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卷 第三十一章 敦寨苗蠱,海外分支

  聽到這個消息,我連臉都沒有洗,披著一件衣服就朝著神婆家里匆匆跑去。

  經過昨天的勝利之后,寨子里出門的村民也多了起來,瞧見我,都紛紛笑著打招呼,簡單的苗話我也會講,與他們揮手致意。熊明家在寨頭,而神婆家則在中間的位置,我一路小跑,很快就到了那里,敲門進了堂屋,卻見一頭古怪發髻的蚩麗花正坐在椅子上面,跟雪瑞聊著天呢。

  見到這個令人尊敬的老人,我恭聲問好,這老人家并沒有起初的那種冷漠神態,而是慈祥地朝我笑,說好,來了就好。

  我問她什么時候回來的,她說今天凌晨四點多的時候,沒有驚動誰,知道的人也不多。

  我問她在外面還好吧?這老神婆臉色有些轉冷,說有,回來時碰到好多帶槍的丘八,鬼鬼祟祟。事情我已經聽黎貢說過了,王倫汗這個小家伙,得勢便猖狂,當年薩庫朗如日中天,也沒有想要來惹過我們,現如今他們得了黑央族的助力,竟然起了這歹心,三番五次地來撩撥我們,實在可惡啊。

  我說這世界上認不清自己的人多的是,多一個他不多,少一個他不少,野狗在睡夢中的雄獅面前狂吠,以顯示自己的存在,殊不知恰恰暴露了自己的無知。

  我這話倒也是在拍馬屁,蚩麗花婆婆聽得舒服,于是心情也好了許多,說昨天我不在,多虧你在這里撐了場面,不過那個黑央族的那個小女孩過來,倒也沒有什么壞心眼,只是簡單地想著用最和平的方式,解決問題。我早上見過她了,得到一個消息,黑央族這次之所以跟王倫汗合流,并不是因為他們并入了王倫汗,而是一個消失很久的人物重新出現,然后說服了他們的頭人,這才有了后面的事情。

  消失了很久的人物?

  我愣了一下,想起一個人來,下意識地問道:“你說的莫非是薩庫朗的二號人物,許先生?”

  聽我直接道出,蚩婆婆顯得有些意外,古怪地打量了我一眼,說你已經知道了他是你師叔公了?

  “什么?師叔公?這什么跟什么啊?”

  聽到蚩婆婆的這番話語,我腦袋如遭雷轟,心中頓時一陣大亂,思緒停滯了好一會兒,才想起來問,說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師叔公?

  蚩婆婆見我的表情不似作假,略微有些驚訝,說北邊那個薩庫朗,當年其實也就是一個二流的小教派,勉強在山區里混口飯吃,后來許應智,也就是現在的許先生,被你太師父逐出師門之后,心中憤憤不平,認為自己一定可以比洛十八還要強大,于是便來到這降頭術的發源地。

  他是個絕頂聰明的人,拜訪了許多功成名就的降頭師,在短短的一段時間里,就闖下了偌大的名頭,而且在老撾和泰國的邊界森林里創立了一個專門研究降頭術改進的試驗營地,獲得了巨大的成功,好多名動一時的降頭師都被他打敗,然后納于麾下。

  薩庫朗當時的領袖倉差拿是個雄才大略的人物,邀請了許應智加入薩庫朗,才會有了后來的強大。

  四十年前的神山一戰,薩庫朗和契努卡雙方都打殘了,首領要么死遁,要么隱姓埋名,我們本以為他已經早就死了,沒想到到了這個時候,他居然又出現了,果然是應劫而生的人物啊!

  聽得蚩婆婆這般娓娓道來,我渾身不由得感到冰涼,我便是有再強大的想象力,也實在想不到那威震東南亞的許先生,竟然就是我太師祖洛十八當年逐出門墻去的棄徒,而就是這位棄徒,不但一手鑄就了東南亞上個世紀地下勢力的版圖分布,而直至二十一世紀的今天,他居然還活躍在此地,展示出了恐怖的影響力和威懾力,讓行腳僧人達圖這些契努卡骨干,惶惶不安。

  這位傳奇的人物,居然是我的師叔公,想到這一點,說實話,我的心情十分復雜,既興奮自豪,又忐忑不安,前者自然好理解,但是后者,則因為他當日被逐出門去,心中自然是有一股怨氣的,如何對待我這許邦貴一脈,說實話,我心里面沒底。

  從般智上師之死中可以看出,許先生是一個做事不擇手段的人,而他的徒弟巴頌,當年要不是雜毛小道那一張傳承至李道子的雷符,只怕我早就尸骨滿地了。更加讓人蛋疼的事情是,對于很多人來說,我所有的《鎮壓山巒十二法門》只是一堆廢紙,但是與我師出同源的許先生,他倘若是知道我的身份,自然會逼迫我交出來的……

  如此想著,我感覺自己的腦袋都快要漲開了。

  蚩婆婆見我一時之間難以消化,也不多言,說她要進屋去,跟她姐姐聯系一下,看她倘若能夠蘇醒,便給雪瑞解降。

  這老神婆慢騰騰地朝著后屋走去之后,雪瑞抬起頭來,一雙明亮的眼睛直瞅我,說沒想到,你和許先生還有這么一層關系。我哭笑不得,說倘若可以選擇,我寧愿我們一點兒關系都沒有。

  想到雪瑞要解降,我也沒有再想這么多,出了房門,瞧見小和尚他儂也跟了過來,正在門前不遠處的小樹下跟熊明聊天,便招呼他過來,問昨天讓他準備的藥都找好了沒有?他說都有,沒問題,就等吩咐之后,開始熬藥了。我點頭,說好。

  大概等了差不多半個多小時,蚩婆婆精神抖擻地從房間里走了出來,然后跟我們說道:“她醒了,你們跟我來吧!”

