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卷 第三十二章 威爾垂死

  “安吉列娜!”

  說出這個讓自己魂牽夢縈的名字之時,威爾語氣里充滿了苦澀,先前所有的冷漠和張狂都在瞬間收斂殆盡。我們不明白什么狀況,沖上前去瞧,卻見在第二個院子里,王茄子和那個漂亮的外國妞奧黛麗都在,而在他們的旁邊,還站著一個栗色頭發的高挑美女,平衣素服,眼睛宛若最純凈幽藍的海洋,而性感飽滿的紅唇微微張開,顯示出十分的驚訝。

  噓——雜毛小道吹了一個口哨,說不錯啊,這兒還有一個漂亮妞,國色天香,傾城佳人,嗯……嘿,奧黛麗小姐,我們又見面了,驚喜吧?

  雜毛小道在旁邊歡快地插科打諢,然而威爾的臉上卻沒有一點兒重逢的驚喜,腳步緩慢前移,眼睛死死地盯著前面那個栗色秀發的女郎,喃喃自語道:“我親愛的安吉列娜,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沒有事吧?”

  場中其余的吸血鬼都沒有說話,而那個栗色秀發的美人兒也朝著威爾走來,眼睛流露出了最濃郁的悲傷,滾滾熱淚涌出,口中輕輕說道:“威爾,我的愛人,是我,我是你的安吉列娜,我在這兒,我沒有受傷……”

  兩人緩緩走近,一副戀奸情熱的模樣,只不過在我們這雙方都戰得你死我活的背景下,卻顯得無比的怪異。

  瞧到威爾這番模樣,我方才知道這個栗色秀發的外國美女,就是威爾所牽掛的戀人安吉列娜,只是怎么看都感覺有些怪異——本來被魔黨生擒的安吉列娜,怎么會跟王茄子和奧黛麗等人站在一起呢?一生摯愛的戀人在前方幾欲死去,她卻始終都沒有露面,而當我們突破鬼燈的束縛出現時,她又跟威爾玩起這久別重逢的戲碼來。

  什么情況?等等,鬼燈?

  我突然想了起來,對了,敵方擁有圣器鬼燈這種能夠迷惑、影響人心智的東西,通過洗腦,完全有可能將安吉列娜變成他們自己的傀儡,然后誘使威爾交出藥劑配方……

  想到此節,我趕緊朝著準備與安吉列娜擁抱在一起的威爾大聲叫道:“小心,安吉列娜被鬼燈控制了!”

  我的話音還未落下,與威爾緊緊相擁的安吉列娜手中已經多了一柄暗淡無光的黑色匕首,朝著威爾的小腹猛地捅了進去。

  這一刺進入,她又毫不停歇地一陣奮力攪和,劇烈的疼痛讓威爾仰天一陣狂叫,然后雙腿一軟,跪倒在地上,當安吉列娜還準備再出一刀的時候,一道金色寒光已至,將這黑匕首給彈開去。

  這是雜毛小道出了手,雷罰在空中陡然一轉,正準備朝著安吉列娜美麗的頭顱刺去之時,痛得幾乎昏厥過去的威爾放聲大喊:“蕭,別,別殺她……”

  我們已經沖到威爾的跟前,對著突然變得有些呆木的安吉列娜,我抬腿就是一腳,將她給踹飛去,雜毛小道持劍警戒,而我則蹲身下來,扶起威爾,急聲問道:“嘿,威爾,你沒事吧?”

  威爾在我的攙扶下勉強站起來,我低頭一看,他本來已經愈合的小腹處,此刻又是一陣血肉模糊,好幾截腸子都流了出來,上面還有縷縷青煙在冒。看到我關切的眼神,威爾苦笑,說鬼燈果然不愧是我們血族的圣器,它不但將安吉列娜的神志給迷惑住了,就連小心防范的我,也被它利用對安吉列娜的愛戀,在我進門的時候將我給迷惑住了,倘若不是疼痛,說不定我就已經被捅死在這里,還面含著笑容呢。

  聽得威爾這般說起,不遠處的王茄子心平氣和地說道:“不,我們并不想讓你死,只要你肯將手上的‘該隱的祝福’,和配方一起交出來,我們甚至可以讓你和安吉列娜共同生活在一起——我實在沒有想到,你們竟然能夠從潘神的迷宮中逃出來,所以沒有跟你們提前談。我們前來此處的目的一致沒有變,威爾,我說過,只要你肯交出配方,所有的一切不幸都會消失!”

  “至于你們,”王茄子看著我們,平和地說道:“只要你們能夠將雷昂伯爵和可憐的瑟特交出來,饒了你們的性命又如何?”

  正在空中與一頭血鷹周旋的虎皮貓大人降落到了雜毛小道的頭頂,屁股一撅,不屑地說道:“饒了我們,呵呵,好大的口氣,你到底是憑著什么,竟然會有這么大的自信?”

  王茄子往后退一步,拍拍手,從院子里的黑暗角落中,有無數造型古怪的魔物露出了頭來,他聳聳肩,又指向了威爾身前的那把匕首,說這是毀滅魔刃,是黑暗聯盟執事長親手制作,只要被這把匕首給刺中身體,那么渾身都會被黑暗力量所吞噬,倘若沒有我們的解藥,威爾,你絕對活不了半個小時。

  說到這里,他的話語變得十分嚴肅了:“所以,威爾,你可要想清楚了,是放棄漫長的生命,擁抱死亡的恐懼,還是選擇與我們合作,過著幸福和快樂的日子?這些,你必須馬上作選擇了!”

