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卷 第二十七章 蹲伏草叢

  這是一個山坳轉角口,大人一聲令下,我便將手中的黑色佛牌放在地下,用泥土掩蓋,然后與雪瑞朝著附近的荊棘草叢中潛入,旁邊的他儂不知道怎么回事,問這是要干嘛,小妖輕輕拉了一下他,說躲起來便是,問這么多干嘛?

  小和尚他儂倒是蠻聽小妖的話,那小狐媚子瞪了他一眼,渾身的骨頭都輕了幾斤,跟得了軟骨病一樣,屁顛屁顛兒地朝著草叢中跑了過去,留下了空曠無人的山道,以及過山的微風。

  當虎皮貓大人飛向天空之后,我蹲在一叢緬甸山林罕有的石斛后面,眼睛一直盯著山道上,看看有什么動靜。這黑色佛牌當日戴在果任法師的脖子上,竟然能夠防范肥蟲子的進攻,這并不是它有多么厲害,而是它直接勾連行腳僧人達圖的意志,通過秘法,請神入牌。我當日收回來,而不是將其扔掉,其實也正是想故意誘使敵人能夠追蹤我們,然后跟著我們的節奏走。

  敵人之所以可怕,是因為他難以捉摸,倘若能夠按照我們的步調行動,那么威脅也就少了一半。

  這件事情我與虎皮貓大人偷著商量過,它同意了,并且負責探知尾隨而來的敵人,前兩日倒也沒有出現什么不妥,到了今天早上出城的時候,虎皮貓大人告訴我,說有人盯上來了,不過應該不是達圖,或者相同級別的高手。

  既然不是達圖,那么我也沒有什么好顧忌的,那跟蹤的人簡直就是送菜,我倒也不客氣,反過身來伏擊,抓幾個舌頭,把身后的敵人給弄清楚再說。

  大人給的情報很準,大概過了十來分鐘,在我們的來路附近就有了點動靜。來了人,我更加小心了,都不敢直視對方,只是用眼角余光略微掃描。那動靜越來越近了,我將遁世環給開啟,摒住氣息,然后將鬼劍給緩慢地抽了出來,盡量讓自己的心變得平靜,收斂殺心。

  三、二、一!

  出現了,在對面的草叢處出現了一個毛頭毛臉的家伙,比猴子要大一點,渾身陰氣繚繞,黏稠熏臭的粘液將身體弄得濕漉漉的,臉上長了三只眼,一張嘴巴大得直接裂到了耳朵里去。瞧見這類似于矮騾子形象的東西,我有一點兒錯愕,沒想到跟在我們后面的不是人,反而是這么一個怪物。

  我這邊驚訝,他儂也是用極低的聲音說道:“嘎達西(音譯)?”

  我扭過頭來,用疑問的眼光看了他一眼,他低聲解釋道:“這東西中文應該叫做魔泥猿,是南印度洋深處的一種水生動物,少部分也會生活在大陸,最喜歡待在河塘的爛泥里,以蚯蚓和蟲子為食。它的性格暴躁,而且天性通靈,是絕佳的媒介物,但是非常敵視人類,很多時候會隱藏于水底,將河里游泳的人拉下水里殺死。相傳有厲害的降頭師死了,會用這猴子轉身,暫寄魂魄,不過這也只是傳說,更多的降頭師會豢養厲鬼,然后灌注于它的體內,作為鬼寵……”

  他儂低聲說著話,那東西倒也敏感,本來朝著我們這邊走著的,結果忽然停下了腳步,四處張望。

  我趕緊瞪了一眼他儂,他也知道了不對勁,閉上了嘴巴,氣息都細了幾分。

  那魔泥猿在原地停留了差不多兩分多鐘,左右觀察,也沒有發現什么不對勁的地方,這才將那窟窿一般的鼻孔在空中吸了吸,似乎在感受著什么。當時我的心差一點兒都跳了出來,就怕給發現了。所幸那家伙也沒有太多的謹慎,察覺無異之后,朝著我剛才埋牌的地方,蹦蹦跳跳地趕了過來。

  來的既然是這種鬼東西,而不是人,那么就沒有太多伏擊的價值了,我扭過頭,瞧了虎皮貓大人一眼,想征求它的意見,虎皮貓大人也正好朝著我看來,腦袋很肯定地點了點,十分用力。

  這是要務比擒拿的意思啊!

