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卷 第二十章 山中靜候

  雪瑞的這一聲輕呼,差點兒把我的魂兒都給喊了出來。

  人們都說第一印象對人的影響會很大,我便是如此,一直以來,我都把雪瑞當作小妹妹,每次想起她,腦海里都會浮現起第一次見到這個女孩子時,那個豆芽菜兒一般的可憐模樣。然而直到此刻,我才發現當年那個柔弱的小女孩子已經長大了,她有著美麗綻放的身體,以及足夠成熟的思想。

  就某種意義上來說,她雖然稚嫩,但已經是一個成年人了,鮮花盛開。

  我從未有想到過雪瑞會喊這么嫵媚的嬌嗔來,心魂蕩漾,不由得熱血沖頭,臉紅脖赤,不過我到底不是十七八歲的少年郎,倒也能夠克制住這種動物性的本能,蹲身下來,問她情況還好吧?雪瑞閉著眼睛,雪脖微紅,嬌喘連連,紅唇之中,含糊不清地說道:“果任那個老家伙,剛才往我鼻間抹了點紅色藥粉,我聞到了寄生蟹和烏蠅液的味道,他……”

  聽到雪瑞的這話兒,我頓時就火冒三丈,果任這個老不修,做的事情還真的是下作無比啊——身為養蠱人的我自然知曉,這寄生蟹壯陽,激發女性情欲,而烏蠅身上提煉出來的液體分泌物,則是一種神經系統興奮劑,它還有另一個大名鼎鼎的稱呼,那就是西班牙蒼蠅水。

  對一個剛滿十八歲的少女,使用這種東西,我恨不得回返過頭去,將果任那個老王八蛋給碾碎踩爛,燒成灰灰。

  不過那家伙想來已經蠱毒爆發而亡了,我也不再去想,瞧著雪瑞不斷地扭動身體,口鼻咻咻,散發出清新好聞的少女氣味來,臉紅得像蒙上了一層紅布,不由得咽了咽口水,說雪瑞,那你現在感覺好一點沒有?

  雪瑞細長雪白的雙腿緊緊夾著,整個身子都在顫抖,聲音似哭了一般:“不知道,我好熱啊,我好渴啊,陸左哥,怎么辦啊?”

  聽到雪瑞這如怨如慕、如泣如訴的哭聲,我的心神晃動,難為情地瞧了一下旁邊,朵朵將手指放嘴里,一連無辜地看,虎皮貓大人將翅膀捂住臉,然后透過羽毛間隙,賊眉鼠眼地望來;至于小妖,這小狐媚子則將臉拉得老長,瞧見我望她,不由得氣咻咻地罵道:“看什么看啊,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是不是覺得我和朵朵是電燈泡,是拖油瓶了?你要說是,我們走便是……”

  我當下也被說得老臉一紅,結巴地說哪、哪有?

  小妖越說越氣,叉著腰,指著我的鼻子就罵道:“男人都沒有一個好東西,你也是!你那混蛋心思一出來,就厚起了臉皮來當借口,明明小肥肥就能把那藥性解掉,你偏偏當作不知道,你是當我們傻,還是你真傻啊?

  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剛剛被雪瑞無意識地撩撥了幾下,素了好久的我一下子就有些把持不住了,腦子也幾乎停止了運轉,直到小妖說了這句話,真的是一語驚醒夢中人,我這才想起了自己的身份,也想到了肥蟲子的妙處來——這小家伙活血化淤,銷毒排油那可是一等一的好手,些許春藥水,對于肥蟲子來說,還不是手到擒來的事兒。

  思維走出死胡同的我也顧不得反駁小妖的嘲諷,連忙溝通正在我體內清除尸毒的肥蟲子,將這肉乎乎的小蟲兒喚出來,然后指著神志不清、美目迷離的雪瑞說道:“咳咳,快去!”

  肥蟲子剛才差點暴走,此刻也回過神來了,討好地在我臉上蹭了蹭,搖頭晃腦,當我瞪它的時候,才落在雪瑞的……酥胸上——這小家伙倒也是隨雜毛小道,順著雪瑞領口處的乳溝往下爬,不知道往哪兒走去,過了幾秒鐘,我看見一臉春色的雪瑞悶哼了一聲,蘊含秋水的雙眼緊緊閉了上來,彎翹的睫毛抖動,才知道肥蟲子已經進入了她的體內。

  瞧著雪瑞那精致漂亮的小臉終于恢復了瓷器一般的潔白瑩潤,我知道肥蟲子已經在起作用了,于是全身都放松下來,從隨身背包里面取出一件衣服,小心地墊在她的頭頂,然后俯身察看著那緊緊貼合在雪瑞頭部之上的龜甲。

  這玩藝外表像是一個帽子,里面則有血肉,伸出紅色細線,直接深入雪瑞的腦部去,瞧見那細密的肉觸,我的心中發麻,轉過頭來看了虎皮貓大人一眼,說大人,這是什么,你可有法子破解?

  虎皮貓大人裝作純潔地捂了半天臉,見我沒有按照狗血的劇本出演,便下意識地罵了一聲,唉聲嘆氣,直說錯過了一場好戲,聽得我問起,立刻轉為正經模式,走上前來觀察,不時用鳥喙敲擊一下,試探雪瑞的反應。

  不過當它瞧見雪瑞皺著眉頭呼痛的時候,也就停止了試探,沉吟道:“東南亞地處熱帶,潮濕瘴熱,而且這里的原始土著又極端崇尚蒙昧的巫法,經常用人體來作試驗,誕生了許多讓人恐懼的邪法,聞所未聞,也無解。不過我瞧見這龜甲已經寄生在了雪瑞的頭上,貿然取下來,對她的傷害定然十分大,我們還需要小心研究再說!”

