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卷 第二十九章 苗寨備戰

  瞧著宛如死寨、暮氣沉沉的苗寨子,我們都不由得有些心慌,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

  走過了好大一片水田地,我們來到了離寨門有二十米的地方站停來。這寨門外有布置,我們不敢再走,左右看了一下,還是雪瑞勇敢上前,朝著里面喊山道:“黎貢大伯,麗花婆婆,熊明大哥,我是雪瑞啊,我來了,你們在哪兒呢?”

  如此喊了三遍,那寨門突然吱呀一聲響,然后喀喀喀地往上升起,當那中門大開之后,寨門前出現了十來個人,為首的三個,可不就是苗寨子的頭人黎貢,還有熊付姆、熊明叔侄倆么?

  瞧見這些人,我們的心情也算是落了地,興奮地直揮手。熊明快步上前,來接我們,讓我們隨著他的腳步行進,如此磕磕絆絆,終于進了寨門,我這才發現在村口處的圍墻邊,居然還有四十多個精壯漢子,和二十來個五大三粗的婆娘,手上全部都有著獵刀梭槍,還有的甚至直接就拿著現代火器,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

  瞧見這副場面,我和雪瑞都有些發懵,想來應該不是在迎接我們,而是有別的事情。

  寒暄過后,雪瑞沉不住氣,問頭人黎貢,說這是怎么回事?

  黎貢表達了見到我們的喜悅心情,朝著前面深處的密林中瞧了一眼,然后吩咐寨門上面的村民關閉這沉重的木門,接著吩咐熊付姆在此照看之后,才跟我們說道:“這事情有些復雜,先跟我回去,到家里面,再跟你們說。”

  熊明在前面領路,我們則沿著蜿蜒的寨中小路行走,瞧見左右的人家都是窗門禁閉,往日熱情的村民們一個也沒有見到蹤影,那些整日玩鬧瘋癲的小屁孩子也見不到了,到了頭人家里,他吩咐婆娘弄點待客的油茶來,然后搬了板凳過來讓我們歇下,這才說道:“你們來得還真不是時候,蚩婆婆進山采藥,已經有大半個月沒有回來了,最近大毒梟王倫汗不知道怎么回事,要在這片山區開辟新的罌粟地,派人過來說服我們也種植,被我拒絕后,他惱羞成怒,放下狂言,說要滅了我們這個村子,殺雞儆猴,所以我們才會擺出這個陣勢,讓你們擔心了。”

  大毒梟,王倫汗?

  我想起來了,當時這一片區域里有三股比較大的勢力,其一錯木克的善藏和尚,也就是低調的薩庫朗,其二則是王倫汗這個大毒梟,最后便是神秘的黑央族。這王倫汗是當年金三角霸主坤沙手下的營長,后來坤沙集團覆滅之后,他自己帶著隊伍輾轉至此,拉起竿子自立了門戶,手段倒也高明,最后還是立下了足。

  當時我們前來緬北,王倫汗已經加入了格朗教派,追殺我們的軍人里面便都是他的手下,不過這家伙自成一股勢力,手下有槍,而且當時薩庫朗基地被抄,他也沒有什么動靜,吳武倫他們當時便也沒有清剿,沒想到現在居然這么囂張,膽敢說出滅了寨黎苗村的這種大話來。

  說實話,蚩麗妹雖然幾十年來從未現身,便是寨子里的人知道的也不多,但是她妹妹,蚩麗花婆婆的手段也是極為高強,周圍附近的人應該都是知曉的,這王倫汗是哪里來的底氣呢?

  說到這里,旁邊的熊明有些憤然,他告訴我們,王倫汗手下空有一堆殺人越貨的丘八貨,不過并沒有特別厲害的降頭師,這也是他當年屈服于薩庫朗的重要原因,不過現在不同了,黑央族那伙在腦門上刻著星星的野蠻人不知道發了什么瘋,居然走出了叢林,開始為王倫漢效力了,也正是因為黑央族的助紂為虐,使得王倫汗在近半年以來,勢力得到極大的擴展,一躍而成為了這金三角地區中一顆冉冉升起的新星。

  手下有人了,有槍了,也有錢了,他行事就肆無忌憚起來,這才會有了今天的這么一出戲。

  我點頭,表示了解,問他們什么時候來呢,到時候我們也能夠幫一幫忙。

  黎貢笑著說你能來自然最好,不過你們這次來的目的,是什么?

  我回過頭來看雪瑞,她點了點頭,將頭上戴著的小洋帽取下來,露出了緊緊相連在頭皮之上的那幾片龜甲,將頭往后仰起,黎貢瞧見雪瑞頭皮與龜甲之間露出來的那些無意識游動的粉紅色肉絲,大為驚訝,問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我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清楚,他不由得憤然嘆息,說真是造孽哦,這樣的事情,那些家伙還真的做得出來。不知道神女醒沒醒過來,倘若是她知道了這事,只怕會大發雷霆的。

  我問他,說我們現在能去見雪瑞她師父么?

