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卷 第三十四章 硝煙散盡

  威爾之前的模樣實在是太過于嚇人,而他那彪悍的實力也讓我們產生了一種陌生的恐懼感,此刻瞧見他平靜望來,我心臟頓然收縮,沒來由地發虛。

  按理說我們與威爾相交甚久,也有過命的交情,他被血族萬里追殺,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過來投靠我們,這是真真正正的友誼,然而我們到底還是對血族不了解,瞧見他總是咬人脖子,這種變態的行為多了,說不定就會影響心智,扭曲了心理。

  我的心中防范著,而雜毛小道也有些心虛,將雷罰抓在手里,一抖手腕,撒落幾朵劍花,嘿然笑道:“怎么著,威爾,你不會想要殺人滅口吧?你倘若被血族秘法迷惑了心智,我們倒是可以幫著澆你一頭涼水的!”

  威爾笑了笑,走上前來,將昏迷在旁邊的安吉列娜攔腰抱起,盯了一下自己愛人那睡得像個嬰孩似的臉孔,臉上開始露出了笑容,朝著我和雜毛小道說道:“怎么會?陸、蕭,是你們在我最困難的時候,伸出了無私的援助之手,才使得我能夠找回我親愛的安吉列娜,也使我獲得了先祖的傳承,所有的一切,都是因為你們,我感激不盡,而且從現在開始,我將會實現我的諾言,開始五十年的打工生涯,只希望兩位老板不要開除我啊……”

  瞧見威爾此刻的眼神清澈而湛藍,里面充滿的激動之情,我和雜毛小道總算是松了一口氣——我們的緊張并不是說害怕威爾,而只是生怕他心智迷失,到時候朋友變成敵人,并肩作戰、生死與共的兄弟卻拔刀相向,實在是沒有意思。

  我開心地走上前去,一拳打在了威爾的胸口,說你丫的剛才那副冷酷模樣,搞得我們都以為你走火入魔了,還好還好……

  威爾并沒有表面上看起來的那么強大,幾次血變,此刻他已經十分虛弱了,我這一拳打過去,他差一點兒栽倒在地,嚇得旁邊的唐尼伯爵慌忙沖上前來,朝我大聲呵斥,一副要拼命的樣子。威爾攔住了他,說無妨,唐尼,將他們三個帶過來,讓他們放開心靈,我要給他們種下先祖印記。

  聽得威爾這么說,我們才知道這個唐尼伯爵從高高在上的領主大人,瞬間就變成狗腿子,居然是因為在剛才被咬的過程中,被威爾強行種下了控制的手段。

  唐尼伯爵惡狠狠地瞪了我們一眼,回過頭去招呼那三個投降的吸血鬼,而旁邊那個已然被我們捆住的奧黛麗此刻偷偷想逃,卻被雜毛小道給看得死死,飛身而過,一把揪住這個美麗得如同皎潔明月的女子,雷罰架在脖子上,上面雷意游動,將這個吸血鬼子爵給硬生生嚇成了可憐的小綿羊。

  按照頭晚制服王豆腐的方法,威爾將這三個吸血鬼以及奧黛麗都種下了不可違抗的主宰印記,所有的一切總算是結束了。

  當威爾吩咐唐尼伯爵帶著其余人等前去打掃戰場的時候,我從垮塌了大半的房子里搜出了三張凳子來,給大家分了分,坐在一片廢墟里,使勁兒松了一下懶腰,感覺渾身疲憊。

  威爾已經將圣器鬼燈收獲囊中,而失去了鬼燈屏蔽,我們也終于聯絡到了無頭蒼蠅一般到處找尋的掌柜的,知道具體地點的破爛掌柜表示半個小時內,就會趕到,讓我們堅持一下——他還以為我們還在苦戰呢,殊不知我們三個人,就已經將敵人給全數打垮,而且還將大部分敵人都轉化為自己的戰力。

  血族的命令和傳承是基于生物遺傳學上的東西,跟人性無關,所以唐尼等人雖然還是自己,想法和行為能力都與以前無異,但是此刻卻是基本能夠信任。

  想到威爾的這能力,我們都不由得感嘆,說這個家伙倒是一個病毒般的存在,如果一直持續下去,說不定還真的能夠成為一段傳奇。

  面對著我們的調侃,威爾表示這只是妄想,任何人都不可能無限制地發展,哪怕是先祖該隱都不能,無論是什么,都會有限制,他也亦然。不過有了兩個伯爵的幫助,他暫時就不用再害怕魔黨的越洋追殺了,只可惜安吉列娜……

  聽到威爾的嘆息,我們疑惑,問他安吉列娜到底是怎么回事?

  威爾很痛苦,說安吉列娜被鬼燈控制過,她表現出了強烈的反抗,所以靈魂便被吸入了鬼燈之內,現在的她僅僅只是一副軀殼而已,他愛的人卻永遠消失在了不知名處。雜毛小道說那還不趕快叫奧黛麗將你馬子放出來,還等什么呢?

