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卷 第三十五章 肥蟲兇虐

  小和尚他儂最后一個進入的營地,不了解情況,瞧見到自己的師兄脫離了危險,心情激動之余,卻也忘記了危險,高興地沖上前去說道:“師兄,師兄!你剛才聽到沙曼的話了沒有,我真的是冤枉的,他們根本就是薩庫朗的人,殺害師父的,就是那個青伢子啊……”

  在這種詭異的狀況下,瞧見他儂一點兒警覺心都沒有,我不由得渾身冰涼,沖上前去厲聲喊道:“他儂,小心!”

  然而我的提醒并沒有引起一心想要洗脫冤屈的他儂注意,他太過急切地想得到最尊敬的師兄乃篷的諒解,卻沒想到站在他面前的這一個人,早就不是他的師兄了。

  乃篷臉上的陰寒,幾乎都能滴下水來,那一雙眼眸中凝現出詭異的暗金色,他將雙手放在臉前二十公分處,異樣地瞧著自己的雙手,臉上隱約露出了一點兒好奇。他就這樣盯著自己的手在看,當他儂一邊說著話,一邊靠近的時候,乃篷立刻露出了被驚擾的神色,仿佛自己的地盤被侵擾了一般,腳步瞬間前移,二話不說,一掌就擊打在他儂的胸口處。

  那個小和尚還沒有來得及說完話,胸前喀嚓一聲響,人便飛了出去。

  瞧見他儂噴血而飛,我頓時就有一陣火氣,沖到近前來,大聲叫道:“肥蟲子,是你么?”乃篷將他儂一掌擊飛,臉上立刻露出了不似人類的扭曲神色,眼神兇狠非常,見到我又沖了上來,幾乎是下意識地再次遞出一掌,朝著我的胸口猛力拍來。

  我心中焦急萬分,意識中與肥蟲子的那聯系早已經被切斷了,此刻蔓延過去,只能夠感覺到一片寒獄般的冰涼,當下也是有些急躁,更多的是對肥蟲子的擔憂,瞧見乃篷一掌打來,想也不想,回手便拼將一擊。

  嘭!

  兩掌交擊,一聲巨大的氣勁爆發聲驟然響起,我們各退好幾步。

  看著自己的手掌,我心中一凜,乃篷之前雖然是個一等一的泰拳高手,一身的外功縱橫,鋼筋鐵骨,然而斷然不可能有這么強大的氣力,而從剛才的交擊之中,我也知道了對面這個乃篷的身子之中,金蠶蠱絕對在里面。

  只是……肥蟲子這是在干什么,為何會變成這般模樣?

  然而我剛才那一掌似乎也激發了乃篷血液里面的泰拳天賦,當下身子一震,渾身仿佛充上了電一般,背脊骨一挺,人就沖上了前來,雙手如電,宛若毒龍探巢,兇猛非常。

  我不愿意打這種莫名其妙的架,一邊往后退,一邊問小和尚他儂的傷勢如何?

  熊明在我身后回答我,說斷了好幾根骨頭,沒死,不過也差不多了。我正想回頭過去瞧,卻因為分了心,給肥蟲子駐扎的乃篷手掌擦到一擊,頓時胳膊火燒火燎的,疼得厲害。

  這疼痛也讓我瞬間清醒過來,想起了當日在茅山后院里陶晉鴻跟我說的話,這肥蟲子是一把雙刃劍,它可以讓我厲害非凡,也能讓我死于非命,所有的轉變,都只是在于我能否有鎮壓住它的力量。

  往昔我有鎮壓山巒十二法門里面記載的手段,初始之時,乃至一轉二轉,肥蟲子都無所掛礙,然而到了三轉之后,肥蟲子就有了明顯的轉變,它倘若不是為了抵御噬心雷而喪失大部分力量,只怕一開始就暴走了。

  肥蟲翻臉,六親不認,倘若現在它進入乃篷身體里,是嫁金蠶的節奏的話,只怕我們都得遭殃了。

  當務之急,并不是跟暴走的肥蟲子擺事實講道理,而是先將這闖禍的小惹事精給揍一頓,鎮壓住再說。如此一想,我的心中就有些激情澎湃——肥蟲子與我自相遇,命運就連結在一起,相生相息,它是個不會說話的小東西,不過卻能夠賣得一手好萌,比起小妖和虎皮貓大人來說,它是個老實性子,被自己人欺負了,從來都不知道反抗,就像我們身邊最老實的那個孩子,從來都只知道傻笑。

  然而于此同時,在一致對外時,它才會顯露出自己猙獰的爪牙,顯示出自己身為萬蠱之王的豪氣。

  肥蟲子跟我們身邊那個最不起眼的老實孩子一樣可愛,我從來沒有想過會與它對敵,心中沒有怨恨,反而有一種友誼賽的稀奇,當下也是穩住身形,朝著身形如電的乃篷迎去。

  雖然之前與乃篷交過手,然而再次與他交鋒之時,我立刻感受到了喘不過氣來的沉重壓力,真的是仿佛變了一個人,肥蟲子不但增強了乃篷身上的勁力,而且還將這個外功達到一流的泰拳高手,所有的天賦都開發出來,我感覺跟自己作戰的并不是一個人,而是一臺精準無比的機器,全身上下,每一處器官都是武器,手掌、腳、膝、肘、頭、肩、牙齒……