  我指著旁邊的小和尚他儂,說他知道給雪瑞解降的法子,可能要帶著他一起去。

  蚩婆婆盯著這小和尚好一會兒,他儂被看得渾身毛骨悚然,不由自主地低下頭來,差不多一分多鐘的樣子,她才開口說道:“可以,不過他只能在外面等著,不可以進去。”

  他儂不清楚狀況,下意識地問為什么,我連忙攔住他,代替他答應,然后拉著不情不愿的他,低聲說道:“一會兒到了地方,不管是見到了什么樣的東西,都要保持鎮定,不該問的別問,不該說的別說,小心行事,不然我就不帶你回中國了,知道么?”

  聽得我這番威脅,小和尚終于明白了重要性,小雞啄米似地點頭。

  來到鼓樓祠堂,依舊是上次的通道,我們下到了地底密室,當初我們所瞧見的那蟲子、馬蜂、蜥蜴、蜘蛛、蟋蟀、金蝎、蛤蟆、馬陸、桑蠹蟲、斑蝥、僵蠶、烏梢蛇、金錢白花蛇、水蛭、九色蜘蛛……等等一應之物,天花上、墻壁上、地面上,密密麻麻,諸般毒物依舊還在。

  瞧見這副場景,當年最為排斥的雪瑞早已習以為常,我是養蠱人,又有著心里準備,所以瞧見了這情況,勉強還能夠面色如常,倒是苦了他儂,雖然也經常與降頭毒蟲打交道,但是哪里見過這番場面,看著這密密麻麻、不斷蠕動的蟲子,想象著倘若這些蟲蠹失控,爬到自己的身上來,那種密密麻麻的酥癢感,讓他渾身不寒而栗,緊緊抓著我的衣袖,哆嗦著問:“陸居士,這怎么回事啊?什么個情況啊?”

  我瞪了他一眼,說在上面的時候,不是說得好好的么,不要說話。

  聽得我的訓斥,小和尚終于不敢開口了,但是整個身子都在哆嗦,不停地顫抖著,顯然是害怕之極了。

  緩緩行走,小心地避開腳下那時而爬行而過的蜈蚣和長蟲,我們來到了第二扇門前,蚩婆婆突然轉過身來,指著小和尚他儂說道:“他留在這里,不能再進去了!”

  一聽這話,他儂的整個身子都酥軟了,差一點兒都站不住了,眼淚都快急出來了,緊緊拉著我,哭訴道:“陸居士,可別拋下我啊,我要是被這蟲子給咬著了,可怎么辦啊?”

  我瞧他這狀態都快要崩潰了,當下也是求救似地看了一眼蚩婆婆,她毫不留情地搖頭,說不行,她不喜歡見生人。胳膊擰不過大腿,我只要好言勸慰陷入崩潰中的小和尚,他一直哭,抱著我的腿不肯撒手,到了最后,無奈的我只好喚出小妖和朵朵來。

  也是奇怪了,瞧見這兩個粉雕玉琢的女孩兒,這小和尚卻也立刻站起身來,擦著眼淚裝沒事人兒樣。

  我讓朵朵和小妖留在這里陪他,然后我和雪瑞跟著蚩婆婆再進了兩道門,一直來到了有蟲池的那個房間去。

  地方依舊是原來那個地方,所有的擺設也都沒有什么變化,然而我總是感覺有不對勁的地方,過了好一會兒才發現,那蟲池里面粘稠的黑色液體,似乎淺了許多,原本可以覆蓋住整個卵型巨繭的蟲池,此刻僅能覆蓋住一小半了。

  當我們走到蟲池跟前來的時候,那白色巨繭漂漂蕩蕩地朝著這邊過來,最后大頭朝下地立住了。

  在穩定住了之后,白色巨繭上面的黑色黏液開始消退,而正面著我們這邊的繭絲,也肉眼可見地解開來,沒有幾秒鐘,上方便褪去了一小半,顯露出了那凝若牛乳的雪白肌膚、鴉色如云的秀麗長發,接著那明媚動人、璀璨奪目的雙眸,月兒彎彎的眉目、完美到了極致的臉龐以及粉嫩欲滴的紅唇,也都一一顯露出來……

  我再次看見了一個傾城傾國、絕代風華的大美人兒出現,只是讓我遺憾的是,這次雖然蚩麗妹顯露出了艷光四射的容顏,可惜那蠶繭抽到了她脖頸下的那一片雪白之后,便停止住了,沒有讓我瞧見這絕世美人兒,胸前的規模有多龐大。

  不得不說,蚩麗妹是我見過的女人中,除了小黑天之外,最美麗奪目的一個。

  她出現之后,美目掃量了我們一番,淡淡地說道:“魔羅來了!”聽到這曼妙若仙音的話語,我的雙眼瞪得滾圓——什么,她,居然開口說話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