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卷 第十三章 明暗兩條線

  說實話,擁有著本命金蠶蠱和戰略級法器震鏡在身,這種程度的拼斗我并不是很擔心,因為南洋降頭術與苗疆蠱術,師出同源,一個爹兩個崽,只不過一個是兼容并蓄,一個則更多的在于純粹的蠱毒研究。

  降頭師防止蠱毒的手段雖有,但是并不像道家那般敏感,也沒有專門的法器和理論系統來克制,在我剛才并沒有表明身份的情況下,果任法師中招,也不是什么稀罕之事了。

  看著地上痛苦不堪的果任,我很想揪起他的脖子,好好盤問一番雪瑞的下落,然而旁邊畢竟還有這么多見證人,倘若我直接施展暴力手段,只怕雪瑞還沒有找到,吳武倫那些官方人員就已經找上門來了。

  正如吳武倫之前警告我的,交情歸交情,但倘若我敢明目張膽地在他們的國土上肆意妄為,那么他們是絕對不會坐視不管,到時候亡命天涯的,反而是我——其實換位思考,也是如此。

  因為有了一次相同的經歷,所以我學會了一切都須暗中進行,不能受人以柄,故而在那個主持人宣布結束之后,也沒有再繼續對果任法師展開剛才那般兇猛的攻擊,而是縛手而立,看著黑臉青年歹菲等人沖上前來,對他好是一番救治。

  在陡然間打破平衡,將果任法師擊倒在地的我此刻也被許多人異樣的目光包圍著,許多人直接露出了難以置信的吃驚模樣,斷然不會想到久負盛名、名聞仰光的降頭師果任,竟然被一個乳臭未干的小子給毫無爭議地擊敗倒地,而且還被人反過來下了降頭。

  在那一刻,幾乎所有人看向我的目光,都充滿了恐懼。

  力量給人予權力,也給人予尊敬,當我緩步走回草廬大廳之中安坐的時候,人群不由自主地讓出一條道路來,我方人員眼神熾熱,不斷地小聲交流著,而果任這一方則心緒萬千,不能平靜。安坐在椅子上,我輕輕打了一個響指,鬧騰不休的肥蟲子安靜下來,而飽受折磨的果任法師也終于松了一口氣,用手抹了一把額頭的汗水,濕漉漉的一層。

  我見果任法師終于平緩過這氣來,環顧四周,人們紛紛躲閃我的直視,議論的聲音也停止了,堂中寂靜,而果任法師則不甘地開了口:“你是怎么做到的?”

  什么?——我不明白他到底在問我如何下蠱,還是對那魔物詛咒免疫,見我不明白,果任法師再次問道:“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你竟然沒有被惡魔詛咒到?”

  面對著這個家伙噴火一般的糾結表情,我笑了笑,卻并不打算告訴這位對手我的底細,而是凝聲說道:“剛才我們已經講定,我倆比斗,倘若我輸了,你開的一切條件我都接受,而我們則自行離去,不做糾纏;不過若是你輸了,就交出雪瑞來。那么現在,請吧!”

  果任法師此刻像被抽掉了脊梁骨的土狗,癱軟在椅子上,卻仍有抵抗心理:“我有答應過你這條件么?”

  我眉毛一掀,的確,開打之前,因為那個壯漢姚謙書的陡然介入,他的確是沒有開口同意,不過我并不怕他耍無賴,于是冷冷地笑著提醒道:“看來你是打算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前反悔了?那么也罷,如果你真的喜歡剛才那種感受的話,我們立刻離開,也無妨!”

  回想起剛才的痛苦模樣,果任法師不由得又是一臉的冷汗,他痛苦地捏著拳頭,臉色灰敗地辯駁道:“你們的那個雪瑞失蹤,與我并無半點關系,你要我將她給交出來,這根本就是強人所難,讓我怎么去執行呢?”

  他這番表現讓人由不得相信,然而我卻根本不管,說既然如此,那我們離開吧,此次比斗,雙方都是簽了生死狀的,一切后果自行負責,到時候出了岔子,你們可不要來找我。

  我站起身來,吩咐左右,然后走到戚副會長面前,拱手為禮,說此次有勞華人商會的諸位前輩了,不過事情既然這樣,我們便回去吧。戚長生笑容滿面地搖搖手,說無需客氣,自家人,彼此相幫也是應有的,自古英雄出少年,陸左你這一身本事,倒是給我們華人長臉了。

  旁邊幾人也都稱贊不已,便是閱歷頗廣的言老先生也撫頷稱贊,說陸左,好本事,讓人刮目相看啊。

  我再次拱手為禮,表示感謝,然后準備離開之時,果任法師叫住了我,一臉沮喪地說道:“雪瑞失蹤之事我確實是一點兒也不知情,不過我在這邊經營多年,很多朋友都能給些面子,倘若我要打聽,應該能夠得知消息的,這樣吧,給我三天時間,到時候我給你回復。”

