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卷 第十章 文攻武衛

  果任法師的話語引起了軒然大波,剛才群情激奮的旁觀者此刻也都偃旗息鼓了,難以置信地瞧著面前這兩個男人,交頭接耳,小聲地議論著,而一直被自己伯父給阻攔著的歹菲也終于站了起來,似乎在大聲說著什么,義憤填膺。

  我看向了程翻譯,她小聲給我講起,說原來這歹菲從小就很喜歡拜入果任法師門墻里面的鐘水月,屢次央求自己的伯父說媒,為此果任也撮合了好幾次,于是鐘水月一成年,兩人就結婚了,還有了孩子,不過鐘水月這個人性格比較開朗,而作為一個地質勘探師的歹菲卻總是在城里面忙碌自己的事業,得了閑就愛釣魚,也不怎么管那婦人,他這次應政府邀約前往克欽邦地區去勘探玉礦,一去兩年,結果沒曾想自家妻子竟然“一枝紅杏出墻來”了……

  歹菲的敘述憤然不平,脖子上面的青筋不斷鼓起,朝著我們大聲地叫嚷著:“太過分了,那賤人被你們的人給勾引,自己的孩子都不要,遠走高飛,這也就算了,你們好還意思幾次三番地找上門來鬧事。前幾次我們也就忍了,畢竟你們也蒙受了損失,然而這次居然還誣陷我伯父謀害了你們的老板,又綁架一個小女孩,諸位評評理,世間哪有這樣的道理,是不是太過分了?”

  程翻譯遲了一拍地給我翻譯,然而我卻能夠從他的這表達中,體會到最深沉的疼痛來。

  這是一種極度的悲哀,自己的愛人不但給自己帶了綠帽子,而且還直接跟人跑了,消失無影蹤,這位叫做歹菲的黑臉青年將綠帽男的悲哀表現得淋漓盡致,真假莫測,即使以我的閱歷,也瞧不出來,倘若是假的,只怕這人真的是奧斯卡影帝級別了。

  不過我知道,對方絕對不可能無辜,因為虎皮貓大人親眼見證到,給李家湖下降頭的那行腳僧人達圖,就在這個莊子里,達圖和果任法師認識,那么所有的一切,特別是雪瑞的被虜和李家湖的中降,果任要是不知道,我想我都可以直接跳進村口那條河里面去了。

  回想起事情經過,我不由得感嘆:老辣,真的是太老辣了!

  “是啊是啊,人家都悲慘成這幅模樣了,他們還要苦苦相逼,實在是太過分了……”

  “要真的如此,只怕誤會人家了!”

  聽得這兩個人的表述,旁觀者中邊有人立即倒戈,搖頭嘆氣,朝著我們看來的目光中,也多了幾分質疑,便是戚副會長這邊,好幾個人都不由得皺起了眉頭,不過我見到那個言老先生卻是出奇的氣定神閑,表現得泰然自若。

  面對著這么多人的質疑,連雙龍也不由得有些慌了,不假思索地質疑道:“你說是你老婆,就是你老婆啊?口說無憑,你拿什么來證明?”

  他這話正中了人家下懷,歹菲直接從懷里掏出一本證件來,摔在了連雙龍的身上。這本子掉落在地,連雙龍彎腰撿起來,仔細一看,臉色大變。我不知道緬甸的結婚證長什么樣,瞧著這怪怪的模樣,以及連雙龍那見鬼的表情,也知道這東西確實無疑。

  拿著這結婚證在手,連雙龍臉上的肌肉不斷抽動,而歹菲則凄慘地冷笑著:“我們在這里一片土地上也是有名望的家族,犯得著為了你們那點小錢,將自己老婆都給獻出來么?你們還好意思找我要人?我不找你們要人,這已經是極為克制了,你們還有臉?”

  這般顛倒黑白,連雙龍瞠目結舌,語無倫次,而旁邊的諸人也都議論紛紛,似乎已經聽信了果任伯侄兩人的解釋,瞧著這幾乎失控的場面,我嘆了一口氣,站起了身子來:“雙龍,你先退下吧,我來。”

  聽得我的吩咐,連雙龍如釋重負地松了一口氣,口中喃喃自語,說明明都是你們在搗鬼,還裝什么清純?話這么說,他人倒是退回了我們的身后來。我雙手抱拳,朝著場中拱手,高聲唱諾道:“在下陸左,來自中國苗疆,此番專門為了解決這件事情而來,見過各位,見過果任法師!”

  我說的是中文,然而在場的大部分卻都聽得懂,程翻譯在旁邊給我翻譯著,果任法師伸手打斷了她的翻譯,瞇著眼睛盯了我好幾秒鐘,這才用一種沙啞而怪異的中文腔調緩緩說道:“年輕人,我看你年紀輕輕,眼睛炯炯而有神,是個不錯的孩子;然而這修行不易,你還是需要修養一些氣度,凡事不要收了人錢財,就強出頭,倘若是讓自己莫名隕落了,那可真的不是什么好事……呵呵,年紀大了,心也軟了,最看不得英杰才俊遭受委屈,這便多嘮叨了幾句,莫見怪啊!”

