得異常堅硬,那倒霉的吸血鬼本來以為是通道,結果一頭撞去,整個人都給撞得精神迷糊了。

  我瞧著那散發著凝固氣息的灰白色符箓,知道雜毛小道在茅山待了那些天,整日不見人影,想來是跟著新出關的師父陶晉鴻,學到了不少本事。

  藝高人膽大,懷著一身業技,形象本來并不是很佳的雜毛小道,在那一刻簡直就是酷斃了。

  大部分敵人遁走了,只余地上這一個將腦袋撞得血肉模糊的家伙,我們自然小心翼翼地收縮陣型,朝著這個倒霉的吸血鬼嘿然圍了上來。

  能夠與雜毛小道在這幾分鐘的時間里糾纏不休,即使身受重傷,但這個吸血鬼也是一個十分厲害的家伙,在遭受到沉重的撞擊之后,他也是迅速地調整起自己的狀態來,先是將手中的刺劍往雜毛小道方向舞起一蓬劍花,防止雜毛小道趁機前沖而來,然后使勁地甩頭,讓自己受到震蕩而意識模糊的腦袋能夠清醒一些。

  他一邊舞著劍花,一邊扶著巖壁緩慢爬了起來。因為視角的緣故,他瞧不見雜毛小道射在巖壁之上的那張符箓,于是在扶著這巖壁的過程中,他還不斷地試探,想摸清楚為何通道變成了實心的。

  然而在經過好一通嘗試之后,他終于發現,本來可以自由出入巖壁的自己,終于被那潘神的迷宮給困在了這里,再也跳不出去了。

  瞧見我們只是圍了上來,而并沒有立刻攻擊,他暫且停下了疾刺不休的利劍,抽出一只手擦了擦糊滿眼睛的鮮血,悶哼了一聲,然后朝著頭頂憤怒地大聲咆哮著。我聽不懂英語,回頭瞧威爾,傷痕累累的威爾在等到那個家伙咆哮完成之后,給我們解釋道:“他在罵總控的奧黛麗茨密希小姐,說倘若他真的死在了野蠻人手里,他就是到了冥界都不會放過這些豬隊友的!”

  奧黛麗茨密希?雜毛小道眼睛突然一亮,說是不是一個長得很漂亮、身材又爆好的大洋馬美妞兒?

  沒人理會雜毛小道突如其來的興奮,我們通通將這吸血鬼給圍住,一邊警戒著會否有人前來解救,一邊死死盯著這家伙。經過與雜毛小道一番艱難血戰,再將頭給撞破之后,此人終于顯得虛弱無比了,威爾上前一步,瞇著眼睛瞧這個家伙,平心靜氣地說道:“嘿,朋友,想活下來的話,將這迷宮的出口說予我們聽,那么你就活命;不然,你的下場只有一個字,那就是死!”

  威爾為了照顧我們,說的是中文,不過這個吸血鬼并不是很懂,口中還在大聲叫嚷著,威爾有用英文給他下最后通牒,那個家伙突然變得異常激動起來,手持刺劍,朝著威爾猛撲而來,威爾后退一步,而我則伸手抓住這個家伙的左臂,旁邊的小妖早就憋了一肚子火,人影閃動,一拳砸在此人的臉頰之上。

  呼——這吸血鬼整個腦袋都歪到了另一邊去,咔嚓一聲骨頭響,撲通一下就栽倒在了地上。

  他顯然已經是到了窮途末路的境地,小妖的這一拳將他給砸倒之后,竟然再也沒有起來,小妖附身下來,摸了摸他的脈搏,說了聲還活著,然后開始熟練地去掏那個家伙的吸血牙,喀嚓兩下,那雪白的吸血牙又被掰了下來,收藏起來。

  旁邊的威爾看著一陣忐忑,感同身受,忍不住發顫了一會兒。

  然而他瞧著地上這頭徘徊于生死邊緣的吸血鬼,沉思了三秒鐘,然后俯身下來,一口咬在了那家伙的脖子上。

  他在吸血——吸血鬼以血液為生,所有的力量其實都集中在血液菁華里,通過這種行為,他可以快速獲得自己需要的力量。一般血族之所以不敢如此,是因為他們恐懼血變,使得自己被先祖懲罰,敗血而死,然而服用過該隱祝福的威爾,卻是其中的異類,現在情形危急,他也顧不得許多。

  看到威爾正在咕嘟咕嘟吸著血,從始至終,我們擔憂的解救行動都沒有發生,這個通道里空空蕩蕩,能夠看到遠處有曲折的道路,更遠的地方一片黑暗,在這所謂潘神的迷宮里,戰斗的驟然結束使得一切都變得靜寂無聲,而我們也有些無從適應。

  我們所面對的,是一個差不多全封閉、真真切切的地下迷宮,而不再是沿河不遠的一處小村子。

  所有的環境,在那盞血族圣器鬼燈出現之后,都發生了改變。

  時間其實并沒有過去多久,當所有的吸血鬼在王茄子的帶領下銷聲匿跡,當那個不知名的吸血鬼被威爾給吸盡鮮血之后,整個空間突然寧靜下來。從極動到極靜,幾分鐘的時間里,剛才還在劇烈搏斗的我們此刻心臟仍然在砰然跳動不已,我努力地調整著呼吸,瞧見威爾已經將身下吸血鬼的血液菁華給吸食殆盡,抬起頭來,便問他前來援救我們之前,有沒有跟掌柜的確定好方位,援兵何時到來?

