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卷 第四十一章 言午先生

  我眼前這個老頭仙風道骨,精神矍鑠,那一把漂亮的雪白胡子將他襯托得跟電視上那些世外高人一個模樣,讓人心中好不敬仰。

  他的臉色微紅,有著老年人所沒有的光滑和健康,皺紋也細密些,骨骼精奇,讓人覺得這老頭的軀體里面,藏臥著一頭猛虎。這老人天生一副好相貌,想來年少之時,定是偏偏一少年郎,不過這并沒有什么奇怪之處,我之所以驚訝,是因為我恰好認識這人,而且還有過交談。

  他便是我剛來緬甸時,前往坦達村去講數,華人商會的副會長戚長生所請來的言午老先生。

  戚副會長曾經跟我談起,說這位老先生為人雖然低調,但是在清邁、曼谷等地頗有些強力的朋友,然而我萬萬沒有想到,在這個小山村中,在魔羅大開殺戒的這個情況之下,他竟然會帶著大隊人馬趕來。

  是過來救援的么?

  不是,我從言午老先生身旁那些披著黑色大麾的各路同行者臉上,并沒有瞧見一絲一毫的善意,他們獰笑著,不懷好意地打量著我和小妖,仿佛我們便如同他們手中的獵物,銳利的目光已然將我們給洗禮了一遍又一遍,不過他們并沒有行動,而是在等待著走在最前面那個老頭子的吩咐。

  我可以相信,倘若言午老先生一聲令下,我估計他們便會宛若群狼撲食一般,狂涌上來。

  我的身后戰況激烈,達圖上師和狂躁的魔羅戰作一團,這么多人圍攏上來,他也就沒有了戰意,一邊拼斗,一邊往后退卻,然而那魔羅就仿佛一頭發瘋的野狗,追著達圖上師便一直咬著。

  既是認識,我也盡量裝得自然一些,不動聲色地將脖子上的槐木牌給取下來,塞在小妖的手上,然后牽著她的手,跟言午老先生打招呼,說老先生,當日仰光匆匆一別,竟沒有想到我們還會再次見面,幸會幸會啊。

  言午老先生帶著身周二三十來號人,走到我面前五米處站定,灑然一笑,說自古英雄出少年,陸左小友,沒想到你不但把果任這個目中無人的狂徒給干掉了,而且居然還能適逢其會,來到這里,不過不知道你的目的,是為了那第六天魔王,還是為了謀害你朋友的達圖小和尚啊?

  那達圖上師七老八十,然而這言午老先生卻仍然稱呼他為小和尚,跟蚩麗妹一個口氣,不過我并沒有感覺他在托大,真正有實力的人,說的話都是理所當然,心中不由得暗自戒備,嘴上說道:“以上兩者,皆不是,我就是路過,感覺這小村子里一股濃重的血腥味,就過來瞧一瞧,卻沒想到那魔羅害人,當下也只是想著除魔衛道而已,既然您這老先生過來了,那便無須我這小輩出馬了。我還要趕路,先行別過了!”

  我向他,以及身后諸人拱手致意,然后也不管旁邊被魔羅糾纏著的達圖上師,牽著小妖往側里走開,然后用極低的聲音與小妖說道:“小妖,一會兒若是鬧起來,你便帶著朵朵返回寨黎苗村,將這件事情告訴雪瑞師父,聽到沒?”

  小妖搖頭,說不,生也好,死也好,我就要和你在一起。

  這小妮子的倔強讓我火冒三丈,正想與她分說明白,這是一個身材高大的壯漢帶著人攔在了我的前方,面色肅然地說道:“先生還沒有發話,你著急跑什么?”我扭頭瞧向了言午老先生,他撫摸了一下頷下飄逸的胡須,臉上帶著親切的笑容,朝我招呼道:“陸左小友,你我頗為有緣,既然來了,便到寒舍坐一坐吧,順便我還有一些事情,需要找你印證,且留下。”

  我也盡量裝著心平氣和的模樣笑道:“老先生,并不是小子不肯去,只是這小孩子思鄉心切,所以才要匆匆回國,此番就不便叨擾了,下一次倘若有機會,一定會登門拜訪……”

  我這邊說著話,卻見達圖上師中了魔羅一爪,跌倒在了我的旁邊來,他翻身爬起,一身的鮮血淋漓,瞧見當頭這人,口中不由得厲聲大叫道:“許應智,你這個老烏龜居然沒死,又冒出來了?”

  什么,站在我面前的這位喚作言午的老者,竟然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薩庫朗二號人物,許先生?

  聽到這話兒,我渾身一震,所有的疑惑也都解開了來,是啊,既是如此,事情方才會變成這樣,定然是鐘水月和郭佳賓投靠了薩庫朗,許先生才會帶著這么多人,前來接應。

  言午言午,不就是許么?

