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卷 第十九章 狗血劇情,歷史重現

  果任胸口處的黑色佛牌如同小孩兒手掌一般大小,用朱砂染紅的粗麻繩捆制,我伸頭咬住,猛力一拽,那繩子末端受不住力,崩然斷裂,而我也掙脫出手,將那佛牌給緊緊抓在右手上,上面有一種詭異的力量在左沖右突,那氣息與祥和寧靜的佛陀之力有些類似,然而更加激進、更加邪門一些。

  我手握著黑色佛牌,冰冰涼涼,竟然能夠壓制住我胳膊傷口處的尸毒,昏昏沉沉的腦袋為之一清。

  果任法師佛牌被奪,臉色倏然一變,伸手來奪,我微微撇開,屈膝拱起,朝著這個家伙的下身一頂,然后全身游魚一般扭動,逃脫了這個家伙的掌控,意念溝通,潛伏在果任體內的蠱毒立刻與我熱烈呼應,渾身黑霧繚繞的果任法師“啊”的一聲慘叫,渾身的黑霧暴漲一倍,揮掌朝著我猛拍而來。

  “你這可惡的家伙,快解除我體內的降頭,要不然,我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果任法師利用灌注于身上的強體自降之術,以毒攻毒,暫且壓制住了這體內蠱毒的發作,瞧見我爬將起來,低頭去找鬼劍,便伸出手中的鐵梨木法杖,朝我捅來。

  我躲開他的這一擊,發現鬼劍已經被淹沒在擁擠上來的嬰尸群中,當下也是一聲大喝,九字真言念出,伸手一招,意念凝聚蔓延,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事情發生了——那跟隨我接近一年的鬼劍居然發出了一聲輕微的鳴叫,從混亂的尸群中彈出,朝著我的手中跌落而來。

  佛牌換左手,右手則緊緊抓著鬼劍麻繩纏繞的劍柄,我的心中一陣激動,這莫不是人劍合一的前奏吧?

  這驚喜讓我短暫忘記了肥蟲子遲遲未歸的不快,當下也是積聚小腹之中的氣息,一面壓制尸毒蔓延心肺,一面流轉至鬼劍之上,勁氣注入,鬼劍陡然漲了一倍有余,化作了名副其實的大劍。我陸左學劍,時間不長,那精妙絕倫的劍技離我遙遠,然而這般殺場之上的大開大闔,卻甚合心意,當下也是將情緒攀起,鬼劍一轉,劃出一個大圈,逼退洶涌而上的嬰尸,然后朝著果任法師沖去。

  瞧見手持黑色鬼劍的我陡然間意氣風發,勢不可擋,果任法師也不敢迎上來硬拼,朝著旁邊退開,不過手中那鐵梨木法杖不時飛出些許粉末,意圖下降于我。

  我并不是要跟這個窮途末路、必死無疑的家伙拼命,見他讓開道路,當下便也不作計較,一邊揮舞著鬼劍逼開圍攻上前來的陶罐嬰尸,一邊奪路而走。

  說句不客氣的話,除了與我相當的果任法師之外,山谷之內并沒有出現能夠力壓全場的高手,手持變異鬼劍的我與朵朵一左一右,往前沖擊,竟有些勢不可擋的風范,那些嬰尸倒也不怕死,紛紛飛撲而來,被那鬼劍轟的一陣掃,輕則跌飛一邊,重則一劍兩段,命喪當場。

  然而我再厲害,也擋不住成百上千的嬰尸橫空撲來,這些小東西大部分都是不滿周歲而死,本來純凈的心靈被陰風洗滌,最容易變質,一旦邪惡歹毒起來,絕對是讓人頭皮發麻,很快我又陷入了寸步難行的苦戰之中,幾乎每挪一步,都會有兩三頭嬰尸死去,而又有數十頭嬰尸涌上來,將我和朵朵給團團圍住。

  即將被這些種在地里面的嬰尸狂潮給淹沒的時候,久喚不來的肥蟲子終于駕到了。

  這家伙并不是一個人前來,它是被虎皮貓大人給救過來的,身處于肥母雞精鋼一般的利爪之下的它,與三轉剛出現時的造型一模一樣,瘋狂掙扎著,身上那十來雙眼睛不斷地擴張和收縮,發射出五光十色的光芒來,將大半個空間都給照耀得變幻迷離。

  肥母雞倒是有老大風范,一邊用堅硬的鳥喙啄動這不聽話的小東西,一邊朝著我大聲吩咐:“小毒物,我記得你鎮壓山巒十二法門里面有一段鎮壓蠱毒的口訣,可曾還記得?”

  我這法門曾經向虎皮貓大人請教過,它也能夠知曉一些,而我自然是爛熟于胸,知道它說的是育蠱中小功德湯的熬藥法訣,當下一陣念誦,然后配合著九字真言中內獅子印和金剛薩埵降魔咒,一起快速喝念而出,肥蟲子當時便是一震,渾身那恐怖的光芒一頓收斂,暗金色皮膚上面的眼睛,也微微瞇了起來。

  虎皮貓大人感應極靈敏,當下也是松開爪子,放肥蟲子放到了我的頭頂,那小東西振翅扇動,一股無形的氣勢陡然生出,然后朝著兩邊綻放。

  苗疆蠱毒,盛名曾經威震南中國,乃至整個東南亞,而作為其中王者,三轉過后的本命金蠶蠱,它的這氣勢或許沒有朵朵剛才的那一招佛光普照來得底蘊深厚,然后卻讓所有往前沖擊的嬰尸都停下了腳步,僵直當場,沒有一個動彈,而就在這倏然間的寧靜中,一個痛苦的叫聲響徹山谷:“啊……”

