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卷 第三十三章 龍血樹旁的武裝分子

  什么是龍血樹,這并不是什么傳說中、或者捏造出來的神物,而是一種熱帶常綠喬木,它的樹皮一旦被割破,便會流出殷紅的樹脂,如同鮮血一般,又名“血竭”或“麒麟竭”,這是一種名貴的中藥成分,可以治療筋骨疼痛,活血化淤,同時還是一種高級防腐劑,古代東南亞各國王族,都會用這東西來保存尸體。

  不過我們這次所要去尋找的龍血樹漿卻非同尋常,為何?須知這樹生長十分緩慢,一年內樹干增粗不到一厘米,幾百年才能長成一棵樹,樹齡可達八千年。想想這八千年的風雨歲月,會歷經多少滄桑變故?

  我并不知道這麒麟竭真正的功效是什么,但是想來若找幾棵上了年歲的龍血樹,確實難得。

  一路上我們小心翼翼,作為偵察兵,肥蟲子和小妖展露出了極好的天賦,方圓一里路,查探得明明白白,不留一絲空地,只是可憐了那些常年在潮濕叢林中蟄伏棲息的各路蛇蟲鼠蟻,紛紛流出了一包眼淚水,倉惶搬家,被驅趕得四處奔逃,跑得快些的,刺溜一下不見蹤影,跑得慢些的,則直接被肥蟲子那股恐怖氣息給碾壓在地,動彈不得。

  這些腌臜貨色,賣相好的直接就給肥蟲子當作零食一般活吃生嚼了,倘若是賣相不咋地,總算是逃過一劫,不過心中卻依舊還是留下了巨大的陰影。

  作為有翅一族,虎皮貓大人就顯得疲賴許多,它老人家一會兒去干擾肥蟲子這吃貨的進食,一會兒又消失無蹤,一會兒竟然叼著一條渾身毛茸茸的大蟲子過來四處躥,還非要喂給肥蟲子吃,說是關愛,當真的是個老不修,讓人捧腹。

  按照地圖,我們來到了離寨黎苗村二十里地的一片老林子,這兒的路況有一些奇怪,按理說龍血樹比較喜歡干燥的環境,但是這周邊卻盡是溪水蔓延,半人高的水草地,一踩進去就是一個大腳印子,讓我懷疑這地圖是不是有謬誤的地方,畢竟瞧著這布的材質,也是有些年頭了。

  然而我剛剛走到邊緣的時候,前面查探的小妖返回來示警了,告訴我那里有一個臨時兵營。

  我們三個人面面相覷,不會吧,一路上都沒有瞧見王倫汗手下的身影,沒想到他們居然扎根在了我們的目的地來?這事情也不會是太巧合了吧?

  當下我也有點兒懵,回頭問熊明,這個跟隨我們一同前來取藥的漢子撓了撓頭,說我也不知道,我就負責過來給你們破陣,以及指導取藥的。

  小妖這小狐媚子就是個最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摩拳擦掌地說:“嘿,陸左,敢不敢干,要不要弄?”

  三個人,對抗一只軍隊,嘿,我勒個擦擦,這么兇殘的事情我還真的沒有做過,由不得地心慌啊?

  我吞了一口唾沫,左右打量了一番,只見他儂一副老神在在、夢游發呆的狀況,而熊明則滿目崇拜地看著我,想來是在回憶我昨天的威風,以為此乃區區小事。我穩定一下心情,折中說道:“先過去看一看,倘若好弄,搞垮他們;倘若不行,我們偷偷潛入,然后再伺機而動!”

  當下我們也是商定完畢,然后由著小妖領路,悄悄朝著前面的坡地洼處摸去。

  這林中潛行,有頗多講究之處,文中有限,不可細言,我和身邊兩人相互照看,悄然無聲息地摸到了邊緣處,這時小妖指著前方的一片草叢說道:“別走路了,前面有一組暗哨,那邊有兩組明哨,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巡邏,整個臨時軍營有差不多九十人左右的武裝分子,戒備還是蠻森嚴的。”

  我瞇著眼睛望去,雖然只是臨時軍營,但是周邊的鐵絲網和戒備手段都搞得像模像樣,而且瞧那些明哨的裝備和精神狀態,想來應該也是王倫汗手底下的一支精銳。

  要知道,金三角很多有名的毒梟雖然手上有部隊,但是能夠做到如此齊整的,實在難得。

  我左右瞧了一下,發現布置臨時軍營的人十分周密,很難有秘密潛入的機會。眺目遠看,發現在一頂頂帳篷中間圍著一塊平地,那兒豎立著幾個木架子,上面綁著三個人,一堆人圍在旁邊,有一個赤裸上身的光頭壯漢不斷地抽打著鞭子,皮鞭在空中炸響,那漢子渾身熱氣騰騰,身上紋繪著的黛青色刺青是一只猛虎,活靈活現,在這霧靄中幾乎都要撲將出來。

  這是什么情況?我們有些不明所以,然而聽到那聲聲凄厲的叫喊聲,本來還在神游的小和尚他儂突然身子一僵,低聲喝道:“不對,那是我師兄三個!”

