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卷 第八章 小村坦達

  聽到這么多麻煩之人扎堆,我的心中便有些郁悶,虎皮貓大人安慰我,說你不必太過介懷,說實話,你剛剛出道三年,就已經擁有了不弱于他們的實力,有小肥肥在,何必怕他們?到時候你可要把敦寨苗蠱的名頭給立起來,可不要給洛十八那家伙丟臉啊!

  這家伙的安慰反倒是像給我刺激一般,搞得我心頭的壓力山大,站起來走兩圈,大吼了好幾聲,感覺下午的陰影終于消失不見。

  次日早晨,我前往李家位于仰光的分公司,仰光市內缺少高層建筑,分公司單獨占了一棟五層大樓,產業倒也不小,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我直接來到總經理辦公室,敲敲門,過了好一會兒,才有一個面容姣好、臉色潮紅的女人過來開門。

  我聞聞空氣中還有一絲苦栗子和洗衣粉混雜的怪味,朝著李宇波坐在老板桌后面的李宇波笑道:“你倒挺有空閑,堂哥躺在醫院里九死一生,堂侄女失蹤,生死不知,你還躲在辦公室里搞女人?”

  李宇波沒有了昨天的氣憤,端著桌子上面的紅酒杯喝了一口,微微一品,用一種很惡心的語氣緩緩說道:“82年的正宗拉菲,在這個鬼地方還真的少見,要不要來一杯?”我聳聳肩,直接坐到他桌子前面的大靠椅上,問他準備好了沒有,我們什么時候走?

  李宇波故作不知地問,說走什么走?沒見我在公司這么忙么,我可沒有時間跑那個鄉下的鬼地方去玩兒?

  我的臉色當時就沉了下來,盯著他的眼睛,平淡地說:“你確定?”

  李宇波被我瞧得毛骨悚然,卻依然嘴硬地說道:“別唬我了,我昨天回來,越想越不對勁,你小子在詐我吧,反正我現在身體好得很……”我看著辦公室為了偷情而拉得昏暗的窗簾,輕輕敲了敲胸前的槐木牌,看到朵朵隱匿身形地飄到了李宇波身后,露出了燦爛的笑容,認真說道:“有沒有病,你自己不能肯定,醫生說了才算,對……不對?”

  我說得緩慢,而這個時候朵朵已經開始朝著李宇波吹氣了,一股隱寒的氣息蔓延到了他的全身上下,這家伙渾身僵直,汗毛乍豎,渾身就是一哆嗦,霍然站起來,恐懼地朝我問道:“你到底對我作了什么?”

  我躺在這舒服的靠椅上,往后仰了仰頭,說小子,說句難聽的話,你的性命有人或許會很珍惜,但是在我這里,一文不值。我這次來呢,對手是仰光最頂級的降頭師和黑巫僧,而不像你這種只會鉆女人胯襠的紈绔子弟,所以我沒有閑情逸致,再跟你玩什么花樣,你要么乖乖跟我合作,救出你的侄女——或者是你遺產繼承的有力競爭者;要么我轉身離開,你則受那萬蟲吞噬而死,給你一分鐘,你自己選擇吧!

  我說過,世人都很惜命,李宇波尤其如此,幾乎沒有幾秒鐘的時間,在朵朵鼓著腮幫子一陣猛吹之后,他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妥協,說了好多冠冕堂皇服軟的話。

  我本來還想跟他好好相處,然而見到他這般諂媚的模樣,知道這種人就是欠抽,更是瞧不起他,于是便當作手下一般,帶著他離開了分公司,前往華人商會的總部。到了地頭,我才發現這是一個富有東方氣息的大型會館,門前開了一排商鋪都有中文招牌,周圍來往的,瞧這些氣宇軒昂的男男女女,跟當地人猥瑣的面容有著很明顯的區別,顯然都是中國人,而這一片區域,則儼然就是一個小型的唐人街。

  與我同行的除了李宇波,還有分公司新提拔出來的經理連雙龍,以及顧老板派過來幫忙的安全助理阿洪,還有這兩天一直跟著我的程翻譯。

  來之前我們有過聯絡,下了車,會館門口已經有人在接引,走過了兩個院子,那人將我們帶到了的一間會客廳前落座。稍微等了幾分鐘,我們聽到門口有談話聲,剛剛站起來,戚副會長就帶著好幾個氣度不凡的男人,走了進來。

  這些人有的正值盛年,有的也頗有些年歲,頭發斑白了,他們都是在仰光頗有些名望的華人華僑,也是商會的主要成員,能夠抽空前來,頗為不易。

  戚副會長與我們幾人一一介紹,好是一陣寒暄,李宇波到底是出自名門,在這種場合還是能夠收斂性子,待人接物都十分妥貼,當下也是相談甚歡,各自坐定之后,戚副會長跟我們談起此次講數的流程,逐一確定完成之后,他停頓了一會兒,跟我們商量,說此次前去,底限就是先把雪瑞接回來先,確保安全之后,再做他圖。

  聽到這話,我們都點頭,而李宇波卻有些憤憤不平,說這怎么成,難道我們家的那些錢就這樣打水漂了?

