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卷 第十八章 貼身搏擊,頭槌取牌

  感覺到左手被制,我下意識地低頭瞧了過去,但見這是一雙精瘦油潤的小手,指甲又尖又長,僵硬得像我老家那掛在灶房上面流油的臘肉,而這雙小手的主人,竟然是一具不到兩歲小孩的尸體,這尸體被用香料填充到肚子里,然后外表裹鍍著一層金箔,金箔之上,紋繪得有神秘詭異的黑色符文,不停地流轉著。

  它整個身體佝僂著,散發著一種詭異的陰寒之氣,讓人直打寒顫。

  我低頭瞧,正好看見這嬰尸將頭抬起來,這是一張扭曲恐懼的臉,黑乎乎的看不太清楚,只瞧見眼眶空蕩蕩,里面有一窩子的尸油,以及幾條肥嘟嘟的白色蛆蟲,正在歡樂地蠕動著,慶祝重見天日。

  我的左手傳來一陣火辣辣的刺痛,那陶罐子里滾出來的嬰尸聞得空氣,居然便又活了過來,雙手緊緊抓著我的手腕,尖銳的指甲已經抓進了我的皮膚里面去,一股冰寒無比的陰氣順著傷口,混合在血液中,朝著我的心房涌去,而此物更是得寸進尺,張開嘴巴,朝著我的胳膊就咬了過來。

  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當下我也是焦急到了極點,也顧不得這東西是福嬰,還是古曼童寄物,抬手便是一劍,對著這嬰尸的額頭刺入。這鬼物經過不知道多久時間的腌制,風干流油如臘肉,肉質堅韌而具有彈性,鬼劍刺入,先是朝著側邊一滑,來到了右眼眶處,這才穿顱而過。

  對于類似陰靈來說,鬼劍便是一臺強力高效的吸塵器,抵入頭顱里面,劍身立刻瘋狂地將其內里惡靈吸收,我聽到一聲若有若無的哀嚎,抓在我左手上面的那雙小手也終于失去了力量,垂落下來。

  我翻身而起,感覺到左手一陣刺痛,微微發麻,知道應該是中了尸毒。

  所謂尸毒,便是腐爛的尸體里大量的劇毒病菌相互繁衍,再加上地穴之中的陰氣蓄積,能夠致命。

  我不知道這尸毒發作是快是慢,瞧著我的左手發麻,開始失去知覺,而整個手臂都開始肉眼可見地腫了起來,心中也慌,立刻凝神聚氣,用意識勾動肥蟲子前來救駕。

  我這邊呼喚著肥蟲子,身子也站了起來,四處一望,卻見那一胖一瘦兩個黑衣人搖動手中旗幡,口中發出鬼哭一般的聲音,接著視線之內,一個又一個的陶罐蓋子被掀開,從里面爬出了身上裹覆金箔,上面紋繪的符文像螞蟻一般,不斷游動著的嬰尸來,一個、兩個、三個……

  舉目而望,在這僅有月光和遠處昏黃燈光照耀的黑地里,根本看不清數量,只見著密密麻麻地蠕動,那種場面,回想起來都讓人不寒而栗。

  場中有尸臭與香料混合的怪異味道在四處飄揚,而陡然間出現的陰寒之地,給整個炎熱的夜晚多了幾分深入骨髓的冰寒,當我將視線收回來的時候,我的身邊已經圍上了十來頭年齡大小不一的嬰尸,油乎乎的嘴巴張開,灑落許多尸油,又黑又尖的牙齒幾乎充斥在我的視野中,滿滿當當。

  幾乎是在我爬起來的瞬間,便有三頭離我最近的嬰尸騰空而起,口中發出尖利的嚶嚶啼叫聲,朝著我撲來。

  這東西被藏身于陶罐之中,香料填肚,金箔覆面,秘法煉制,密密麻麻,集中埋藏,不但詭異邪門,而且毒性劇烈,我感覺到頭腦之中昏昏沉沉,有點像是以前高燒時的那種狀況,當下也不敢再讓這些嬰尸臨體,刷刷刷,有出了三劍,如毒龍探穴,劍法老道地扎入眉心之處。

  然而因為我出劍實在太快,鬼劍來不及發揮功效,結果除了我最后刺中的那頭魂銷魄散之外,余者兩頭只是跌落在地,接著再次前沖,左右一個,抱在了我的大腿上。

  雖然毒性上涌,然而我的心中卻是更加冷靜,眼見著這兩頭陶罐嬰尸即將臨體,鬼劍一個大旋轉,將這兩頭嬰尸的爪子給全部削斷,不過我到底還是躲閃不及,被這一撲之下,再次后仰,跌倒在地,后腦勺重重磕在了破碎的陶罐上,感覺到一陣劇痛,頭發濕透,知道是流了血。

  猛虎還怕群狼,我這會兒算是真正明白這句話的含義了,瞧見這兩頭嬰尸張開盡是尸油的嘴巴,那烏黑的牙齒尖銳,朝著我的腿部咬來,頓時就是一陣恐懼,奮力往著旁邊一滾,避開這一擊,艱難地站起來,踉蹌地朝著潭邊跑去。

  在我的身后,無數嬰尸如蝗蟲,朝著我奮力追來,左右皆是伏擊,我只跑了十米不到,又被再次纏住,而正當我在這些小東西之中揮舞鬼劍,奮力還擊之時,耳邊傳來了朵朵一聲清脆的喊聲:“陸左哥哥,我來助你!”