  倘若之前的乃篷是一名頂尖的匠人,那么此刻的他,絕對是一代宗師,他的戰斗方式簡直已經是一門藝術,讓人目不暇接,簡直就是教科書式的打擊,即使是全神貫注,運轉周身氣力而動的我,也頂不住這般暴風驟雨一般的打擊。

  在交手幾十個回合之后,我便敗下陣來,跌倒在地,倘若不是朵朵上前以癸水之力阻攔,只怕我就要給一腳踩死。我連滾帶爬地往后爬開,這會兒回復過來的小妖從我身邊越過,輕飄飄地說了一句話:“瞧瞧,同樣是小肥肥在肚子里,你這么弱,那人卻強得沒有了邊,這就是差距啊……”

  說完這話,小妖一腳踏前,雙手往頭上一舉,一股青朦朦的光芒就籠罩在了正與朵朵對陣的乃篷身上,地上那些雜草開始瘋狂蔓延開來,將雙眼暗金的乃篷給困住,朵朵一手拿著碧落回陽傘,一手與小妖緊緊相牽,共同將這青木乙罡給激活增長。

  然而乃篷此刻的氣勢十分強盛,那些瘋狂攀附在他腿上的雜草野藤仿佛被灑了毒藥一般,紛紛枯萎,而他則在一步一步地堅定前移著。小妖瞧見乃篷如此犀利,頓時就有著急,朝天上望了一眼,大聲喊道:“肥母雞,你再不下來幫忙,我和朵朵都要死了!”

  一道肥碩的身影從天而降,虎皮貓大人一臉郁悶地說道:“不是不幫,是幫不上忙,小肥肥找人附了體,我這瘦胳膊瘦腿的,可頂不住它一巴掌!”

  話是這般說,但它還是不斷地念起了古里古怪的咒訣出來。

  不過此時的乃篷當真有些勢不可擋的意思,當下雙腳一蹬,從地上突然冒出一股無可匹敵的氣勁來,將整個炁場都攪合得極端紊亂,而小妖和朵朵聯手激發出來的青木乙罡也就此湮滅,乃篷倏然前進五米,雙手分別抓中了小妖和朵朵的胳膊。

  朵朵乃鬼妖之體,一被觸及,立刻化作虛無,裹挾著碧落回陽傘往旁邊退開,而小妖卻是個暴脾氣,抬腿便朝著乃篷踹了過去,乃篷伸手來擋,兩人眼花繚亂地互攻了幾回合,結果乃篷身體一陣金光縈繞,小妖頓時就沒了氣力,給一把抓住,舉得高高,然后再往下面用力一摜,硬生生地給砸到了泥地里去。

  “啊!”

  即使是麒麟胎體,被這般重重摔下來,小妖也忍不住呼痛。

  我不知道肥蟲子是用了什么法子,讓小妖突然失去了力量,當時的心中卻是無名業火熊熊燃起,一股我也說不上來的氣息從小腹之中升騰而起,某一種藏匿在腦海神識深處的意識,正在迅速覺醒起來。

  它似乎對我的這般弱小而極為憤慨,我的意識在一瞬間就被壓制,接著我看見自己身子如飛一般,沖向了前面的乃篷,那個宛若魔神一般的男子,給我一拳擊在胸口,人便騰空而起,飛躍過數十頂帳篷,跌落到了附近的淤泥洼地里面去。

  我縱步疾走,快如疾風,根本就不顧旁人,越過周邊的一頂頂帳篷,跨越柵欄,一躍而進入了那泥洼之中,騎在還兀自掙扎著的乃篷身上,不斷地扇耳光,將這硬漢扇得一腦門的直發懵,牙齒都吐了好幾顆。

  他奮力反抗,然而我根本就不在乎,將他給死死地壓在身下,將他的腦袋往泥漿里面灌去,然后死死摁著。

  好幾秒鐘之后,一只拳頭大、全身都是古怪眼睛的蟲子從乃篷的身上射了出來,張牙舞爪地朝著我咬來,我伸出手,虛張五爪,口中莫名就喊出了一句話來:“孽畜,敢爾!”

  話語一出,一股恐怖的氣息直接罩住了肥蟲子,將它給裹得緊緊,一絲都動彈不得,而就在此刻,一道青光從寨黎苗村的方向橫空射來,落在了肥蟲子的旁邊,然后蚩麗妹的聲音在我的腦海里響起來:“十八……”

  這聲音在我的腦海里剛剛響起,后續似乎還有話再說,然而我的意識倏然間就被冰凍住了,再之后,就是無窮無盡的黑暗,宛如潮水一般襲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