  飽飲一頓同類鮮血的威爾并沒有表現出暢快的感覺,而是皺著眉頭,仿佛思索著什么,聽得我問起,他聳了聳肩膀,將自己衣兜的東西全部掏出來,我才發現偷摸跑出來的他沒帶聯絡器,匆匆跑路來中國的他更不用說帶了手機。

  威爾這無言的動作表示著我們沒有援兵,一切都需要靠我們自己,然而我們也確實是他即時到來解救的,此刻也抱怨不得,于是便有些郁悶。

  在我和威爾對話的過程中,雜毛小道和小妖都在摸索查探著我們身處的地方,這會兒走了過來,雜毛小道的眉頭幾乎皺成了一個“川”字,他語氣沉重地表示:“小毒物、威爾,我們有大麻煩了,這個地方我并不確定是不是通往冥府的通道,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我們已經被那鬼燈的力量給轉移到了某一處地方去,倘若不能夠找到出路,只怕我們就算是不被那些吸血鬼殺死,餓也會餓死的。”

  小妖對雜毛小道的判斷表示贊同,說是啊,這個地方十分古怪,說實話,我已經不確定這里是不是我們所熟知的領域了,而那老蝙蝠的撤走,顯然已經表明了一個立場,那就是打不死我們,就拖死我們——反正我和朵朵沒事,餓不死也困不死,但倘若你們餓上幾天,說不定把性命丟在這里了。

  威爾聽他們說得嚴重,不由得歉意升起,向我們抱歉地說道:“對不起,看來我們是中了陷阱了,他們在這里埋伏著,主要的目的就是我,而你們則只是被牽連了……所以,這一切,由我來承擔吧!”

  他說完,從懷里取出一個化學實驗室里面用的、包裹嚴實的小試管,朝著空地處大聲喊道:“所有的一切,都結束吧,我這里有世界上最后一支‘該隱的祝福’,如果你們想要,將我的朋友放走,我會留在這里當做人質;當然,如果你們不想要,我直接將它給摔了,那么你們所有的努力,都會白費了——給你們考慮三秒鐘,我開始數數了!”

  威爾這人倒也是直接,知道那圣器鬼燈實在是破解不了,竟然想通過這一招,讓布局者直接將通道給打開來。

  他的分寸掌握得極為準確,知道王茄子一伙人想要的,除了“該隱的祝福”之外,還有世界上唯一知道配方的他自己,所以他并沒有妄圖用一支藥劑,就能夠將所有人給脫身,而是讓自己留下來。

  說實話,倘若我是身處其外的密謀者,一定就會被威爾的這一番說辭給說動了,然而讓我們都很奇怪的是,寂靜的迷宮中依然沒有任何動靜,也沒有回應,仿佛那些人并沒有在周圍,或者說他們只是將我們送到此處,而他們則沒有能夠趕過來,也聽不到威爾的最后宣言。

  當威爾數到“3”的時候,迷宮的巷道之中,一片寧靜,而他朝著地上摔去的手最終還是沒有松開。

  倘若敵人在幕后盯著我們的話,這場博弈的勝者,應該就是他們了。

  宣言無效之后,威爾低聲對我們說,依他對敵人的了解,他們應該不會這么淡定,一定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們與此處也暫時失去了聯系。說話間,我們突然聽到一種奇怪的動靜,警惕地抬頭望去,只見遠方的景物開始變換了,那些實物開始分解,消失不見,而這種消失一直在持續,已經蔓延了過來。

  一開始我還不擔憂,然而心中的第六感莫名地慌亂,我們幾個對視一眼,小妖突然出聲大叫道:“不對勁,這個地方好像要崩塌了!”

  到底怎么回事?瞧著眼前的景物逐漸空虛了,我們不得不朝著反方向退開,然而我們跑得越快,那分解的地方就越多,我們足足跑了十多分鐘,迷宮依舊還在持續,仿佛無窮無盡,就在那分解即將蔓延到我們身后的時候,我的耳朵邊突然響起了一個聲音來。

  “傻波伊們,躲這兒來!”

1條評論 to“第三十二卷 第二十九章 迷宮破碎”

  1. 回復 2015/03/02

    道長

    挺有意思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