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卷 第四章 說曹操

  肥蟲子出場,搖頭晃腦,三轉過后的它模樣顯得有些猙獰了,平日里看著肥肥軟軟,一旦較起勁兒來,金光燦燦,柔和的暗金色氤氳化作千般游絲,無風自動,身子兩側的眼睛原本微微瞇著,但倘若是進入戰斗戒備狀態,便個個睜開,大小不一,射出不同情緒的光芒來,讓人看上一眼,滿心底里都是那晶瑩的眼睛,恍若天神在俯視凡間。

  雜毛小道的師傅陶晉鴻曾說不要過度使用本命金蠶蠱,因為它很容易擺脫我的控制,六親不認,化作災難,故而我也有所忌憚,此間一出,它倒也還是往日那憨皮模樣,與我親昵招呼一會兒,方才戀戀不舍地飛落在李家湖的頭上,緩緩爬到了這位可憐的父親唇邊。

  它肥碩的身軀不斷蠕動,奮力地鉆進了李家湖的嘴里去。

  看著李家湖臉上盡是清亮的黏液,一張嘴被撐成了“O”字型,我心中并沒有笑意,而是用繩索將他的四肢給固定住,然后緊張地看了虎皮貓大人一眼。

  事到臨頭,大人倒也淡定,揮揮翅膀,說小毒物你只管施為便是,那東西,有我罩著。

  我點頭,口吐九字真言,雙手結印,從不動明王印、大金剛輪印一直到最后的寶瓶印,統統快速演示一遍,將整個空間炁場中,都充滿了佛法律理的真空鳴動。

  此為何哉?需知下手的乃一名研習降頭術的黑巫僧,那何謂黑巫僧呢,這其實是東南亞一種特殊的人群,是印度傳來的小乘佛教與當地最盛行的黑巫法相結合,從而掌握信仰和神秘力量的僧侶。他們在佛教的理義中斷章取義,獲得信仰的力量,又掌握邪惡的秘法,心中自有一套約定俗成的準則,平日里總在深山隱修,或者為了教義四處行走,部分人終生參研,修為極高,最是可怕。

  要化解這樣的氣息,需得用采用同如覺者我佛的方法,方可徐徐圖之。

  一套印法結完,空間中隱隱有佛陀誦經之聲,這是我的修為已經達到登堂入室之體現,虎皮貓大人雙翅一張,低聲喝道:“小肥肥,行動吧!”

  這話音一落,本來安靜躺在病床上的李家湖渾身一顫,臉色立刻由蠟黃轉為了鍋底一般的黑,而脖子之下,則有無數蚯蚓般的血管在蠕動。肥蟲子在李家湖體內開始驅趕那些化蟲和結晶的降頭戾氣,這是全面戰爭的第一步,而我也毫不含糊,拿出一把隨身攜帶的鋒利小刀,抓緊李家湖的手掌,在他的十指之間,全部都劃上了一個“卐”字形的口子。

  一刀劃破,有濃黑如墨的汁液從他的指頭破口處,一滴一滴地擠出來,與此同時,我還需要不時地關注他的口鼻之處,那些有著積糞老坑氣味的污穢之物不斷冒出,將他整個兒頭都給覆蓋住,我需要保持他鼻子和嘴巴的呼吸通暢,必要的時候,甚至不能計較那種極致的污穢,直接動手去摳。

  時間一秒一秒地過去,李家湖像是個溺水者,喉嚨里不斷地發出“嗬嗬”的聲響,時而身子弓成了煮熟的蝦子狀,時而又奮力地左右搖晃,即使將其捆住也無用,不得已,我只有喚出了小妖和朵朵,兩個小蘿莉幫忙按著,方才勉強好一些。

  而在此時,床頭已經充滿了穢物,這些盡是些粘稠的黑色液體和嘔吐物,里面還有密密麻麻翻滾的蟲子和結成晶狀物的小石塊,整個房間臭味熏天,我只有摒住呼吸,勉力清理了整整一臉盆的穢物。

  而就在我準備將這穢物移至衛生間的時候,李家湖渾身突然一震,口中大叫一聲,整個人幾乎就要坐起來,門外雪瑞母親在大聲地問,我只是不作理會,將手中的臉盤往旁邊一甩,沖將上前去,雙手扶住李家湖的頭,運出一股柔和的氣息,護住他的腦袋。

  就在這時,一股濃黑如墨的氣息被那金色光芒給驅除體內,陡然一停頓之后,化作無邊森寒,朝著我倏然襲來。

  我冷笑,果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是在于一了前仇,不過我又豈是吳下阿蒙,當下也不急不慌,雙手結一不動明王印,迎上這黑氣。

  下降者到底是極為厲害之人,單單這一股離體氣息,都讓人不寒而栗,與我雙手接觸之后,陡然間化作一個面目猙獰的古怪頭顱,往上飄飛,朝著我的腦袋咬來。而我心脈深處那曾經的印記,也與之交相呼應,如那南北極磁石,這兩者融合一體,朝著我的腦域襲去。