  一身瑩白的朵朵出現在了我的身旁,經過日喀則鬼妖婆婆的醍醐灌頂,以及這些日子以來不斷地修煉,特別是我體內尸丹氣息的調養,朵朵已經能夠自主控制心中的暴戾,此刻臉上雖然盡是青黛之色,不時有蚯蚓一般的血管鼓起,然而她卻還能神志清晰。

  當下她張開雙手,一股浩大磅礴的佛光從體內生成,五光十色,圓潤等弧,將場中照得透亮,色彩迷離,宛若天國一般,朵朵張開檀口,輕輕念喝道:“唵、嘛、呢、叭、咪、吽!”

  此言一出,空間中立刻溝通天地,一股異常豐富、奧妙無窮、至高無上的氣息自虛無處傳遞而來,它蘊藏了宇宙中的大能力、大智慧、大慈悲,宛若佛陀降世,橫空而生。

  朵朵的個性向來平淡,早先打架都會哭鼻子,此后也一直不怎么顯露身手,讓我并不能夠知曉她從鬼妖婆婆那兒,到底學了什么本事。然而此刻瞧見了我這番狼狽模樣,這小蘿莉也終于發威了,展露出了讓我驚喜莫名的實力來。

  不愧是鬼妖之身,昔日妖師鯤鵬入得佛門,而今朵朵真言也是深得佛韻三味,一招即出,整個潭邊偌大的草地之上,立刻展露出了恢宏而龐大的佛陀氣息來,那些至邪至陰的陶罐嬰尸哪里見過這這種場面,稍微強壯些的紛紛后退,而有的剛剛才生成陰靈之體,那意識便被那佛光度化,直接消散不見了。

  僧侶厲害,善于假物,這般恐怖的愿力并非朵朵所為,她僅僅只是做了一個溝通的作用,有的老和尚一輩子吃齋念佛,心極虔誠,也能有此功效,此乃信仰,卻并不能持續多久,朵朵一招接引,旁邊嬰尸紛紛閃避,而她則拉著我的手,朝著潭邊跑去。

  那些從陶罐子里爬出來的嬰尸給佛光嚇到,停滯不前,然而使用招魂幡驅趕這些鬼物的胖瘦二人卻并不恐懼,早已經抄了我的后路,而在我來的方向,果任法師帶著十來個衣著各異的人紛呈而來,將我給隱隱圍住。

  他沖下坡來時,正好看見朵朵展露出這一手,不由得高聲大叫道:“摩哩?這里居然有一個摩哩,天啊,我要她,活捉她!”

  后路被堵,當下我也是強行壓下那鉆入心肺的尸毒,一個箭步斜出,倏然沖到了那個瘦子面前,這個家伙一臉錯亂縱橫的刀疤,此刻也有些慌亂,手中那兩米長的幡子抖動如大槍,挺身朝我心口刺來。

  我腳下踏著迷蹤步,晃過這透體一擊,雙手抓住招魂幡的這一端,用勁一抽,那人便朝著我這邊飛來。到底是百戰之地,這瘦子即使失去平衡,也仍舊保持狠辣的作風,手上陡然間多了一把土制的尖刀,半尺長,朝著我的心窩捅來。

  我后退一步,捉住他的手腕,凌空掄起之后就地一摔,很輕松地將這個絕對不超過一百斤的瘦子,給砸在了旁邊的一個陶罐上,哐啷一聲響,那瘦子發出撕心裂肺的狼嚎聲,手中的招魂幡往天空一扔,大聲詛咒著,因為說的是緬甸語,我聽得不是很懂,然而周邊那些本來還有些怯怯的嬰尸頓時就是一陣喧嘩,仿佛打了雞血一般,開始蠢蠢欲動起來。

  瞧見這場景,我心道不好,這胖瘦二人應該是負責照看祈愿這一片嬰尸地的“園丁”,身上自有秘法,能夠刺激那些毫無心智可言的嬰尸奮不顧身,當下也是顧不得許多,鬼劍一揮,將他喉嚨割破,腥臭的鮮血飚射,隱沒在了濃重的尸臭之中。

  解決完這瘦子之后,我與朵朵趁著這些嬰尸還殘留著一點兒畏懼,返身便跑,眼瞧著離那潭邊不遠,這時從我的右側突然又傳來一陣風聲,我的鬼劍下意識地揮去,鐺的一聲響,黑夜中火花濺出,巨大的力道往我的手上傳導而來,我的鬼劍下意識地往回收,人便被一道黑影給撲到在草地上。

  我連續翻了好幾個滾,朵朵在旁邊叫了一聲“陸左哥哥”,立即被許多奮起的嬰尸給淹沒住,混亂之中,我的右手被砸了好幾下,鬼劍跌落,當世界的一切都停止下來的時候,我看到一張猙獰的臉孔,噴著潮濕而腥臭的氣息朝我喊道:“小子,我說過,從哪里跌倒,就從哪里站起來!這一回,我要親手宰了你!”

  他說得咬牙切齒,身上濃重的黑霧已經將他給籠罩得不似活人,我四肢被制,此刻卻也冷笑道:“未必!”

  言罷,我給了他一個頭錐,然后用牙齒,將他胸口的佛牌扯斷。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