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卷 第七章 夙敵

  崔曉萱突然癲狂地大嚷大叫起來,她奮力地揮舞著手臂,朝著自己的肚子處猛地敲打而去。

  周圍有精神病人的朋友或許能夠知曉,這人一旦發起癲狂來,氣力是極大的,便是一個小孩,或者弱女子,都有不輸于壯漢的爆發力,這是因為潛能得以全部釋放的表現,然而用來自殘,瞧她這虛弱的身板,估計還真的扛不住幾下子。

  醫生并沒有走遠,一聽到動靜就推門而入,兩三個人將她給緊緊壓住,崔曉萱表現出了很強烈的攻擊性,奮力掙扎,有醫生立刻拿出了鎮定劑的針管來,準備給她打,我攔住了,口中快速念了一遍“金剛薩埵降魔咒”,手中還結著內獅子印,朝著正在瘋狂叫嚷的崔曉萱頭上猛然一印,口吐真言,曰:“洽!”

  我將手印在了崔曉萱的額頭上,閉上眼睛,任由萬物之靈力,任我接洽,意念傳導間,她也安靜了下來,隨著我的呼吸而呼吸,禪念游動,整個人的身子都放松了幾分。

  我睜開眼睛,瞧著崔曉萱安詳的臉容,對著程翻譯說,給我們一些時間,我來處理,這個顧老板派來的女翻譯立刻轉告了旁邊的兩個醫生。緬甸乃萬佛之國,我剛才的那一手充滿禪意,他們也感受到了其中的力量,于是尊敬地雙手合十,表示同意之后離開。

  送走了這些人,我回過頭來瞧崔曉萱,她輕輕地閉上雙眼,鼻翼微動,安靜得像是一個嬰孩。

  我這一招是從藏地跟那些喇嘛學來的,乃當頭棒喝之法,然而讓人遺憾的事情是,這崔曉萱并沒有倏然驚醒過來,顯然是因為她的魂魄病離太久,已然呼喚不回來,惟有通過醫院的慢慢調養方可。不過此時的她,已經處于類似于深度催眠的狀態,我倒是可以問一些問題。

  想到這里,于是我深吸了一口氣,然后開始盤問起心中的疑惑來。

  事情大概的經過,其實我已經聽顧老板等人的話語中,幫我拼湊了一個大概,但是從當事人口中說出來,卻又是另一番味道。

  迷迷糊糊中,崔曉萱告訴我,她是在孩子滿五個月的時候認識的鐘水月,郭佳賓告訴她這女人是他的表姐,專門從廣南桂林過來照顧她的。不過自從鐘水月來了之后,總是給她熬難吃的藥湯喝,還讓她對著一個十分難看的黑色惡鬼雕像進行冥想,在她快八個月的時候,鐘水月甚至帶她去一個很遠的地方,做人體彩繪,就是在凸起的肚皮上面畫出丑陋之極的惡鬼油像。

  她不愿意,那鐘水月便鼓動郭佳賓來勸,說這是一個能夠賜予孩子幸福吉祥的宗教儀式,崔曉萱人在異鄉,又沒有什么依靠,迫不得已,只有聽從,然而……

  崔曉萱談到自己生產的那一天,語氣顯得格外的瘆人:“我生產的前幾天晚上,一直在做夢,感覺天地都是黑的,總有一個東西在看著我,沒有模樣;在臨盆的頭天夜里,我做夢,有三個腦袋的一妖怪來找我,這三個頭,一個笑,一個苦,一個怒,它們轉啊轉,轉啊轉,就鉆到了我的肚子里面來。”

  她做了一個猛然撞擊的動作,然后回憶道:“第二天是預產期,哈哈,你知道么,我生得很順利,別人說的分娩那種痛苦我完全就沒有,就感覺肚子里那一坨肉,一使勁兒就出來了。結果你知道么,我睜開眼睛來的時候,產房里面已經死了三個人,那小畜牲爬在一個護士的頭上正啃著呢,那女人半張臉全部都爛了,它看我望過來,突然就朝我笑——它就是個怪物你知道么?”

  崔曉萱有些語無倫次了:“它腦袋上面有三張臉,全部都糊在一起,就是眼睛特別亮,手也多,哈哈哈,它出來就會說話,嘴巴里面一邊啃肉,一邊叫媽媽……天啊、啊!”

  悲慘往事的再次回演,讓崔曉萱再次陷入了瘋狂,她放肆地尖叫著,雙手不斷地抓著自己的腦袋,使勁兒地撕扯頭發,歇斯底里。

  一個人不能在同一天接受兩次棒喝,我沒有了辦法,只有上前去將她給緊緊抱住,向她輸入平和的氣勁,舒緩緊張的心情,不讓她自殘。

  門外守候的眾人再次涌入,將崔曉萱給死死壓住,她的力氣大得驚人,倘若不是我在,只怕這好幾個大男人都拿不住她。我按了幾次,發現反抗太過于激烈,當下也是準備提神運氣,崔曉萱突然停了下來,僵直不動,扭過頭來沖我們笑——這笑容僵冷得厲害,我看見她的眼神,寒得像一塊冰。

  沉默了幾秒鐘,只見她冷冷地笑道:“蒼天已死,黑天當立,吾為圣母,管轄天地!”