  黎貢還沒有說話,雪瑞自己便搖了搖頭,說不行,我師父的房間,倘若沒有麗花婆婆提前溝通好,然后領著去的話,誰也不能進,要是敢貿然闖入的話,下場只有一個死字,連她都不行。我想起那一地的恐怖蟲子,搖頭嘆氣,心中暗自感覺蚩麗妹這個女人雖然是雪瑞的師父,也曾經幫助過我們,不過她行事,的確也是有些太過邪門了,讓人心里面想起她,忍不住有嗖嗖的涼風吹起。

  既然如此,那我們也沒有辦法,只有等這寨子里的神婆蚩麗花回來再說。

  不過說實話,我的心中隱隱有些擔憂,外面這兵荒馬亂,那蚩婆婆一個人去采藥,半個月沒有回來,莫非是出了事?我見頭人黎貢和熊明的臉色都不是很好,也不好提起,于是在喝完油茶之后,跟著熊明一起去蚩麗花的家中,這里有一間房是雪瑞以前住過的,她自然會留在這里,這一路趕來也疲累,我讓雪瑞先行歇息,然后去了熊明家放下行李。

  雜事處理完畢之后,我跟著熊明來到寨子邊緣,巡視防衛。

  王倫汗手下是一群有著現代化火器的士兵,雖然只是一干放下鋤頭、拿起刀槍的烏合之眾,既比不上緬甸政府軍,也比不上巔峰時期的坤沙人馬,但他本身就是坤沙精銳出身,縱橫此地也有二十余年,手底下像波噶工這樣兇悍的馬仔并不算少,倘若再加上一些迫擊炮之類的遠程攻擊武器,我擔心寨子守不住。

  對于我的擔憂,熊明表示不用太在意,王倫汗的那些手下極信鬼神,我們這個寨子有神女,他們斷然不敢直接轟擊的,即使上面話事的人下了命令,下面的士兵也不會攻擊。當然,退一萬步說,他們真敢來了,蚩婆婆布的蠱陣也不是吃素的,保準他們有來無回。

  像他們這種整日在山林里討生活的毒梟,最看重的無外乎利益二字,當損失太多了,承受不住了,他們自然會撤離。

  所以我們現在最擔心的事情,就是黑央族的人過來,他們手段厲害,沒有蚩婆婆鎮場,我們心虛,所以才會這般如臨大敵。不過也是老天幫忙,把你們送了過來。

  熊明這漢子是個粗豪之人,天塌下來也無所謂,如此倒也豁達。

  我點頭,說既然來了,我自然是要出力的,只要來的不是什么老怪物,我倒還是應付得來的。熊明舉著大拇哥兒說那是,蚩婆婆曾經說過,說你是神女當年最尊敬的對手的后人,應天而生,是有大作為的人,所以你來了,我們有什么好擔心的?你看看,剛才吃油茶的時候,頭人的臉不就笑成了花兒了嗎?哈哈。

  熊明帶著我與寨墻后面的族人打招呼,這些人我有的面熟,有的則完全不認識,不過他們卻都認識我,雖然語言不通,但是直沖我樂呵。

  村民們純樸的笑容就像那清澈的山泉水,洗滌進我煩躁的內心,瞧著這一張張粗糙而親切的臉孔,我暗自覺得,保護這些人,我也有一份責任在。與村民們打過招呼,又上寨前鼓樓觀望了一番,我下來的時候,有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女在旁邊用生硬的中文,好奇地問我,說你是小神女的對象么?

  這句話直接將臉皮頗厚,自我感覺良好的我打回原形,敢情別人之所以這么熱情,竟然還是因為雪瑞。

  小神女?這個稱號貌似不錯啊!

  巡邏一番,然后我找到小和尚他儂,問她解開龜甲封神術,都需要什么材料,我這邊需要提前準備。小和尚說其實并不難,主要就是熬制一鍋藥水來洗頭,然后配合專門的咒訣解降就行,不過問題就是在于如何屏蔽達圖的意識干擾,因為解降的時候,那降頭惡靈是最為敏銳的,一旦達圖察覺,一個指令下來,只怕雪瑞的大腦就給破壞殆盡了。

  小和尚給我開了一個藥單,我草草瀏覽一番,都是緬甸常見的草藥,想來蚩麗花那兒都是有的,于是讓他去找雪瑞,看看蚩婆婆的藥房里面都齊全不。

  晚飯我們是在頭人黎貢家里吃的,一鍋干辣椒炒臘兔子,吃得我滿面流油,而小和尚他儂則在旁邊抱著老玉米棒子一邊啃,一邊聞著空氣中那四溢的香氣,不斷地念阿彌陀佛,不知道是在難過自己的肚皮,還是在難過那死去的兔子。

  不過我們飯還沒有吃到一半,就聽到寨門口處好大一聲喧鬧,然后有人在門外大喊:“出事了,出事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