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卷 第二十八章 泰拳高手,苗村空寨

  聽得他儂這般說,我不由得有些詫異,問不是一伙的?

  他儂點了點頭,指著為首那個身高腿長、眉目犀利的黑瘦光頭說道:“當頭的那個,是我契迪龍寺的師兄乃蓬,他是個一等一的泰拳高手,當年泰國南部拳王阿育稱霸拳壇,傲氣凜然、不可一世,有一天來我寺內,進而不脫鞋,結果被乃篷師兄一拳擊倒,三個月都沒有能比賽!”

  我心中凜然,須知這泰拳是古代泰國在戰爭中的產物,去除了原先很多復雜的動作,以實用和高效率著稱,極具殺傷力和科學性,它的一切思想就是為了消滅敵人,把身體上所有能用的部位都當做武器來攻擊,其實戰性并不是軟綿綿的花架子所能夠比擬的,也算得上外功的一種巔峰。我曾在集訓營中學習到的那些一擊必殺術,其實有部分也是沿襲自泰拳,

  能夠稱霸拳壇的,自然是絕頂的外功高手,然而這個乃篷能夠將那個高手一拳擊倒,說起來實在嚇人。要知道,關公為何能夠名列武圣之位?這里面除了傳統儒家為了宣傳忠義之外,溫酒斬華雄這種一刀流的戰績,也是必不可缺的。

  當年在緬北薩庫朗基地逃獄,我曾經與兩名天殘地缺的泰拳高手合作過,確實了解到泰拳在實戰中所表現出來的那種兇猛和麻利,當下也是問了一句,說這些人,你想怎么處理?

  他儂哭喪著臉,說他與乃篷師兄關系其實挺好,只不過師兄他誤以為我害死了師父,心中憤恨,才會親自追殺于我,我并不想與他為敵,能不打最好。我點頭,決定不動聲色,讓他們自行離去便是。

  然而愿望總是美好的,現實卻很殘酷,當下那三人快步走上前來,為首的乃篷鼻子異常靈敏,三兩步就沖到了我剛才斬殺魔泥猿的地方,蹲身下來檢查了一番,然后轉過頭來,朝著我們這邊的草叢低喝。

  我聽不懂他們的語言,還抱著僥幸心理蹲著,結果小妖在我的身后推了一把,說別猥瑣了,他聞到了血腥味,就知道我們躲藏在這里了,出去吧,別讓人給小瞧了。

  留下不能戰斗的雪瑞繼續藏在原地,他儂哭喪著臉,與我,以及小妖一起,站起身來,走出草叢。

  他怯生生地跟那個黑臉光頭僧人打招呼,乃篷立刻火爆地大喊,我回過頭來求助小妖,她幫我翻譯道:“乃篷在罵他儂,責問他怎么不跑了啊,是不是找到幫手了,是不是就這兩個幫手,跟他一起謀害的上師?”

  躺著也中槍的我表示很無奈,不過這師兄弟說話,我也不便插嘴,只是讓小妖給我翻譯,然后遣出肥蟲子,伺機而動。

  他儂和乃篷這兩人激烈地交談著,他儂極力地表明自己是冤枉的,所有的一切都是青伢子所為,然后舉出各種例證,看得出來,乃篷與他儂是多年的小伙伴,彼此的性格也十分熟捻,乃篷似乎有些信了他儂,問他為什么不回寺里面去,講個清楚?

  他儂搖頭,說不行,現在他們又偽造了那么多證據,寺里面已經被人控制了,你身后的沙曼就是青伢子一伙的,我只怕還沒到寺里面,就已經死在路上了。我不愿,我要走,等我修為大漲的時候,我再回來,以報師仇!

  “胡說,你現在就跟我回去,我來保證你的安全!”

  乃篷大聲地喊,而他儂則拼命搖頭,如此僵持一分鐘,我瞧見乃篷的目光轉冷,當下也是將手中的鬼劍握緊,小心防范著。果然,乃篷并不是一個愿意用言語來說服別人的家伙,相比之下,他更相信自己的拳頭,當下也是一聲大吼:“你不肯跟我走,那我就把你抓回去!”

  此言方落,他的人便如同一道殘影,霍然橫跨四五米的距離,化拳為掌,朝著他儂的胸口抓來。

  他儂驚聲后退,而正在這時,我的鬼劍已經出現在了他手指前方。

  瞧得這鬼劍銳利,乃篷倒也沒有敢嘗試與這劍交擊,倏然變招,抬腿朝著我的胸口蹬來。

  我橫手去擋,感覺一陣巨力襲來,轟!