  一陣鋪天蓋地的黑暗侵襲,如巨石壓頂,我卻雙手回拍,將渾身的氣勁轉化為惡魔巫手的力量,與其擊擋。

  轟然一聲,我聽到一聲慘烈的呼叫,從仿佛很近的遙遠之處傳入我的耳中。

  這一場無聲的戰斗極為兇險,我瞧見李家湖終于平靜下來,直到靈降源頭已滅,而他呼吸通暢,顯然是在虎皮貓大人的護翼之下,總算熬過了這次劫難。我一屁股坐在旁邊的椅子上,大口喘著粗氣。

  須知此役最難的不是清除靈降,而是保住受降者的性命,所幸我做到了。

  喘了幾口氣,虎皮貓大人抖了抖羽毛,圍著朵朵轉了幾圈,然后與我們告別道:“我去看看,到底是哪個狗東西在弄這腌臜事,你們且等,大人我去去便回。”

  這肥母雞朝著窗口飛去,朵朵交待道:“臭屁貓大人,你可要小心呢!”

  聽得這窩心暖暖的話兒,大人心中一顫,差一點兒撞倒了墻上去。我站起身來,走到窗口往外望,但見在遠處街角的地方,有一個紅袍僧人正朝著這邊望,見我看來,他故作不經意的將視線移開。我心中冷笑,這些家伙欺生,當中國人是那軟柿子,我倘若真軟了,豈不是應了他們下懷?

  都說猛龍不過江,但是兔子逼急還咬人,到了現在,為了雪瑞,我也只有破釜沉舟了。

  虎皮貓大人跟蹤盯梢者而去,病床上的解降工作則已經進入尾聲,為避免太多的解釋,我將小妖和朵朵喚回槐木牌中,然后揪著臭烘烘的肥蟲子,讓它自己去衛生間洗刷幾遍。肥蟲子不情不愿地離去,我則將早已經敲得翻天的門給開啟。

  這門一開,我才見到外面圍著一堆人,首當其沖的便是雪瑞媽媽Coco女士,她一臉焦急地問我到底怎么樣了,老李沒事吧……

  她話兒還沒有說完,房間里那股排泄物的氣味便鋪天蓋地的侵襲而來,熏入她的口鼻處,立刻天旋地也轉,干嘔幾下,話也沒有說了,人便給熏昏過去。顧老板在后面指揮護士扶住她,捂著鼻子叫嚷,說陸左,到底怎么回事啊,這病房怎么變成毒氣室了?

  我看著自己的雙手之上還有蟲子爬行的黑色濃漿,再回頭,一床的穢物,蟲子滿地爬,那臭氣濃郁得跟高百分比的濃氨間一樣,確實是十分恐怖。

  我吩咐旁邊的醫務人員,說請給李先生換間病房,洗一個熱水澡后安心靜養便是。

  身處緬甸,類似的事情雖少,但是也都有聽聞,錢給足了,那些醫務工作者倒也敬業,帶著口罩便進去了,我則去洗了一個手,跟顧老板說老李應該沒事了,過一會兒我給他們公司的工作人員留一個調養的藥方子,修養一兩個月便無大礙,走,我們去外面,找個地方聊一聊雪瑞的事情。

  顧老板喜形于色,說好,陸左,我說找你來沒錯吧,手到擒來啊。不過,呃……你去洗個澡吧,不然自己和別人都難受。

  瞧見顧老板一副都要被熏暈的表情,我裝作要將手揩在他身上,嚇得這家伙敏捷度瞬間超出上限,驚慌地往后躲閃,惹得我哈哈大笑。

  我下了飛機就直接趕到了醫院,行李箱也在這里,老李換了房間之后,我在他的浴室里匆匆洗過后,來到醫院主樓前的花園里,這邊有一個專供人吸煙的區域,顧老板坐在那兒等我,見我過來,散我一只煙,我擺擺手,說不用,還是談談雪瑞的事情吧。

  我們兩個坐在石凳上,不遠處還有安保人員,藍色的煙霧迷朧中,顧老板盯著我好一會兒,突然嘆了一口氣,說陸左,多謝你。

  我說都是自己人,何須多言?

  顧老板擺手,說真的要感謝,你知道么,陸左,我最開始認識你的時候,就覺得這人日后一定能成大器,沒想到我還真的是一言成讖了。我也感慨地說:“顧哥,當初若不是蒙你看重,說不得我還在江城那個工業園里面賣快餐,這情誼,兄弟我一直記著呢。”

  我們兩個說了些掏心窩子的話,然后顧老板說雪瑞失蹤一事,他們現在是抓瞎了,除了報案之外,只有寄希望于商會協調的結果,沒辦法,他真的沒有這方面的人脈。我說報案了,官方有什么說法沒?顧老板冷笑,說能做什么?軍政府的那些家伙,一天八小時有五、六個小時不在工作,這效率,只怕找到雪瑞的時候,她已經……唉。

  我點點頭,說那看來只有靠自己的了。

  顧老板說是啊,就指望你了……他話還沒說完,從遠處來了一個黑西服,朝著我們說道:“老板,有一個叫做吳武倫的政府官員找你們。”我和顧老板詫異地對望一眼,不會這么巧吧,還真的是說曹操,曹操到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