  他說的這話頗不合時宜,然而他卻不自知,一副義憤填膺的模樣,旁人皆尷尬。

  我則咳了咳,沉穩地恭聲說道:“戚會長說得極是,只要人沒事,一切休提。”我瞪了李宇波一眼,他這才閉上了嘴,旁邊的連雙龍跟各位隆重介紹,說陸左先生是李家湖先生的朋友,也是特意從內地請來的高人,來的時候李先生特意交待,說此次講數的一切計較,都由陸先生來主持。

  確定主次地位之后,再次交流起來就順暢許多,進展很快,沒多久就結束了,看看時間,差不多到點了,我問何時可以出發?

  戚副會長問了旁邊一個年輕人幾句話,那人搖了搖頭,他便告訴我說要再等等。我下意識地問等誰?戚副會長說等一位大人物,有他鎮場子,諒那些人也不敢使什么齷蹉手段。

  聽他說得神秘,我不由來了好奇心,說這還真的要請教了,敢問是何方神圣?

  戚副會長說等的這人,是會長的老朋友,本來住在清邁,不過這幾天正好路過仰光,就央求來看看了。這人自己倒不厲害,主要是認識許多高僧名流,他也不知道那人具體叫什么,就聽會長稱呼為“言老先生”。

  等到下午三點多鐘,那個言老先生來了,看著年歲并不算大,也就六十多歲的樣子,穿著一身灰衫的他精神矍鑠,道骨仙風,有一把漂亮的斑白胡須,像是古董店里的大掌柜,為人也客氣,跟我們寒暄,當我們表示感謝的時候,他擺了擺手,說我言午就是個糟老頭子,幫不上什么忙,也就湊個人頭,看看熱鬧而已。

  車子早已經等待,言老先生來了之后,我們便開始出發了,一路朝東,越過一個個街口,看著那些熱帶植物在路邊肆意生長,那些富有異域風情的建筑和人物朝著身后移去,瞧見好多佛塔和寺廟,以及穿著紅色僧袍的僧尼……

  這些景色看膩了,我便不再關注,而是跟身邊的阿洪聊起天來。

  阿洪是萬歲軍松骨峰英雄連出身的退伍軍人,現年也有三十五歲了,性子跟犧牲在怒江的劉明差不多,骨子里都有一種軍人的氣質和情懷。阿洪家里是蘇北農村的,退役之后在他們縣里待了兩年,然后出來闖世界。

  不過跟傳奇小說里不同的是,他并沒有創出什么名堂,反而是因為在軍隊熔爐里面磨練出來的耿直性子,處處碰壁,最窮的時候跟我一樣,除了一張嘴要吃飯,什么都沒有,后來碰巧,救了顧老板一回,結果就做了了保鏢來。

  跟他聊起往昔的崢嶸歲月,倒使得我忘記了旁邊還有一個渾身噴香的娘娘腔。

  這一路往東,我們終于在快五點鐘的時候,到達了那個叫做坦達的小村子。

  這村子背靠青山,前面一條蜿蜒清亮的小河,田野里盡是金黃的稻子,倒與我的家鄉大敦子鎮有幾分相似。傳統的講數,一般都是在茶樓或者宗族祠堂,這里與附近鎮子離得也遠,而又不像中國人那般信仰祖宗,于是便直接在對方家中進行。

  所幸的是這位在此處是大戶,富有緬甸風格的大屋,里里外外好多間建筑。

  村口有人接引,華人商會找的掮客中人也在,領著我們進了村子里最大的人家,走過一段長廊,終于來到一間木質結構的茅草大廳中,里面已經有了七八人,年紀也長,當地人模樣,我們這邊的人也跟他們聊天招呼,顯然是認識的。

  我打量了這四周,發現這個人的家里占地頗廣,還真的是一處大宅子,別說藏兩個人,便是藏一個排的軍隊都足夠,而一路走來,我發現這房梁屋角的布置都有蹊蹺,紅線、秈米以及紅磚壘砌的小廟,一切都顯示出主人家的身份,再觀炁場,陰寒濃郁,顯然是常常接觸陰靈之所。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長氣,感覺這個地方果然不凡,還真的有一點龍潭虎穴的樣子啊。

  堂中一左一右,左為主人,右為來賓,我們坐定之后,隨行之人自然都在臺下尊位安坐,我瞧了一下手表,正好是五時過一刻,正想問這主人何在,只聽到一聲清脆的磬聲響起,在這整個廳中回蕩,接著有腳步聲從后面傳來,我抬頭,只見一行穿著當地服飾的人正朝著這堂中,走了過來。

3條評論 to“第三十三卷 第八章 小村坦達”

  1. 回復 2014/12/29

    虎皮貓大人

    言午不就是許嗎?難道邪靈教隱藏boss許先生是他嗎?

    • 回復 2016/02/16

      言午

      老夫正是那被洛東南趕出門墻的二徒弟——許應智,也是薩庫朗的二號人物許先生,更是那總局許老——許應愚的親弟弟,也是你陸左的師父龍老蘭的師父許邦貴的二師兄!最后,我是小佛爺的師父,屌不屌

    • 回復 2016/02/16

      言午

      老夫正是那被洛東南趕出門墻的二徒弟——許應智,也是薩庫朗的二號人物許先生,更是那總局許老——許應愚的親弟弟,也是你陸左的師父龍老蘭的師父許邦貴的二師兄!最后,我是小佛爺的師父,叼不叼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