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卷 第三十五章 國際合作

  老陽是個老司機,開車四平八穩,一路上我幾乎都沒有醒過來。

  車子清晨出發,到了南方市總局的時候差不多已經是早上的七點半,那一車吸血鬼由董秘書親自接待,直接開進了局里面的隔離審查室收監,因為威爾之前好聲安撫過,所以倒也沒有能鬧起來,十分合作地聽從了安排。

  掌柜的和秦振去相關科室備案,而大師兄早上又要跟各局領導開碰頭會,所以暫時沒有時間接待我們,不過好在七劍里面的布魚道人余佳源在,帶著我們去總局附近的一家早餐店里面吃早點,忙活了一夜的我們幾乎是橫掃老板的庫存,好是一頓胡吃海塞,最后喝著暖暖的豆漿,還止不住地打嗝。

  威爾食欲不佳,一來是心憂女友的安危,二來則是為了自己新收的手下未來的命運擔憂,生怕大師兄是那冥頑不化的老頑固,直接就將這些個吸血鬼當作功績上報了,到時候他費盡心力招攬的班底就給全部洗牌了,兩手空空。

  倘若如是,他還真的只能窩在東官給我打工,歐洲是不敢回了。

  好在這等待并不用多久,沒吃一會兒,余佳源便接到了董秘書的電話,說大師兄開完會之后,推掉了所有的事務和見面,專門抽出一個小時,約談我們,讓我們現在就到他辦公室去。

  我們經常與大師兄接觸,倒也沒有什么計較,但威爾卻是第一次來見這傳說中的官方大佬,即使是一身本事,卻也多少有些緊張,懷著這樣忐忑的心情,我們離開早餐店,來到總局,并且在余佳源的指引下,來到了大師兄的辦公室。

  敲了敲門,我們得了吩咐進去,便見到大師兄春風滿面地走過來,跟我們幾個人握手,熱情得很。

  將我們引到會客區落座,大師兄回頭吩咐余佳源去泡茶,然后大馬金刀地坐了下來,環顧面上露出疲憊之色的我們,誠懇地說道:“今天凌晨,你們辛苦了,我代表東南局和我個人,向你們表示感謝!”

  聽得大師兄的問候,我們又站起來,好是一番謙虛,如此寒暄一番,余佳源端茶進來,我們再次落座,大師兄擺了擺手,說你們不必謙虛,今天凌晨的行動概要我看過了,陸左、小明表現得都不錯,特別是威爾,竟然已一人之力,將大部分來犯之敵都制服了,以最小的損失完成了最大的目的,這才是實打實的功績,不錯,不錯,長江后浪推前浪,你們的表現都讓我刮目相看。

  說完前面,大師兄話鋒一轉,又說道:“不過呢,該表揚的是得表揚,該批評的還是需要批評。陸左、小明,你們兩個當初進村的決定實在是太輕敵的,我知道你們現在的實力很厲害,很多人都不放在你們的眼里,但是這世間險惡,未來不可知,倘若你們兩個因為貪功冒進而出了什么意外,你叫把你們牽扯進來的我如何自處?叫你們自己的家人如何接受這事實?所以,須知凡事慎為先,不要沖動行事,可知?”

  大師兄語氣嚴厲,表現出了濃濃的關切之情,仔細回想起來,我們皆有些后怕,于是都點頭,承認了錯誤,表示不會再這么冒進了。

  說完這些,大師兄又好言安慰我們,然后詢問起威爾之后的打算。

  因為此前與我們有過溝通,威爾將與我們商量的計劃毫無保留地說了出來,表示有兩名吸血鬼伯爵的護翼,他應該能夠和平返回歐洲,到時候如果能夠將他女友安吉列娜的靈魂找回來的話,他應該會與密黨達成妥協,在歐洲駐扎下來,形成自己的勢力。

  對于威爾的打算大師兄表示了高度的興趣,開始詢問了威爾關于血族世界的很多具體事務,以及相關的勢力構成。

  威爾除了涉及到戒條和公約的部分表示不可透露之外,其余的也是知無不言。

  談到后來,大師兄沉吟了一番,直接跟威爾談定條件:“威爾,你是小明和陸左的好朋友,那么我自然也會幫你,你剛才談了你的想法,我這里也不會給你多作隱瞞——你今天降服的吸血鬼,他們在我們國家都是有案底的要犯,如果任由你帶回歐洲,只怕我這里也不好交待。不過既然我們已經談了這么多,我就開誠布公地跟你說了,我們可以同意你將這些人給帶回歐洲,也可以讓駐扎在歐洲的相關組織在必要的時候,給予你幫助,不過我想說的是,作為朋友,當你在以后的西方世界里打下了一片江山,形成一股勢力之后,也請你在必要的時刻,對我們的人保持友好,并且在需要的時候提供幫助……”