  就在肥蟲子鉆入我體內排解尸毒,而我帶著朵朵和虎皮貓大人離去的時候,一直囂張到了極點的果仁法師終于扛不住體內爆炸性的蠱毒噴發,跪倒在了地上。

  肥蟲子也是恨他膽敢染指雪瑞的齷齪行為,于是將二十四日子時和午時發作的痛苦給他全部疊加,催速爆發出來——這在原來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因為所謂蠱毒,它不是毒藥,而是一種細微的小生物,必須要有一段培養發育的時間,循序漸進才行,然而如此快速,這也是三轉之后的肥蟲子才能催發。

  我曾經拿二十四日子午斷腸蠱爆發的痛苦,用分娩來比喻,那么此刻果仁法師所面臨的痛苦,便相當于同時生出了近五十個小孩——是同時哦,這……呃,反正果仁法師像個被父母拋棄的小孩子,在地上翻來滾去,放聲地哭嚎著。

  沒有人嘲笑這個地位尊崇的降頭師,因為他們都感受到了未知的恐懼,在幾秒鐘之后,渾身黑霧繚繞的果任法師整個人癱軟在地,身體宛若燃燒過后的蠟燭一般柔軟,不多時,這個讓我恨得牙齒癢癢的奧斯卡影帝肚子突然噗的一聲炸開,散落出一大篷花花綠綠的蟲子來。

  這些蟲子奇形怪狀,密密麻麻地爬滿了果仁的整個身體,在他的嘴巴、鼻孔以及眼睛處鉆來鉆去,直至此刻,這位著名降頭師依然還有意識,他不甘地仰天大叫著,說怎么會,我還有好多手段都沒有使出來呢,你趕緊將我身上這降頭解開,我們再斗一場!

  然而我哪里還有時間理會整個天真的家伙,幾步沖到潭水邊,小妖背著渾身虛弱的雪瑞,在此等待了許久,見我過來,問我是拼是跑?

  這黑漆漆的夜里,敵人不知多少,光那一大片密密麻麻的嬰尸,倘若再次恢復過來,只怕我們也扛不住,而且要是那個行腳僧達圖上師折回,我對付起來也有些困難。此行前來,為的就是解救雪瑞,而此刻雪瑞急需找一個安靜的地方救治,我還是見好就收。

  如此思慮,我撫摸起懷中天吳珠,說走,我們先撤。

  潛入水中之后,我們往東行走一截路,忽覺身后潭水渾濁,才發現那些嬰尸已經脫離了肥蟲子的震懾,再次追了上來,有的直接跳入水里。我瞧不作聲地從邊角的黑暗處爬出水面,借著巖壁上垂落的藤條樹枝遮掩,離開了那深潭。

  剛剛走開幾步,便聽到一聲劇烈的爆炸聲,水花騰空四濺,要不是天吳珠作用沒消,只怕我就要被灑個落湯雞了。我扭過頭來,火光中,看見十來個衣著不一的男女站在了潭邊,有兩個壯漢端著自動步槍,在朝潭水里面死命掃射,也有人悲憤地嚷嚷著,似乎在為果任法師的隕落而悲傷。

  我藏身的這個地方隱秘,他們一時間還沒有發現,而開啟遁世環之后的我也沒有給嬰尸盯上,那些陶罐中養育的黑巫尸靈暫時失去了目標,正在潭水里面撲騰著,密密麻麻,擠滿了潭面。

  瞧著那些火力兇猛的家伙,一點兒也不顧忌影響,我心中有些躍躍欲試,倘若把肥蟲子驅出,給這些家伙都種上蠱毒,豈不妙哉?

  然而這個念頭一說出,虎皮貓大人就否定了:“肥肥現在心性很混亂,倘若造就太多殺孽,只怕大人我也治不住,你確定要這么做?”想到肥蟲子剛才那猙獰模樣,我嘆了一口氣,然后遺憾地說道:“得,其實弄死果任那個大奸似忠的演技派,我已經心滿意足了,那我們回去吧!”

  說罷我扶著雪瑞,按著原路,悄然離開,朝著山谷外走去。

  懸崖攀爬,其實頗為不易,更何況是還帶著雪瑞這個渾身無力的萌妹子,出了山谷之后,我并沒有進山的道路走,因為此時的我尸毒方消,而且又戰得渾身酸然,一身是傷,害怕撞上那個馬來西亞的行腳僧人,自投羅網,于是讓小妖故布疑陣,在山里面繞了幾圈,然后找到一處背風的凹口處,停了下來。

  將雪瑞小心放在一片干草地上面,瞧見她臉色紅潤迷離,我問她雪瑞你怎么了?

  雪瑞緊緊咬著嘴唇,一雙明亮得宛若星空的眼睛里仿佛要滴出水來,聲音兒發顫:“陸左哥,那老家伙好像給我下了藥,啊……”

  她忍不住呻吟起來,那一聲,蕩人心魄,無比銷魂。

2條評論 to“第三十三卷 第十九章 狗血劇情,歷史重現”

  1. 回復 2014/05/31

    虎皮貓大人

    難道我會目睹這……,老夫掩面……算求了,噶噶噶

  2. 回復 2014/12/18

    果任

    不。。。。 竟然便宜你小子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