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卷 第三十一章 破陣殺敵

  聽得我問起血匙,虎皮貓大人嗤之以鼻,說小毒物你腦子秀逗了是吧,我們都給困到整個鳥地方來了,你問那玩意有什么用?那個奧黛麗說血匙在黑暗中世紀的時代就已經失落了,不是在梵蒂岡的宗教裁判所里面,就是在黑暗聯盟的祭壇上,未必還會出現在你身上不成?

  它語重心長地呱唧道:“少年,空想無用,你還不如多積蓄些精神氣力,想一想當他們再次控制起鬼燈、大人我開辟通道出去之時,如何戰勝那一大堆蝙蝠吧——告訴你,他們外面可有兩個頂端厲害的老家伙,說起來應該就是伯爵呢。

  除了王茄子之外,還有一個沒有現身的伯爵?

  我心中計較著,這敵人隱藏得還真夠深的,不過我心里面有一個想法,依然還是執著地問道:“奧黛麗對于血匙,到底有沒有什么描述?”

  聽得我這不罷休地追問,大人沒辦法了,不過閑著無聊、擠得難受,它也接了腔:“嘿,你小子還真的是猜中了,大人我通曉英、德、意、法各類語言,卻也能夠聽得到話中的含義,旁邊確實有一小子問起,她倒是說了幾句,說血匙擁有神奇的能量,傳說它是開啟地獄大門的鑰匙,可以自由出入空間,但是外表卻并不是鑰匙,而是一串華美的項鏈,用來自星空的神秘金屬雕琢而成,是該隱送給他的情人,夜之魔女莉莉絲的定情信物……”

  虎皮貓大人說著說著,語氣越來越停滯,說到最后,它毫無風度地一聲大叫,說小毒物,你不會認為你的那串六芒星精金項鏈,就是威爾他們的血族圣器,血匙吧?

  我被緊緊地擠在威爾和雜毛小道的夾心位置,手腳都挪動不得,這種撿肥皂的親密程度讓我從懷里取出項鏈都是一件極為困難的事情,不過我還是努力回手,伸入懷中。

  我一邊摸索,一邊顫抖著出言說道:“怎么不會?你們自己想,精金是何等珍貴的制器材料,僅僅一點兒邊角料,就能夠讓我和老蕭的木劍具有金屬的韌性和鋒利,這樣的東西用來做符文的載體也就算了,居然奢侈到花邊飾物也用上,體現出了極致的奢華和完美,此為其一;第二,我們拿到這六芒星精金項鏈,是在洪山大學,雖然不知道布置詭異法陣的人為何會放這么一個東西在那里,但是我們知道,那是一個英國留學生,他應該不是血族,但一定跟你們口中的那個黑暗聯盟,有關系!”

  說話間我已經拿出了六芒星精金項鏈,這串唯美的飾物在我和雜毛小道這兩個實用主義者的折騰下,早已經沒有了最開始的魅力,邊角的飾物早已經被我們熔煉了,狗啃一般,倘若不是顧忌核心處的能源殉爆,說不定整個兒都給熔到了鬼劍之上。

  這東西我、雜毛小道、虎皮貓大人和兩個朵朵看得也多,習以為常,并沒有什么稀奇的,然而威爾卻是第一次見到,他看著我將這東西掏出來,眼睛都不由得直了,吞咽著口水說道:“陸,我覺得你的判斷有可能是對的,因為我從這上面,感受到了先祖的氣息……”

  “是么?”

  我將這精金項鏈反復看了一下,雖然能夠感受到里面的力量存在,但是對于如何使用,卻沒有什么辦法,而威爾則小心翼翼地說道:“陸,血族的圣器,能夠使用的只有血族的人。你倘若想要用它,我并不介意給予你一個完美的初擁!”

  “我介意,介意極了!”我皺著眉頭說道:“被一個男人趴在脖子上又咬又啃,想想心里面就膈應得慌。威爾,東西給你,拜托你不要再這么興奮……呃,說實話,你頂到我了,你倘若是再進一步,信不信我翻臉,把你那貨給割了,讓你以后只能用手指去面對安吉列娜?”

  我嚴厲的警告讓威爾尷尬不已,余光中他慘白的臉色居然紅了,激動的解釋道:“陸,陸,我想你是誤會了,主要是這里太擠了,而我又瞧見這么美好的東西——哦,不!”

  他尖叫一聲,仿佛被人揪住了脖子,大聲喘息著,聲音里面充滿了顫抖的語氣:“天啊,天啊,我的天啊!我簡直無法形容我此刻的心情,陸,你真的是天使,是改變我一生的貴人,瞧瞧這是什么?這真的是血匙,是已經開始蘇醒的血匙,我感受到了先祖的力量,我感受到了傳承的力量,我的腦袋快要炸了……哦,不,它在哭泣,我親愛的莫尼卡夫人在哭泣,你們這些混蛋到底對它做了什么?”

  威爾這銷魂的呻吟讓在最前面不明白狀況的雜毛小道也看不下去了,破口大罵道:“威爾,我警告你,你能不能正常一點?如果不能的話,我不介意讓你永遠也正常不起來!”