  聽得大師兄的條件,我不由得暗自佩服他的心思,他所做的不過就是將那些倉皇的吸血鬼批送回國,再加上一個空口承諾,便在歐洲扎下了一根釘子,空手套白狼地獲得了一個盟友。

  依威爾此刻表現出來的能力,可以預見,只要他返回歐洲不死,那么以后歐洲的風云人物中,他必然能夠占上一席,那么有了這么一個關系親密的盟友,以后我們的人如果在歐洲行走,身上又多了一層保障。至于那些放回去的吸血鬼會不會為禍,這死道友不死貧道,禍害的是歐洲人民,跟他便沒有什么關系了。

  更重要的事情是,此刻雪中送炭的是大師兄,是他黑手雙城,威爾以后倘若發達了,其他高層領導的面子其實并不一定會甩,這也將是他一個人的功績……

  所以說,黑手雙城便是黑手雙城,他的腦子還真的不是我們所能夠比擬的。

  不過大師兄提出來的條件是雙贏的,威爾也找不到理由拒絕,只是一個勁兒地感謝。如此說了一會兒,大師兄還跟威爾詳談了一番回到歐洲時的行動安排,這周密的行動計劃讓人嘖嘖生嘆,完全不像是剛剛想出來的。

  說到最后,大師兄拍拍手,說好了,有三個血族伯爵在,你回歐洲雖然危險,但也不是沒有機會,祝你一切順利吧。威爾奇怪地問,說不對啊,我這里就只有兩個……

  大師兄笑了笑,說我可沒錯,牢里面還關著一個刀螂伯爵呢,我這里可沒有鮮血給他喝,還得有你帶回去才是。

  大師兄不動聲色地示好讓威爾瞬間就感動了,好是一番感激,談到當下的行動,威爾說被他種下了印記,那些人暫時還會虛弱一段時間,可能需要先休養,然后才能返回歐洲。

  大師兄點頭,突然說起一個事情,就是關于王豆腐交待的,前來追捕威爾的分為明暗兩隊,走海路的這一批人全軍覆沒了,接應的刑黑虎也被通緝查抄,但是從喜馬拉雅上那邊翻過來的一隊吸血鬼卻沒有能夠抓到,他們曾經在西川犯過案,一個村子有七個人失血而亡,然后就再次消失了,他們的目標最終還是威爾,所以局里面還在擬定計劃,倘若時間來得及,到時候可能還要將這一伙給打落網中。

  聽得大師兄的提醒,威爾點頭,說這些血族都是魔黨直屬的黑暗之手成員,十分神秘和殘暴,可以說魔黨臭名昭著的名聲,都是黑暗之手弄出來的,倘若能夠將這手斬斷,他返回歐洲,會輕松很多。

  大師兄點頭,說消息很快就會傳來,他讓董仲明安排威爾以及他的手下,到時候會通知到他。

  話談至此,差不多算是結束了,我們起身告辭,而大師兄則留雜毛小道下來,要說一說師門之事。我出來之后,董秘書找到威爾,跟他辦理那伙吸血鬼的交接手續,大概會先安排在東南局位于西郊的一個訓練基地里,限制出入,后續的事情還需要商洽。

  威爾跟著董秘書離去,我想起自家堂妹來,在旁邊的辦公室找到余佳源,方才得知也給安排到了西郊的那個訓練基地里面,正說著話,這時門外有人敲門,余佳源喊了一聲“請進”,門推開,走進一個漢子,瞧見我不由得驚喜地大叫,說陸左,你怎么也在這里?

  我抬起頭,卻見人正是從西南局借調過來的趙興瑞,于是上前好一陣寒暄。

  老趙剛剛從西川過來,今天是來報道的,我問他事情順不順利,他點頭笑,說楊操說得對,他那個本家趙承風果然是想把他晾起來,磨磨性子,誰知道他找了門路,調來了東南局,結果那邊完全就變了態度,那個張偉國和朱國志先后兩次找他喝了兩次大酒,想要挽留他,結果老趙是鐵了心,誰勸也不聽。

  到了最后,他們酸溜溜地簽署了報告,把老趙給放了過來,也正因為如此,他才會耽擱這么多天。

  說起楊操,我問那女尸被盜案破了沒有,老趙說沒有,那里情況復雜,老楊給陷在那里了。

  不在其位不謀其事,我也不多說,拍著他的肩膀,說是金子早晚都回發光的,跟著陳老大干,前途遠大,那些爛事就不用再想了,你忙,得閑了咱們一起喝酒。

  因為是剛來報道,所以余佳源帶著他去見大師兄,而雜毛小道也結束了談話,跟我一起出來,問威爾的那些手下,給安排到哪里去了,我說是西郊,他忙不迭地說那去看看唄,威爾是老外,人生地不熟,別到了地頭,跟人起沖突可不好……我還不知道他的花花腸子,于是不愿意,說要回去睡覺,結果被這廝死拖活拽地拉了過去。

  所有的事情忙得差不多了,過了好幾天我才想起了我的那個小老鄉聞銘來,打電話給趕回東官的曹彥君,讓他去看一下,結果后來回了話,說人沒在了,去工廠查,也沒有了消息。

  我聽了,恍然若失。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