  我的手上如遭雷轟,蹬蹬蹬,我連退了好幾步,方才穩住身形,站定下來。

  就在剛才的那一次交手中,我已然差不多了解了這個乃篷的實力,他的力量自然沒有我強大,但是他的爆發力和變招敏捷度,卻是一等一的強悍,絕對的實戰派。不過遇到這樣的對手,我不但沒有感到害怕,反而心中不由得一陣熱血燃燒,渾身激動得直哆嗦。

  當我站定的那一刻,右手之上的鬼劍收于身后,我擺出了八極拳的架子來。

  這八極拳乃破爛掌柜趙中華所授,拳法剛猛暴烈,也是戰場得來,由于拳法直接狠辣,殺傷力強,屢次成為近代史上保護政要人物的“大內武術”,名氣極大。乃篷瞧見我這番架勢,臉上不由得一陣冷笑,當下腳步一蹬,如箭襲來,到了跟前時猛地右轉髖和肩,左肘稍抬,呈弧線向目標擊打。

  他向右擰轉身體的同時,以左腳腳前掌為軸,腳跟外旋,使左拳發出產生鞭打效果,如同子彈射出一般。

  乃篷來勢洶洶,一出擊殺招,渾然天成,我卻也不慌,當下將這架子一抖,渾身內外勁氣交融流動,雙手如大槍,毒蛇探巢,轟然而動,與乃篷重重交擊在一起。

  巨大的撞擊力從我與乃篷接觸的拳骨之上傳來,因為長年用鐵砂訓練,乃篷的拳骨堅硬如鐵,這一拳我估計便是一頭牛,挨了都得躺倒在地,然而我雖然使的是外家拳的樣子,但底子卻有勁氣輔佐,卻也不會吃多少虧。

  兩者一觸即收,接著再次突前,攻擊宛若潮水,暴風驟雨一般。

  我與乃篷交戰,幾乎每一秒都面臨了巨大的壓力,這種壓力并不是以往那種碾壓性的恐怖,而是連綿不絕的攻擊,以及熊熊燃燒、暴烈如火的戰意,仿佛每一次的疏忽都會讓我落敗,身受重傷。

  不過我越打越興奮,因為對于我來說,像這樣的交手機會并不多,在格斗技上面,我這個人所學頗雜,十二法門中鞏固體質、類似瑜伽的固體術、雜毛小道所傳的道家入門拳腳法、出身武術之鄉滄州的破爛掌柜各路法門、集訓營中的軍中格殺技,以及生死邊緣中所領悟的各類手段,然而能夠如同楊過一般,將所有的手段融為一體,形成自己的風格,這種事情我還從來沒有嘗試過,當下也是拿這泰拳中的頂尖人物來練手,一時間好不激烈。

  乃篷與我交手,拳腳爭鋒,他旁邊的兩人則被小妖和他儂所接下來,一時間山道上交擊的身影處處,拳風腳影,卻也是十分驚人。

  來人除了乃篷,其余兩個并不算厲害,按說以小妖的實力,早就直接拿下,然而這小狐媚子的關注力總在我這邊,于是打得也是勉強應付,弄得那人好不郁悶,大叫連連。

  我與乃篷斗了十來分鐘,當真是酣暢淋漓,感覺渾身的勁氣行于筋骨之間,整個人的實戰能力,仿佛上了一個臺階般,讓我受益無窮。有了收獲,我便不想再死纏爛打了,當下也是一聲使喚,那本待與我決一死戰的乃篷突然雙手捂在檔部,跪在了草叢中,一臉的冷汗。

  我瞧見乃篷這般作態,不由得暗聲大罵,肥蟲子這小家伙又惡性不改,居然又走那條道路……

  功夫再高,肥蟲撂倒,瞧見乃篷跪下,小妖也是三下兩除二,直接將對手給揍趴倒地,然后又幫著被追得到處跑的他儂,將那個叫做沙曼的小子給弄翻。

  小妖對捆人情有獨鐘,一切搞定之后,她去抽了些堅韌的藤條,將這三人都給綁在樹上,我拿柔嫩的葉子給肥蟲子擦理身子,然后問這怎么辦?

  他儂瞧了他師兄一眼,嘆息表白道:“乃篷師兄,我們是一起長大的,曾經多么好的小伙伴兒,我是什么樣的人,你應該也能知道。我對著佛祖發誓,我沒殺我師父,殺他的是青伢子,我現在不能跟你回去,但是總有一天,我會回到契迪龍寺,用我自己的實力,來證明這一切的!”

  說完,他轉身朝前走,我警告這三人,說今天我不殺你們,但是如果你們再次來騷擾我,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我們不再管這三個被綁在樹上的人,回過頭來,招呼正在吸食魔泥猿兇魂的虎皮貓大人,朝著深山行去。雪瑞有些擔心,說在這山里面,他們要是碰到蛇,或者其他野獸怎么辦?

  小妖在旁邊笑,說雪瑞,你還真是善良啊,這些人本來就是敵人,不殺他們就算仁慈了,何必想這么多?生死由命,看他們造化吧。我也在旁邊說,這些人后面還有援手,會趕過來給他們解開的,不過倘若他們再次前來,不肯罷休,那我們可就真的沒有那么好說話了。

  將身后追兵解決之后,我們的腳步加快,中午時便到了錯木克,這個克揚族人生活聚居的地方經歷過戰火之后,又恢復了生機,能夠看到里面有人在活動,不過比以前的規模,似乎小了很多,也破落。

  我們過村而不入,繼續趕路,終于在下午三點多的時候,到了目的地寨黎苗村。

  來到村外,我感覺有些不對勁,整個寨子靜悄悄的,也沒有見著人,甚至連雞鳴狗吠之聲,也沒有。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1條評論 to“第三十三卷 第二十八章 泰拳高手,苗村空寨”

  1. 回復 2015/01/09

    教主

    艸雪瑞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