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卷 第六章 我的肚子里有魔鬼

  華人商會在緬甸扎根多年,跟當地自然也是盤枝錯節的,這托朋友中轉,說說話,通通氣,最終還是能夠牽上線的。李家在香港商界是名門望族,而除了李老太爺,李家湖的小叔李隆春在金融界也算是呼風喚雨的腕兒,這樣的人物華人商會自然會多加照拂的,故而辦事效率極為迅速。

  第二天,戚副會長便遣人過來說與我們知曉,說果任那邊已經松了口,愿意跟這邊先接觸接觸,講講數。

  何謂講數,其實這種事情我們在茅晉風水事務所剛剛開張、立招牌的時候,已經在錦繡閣茶樓做過一次,也就是邀請一些有名望的業內長輩前來,然后雙方開始掰扯,要么講道理,要么斗本事,文斗武斗皆可,負者服輸,在眾人的見證下,也斷然沒有反悔的道理。

  這本是封建社會時,那些鄉紳亭老處理問題的一種手段,沿襲至今,在國內都快沒有了,沒想到在緬甸這邊,居然也還興這一套。

  對方既然提出講數之事,自然也是有一定信心的,我沉吟了一會兒,問參加的都有什么人?

  那個傳話小弟說我們這邊有華人商會的戚副會長,還有當地幾個頗有名望的華人華僑——反正商會想辦法多叫幾個有名望的人;至于對方,也會叫一些同樣地位的長輩出現,大致就是這樣。我點頭,說好吧,什么時候?他告訴我,說明日下午五點過一刻。

  我一愣,轉念想起來,酉時過后,公雞歸巢,太陽即將落山,正是降頭術張揚之時,他們倒也是好謀算。不過對方既然劃出了道道來,為了雪瑞的安全考慮,不答應自然是不行的,我讓他過去回話,說行,我們準時到臨。

  傳話小弟告訴我明天中午先去商會總部,與戚副會長合計一番,到時候再出發過。

  我說好,他才離去。

  等傳話小弟離開了,顧老板一臉發愁,說怎么辦,對方讓李家這邊的話事人過去講數,老李大病初愈,而Coco這驚慌失措的小女人又做不得主,這可如何是好?

  我想起一人來,說總公司那邊不是派了一個李家的人過來么,那就他唄?

  我說的那人,是李家湖出事之后,李老太爺派過來的一個高級經理,算是李家湖的堂弟,這人一直在分公司那邊處理事務,這兩天我也沒有見著。顧老板聽到這話,嘴巴不由得一撇,說李宇波這個混蛋,他除了玩女人,什么本事都沒有,到時候真的動氣手腳來,只怕就給嚇尿了。

  我說先去醫院合計一下吧,我們兩個在這里說有什么用?

  顧老板嘿嘿笑,說陸左,倘若照我昨天說的,你要真成了老李的女婿,那可就是名正言順了。

  我不理會顧老板的玩笑話,趕到了醫院,走進病房的時候,看見里面除了雪瑞母親和床上躺著的李家湖之外,還有一個穿著白色西裝的年輕男子——緬甸這邊的氣候偏濕熱,常見的穿著都是短裝,或者一塊籠基圍住,我難以想象到底有多騷包的人,才會穿著一身白西裝出門。

  不過當雪瑞母親跟我介紹,說這是分公司暫時派駐的高級經理李宇波時,我終于明白了為何顧老板會評價此人極不靠譜——果不其然。

  李宇波先生穿白西裝、白皮鞋也就罷了,還打著讓人鼻子受不了的古龍香水,著實是奇葩一朵。不過他在得知我就是猴子……啊不,顧老板請來的救兵,而且昨天剛剛還給李家湖解了降頭之后,言語間便多了幾分熱情,與我好是一番握手。

  他細膩而修長的手指滑得跟小姑娘一樣,搖幾下,我后背立即一身的雞皮疙瘩。

  寒暄幾句,我走到床頭來查看李家湖的病情,恢復得不錯,肥蟲子基本已經將他身體里的毒素或吞噬、或者驅除,而那靈降也被我和虎皮貓大人合力降服擊潰,只可惜那降頭之害來得太猛,他的身體機能受損嚴重,樂觀點估計,只怕一年都難以好轉過來。

  華人商會那邊也遣人來通知過了,他們三人剛才還在商談此事呢,我們這會兒又談及,沒說兩句,那李宇波便氣勢洶洶地埋怨道:“還談什么談?我來的時候,老太爺已經托人找過港首了,到時候讓緬甸政府來制裁這些人,我還就不信了,區區一個小村長,泥腿子一個,我們還會怕他?”

  李宇波說的這話,讓我感覺還真的是遇到了豬隊友,即使李家在香港商界有一定的話語權,但是他根本就不明白,這兩個地方離著遠得呢,別說是港府,便是我大天朝,也未必能夠管得住這狗日的。

  抗議若是有用,咱們早就征服星空宇宙了。

  李宇波的天真讓我和顧老板一陣苦笑,而Coco卻是黑起了臉,說老八,你說等官方,那雪瑞怎么辦?