  有了我和雜毛小道兩個人對于他男性尊嚴的警告,威爾終于控制住了激動的心情,努力用平緩的語氣說道:“嘿,伙計們,不要著急,我感覺我可以控制它了,不過,我們還需要舉行一個儀式!”

  他說著話,右手持著六芒星精金項鏈,左手則放在額頭上,用一種我們誰也聽不懂的語言在祈禱著,然后那尖銳的指甲在自己的額頭上劃出一個簡易的六芒星圖案來,他俯著頭,鮮血滴落到了六芒星精金項鏈上去,每滴落一滴血,那項鏈便明亮一分。

  當這項鏈被鮮血浸潤的時候,我們待著的地方開始通體明亮,仿佛站在聚光燈下面一般,虎皮貓大人高聲警告道:“不對,我構建的這一個區域不穩定了,很快就要崩潰,威爾,是你干的么?”

  “是的,我親愛的貓大人,我初步掌握了血匙的力量,為了我下半身的幸福,我現在就帶著大家離開這個鬼地方!”威爾爽朗而大聲地笑著,而我們腳下突然出現了一個由光組成的六芒星,我感覺整個空間似乎都寬闊了起來,不由得站直了身體。

  眼前的一切都在不斷變化,惟有腳下的六芒星越來越亮,當它亮到了我無法直視的時候,所有的一切倏然一收,我的耳朵邊突然聽到威爾一聲大喊:“伙計們,準備戰斗吧!”

  灼熱的光明在我的視網膜上停留了好一會兒,然后我聽到了兵刃交擊之聲,還有嘈雜的人聲,世界瞬間變得豐富多彩,層次分明,我費勁睜開眼睛,發現我們出現在了那村子中老宅之處的庭院里,雜毛小道和小妖、朵朵已經跟對手接敵了,而威爾更是直接趴在一個高大威猛的老年紳士身上,好是一頓猛啃。

  那個老血族擁有著恐怖的力量,他嘗試著甩開威爾,然而威爾卻如同附骨之蛆一般,怎么甩也甩不下來,老血族被吸得一陣軟弱,朝著旁邊的院墻撞去,轟隆一下,整面墻都給撞得垮塌下來,而旁邊的一個血族則痛苦地大叫道:“唐尼伯爵,天啊……”

  伯爵?威爾整個家伙還真的是算得精準啊,竟然利用血匙的力量,陡然出現在實力最強之一的伯爵身邊,貼身吸食,給自己增強戰斗的籌碼。

  我的腦海里還在飛速轉動,卻見幾頭與我腰齊高的魔物朝著我沖來,這時我才發現,除了吸血鬼之外,還有許多千奇百怪的魔物在這庭院里,有渾身都是鱗甲的血豹,有拳頭大的毒馬蜂,有我面前這種與矮騾子有幾分相似之處的矮冬瓜,還有一條七米長,吐著藍色信子的雙頭蛇蟒……

  還真的是敵人大本營啊,真不知道這些怪物到底是怎么偷運過來的,莫不呈現出一種讓人恐懼的血腥氣息。

  只是瞧了一眼的功夫,那矮冬瓜的魔物已然沖到了我的身前,尖銳地前爪朝著我的胸口掏來。

  我鬼劍吞吐如蛇,纏繞著這家伙的手臂,一招老蟒纏根,那家伙半邊手臂的肌肉都給我削了下來,疼得吱吱直叫。面對這這些丑惡兇猛的家伙,我的心中滿是輕松愜意,跟之前在鬼燈內被那規則力量追逐的感受,完全不同。

  些許魔物,我對付得輕松自如,旁邊的朵朵和小妖也是如此,至于雜毛小道,手中的飛劍縱橫,上下翻飛,更是大殺特殺,除了那敏捷神速的吸血鬼,其它由茨密希通過活體試驗創造出來的魔物,遇到他也只有被屠戮的下場。

  而就在此刻,我聽到圍墻之外傳來了一聲驚天動地的吼叫聲,接著整個大地都為之一震,咚!

  庭院里面的所有東西,包括那接雨水的巨大水缸,都往上面跳了幾分。聲音稍歇之后,從黑暗中走出一個人來,一臉的鮮血,有風將他的衣服吹動,亂發飛揚,氣勢攀升到了極為驚人的程度。

  此人正是威爾,他走到庭院中來,那些還在戰斗的吸血鬼互看一眼,紛紛退往后院去,此刻的威爾仿佛完全就是一個陌生人一般,眼睛里面全部是紅色的光芒。他沒有跟我們打招呼,而是長驅直入,朝著第二道院門走去。

  木門緊鎖,他根本不理會,一腳蹬去,那扇門就直接飛開,同時還傳來了兩聲痛苦的哀鳴,我們跟在其后,突然看見剛剛跨過門口的威爾渾身僵直,停頓在那里。好一會兒才緩緩地伸出雙手,艱難地說道:“哦,天啊,我親愛的安吉列娜……”

1條評論 to“第三十二卷 第三十一章 破陣殺敵”

  1. 回復 2014/10/26

    虎皮貓大人

    為了我下半身的幸福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