  威爾嘆氣,說奧黛麗雖然是茨密爾家族的大小姐,但是她對于鬼燈的理解實在是太膚淺了,不然我們也不會這么容易成功,她其實也并不知道如何召回逝去的靈魂,這正是我發愁的地方。

  我問他以后的打算是什么?威爾從懷里掏出六芒星精金項鏈來還我,并與我商量道:“陸,我說過要為你工作的,但是安吉列娜的事情不能耽擱,所以我想先回歐洲,找到密黨,或者我的老師克魯克斯先生,將安吉列娜的靈魂找回來,如果一切順利的話,我會返回來,重新加入茅晉事務所……”

  我沒有接受這項鏈,而是重新遞交到威爾手中,誠懇地說道:“威爾,我們是朋友,那么一切都好商量。這血匙給我們無用,但是對于即將重返歐洲的你卻有著大用場,所以你自己收著便是。對于將來,你此刻已然成為了血族跨時代的革命性人物,那么你的命運已經并不是你來主宰了,所以茅晉事務所還請不起你這樣的員工,所以你是自由的。”

  瞧見威爾一臉訝然的表情,我笑了,說:“當然,即使不為我工作,但是我們的友誼常在,有什么需要我們幫忙的,或者我們需要你做的,這些都是后事,而目前,將安吉列娜救回來,這事情最要緊!”

  聽到我斬釘截鐵地話語,威爾眼眶里面閃現出熱淚,緊緊抓著我的手,激動地說道:“陸、蕭,我的朋友們,不管威爾在何方,不管你們有什么事情,只要招呼一聲,你們的威爾,會在第一時間內趕過來的!”

  我們這邊說著話,唐尼已經帶著剛剛臣服的四名吸血鬼清理了大院,刑黑虎的手下被抓了,那些魔物也被一一收伏,王茄子也已經重新醒轉,過來向威爾表示了臣服。

  這時天邊已經微亮,除了已經戰死的,其余吸血鬼都需要躲入地下,威爾吩咐他們自行躲避,而與我們一起等待著破爛掌柜和秦振到來。

  就在那些吸血鬼藏入還沒有垮塌的房間里去沒多久,掌柜的就來了,同行的還有五輛汽車,兩卡車全副武裝的特警,車輪子碾壓村中小道的聲音將村民們吵醒了,因為鬼燈隔絕,這些村民并不知道自己村子里發生了什么事,如往常一樣醒轉,卻瞧見村中最老的這幾套院子幾乎垮塌了大半,莫不驚奇,出來瞧熱鬧。

  掌柜的和秦振一下車,匆匆趕了進來,卻發現根本沒有什么戰斗,我、雜毛小道和威爾三人各自坐著一把竹椅,在廢墟旁邊悠閑地聊天,旁邊的虎皮貓大人腦袋一啄一啄,打起了瞌睡,不由得翻起了白眼,緊張地走過來,問明情況。

  此戰并不艱苦,我們甚至都沒有竭盡全力,一切戰斗都因為威爾的突然爆發而迅速結束,不過大戰之后,人都普遍慵懶,我們三個人便一人講一截,好不容易將事情說了個大概,掌柜的聽聞,眼睛都不由得瞪得滾圓,指著威爾,說照你這么講,我們這些天費盡心思要抓尋的吸血鬼,現在全部都變成了你的手下?

  威爾點了點頭,說是的,準確的說還是死了幾個,其余的此刻受了我的管控,他們不會做出任何不良的舉動,當然,如果你們需要,我可以讓他們進入監獄里,接受你們的監督。

  秦振與威爾在集訓營的時候就認識了,在旁邊笑,說威爾,居然還可以這樣,我和老趙火急火燎地帶著一堆特警隊和同志們過來支援,結果就是幫你們封鎖現場的,哈哈,這回的差事,可真輕松!

  這情況十分復雜,掌柜的有些吃不準,思索再三,還是決定打電話給大師兄匯報。

  雖然現在才是凌晨五點多,但是大師兄很快就回了話,讓他留人在當地維持秩序,平息風波,然后帶著我們三個,以及威爾制服的那總共六個吸血鬼,直接到南方市總局去見他,具體怎么解決,到時候再看。

  聽得掌柜的轉述了大師兄的回話,威爾猶豫了一下,瞧了我們一眼。

  雜毛小道笑了,說放心,我大師兄對任何力量都沒有歧視,只對作惡的人嚴查,你放寬心,我保你無事!威爾這才點頭,小心將懷里的安吉列娜放到隨大部隊一同前來的救護車上,然后進入了藏身的房間,將那六個吸血鬼以及雙手齊斷的王豆腐給召集到一起,說了幾句話,然后將這些人給押送上了車子里,車子啟動,朝著北邊的方向開去。

  威爾在押運車那里鎮場面,沒有和我們一起,而我們這里的司機就是老陽,他開得平穩,我一上了車,與雜毛小道平坐在后排上,腦袋一挨靠椅,人便昏昏沉沉睡了過去。

  累了,實在是太累了。

1條評論 to“第三十二卷 第三十四章 硝煙散盡”

  1. 回復 2015/01/09

    吸血鬼的這一段看著太累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