  我左右看了一會兒,小妖在右,肥蟲子在左,而我在正前方,唯獨后方無人填補,那自然是速度最快的鳥人,也就是尊敬的虎皮貓大人坐鎮了。萬事俱備,我倒也不慌張,靜待那家伙上前來,待瞧到它伸手將地上的泥土拋開,翻出了那種黑色佛牌,下面預留得有一張“壓煞四鬼斗厄符”。

  這是我出發前雜毛小道贈送的幾張得意之作,能夠致人渾身酥麻,對這東西倒也可行,一瞬間,藍光閃耀,宛若電光游過,那魔泥猿活力十足的身子陡然間就是一僵。

  它這一頓,除了雪瑞之外,我們其余人等立刻群撲而上,便是那什么狀況都不明了的他儂小和尚,為了表明自己并非什么忙也幫不上的閑人,也咬著牙沖上了前來。然而狀況還是發生了,就在我指間即將觸及這東西的胳膊時,它突然朝著右邊一跳,整個身子就蹦到了旁邊的樹上去。

  不過它雖然反應敏捷,卻也還有更加厲害的,小妖早已經抵達了它的前方,不過這小狐媚子嫌魔泥猿渾身臟兮兮、臭烘烘,卻也不伸手來抓,抬腿便踢,那東西被踢中了下顎,仰頭翻下樹,正好撞上了追趕上來的他儂,那小和尚跟隨般智上師多年,本事自然有,雙手齊出,一聲經訣念誦,竟然有隱隱金光浮動。

  不過那東西倒也是兇悍,根本就不閃避,直接揮手來抓,他儂雖然一掌拍在那東西的背脊處,但是卻也是中了一抓,半截袖子都給抓碎,血淋淋的幾道血口子。

  他儂受傷,人朝旁邊跌開,而我則直沖過去,朝著被他儂拍入荊棘草叢的魔泥猿箭步沖去,剛剛到了臨前,那家伙彈射而起,朝著我的下三路沖來,手上的利爪尖銳,想來是要跟我的小小左親密接觸。這東西兇悍,然而有的東西卻并不是兇悍的氣勢所能夠彌補的,當下我也是將鬼劍那么一抖,先是削開它欲斷人子孫的爪子,然后果斷一刺,直接將這東西給釘在了草地里。

  啊——

  這魔泥猿一聲厲吼,隔小半個山頭都能夠聽到這凄厲的叫聲,我正想將它給徹底干掉,卻不曾想它張口朝我吐了一口陰氣逼人的黑霧,那黑霧中有無數怨靈凝聚,朝著我的心脈襲來,當下我也有點心驚,好在這個時候肥蟲子拍馬趕到,翅膀一振,那金光閃耀,宛若烈陽融雪,所有的黑霧都化作了烏有。

  危機解除,我也毫不客氣,沖上前,一腳踩在它的胸口,滑滑膩膩的,我差一點兒滑倒。

  我這一腳十分狠厲,那家伙的胸口立刻就塌了半邊,骨頭碎裂的聲音傳來,更加讓我驚奇的一件事情發生了,這看著兇惡野蠻的鬼東西,這個時候居然開口說話了……只是,只是說的唧唧哇哇,我也聽不懂,當下心驚,腳下又是一股猛力,頓時一陣嘁哩喀喳聲,這家伙終于給我踩死了。

  他儂這時捂著手臂趕上來,我回過頭來問他,說這家伙說了什么?

  小和尚臉色有些晦暗,說這個家伙被你說的那個達圖上師附身了,他說無論你跑到天涯海角,他一定會用最殘忍的方式,殺掉你的。

  我嘴角上翹,說那這么說來,他應該有什么事情耽擱了,還沒有趕到大其力,如此最好,我也省了心思防范他。他儂呲牙咧嘴,我低頭看了一下,發現他的傷口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惡化,流出膿血來,瞧見他一臉的灰暗,我也不多說,讓肥蟲子進入其中吸毒。

  過了幾分鐘,終于消了,我從背包里面找出包扎用的醫用紗布給他捆好,小和尚他儂這才長長地呼了一口氣,盯著正在跟我炫耀邀功的肥蟲子羨慕不已,說我要是能夠有這么一條,多好?

  他這話說得肥蟲子有些驕傲了,黑豆子眼睛瞇成了一條縫,得意洋洋地沖我唧唧叫,一副小人得志的好笑模樣。我還待夸夸它,安慰一下功臣,結果小妖直接過來,照著它的屁股彈了幾下,肥蟲子淚流滿面,急吼吼地躲入了我的體內。

  笑鬧完,我這才有時間蹲下來,瞧看這魔泥猿,這玩意丑是真心丑,看著很重,然而當我用鬼劍將其挑出起來的時候,發現根本就沒有幾斤肉,這十分符合通靈的特點,因為鬼魂陰體喜歡肌肉結實、骨骼勻稱的活物,這也是瘦子容易見到鬼,而胖子則在鬼屋里卻能其樂融融的原因——當日,前提是你別做太惹鬼生厭的事情。

  閑話不談,魔泥猿有毒,我當時正準備將這東西給掩埋起來,免得遺禍路人,然而這個時候天上盤旋的虎皮貓大人突然降落下來,朝著我小聲示警道:“小毒物,你可得小心了,在那邊半里處,有三個人匆匆趕了過來,來意不明,你再猥瑣點,蹲一下草叢,一會兒我們開黑!”

  我詫異,說難道是帶這魔泥猿前來追蹤的契努卡會眾么?

  我們再次蹲伏回去,不多時,來人漸近,我旁邊的他儂突然激動了,低聲喊道:“是來找我的追兵!”

2條評論 to“第三十三卷 第二十七章 蹲伏草叢”

  1. 回復 2015/04/06

    開黑

    對面GG了!

  2. 回復 2015/04/06

    開黑

    陸左,對面GG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