  這話一說完,她的頭一歪,昏迷過去,旁邊一個打完鎮定劑的醫生朝我叫嚷了幾聲,程翻譯告訴我,說我給醫院的工作帶來了太多的麻煩,他們讓我離開這里,并且如果能夠找到病人家屬的話,請轉告他不要關機,要是到時候不能交納相關費用,他們就要將病人給轉交出去了。

  我僵直地坐在椅子上,沒有理會任何人,腦海里只是不斷回響著崔曉萱剛才說的那句話:“蒼天已死,黑天當立,吾為圣母,管轄天地!”

  我心中一直在吐槽,這話尼瑪不是抄襲人黃巾軍的讖言么,能創新一點不?

  然而我在一瞬間,卻是被崔曉萱剛剛那種冰冷的眼神給嚇到了。其實這么說來很可笑,我陸左出道三年多,見過兇險無數,生死好多回,怎么會被一個瘋子給嚇到呢?然后我也說不出什么理由來,當時的心就是倏然一驚,感覺到有一種前所未有的威脅和恐懼。

  我坐了好久,直到程翻譯反復地催了我幾遍,我才醒過神來,站起來,跟著她離開。

  回酒店的時候,我心中差不多已經有了計較:此次前來南洋緬甸,救雪瑞自然是第一緊要,但是郭佳賓和鐘水月炮制出來的那東西,我也一定要消滅掉,無他,潛意識里告訴我,不共戴天。

  我回酒店后,飯都沒吃,倒頭便睡,感覺渾身都冷,一覺醒來,已經到了后半夜,我躺在床上,一身的冷汗,聽到窗子有動靜,我打開燈,只見虎皮貓大人回來了。屋子里小妖在對月吞食光華,朵朵則依在我不遠處打坐,大人要耍流氓來抱朵朵,結果給甩到了床上,翻了幾個身,肚皮顫動,將小妖和朵朵逗得直樂。

  玩鬧了一陣,虎皮貓大人開啟了正經模式,仔細打量了一下我,說小毒物,怎么感覺你人不對勁啊,有點中邪的感覺。我點頭,將下午去精神病院探望崔曉萱的情況,說予它知曉,聽得這些經過之后,虎皮貓大人沉默了好一會兒之后長嘆,說多事之秋,它們竟然都紛紛前來……

  我驚訝莫名,問“它們”到底是誰?

  虎皮貓大人抖了抖脖子上面的露珠,渾身發冷,沉思了好一會之后,抬頭問我,說還記得我們在大其力北部深山里,曾經遇見過的阿耐剛亭勒么?

  我點頭,說就是小黑天,那個薩庫朗從血池之中召喚出來的女人。

  虎皮貓大人點頭,說你說的那東西上一次出現在這個世界上時叫做魔羅,最早出現于印度教的典籍里,曾經是悉達多成佛過程中最大的敵人,它們來自于我們身處之地外,不同的世界——你聽著可能有些玄啊,這么跟你說吧,你知道人死之后都會前往幽府,但是在前往那里之前,會經過一個地方,那個地方古人把它叫做“房子”,西方人把它叫做“十字路口”,而佛教則將它稱為“六道輪回”,不管是什么,都能夠通往它們所處的世界,那里到處都是火山,是地震,是動蕩不安的地殼,是悲傷,是分離,是所有宇宙的黑暗深淵……

  深淵盛產強者,但深淵沒有一丁點美好的東西,里面的存在都是惡魔,而現在,它們不甘享受漫無邊際的苦難,準備將血腥、殺戮和絕望,帶回到這里來了!

  虎皮貓大人說得鄭重,望著我的眼睛,緩緩說道:“小毒物,告訴我,你會將它們給全部驅趕回去么?”

  我說當然,這還要說?虎皮貓大人臉色依舊鄭重地說道:“小毒物,摸著你的心,再說一遍!”

  我被它嚴肅的聲音嚇到了,照著念了一遍,它方才滿意,然后開始說起它追蹤之后的收獲。

  原來昨日它跟著那紅袍僧人離開之后,一路向東,到了離仰光足有兩小時車程的一個山村中,它瞧見了一個骨瘦如柴的老和尚,因為感覺到對方的強大,所以只是遠遠地瞧上了一眼。不過它能夠確定,這個家伙,應該就是幾年前給雪瑞下降,又將印記標注在我身上的那個行腳僧人,馬來西亞瓜拉丁加奴婆恩寺的黑巫僧達圖。

  當聽虎皮貓大人真正確定下來時,我不由得吸了一口涼氣。

  此行果真兇險,群魔亂舞么?

2條評論 to“第三十三卷 第七章 夙敵”

  1. 回復 2014/07/27

    大大

    蒼天已死了黃天當立 歲在甲子 天下大吉

  2. 回復 2015/05/04

    習風

    不知道大家有看過《陰陽鬼探》這部小說沒有?這種鬼叫聻鬼,那個地方叫聻冥秘境,人死了之后是鬼,鬼死了之后是聻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