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卷 第二十二章 賊心不死,同歸于盡

  大論云:秦言能奪命,死魔實能奪命,余者能作奪命因緣,亦能奪智慧命,是故名殺者。又翻為障,能為修道作障礙故;或言惡者,多愛欲故。垂裕云:能殺害出世善根。第六天上,別有魔羅所居天,他化天攝,魔名波旬。

  此魔羅乃佛祖悉達多修行之時的大敵,又喚作“第六天魔王”,神話傳說中的魔物,緬甸信佛,乃萬塔之國,吳武倫此番人等,或多或少皆與佛教牽連,無論大乘小乘,這典故也都是知曉的,所以聞得這名字,才會勃然變色。

  他打量了一番我的臉色,小心翼翼地問:“你說的到底是什么意思,為何會牽扯到這魔物?”

  我望著地上那個還在哀嚎著的果任法師,嚴肅地說道:“武倫,你或許剛剛接手這件案子,并不知情,我在這里可以很肯定地告訴你,整個案件最開始的原因,就是郭佳賓的妻子崔曉萱肚子里面,所懷著的孩子。我不知道整個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我告訴你,這最后的結果,也是崔曉萱生下了一個三頭六臂的鬼物,它便是魔羅!”

  我深吸了一口氣,說道:“這鬼物已經被鐘水月和郭佳賓給控制住了——你可以回想一下阿耐剛亭勒剛出生時的那種恐怖,再想一想,如果那魔羅得到一定時間的發育,那將會是一種什么樣的情況!”

  我的話說完,吳武倫的臉完全就已經黑了,如那鍋底。

  他沉默了好久,然后問道:“你確定?”

  我嚴肅地點了點頭,說現在已經不是一筆錢,一樁生意或者一筆仇恨的事情了,而是人類跟異類的戰爭,緬甸是你的國土,與我無關,但是那些即將要死去的人,他們是無辜的,上天有好生之德,說實話,我不愿任何人,死于這次危難。

  瞧我說得懇切,吳武倫又沉思了半分鐘,終于重重地點了點頭,說好,我立刻去向上面匯報,并且給予你盡可能方便的行事權利,當然,這一切都要在不傷及政府的根本利益為前提,你同意么?我點頭,說好,然后用下巴點了點院子里的果任法師,說這位已經是千瘡百孔了,傷勢非人力所能及,而我當時真的是在自衛,并不是過錯方,所以……

  吳武倫揚眉,不屑地說道:“什么狗屁頂尖降頭師,自吹自擂的家伙,弄成了這副模樣,真丟臉。我們的人已經在之前審過他了,一會兒讓人給他一個痛快吧;我去匯報了,至于陸左你,留在這邊做一個筆錄,我去去就來。”

  有著魔羅這個共同的恐怖敵人,吳武倫顯得十分急切,原本還準備興師問罪,而到了此刻,卻對果任這個家伙棄之不管,匆匆離去。

  世間沒有絕對的黑與白,吳武倫這種務實的態度我也不會用喜惡來作評價,看到他的身影消失在院門口,我并沒有與那個中年男人一起去做筆錄,而是緩步走到了果任法師的面前來。

  作為對手,也許是冥冥之中自有一種感應,也許是我體內肥蟲子的氣息讓這些享受盛宴的黑色蟲子產生了恐懼,停止不動,所以當我走到果任法師面前一米處時,他抬起了頭,朝著我的這個方向看來,爛成一片的嘴唇輕輕顫動,吐出了十來條細長若蚯蚓的蟲子,然后用沙啞的聲音說道:“陸左,你來了?”

  我站定,瞧著面前這一堆爛肉,緩緩說道:“是的,我來了。”

  知道是我在這兒,他如釋重負一般地松了一口氣,嘆息道:“我果任一生縱橫,威加仰光,慘死在我手下的降頭師大者一十二,小者無數,卻不曾想我竟然也死于降頭術,真的是善泳者溺于水啊。我熬到現在,就想親口問一下你,你給我下的,到底是什么降頭?”

  我瞧著這個如同腐尸一般的降頭師,縛手而立,傲然說道:“降中飛頭,蠱中金蠶,這世間無人可解,好叫你曉得——我來自中國苗疆,沿襲的是苗蠱三十六峒清水江流的敦寨苗蠱一脈,這本命……”

  我正夸贊著自家傳承,突然心中一動,后退一步,手結外縛印,口中高喝道:“解!”

  此言一出,體內金蠶蠱立刻爆發出巨大的金色光芒,將我給緊緊籠罩,而與此同時,果任則桀桀地厲聲笑道:“能與你同死,其幸甚也!”

  在這尖利的叫聲中,他體內有一顆術法的種子生根發芽,迅速膨脹而出,然后將這一堆爛肉給撐開,迅速朝著四周爆裂而出——轟!