  “咳咳,雪瑞啊,這個嘛……”李宇波低聲說道:“雪瑞這孩子頑皮,說不定是到哪里去游玩,沒有告訴家里面呢,我們可能完全就擔多了心,過幾天她就回來了……”

  李宇波的話說得病床上的李家湖和旁邊的Coco臉都黑了起來,李家湖為人穩重,并不說話,然而Coco卻直接頂了過去:“老八,老爺子還健在,你能夠收斂起你的那些小心思來么?”香港豪門恩怨,風云詭變,不過都是私底下的事情,被自家堂嫂直接指出,李宇波臉上立刻掛不下去了,好是一陣辯駁。

  這般吵鬧,我看李家湖眼皮子不住翻動,顯然是困倦之極,當下也是上前一步,直接說道:“別吵了,都聽我說!”

  所謂“養移體、居移氣”,經歷過太多的生死交鋒,我一旦嚴肅起來,自然有一種莫名的威勢,這可以理解為淡淡的殺氣,如此說來或許太玄,但當我的精氣神一往外釋放,被我主要鎖定的李宇波渾身就是一陣哆嗦,感覺自己被猛虎盯著,立馬會死去一般,當下腳一軟,差點就要跌倒在地。

  我只是想保持安靜,并不會太過于刺激周圍,一放即收,然后環視左右,平靜地說道:“這樣吧,對方既然要求李家人到場,李先生病倒在床需要休養,那么李宇波先生,你就代表李家去一趟吧。放心,去到那兒之后,一切都由我來應付,你只要擺個臺子就好了……”

  李宇波剛才說得輕松,但是在緬甸待了這么些天,所見的、所聞的也并不少,自然知道其中厲害,于是發了虛,推說公司諸事繁忙,怎么說都不肯去。

  我自然是知道他的打算,走上前,拍了一下他的背上,他嚇一跳,問我這是干嘛?

  我笑了,說你有沒有感覺到一股陰寒的涼氣,順著自己的脊梁骨,一直蔓延到心肺處,渾身直想打哆嗦?李宇波像被踩到尾巴的貓,驚恐地跳開,大聲尖叫道:“你到底對我做了什么?”

  我微微笑,說你知道的,我略微懂一點巫醫之法,剛才幫你診斷了一下,發現你體內有異,好心提醒一下你。李宇波陰著臉,說竟敢給我下降頭?

  我聳了聳肩,不承認,他沉默了好一會兒,點頭說好,明天下午是吧,我準時到。

  說完這話,他匆匆離開,顧老板望著這白色的背影,不由得蔑然說道:“自己家人的事,還要讓別人來逼他就范,這也太草包了吧?”我搖頭苦笑,而病床上的李家湖則虛弱地問道:“陸左,你不會給他真的下了蠱吧?”

  我看著旁邊隱沒了身形的朵朵,哈哈一笑,說我才沒時間浪費在這家伙身上呢,剛才就是朝他吹了一口氣,就嚇得這孫子臉色大變了。

  房內幾人哈哈笑,李宇波是惜命之人,我們也不必擔心他會臨時出狀況,談了一下明天講數的講究,李家湖授權我處理,一切皆由我來作主,那李宇波只是一張門面而已。我向他保證,說只要雪瑞在那兒,我一定會將她給帶回來的。

  Coco跟我說著話,不由得就淚流滿面了,拉著我的手說陸左,錢不錢的都沒關系,重要的是別讓雪瑞受欺負了啊。我點頭答應。

  離開醫院之后,我在顧老板安排的翻譯程思齊陪同下,去了一趟附近的精神病院,探望雪瑞以前的女保鏢崔曉萱。

  來之前我就打聽過了,說著崔曉萱瘋了之后,被郭佳賓直接送到了這家精神病院里來接受治療,在交了一年的費用之后,郭佳賓便很少有來看望她,公然地跟鐘水月過上了姘居的快樂生活。在經過一番折騰后,我終于在見面室里見到了崔曉萱,只見這個當初英姿颯爽的漂亮女保鏢在此刻,完全就憔悴了下來,臉色蠟黃,嘴唇蒼白,眼神游離不定,沒有焦點。

  我想起當日那個因為雪瑞和我大聲爭吵的女孩子,又想起她婚禮上那甜蜜溫馨的笑容,再看看此時這種畏首畏尾、將自己的心靈給小心翼翼地包裹進自己世界的恐懼模樣,我不由得嘆息了一聲。

  女孩子嫁人,還真的是一件慎重的事情,倘若嫁了個人渣,這輩子就完全給毀了。

  我便這樣看著崔曉萱,當醫務人員和程翻譯關門離開之后,我嘆了一口氣,輕輕問這個將整個身子都縮在椅子上的可憐女人道:“崔曉萱,你還記得我么?”

  崔曉萱聽得我的話,緩緩抬起頭來,凝望我,那渾濁的眼神里沒有一點兒神采,幾秒鐘之后,她突然大叫了一聲,瘋狂地笑道:“啊,哈哈,我的肚子里有魔鬼,我的肚子里有一個小魔鬼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