  看著這個年齡仿佛剛剛六十多歲的老頭兒,我的心中翻江倒海,這位許先生想來應該過了百歲,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才會顯得比達圖上師更加年輕,而既然他就是許先生,那么作為師出同門的他,必然會要我的十二法門。

  看來此遭,我的劫難是逃不了了。

  心中知曉了個大概,面對這樣的傳奇人物,我也沒有什么反抗之心,當下緊緊抓著小妖的手,懇求她道:“帶著朵朵離開,去給雪瑞師父報信,要不然,我們大家都得死了。”聽我說得堅決,小妖終于妥協了,點頭說好,她會見機行事。

  我們這邊剛剛一說好,達圖上師又被瘋狗一般的魔羅纏上,這小東西個兒雖小,然而力氣大、速度快、魔氣濃郁,實在讓人煩不勝煩,達圖上師一邊抵御著小魔羅的進攻,一邊朝著許先生放狠話,大聲罵道:“許應智,你這個老王八,你不要以為我契努卡沒有人,尊者很快就要出山了,到時候,你們所有人都得覆滅!”

  群星捧月,而許先生卻依然如同遺世獨立的微笑,淡淡地說道:“達圖,時代不同了,當年神山之戰的風光早已不再,整個契努卡雖然還是一個聯盟,然而卻形如散沙,根本就沒有凝聚力了,便是博羅尊者親自來,他也不過是一個高級打手而已,這一點,你應該很明白,要不然也不會對魔羅這小家伙這么上心了。我看你是一個人才,不如轉投到我的麾下,到時候,新世界自然會有你一席!”

  達圖上師正在與魔羅激烈戰斗,也抽不出心思來與他打機鋒,手中的禪杖舞弄成一道風,將魔羅給抵擋在外,大聲呵斥道:“癡心妄想,告訴你,絕不可能!”

  他這般說著,意志堅定無比,而我則不想再做停留,當下也是拱手招呼道:“老先生,你既然有事,在下便不久留,先行告辭了!”

  語畢,我轉身飛奔而走,小妖緊隨其后,剛剛跑出幾步路,一直沉寂無聲的鐘水月突然發出了殺豬一般的叫喊:“許先生,抓住他,不能讓這臭小子跑了,你看看,他們剛才欺負我,扇了我好幾個大耳刮子呢!”

  這婦人的嘶喊聲中,竟然還有一絲嬌媚,楚楚可憐,先前攔著我的那個高大漢子快步攔在了我們的面前,口中高呼道:“先生讓你們留下,你膽敢離開,是不是太不給面子了?”

  危急時刻,我哪里還有跟他理論的功夫,瞧見這人攔在我的前面,左右閃避不得,我當下也是伸手一抓,將他胳膊拿住,往著旁邊就是一甩,大聲喊道:“攔我者死!”

  倉惶逃跑者,必然要有這般一往無前的氣勢,然而我并沒有預料到,眼前這個小跟班的修為卻是十分高明,我這奮力一甩,竟然拿不動他,兩人竟成僵持,他冷然一笑,口中噴出腥臭的氣息,不屑地說道:“小子,真當老子這首席弟子,是那小雜魚了?”

  此言方罷,我抓著的胳膊陡然間就粗壯了半圈,抓拿不得,滑脫開去,接著一手蛟龍纏身,想要用雙手將我給緊緊束縛住。

  這大漢看著粗豪,然而手上的技法卻是十分精妙,當下我也是有些心驚,后退兩步,然后朝著前方一腳踹去。大漢與我硬碰硬地踢在一起,兩人都是一聲慘叫,往后跳開,小妖上前去攻擊他,卻被那家伙灌注鬼霧的黑拳給格擋,那青木乙罡滑落,雜草瘋長,將他的雙腳給纏住。

  我再次上前,黑虎掏心,一拳即將擊在他的腹部,突然四道黑霧旋轉,當日我戰那降頭師巴頌時出現的水草鬼再次出現,手持修長鐮刀,紛紛朝著我的身上跳來。

  敵人好手段,我被拖延住了,想著許先生并未出手,這漢子我一時半會也戰勝不得,只有糾纏,便知道逃開不得,于是一邊迎戰那水草鬼,以便叫小妖快些離開。

  小妖也瞧出了那個許先生收斂起來的恐怖氣息,知道事不可違,當下也是不再猶豫,一聲保重,人便朝著外跑。那漢子瞧見小妖想逃,一聲冷哼,手中多了一個寺院佛鐘一般的小鈴鐺,往小妖頭頂一扔,立刻化作了四人懷抱的大銅鐘,將疾奔而走的小妖給罩在里面,嗡的一聲響,那銅鐘來回震蕩,耳膜都要穿空。

  我心中驚懼,正想沖上前去,卻見身后一聲慘喝,扭頭一看,卻是達圖不知道怎么著,就被許先生給一把掐住了脖子,人被高高地舉了起來。

  一招,他似乎只用了一招!

2條評論 to“第三十三卷 第四十一章 言午先生”

  1. 回復 2014/11/02

    言午許

    這陸左怎么那么遲鈍。言午第一次應該就知道是個許字了。

  2. 回復 2015/01/31

    他只是聽到言午,咱們是看到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