  大人擅長奇門遁甲、煉丹制藥之術,雖然旁類及通一些南洋降頭,但是太過于生僻的,也并不是全能全知,倒是我們兩個在這邊商量,旁邊的小妖插了句嘴,說相傳唐朝三藏法師到印度天竺國拜佛取經回國時,路過安南境內的通天河,也就是流入暹邏的湄江河上游,為烏龜精化渡船至半途時潛入河底,想害死唐僧,后唐僧雖不死,但所求的經書都沉入了河底,幸得徒弟入水撈起,但僅取回一部份大乘的“經”,另部份小乘的“讖”,則被水流入暹邏,為暹人獻與暹僧皇。

  她見我們都瞧過來,頓了一頓,然后沉聲說道:“此讖則為現如今支撐降頭術最重要的理論基礎,而當日那烏龜精之所以害唐僧,是因為讖上曾有一法,喚作龜甲封神術……”

  虎皮貓大人搖搖頭,說三藏西行取經,確有其事,然而這烏龜精壞經文之事,恐為后人編造。

  小妖說也許,不過這龜甲封神術,卻應該就是雪瑞頭上這個,那個叫做達圖的行腳僧人竟然懂傳聞中的小乘圣典,讖上術法,定是個厲害角色,陸左恐怕不是他對手,我們加起來一起,只怕也不行。

  聽得小妖說起這長人志氣、滅自己威風的話語,虎皮貓大人不服氣,嘴硬地說就那傻波伊,當年我就曾隔空與他有過精神碰撞,不過如此,這樣的家伙,要是大人我當年的時候,來一個滅一個,來兩個滅一雙!

  它牛皮吹得震天響,小妖直接一句話塞給它:“那是當年,你現在在人家眼里,還不夠一盤菜!”

  “你……”虎皮貓大人勃然大怒,正想說些找場子的話語,想想自己此刻癡肥的身子,不由也喪了氣,搖頭嘆了一回英雄氣短,然后問小妖,說你個小丫頭,懂得倒蠻多,你以前混哪兒的?

  小妖沒好氣地反問,說老講自己以前多么威風,我也想問你以前干啥的呢?

  話說到這,兩人互瞪一眼,哼哼哼,然后回過頭去,而雪瑞則一聲嘆息,幽幽醒了過來。

  瞧得雪瑞醒轉,我從隨身行囊里拿出水壺,放到她的唇邊,這小丫頭倒也不客氣,咕嘟咕嘟喝了一大半,這才仰起頭來,說不要了,我見她恢復了正常之色,問好一點兒沒有,雪瑞臉紅紅的,點點頭,說好多了。

  果任法師的歹毒之處在于,被下過藥的人雖然極度渴望,但是自己卻還是有所意識的,也能夠清楚地明了事情的經過,所以剛才雪瑞也明白自己的嫵媚之處,回想起來,頗有些不好意思,面紅耳燥。

  為了緩解我們之間的尷尬,我讓朵朵將雪瑞扶坐而起,然后說出了自己心中的疑問,問她怎么就這么輕松地落入了敵人的掌控了呢?

  雪瑞一臉悔意,她說當日確定郭佳賓和鐘水月寄住在坦達村果任法師處時,她幾次上門無果,請求軍政府也沒有回音,于是想請自己的師父蚩麗妹出面,只是她擔心那兩個賤人趁機離開,逃無影蹤,而知道寨黎苗村位置的除了她,就只有精神崩潰的崔曉萱,沒有辦法,得知青蟲惑可以離擔此重任之后,放它離去,沒曾想才過幾天,她父親便出了事,而她去追趕的過程中,被一個古怪的光頭僧人出重手擒獲,然后被限制了一身修為……

  “你的那只吉娃娃呢?”雪瑞身邊有一頭巴掌大的小狗兒,咒靈娃娃出身,后來被她師父蚩麗妹用大法力塑形,化作了吉娃娃,這回卻沒見它,聽得我提起,雪瑞神色黯淡,眼淚又啪嗒啪嗒地掉了下來:“小吉給那臭光頭給度化了……”

  光頭佬達圖居然有這么厲害?——是啦是啦,也只有這么強悍之人,方能跨越千里給我標識印記,見到麒麟胎而不強取,我心中悲嘆,為何我遇見的敵人,都是這種變態啊,怎么沒有幾個可以讓我秒殺的家伙?

  瞧見雪瑞哭得稀里嘩啦,我也無奈,只有好聲安慰她一會兒,然后摸出手機,發現居然有信號了。

  這可真的是一個奇跡,當下我也立刻撥打吳武倫的電話,告知他山谷的方位和事情的經過,特意囑咐,說要帶上高手和軍隊,不然一樣抓瞎。吳武倫答應立馬去辦,我便不再擔心,給顧老板他們報了平安,便在山里待到天明。

  次日凌晨,我才帶著諸人偷偷摸回城中酒店,還沒有歇口氣,便來了十幾個制服,為首的一個正是上次跟著吳武倫的小弟,面色不善地告訴我,武倫主任要見我。

1條評論 to“第三十三卷 第二十章 山中靜候”

  1. 回復 2015/03/18

    雪妖朵朵

    唉!狗血劇情沒看到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