  乃篷?我放目看去,只見那個一身精瘦肌肉的契迪龍寺泰拳高手,被捆在正中間的那根木樁上面,被那個身紋猛虎的光頭男輪番抽打,他倒也是一個硬漢子,咬著牙,默默念誦著佛經,以求得到鋼鐵般的意志。

  不過這世間的硬漢并不多,旁邊那個猥瑣的小個子,叫做沙曼的家伙在慘叫得喉嚨沙啞之后,痛哭流涕地哀求道:“別打了,別打了,你們是王倫汗的手下對不對,我也是薩庫朗的人,我是在他們身邊的暗線,別打了,你們倘若不信,看看我身上的紋身。”

  他這幾聲特別犀利,我們相隔這么遠都能夠聽到,本來還在念經硬扛著的乃篷聽到這話,頓時就暴跳如雷,朝著這個沒骨頭的家伙一陣大罵,而一身肥膘的光頭男則將沙曼的褲帶一把拉開,在他的襠部掏弄幾下之后,轉頭吩咐旁邊的人松綁。

  被松綁之后的沙曼給人攙扶著,似乎還譏諷了幾句乃篷。那乃篷氣得幾乎都瘋掉了,使勁地掙扎,搖晃身子,那深埋在土里面的木樁子幾乎都給他弄出來了,然而終究還是受制于人,給那光頭男重重地抽了幾記鞭子,立刻老實了,頭垂了下來,顯然是已經昏厥過去。

  雖然此前為敵,但是乃篷到底還是他儂打心底里敬重的師兄,見到他受到這般折磨,小和尚心底里也多了一團怒火,緊緊抓著我的手,說陸左,救救我師兄吧?

  其實在此之前,瞧見了這里戒備如此森嚴,我都已經做好了先行離開的打算,不過乃篷之所以被抓起來,想來也是因為我們。我不殺伯仁,而伯仁因我而死,我的心終究是不安的,再說了,倘若乃篷能夠活著回去,我身邊這個小和尚也就有了一絲沉冤得雪的希望。

  班智大師對我有恩,而我又深深知道那種被冤枉的滋味,如此掂量一番,我終于點頭說好。

  既然準備營救,那么我就開始上了心思來,回頭數一數,一二三四五,總共就這幾個人,手上還都是冷兵器,如何沖擊這上百號人的臨時軍營呢?不過這并不是我們所考慮的問題,對于普通的士兵,肥蟲子就代表著戰略級的核武器。

  不過金蠶蠱也不是萬能的,并不能虎軀一陣,整個軍營便轟然崩塌,我把肥蟲子找了過來,與它商量,讓它到軍營的水源處去下點蠱藥,不需要謀人性命,只需要讓他們喪失戰斗力即可,等這大半個軍營的丘八都不行了,我們再前去營救,如此最是妥貼。

  肥蟲子聞得指令,振翅而飛,猥猥瑣瑣地沿著附近的草叢行進。

  也是巧了,肥蟲子進去不到十多分鐘,便有人招呼喝水,士兵們有人過來舀水喝,也有兩個漢子抬著一桶水,走到腦袋低垂著的乃篷面前,一盆潑下。被水淋醒過來的乃篷破口大罵,而旁邊那個沙曼又在慫恿催促,那個光頭男似乎聽信了他的話,從手下那里接來了一把匕首,瞄準了乃篷壘塊結實的胸口扎去。

  他這陡然而來的殺手將我們所有的計劃都給打亂了,他儂幾乎是第一時間站出來,朝這那平地上遠遠大吼:“不可以!”

  他這一聲激動的叫喊立刻把我們的位置給暴露,“艸!”熊明一聲粗話出口,人便朝著旁邊的巖石滾去,而那個沙曼瞧見了他儂的身影,立刻跟光頭男說了一句,我聽到了下命令的聲音,接著明哨、暗哨以及巡邏隊都動了手,鋪天蓋地的槍子橫空飛來。

  還好我們所在的地方是一個深坑,死死低伏著身子,那彈頭帶著硝煙,從我們的上方嘎然飛過,那爆豆一樣的槍聲讓我頓時就想把被我按在深坑中的他儂,給活活掐死。

  所謂的豬隊友,大概就是這樣的吧?

  我們伏臥著這兒,僅僅只有幾秒鐘,旁邊的小妖便大聲示警,說不好,手雷!

  這一聲喊得我們魂兒都飛了,朝著旁邊翻身滾去,下一秒鐘,小妖霍然從我們的藏身之處沖出去,將那個橫空飛來的手雷給朝著前邊兒踢開去。

  哐啷一聲響,那手雷雖然給踢開了,然而她卻在一剎那,暴露在了敵人的視野中,立刻有子彈朝她身上射來。小妖雖然有麒麟胎身,但是被這子彈給射中,卻也是受不住這力,豁然跌落在地。在一聲巨大爆炸聲中,我伸出手,緊緊抓住小妖的手,使勁兒一拽,將她給拉到了我們這邊來。

  當下我也是不敢停留,朝著旁邊的樹林死命狂奔,跑了二十來米,我回手,抽出鬼劍,招呼旁邊的熊明和他儂先藏起來。

  這樣追下去不行,肯定要反擊的。我望著前面不遠處濟濟而來的追兵,深深吸了一口氣。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