  數不勝數的爛肉和蠱蟲以果任為中心,朝著四周炸開,巨大的沖擊波將我給往身后連推了四五米,我渾身金光閃現,肥蟲子將我的周圍幾米撐出了一個堅固不可破的氣場護罩來。

  那血肉簌簌而射,卻傷及不了我分毫,然而旁人卻沒有那么幸運,剛才過去解開繩子那個工作人員,整個人都給射成了篩子,而我身后那個準備帶我去做筆錄的中年男人,因為有我阻擋,并未受傷,只是臉給嚇得灰白,一屁股坐在地上,半天也沒有回過神來。

  除此之外,場院中的青石板上出現了一個直徑兩米有余的大坑,周邊的建筑都有受損,傷害不一。

  這沉悶的爆炸聲引來了好多人前來,瞧見現場這副場面,有人甚至直接掏出了槍來戒備,我一臉不善地看著這個中年人,他捂著胸口,過了好半天才回過神來,開始疏散人員,然后跟我道歉,并跟我請教這些蠱蟲處理的手段。

  沒過多久,吳武倫也匆匆趕了過來,發生這樣的事情,他的臉色顯然并不好看,因為這人是他帶回來的,然而體內居然還積聚著這么一記殺招,顯然是他們工作的失誤。不過我除了受到一些驚嚇,倒也沒有什么實質性的傷害,所以只是拿拿架子,也不再刺激死了兄弟的吳武倫。

  其實換一個立場想一想,也能夠理解——畢竟果任之前那一副爛肉模樣,便是拿著這裹尸袋將他裝起來,都需要鼓足很大的勇氣才行。

  當掃尾的事情都處理完了之后,吳武倫郁悶地跟作完筆錄的我再次道歉,我表示不必在意,說起來,果任想要報復的主要對象是我,那位被射成篩子的兄弟,倒是受了池魚之災。

  吳武倫一臉嚴峻,咬牙切齒地說道:“這些人太囂張了,不打擊不行了,一會兒我就去簽署命令,將他的余黨,給一網打盡,而且務必要追查到那個潛逃離開的達圖!”

  發泄完憤怒之后,吳武倫才告訴我,說他們上面同意了我在此處協助調查魔羅的行動,并且愿意在這方面盡量配合我。

  我點頭,想起一事,便將雪瑞所中的龜甲鎖神術,具體情況說予他聽,問他們系統里面,可有人能解這個?吳武倫搖頭,說這東西聽都沒有聽過,他需要問過之后才能回答我。說著話,他告訴我,他師傅迪河上師是緬甸國內第一流的白巫僧,對于解降之術,略有研究,現在就在大金塔修行,他會幫忙問一下,到時候讓我們直接去找他師父。

  我想起來,當日與雪瑞同游大金塔的時候,我似乎見過那個和尚,于是心中急切,問還有什么事情么,沒有的話我先回去了,一是準備給雪瑞解術,二則要將李家湖、顧老板這些普通人,給撤離仰光,這里到底是太危險了,我需要對他們負責才行。

  吳武倫這兒也是忙得焦頭爛額,于是也沒有跟我多說,送我到了門邊,連公車也沒有給我派一輛,沒辦法,我只好找了輛貴死人的出租車,返回酒店。

  我返回酒店的時候是上午十點,這個時候套房里的人變得多了起來,除了顧老板、阿洪以及被我勒令在此保護雪瑞的瓦謙等人外,華人商會的戚副會長和分公司高級經理李宇波等人也聞訊趕來了,至于雪瑞的母親Coco女士,更是第一時間就從醫院趕了回來,現在正在里頭的房間,跟雪瑞抱著哭作一團。

  我與在座諸人寒暄,聽了顧老板一番半真半假的吹噓,這戚副會長等華人商會的人看向我的神色都變了,態度恭謹得不行,言必稱“陸大師”,如此的謙讓中,好是一番累。

  戚副會長問我接下來有什么打算,我說現在問題有些麻煩,雪瑞雖然救回來,但是中了術法,必須解開才行,不過敵人的勢力很大,我怕李家湖夫婦在這里有所閃失,所以想盡快將他們先接回香港,我依舊留在這兒,為救治雪瑞奔波。

  戚副會長點頭,說今天下午正好有一班飛機,他這就幫忙訂機票,至于我,只要還在仰光,任何事情,招呼一聲即可。

  我想起一事,問言老先生還在么?

  他搖頭,說老先生已經返回清邁去了。我的心中隱憂,不過也不談,起身與諸人答謝。

  華人商會的人走了之后,我進里間與雪瑞母親商量,她自然是不愿意這么急地跟自己的女兒分開,我好是一陣勸,雪瑞也幫著勸說,她終于意識到自己留下來只是累贅,于是答應了,只要求臨走前,讓李家湖和雪瑞見上一面,我自然答允。

  諸事匆匆處理完畢,顧老板這邊也準備跟李家湖夫婦一起返港,但是把阿洪留給我,說阿洪跟他這么久,也能說緬甸語,我面前多少也要有人跑個腿,我征求了阿洪意見,方才答應。

  這事情決定得快,到了下午的時候,我便到加爾各答國際機場送走了這些人,然后帶著雪瑞,直奔大金塔。

5條評論 to“第三十三卷 第二十二章 賊心不死,同歸于盡”

  1. 回復 2013/12/01

    苗迷

    能不能更新快一點,我都快急死了啊

  2. 回復 2013/12/07

    劉璃夜.

    跳到最后一頁 占個沙發。

  3. 回復 2013/12/09

    悶油瓶

    寫的太好看了!期待期待

  4. 回復 2013/12/09

    苗超級fan

    都這么久了怎么還沒更新都急死我了

  5. 回復 2014/11/01

    言午許

    這言先生就是那個厲害的第二高手吧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