  “呵呵,幸福,和快樂的日子?”

  被我扶著的威爾連聲冷笑著,嘴巴里不斷咀嚼著這些可笑的字眼,眼睛里面透露出冰冷的寒光,直視王茄子,忿怒地說道:“我親愛的伯爵大人,你以為我不知道么,但凡是被圣器鬼燈深度控制過的人,她的靈魂都會被指引到一個不可知的地方藏匿起來,我面前的這個安吉列娜,她僅僅只是一副軀殼,只是一個供你們驅使的傀儡木偶……”

  他越說越憤恨,深呼吸了好幾次,才咬牙切齒地說道:“我萬萬沒有想到,你們竟然會做得如此過分,竟然會讓我可憐的愛吉列娜受到這樣的痛苦,不可饒恕,不可饒恕!”

  瞧見憤怒到了極點的威爾,被拆穿的王茄子也收起了虛偽的面具,獰聲說道:“威爾崗格羅,一切與我魔黨作對的人,都不會有好下場。因為你,我們魔黨損失了近十位高貴的成員,像雷昂伯爵這樣高貴的領主大人,現在居然還關在中國政府的監牢里,這所有的一切,都是你造成的,你居然還奢望著我們魔黨成員低下高傲的頭顱,與你合作?做夢吧,威爾,我,唐頓莊園的領主,薩弗茨伯里伯爵大人給你兩個選擇,要么投降,你或許還有機會和你可憐的安吉列娜重逢;要么死亡,讓我來將你骯臟的一生,給親手葬送吧!”

  王茄子將手高高舉起,下了最后的通牒,而周遭包括安吉列娜在內的八九個血族,以及黑暗中無數嗜血的魔物都伸出了爪牙,準備著這最后的一擊。

  威爾頭顱低垂,陷入了沉默,而雜毛小道則在我的耳邊輕輕說道:“小毒物,將朵朵和小妖喚回來,這些骯臟魔物,由我來料理吧!”先前在鬼燈制造出來的幻境中,我已經知道雜毛小道從陶晉鴻那里傳承到了真正的“神劍引雷術”,這雷電乃是至陽至剛之力,倘若誤傷到了兩個小寶貝,實在不美,于是我一聲招呼,小妖和朵朵都回到了我的槐木牌中來。

  大戰在即,威爾依然保持著沉默——不對,他在說話,口中喃喃地祈禱著,用先前驅使血匙的那種古老而神秘的語言,悄無聲息。

  我不知道威爾在愛人離去、生命只剩下半個小時的這一刻,到底在想著什么,只知道正在持咒的他,應該是最為虛弱的,別說是面前的吸血鬼和諸般魔物,便是一個普通人,都能夠將心神完全沉浸其中的他給推倒在地上。

  事出反常必為妖,威爾長時間的沉默讓王茄子看出了端倪,他冷笑著,說死到臨頭,居然還要垂死掙扎,果然是崗格羅的后裔,完全就是粗魯的野獸。

  此言一出,他高高舉起的右手就要準備往下斬擊,讓進攻開始,而我們的身后卻又出現了一個披著大麾的身影,王茄子疑惑地瞧著那人,奇怪地問道:“唐尼,你沒死么?”

  新出現的這個面相威嚴的高大血族,正是之前被威爾咬中脖子的唐尼伯爵,他并沒有理會王茄子的問候,而是直接來到了威爾面前,單膝跪倒在地,沉聲說道:“我的主人,您的安危就是我的職責,您忠實的仆人唐尼,愿誓死守護!”

  王茄子一臉的震驚,大聲叫道:“唐尼,你沒有瘋吧?”

  唐尼伯爵行禮完畢,霍然站起來,朝著王茄子緩步走去:“異端,你們都受死吧!”王茄子瞧見眼神堅定的唐尼,搖頭說瘋了,然后大聲下令道:“全體進攻!”此話一落,有一個斷臂吸血鬼吹了一個口哨,所有藏匿在黑暗中的魔物都一齊撲出,朝著我們這邊奔涌而來。

  大戰一觸即發,我將鬼劍抖起,不放心地瞧了一眼身旁那個身形魁梧的老吸血鬼,正準備將威爾放在地上,準備廝殺的時候,突然我的手如觸電,條件反射地縮了回來——但見威爾體內飆射出了大團大團的紅色血液,將他整個人,以及我們所處的這方圓五米之內,全部都渲染出了微微的紅色霧氣。

  威爾整個人被不知名的力量依托著,懸空浮起,臉一下子就變得通紅,血液滾燙,蒸騰出許多血霧來,我聽到有骨頭喀嚓咔嚓的折斷聲,此時的威爾整個人都陷入到了一團猩紅的血霧中,瞧不見人影,只有痛苦的嚎叫聲,響徹天際,不絕于耳。

  而此時,那些魔物已然沖上了前來,尖銳的爪子和雪亮的利齒充斥眼前,我們頓時陷入苦戰,而王茄子則一邊與沖到近前的唐尼伯爵戰斗,一邊哈哈大笑:“螳臂擋車,看看,這回慘了吧?去死吧,你們所有人!去死吧,唐尼你這個瘋子!”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