  他這一番愛才兼威脅的話語,讓我不由得灑然一笑,回顧了一番周圍的這些人,臉上有著微微的笑容,平靜說道:“果任法師,并不是說我非要趟這灘渾水,我這次下南洋,所為的只是雪瑞,如果她沒有事,我立刻掉頭就走!”

  “好情誼,不過既然如此,你更不應該找我了,像這種失蹤的事情,你應該去報警,讓軍政府來幫你出頭,而不是來騷擾我們這種平民百姓。”果任法師一點兒也不為所動,面不改色地撒謊。

  我面前這位是個滑不溜手的老油田,想到此節,我將心神沉下來,卻也是不慌不忙地說道:“果任法師,或許你不是很清楚,我也沒有跟你提起,這雪瑞呢,她有一個師父,名字叫做蚩麗妹,不知道你可知曉?”

  果任法師的眉毛一掀,說我可不認識什么妹不妹的,也不知道你想說什么,年輕人,你想唬我么?

  這人不知曉,堂下卻有人驚訝說道:“啊,這事情還涉及到白河苗蠱神女的后輩?”

  聽得這句話,我下意識地扭頭看去,卻見之前淡定無比的言老先生臉上,露出了驚訝之色來,似乎曉得些什么。白河苗蠱神女?這個名號,說的是那個泡在蟲池中的角色女人么?我的心中還在詫異,果任法師的眉毛卻是又一陣聳動,他瞇著眼睛說道:“好大的名頭,還真的有些唬人呢。這位老先生,未曾請教高姓大名?”

  言先生擺擺手,搖頭說我就是一山野村夫,臨時過來湊數的,不過小法師,作為一個年長者呢,我給你一個忠告,那就是倘若那個叫做雪瑞的小女孩在你手上的話,那就把她交出來吧,大家面子上都好看,和解也容易——你也許并不知道,自己到底惹到了什么人……

  果任法師渾然不理,微微一笑,說你個老家伙,倒是好謀算,你和這個疤臉小子這般一唱一和,不就是想誆騙于我么?然而我什么都沒有做,正如你們中國人所說,“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我心里面坦蕩蕩,也沒有什么好說的。

  他抬起頭來,沉聲宣布道:“陸左,還有你,李宇波,既然大家都召集了鄉紳名望之輩前來,擺場講數,所有的事由都掰爛了、揉碎了,講了個清清楚楚,你們是受害者,我們也是,老天公平,并沒有厚此薄彼,不過我這里提前講明,此次講數都是因為你們的糾纏,我們才不得不勞煩在座諸位名望之士前來勘查,既是如此,那么我們雖然不要求你們進行精神損失的賠償,但是你們還需要出一筆車馬費,犒勞眾人,如此可好?倘若你們同意這個數額,那么一切就萬事皆休了!”

  瞧見果任法師這般說法,有擺出一個讓人詫異的數額,言老先生搖了搖頭,嘆了聲“自作孽不可活”,然后隱沒入了那人群中。

  這番講理,不但沒有討到個說法,將雪瑞給救出來,反而被這家伙一番羞辱,臨到了,居然還敢叫我們賠錢,這可真的是滑天下之大稽,我回頭瞧了一眼,發現我方之人,臉上皆露出了憤慨的神色,我心中憤怒,卻不露于臉上,而是淡淡地說道:“倘若我們不罷休呢?”

  “不罷休?”果任法師雙目如電,猛然瞪了我一眼,磨著牙,陰森森地說道:“倘若不愿,我這大門,也不是誰都說進就進,說出就出的!”

  果任法師臉色肅然,整個人輕輕一抖,立刻有一大團黑霧彌漫于身,肆意張揚。這黑霧乃靈閻之氣,如鬼魂一般,非修行者不可見,常人之感覺整個空間陡然一陰,而我瞧見這個家伙則是“魔焰滔天”。

  不過瞧見他露出這番模樣,我不怒反喜,因為斗心眼,講詭計,我還真的不是這種活了一大把歲數的老家伙對手,但是若是斗本事,我卻還真不懼。當下擺明車馬,我也是灑然一笑,說大家都是明白人,果任法師,你既然說出這般話,那我們便斗上一斗,倘若你贏了,我們掉頭便走,該咋賠咋賠,但倘若是我贏了,一天之內,不管你用什么辦法,我要見到活蹦亂跳的雪瑞!

  果任瞧見我戰意盎然,卻不接戰,左耳朵微微一動,旁邊躥出一條大漢,怒吼道:“想與我師父較量,先讓我姚謙書試試你的本事!”

1條評論 to“第三十三卷 第十章 文攻武衛”

  1. 回復 2013/12/19

    劉璃夜.

    賤婢!作死!欠收拾!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