  我轉過身來,盯著他,知道在剛才的時間里,他已經自檢查過身體,并且知曉自己應該是沒有能力驅除我的手段,方才會如此好說話,不過我并不打算給他拖延的機會,而是鄭重地下了最后通牒:“一天之內,我要見到完好無損的雪瑞。另外,我要搜查你的宅子,以確定你話語中的真偽!不然,我們一拍兩散。”

  瞧見我這咄咄逼人的態度,旁邊果任法師的侄子歹菲不由得氣憤地大聲質問道:“太過分了,你們怎么可以這么逼迫我們?我們本來就夠倒霉了,你們還步步緊逼,到底想怎么樣?”

  我有些同情地看著這位綠帽男,他不但被自己的妻子欺騙,便是他的伯父,以及周遭這些人,都在欺騙著他,他根本就是一個悲劇,然而他卻一點也不自知,反而在這里強出頭,著實可悲可憐。果然,感受到了我話語里面的強硬,果任法師在沉默了數分鐘之后,語氣沙啞地同意了我的要求。

  當下我也不客氣,與阿洪分了兩組,各自在這大宅子里搜索起來。

  有虎皮貓大人在空中坐鎮,我并不怕里間有人在我視線范圍之外離去,哪怕是有密道暗室,我相信我也能夠找尋出來。

  然而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事情出現了,在長達近一個小時的仔細搜索中,我并沒有找到任何一個目標人物,郭佳賓、鐘水月、雪瑞,乃至之前虎皮貓大人確定無疑的那個行腳僧人,都消失無影蹤,在整個過程中,果任都表現出了極為配合的態度,哪怕是我搜查他靜坐修行的房間,以及配制降頭之物的地方,他都沒有阻攔,一副天生的無辜模樣。

  他的這番表現也贏得了許多人的同情,便是李宇波也猶豫了幾分之后,湊到我的耳朵邊來,小聲商量道:“呃,陸左,你看你是不是做得太過分了,人家既然都已經服軟了,那也不要這樣緊緊相逼唄,他們都是仰光有頭有臉的大人物,我們畢竟還要在這里做生意呢,和氣生財最重要!”

  我瞧了一眼這個渾身有著濃厚古龍香水的家伙,他剛才還被果任那無恥的條件氣得渾身發抖,此刻卻又幫著對手說起了好話來,讓人覺得好不奇怪,這立場也太不堅定了吧。

  不過盡管有人相勸,我也是講整個大宅子搜索了一整遍,方才罷休,與眾人一同離去。

  我們是下午五點的時候過來講數的,在此差不多折騰了兩個多小時,等到離開村子的時候已經快八點。

  天色已晚,夜幕初升,坐在舒適的商務車里面,隨著這道路左右搖晃,阿洪瞧見我眉頭不展,便勸慰我,說陸左,你也別太擔心了,那些人是地頭蛇,白道黑道的關系熟絡得很,消息也靈通,今天你既然逼迫得他們答應明天便找到人,那么他們一定會拼了死力,玩兒命地去找尋雪瑞,我相信這事情應該不會有太多差池的,你今天連戰兩場,也是累得厲害,還是休息一會兒吧。

  旁邊的李宇波也用羨慕的眼神看著我,接口說是啊,是啊,陸左你今天實在是太厲害了,果任那個家伙牛皮吹破天,據說是仰光這一帶頂尖的法師,卻三拳兩腳之下,就給你弄趴下來了……實在是太厲害了。

  自上車起,我一言不發,任由兩人說話,等那車駛出這個小村莊的時候,我突然出言說道:“阿洪,事情有蹊蹺,路過那片樹林的時候我便下車,你們不要停,裝作我在車上的樣子,并且見到顧老板之后,告訴他,倘若我明天沒有回來,讓他打電話給我的朋友,將情況講明;李宇波,一會你請此次前來的華人商會諸位前輩吃飯,倘若有人問起我,便說我今天比斗太過勞累,先回賓館歇息了,改天再登門拜訪——我說的話,你們可都記住了?”

  聽聞我的這話兒,車內的人都大吃一驚,問為何這么急?

  我也不解釋,只是讓他們照做,并且叫司機落在車隊尾處,在路過前面一個轉彎的時候,我將車門推開,那車速不停,人便朝著路邊的田里跳了出去。

  從車上跳下來,我朝前又跑了幾步,當將這勢能緩沖完畢后,我躬著腰,瞧見一行車列朝著黑暗的遠處離開之后,毅然轉身,身子貼著山林中的黑影,快步朝著那座小村子,再次潛去。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