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卷 第四十五章 棄徒遺恨,生死難消

  我氣定神閑,本以為許先生要跟我講他是我師叔公這件事情,然而萬萬沒想到,他和我那慘死深山的師公許邦貴,居然還有這么一層關系,當下也是有些詫異地輕呼道:“這怎么可能?”

  瞧見我這激烈的反應,許先生淡然笑道:“猜不到吧,別看我久居東南亞,但若是追根溯源,我也是黔州省晉平縣大山里面,那個苗寨子的放牛娃出身。離開敦寨差不多也有一甲子了,現如今回想起來,那里的山和水,還有風里面那油菜花的味道,那些一起玩耍長大的小伙伴們,還真的是我這一生中,最美好的記憶啊!只可惜……”

  他用一種惆悵的語氣訴說著,在這里停頓了一下,然后飲了一杯茶,問我道:“你可知道我和你師公許邦貴師出同門,而師父則是當年威震苗疆的那個漢蠱王,洛十八?”

  我點頭,說我太師祖是洛十八這件事情,的確也聽人說起,不過說句實話,我并不知曉他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人,只是聽說天資聰穎,厲害得很。

  許先生點了點頭,說何止是天資聰穎,他在修行之路上,簡直就是曠世奇才、一代天驕,不過他這個人呢,優點自不必談,單說這缺點也是一大堆,脾氣暴躁、性格執拗、有時候迂腐得跟一個榆木疙瘩一樣,有時候又激進得打了雞血一般,氣量狹小,容不得他人……總而言之,他并不是一個完人,而是一個讓人詬病的瘋子!

  聽到許先生這極富貶義的蓋棺之論,雖然沒有與洛十八有過交往,我仍然忍不住地反駁道:“許先生,他可是你的師父,你怎么……”

  我的話說到一半,許先生笑了,說我可不是空穴來風,他便是這么一個人,無論他的成就如何,也改變不了這個事實;再有,我當年或許是他眾位弟子里面最聰明的一個,不過很可惜,僅僅因為一些觀念上面的分歧,假仁假義的他竟然將我給逐出了敦寨苗蠱,所以我不再是他的徒弟,而是一個窮盡一生之力,都要超越過他的對手——總有一天,我會堂堂正正地打敗他,踢開他,成為苗疆三十六峒、敦寨苗蠱一脈的頭人!

  這個威震東南亞的傳奇大神在跟我談及他昔日的理想時,臉上有著神圣的光輝,不過對于我來說卻實在好笑——以他此刻的權勢,就好比一個市委書記說我的理想是當某個村的村支部書記,如此滑稽。

  不過瞧見他一臉嚴肅的表情,我也不敢笑,只是提醒,說太師祖好像死在了洞庭湖底。

  許先生一臉憤恨地說道:“你看看,他就是個一意孤行的混蛋,總是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做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結果賠了自己性命不說,而且還把其他人都給拖下了水,他就是個妄人,肆意妄為的混蛋!”

  不知道怎么回事,瞧見許先生這么數落自己的師父,我感覺他或許在修為上已經是十分厲害,超脫物外了,然而當年被逐出師們之事,在心中形成了一個結,這個疙瘩讓他這輩子都不能夠放下,總想證明自己比那人強,然而憋足了一口氣,卻發現自己根本就沒有機會了。

  這種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覺,實在是讓人郁悶,也正是他這些年來的心結吧?

  上一輩的恩怨,我不了解,也不敢發言,只聽許先生像祥林嫂一般嘮叨著洛十八的壞話,各種剛愎自用、虛偽作態的言辭,將洛十八描繪成了一個比康有為還要不如的虛名之士。寄人籬下,我也不敢辯駁,反正說的又不是我,過耳不入便行了。

  然而這話聽多了,我總感覺自己心頭的血不斷翻涌,似乎有一種狂躁的怒意在積蓄,仿佛許先生此刻所痛罵之人,就是我一般,好幾次我都想拍案而起,直接辯駁,說艸,你這個逆徒少在這里瞎機巴咧咧什么,你自己也不是什么好鳥!

  然而這話還沒有出口,我便打住了,雖然蚩麗妹說我是洛十八的轉生,但是前塵往事一筆勾銷,我干嘛來這么強烈的代入感,罵就罵唄,關我屁事?

  許先生說了一大通洛十八的壞話,把自己的師父給黑出了翔來,見我穩坐釣魚臺,一臉微笑,不為所動,終于停下了這番話語,歉意地說道:“陸左小友,抱歉了,洛十八雖然領我進入了這修行之門,然而人品實在太差,又將我那些情同手足的師兄弟給害死,一時間忍不住,說多了一些,你可別介意。”

  我微微笑,說老一輩的恩怨,相隔太遠,我也沒有經歷過,所以也不好表什么態度,不過這么說起來,我倒是應該尊稱您一聲師叔公了。

  我站直起來,雙手抱拳,腰彎成九十度,恭敬地行著禮。

  我曾聽過一句話,叫做男人的成熟在于他是否善于妥協,此刻的我被囚困在此,貿然講什么骨氣啊、氣節什么的,不但沒人理會,說不定還給當作了罌粟地的肥料了,還不如攀攀親戚,或許還能路轉峰回;退一萬步說,許先生的年齡資歷在這里,也當得起我一拜。

  果然,見我如此作態,許先生臉上的笑容更加明顯,他坦然接受了我的拜見,然后請我坐下來,好言寬慰道:“陸左小友,不必拘禮,按照輩分,我的確是你的師叔公輩,但是我既然已經被逐出門墻,那便不必按照洛十八那家伙的道理來講。你是我見過的后起之輩中,少數一些讓人眼前一亮的一位,便是當年的小佛爺,也不過如此。你我做個忘年交,卻也不錯。好了,往事說完,我們談談正事。”

  我恭敬地應了一聲,說前輩請講。

  許先生摸了摸自己漂亮的花白胡子,說道:“開門見山的說吧,陸左,坦白說我很欣賞你,雖然你曾經與善藏這個蠢才為敵,并且將薩庫朗的基地給搗毀一空了,但是我想告訴你,這都沒有關系,十個善藏,都不如一個你。”

  他長嘆一聲,說:“自從王洛和的師父二十年前在叢林里病死之后,敦寨苗蠱的傳承就越發單薄了,你莫看我這里徒弟眾多,但是能夠得到真傳的,真的沒有幾個,這世間蠢才太多,但是天資聰穎者,少之又少。有時候我就在想,是不是我們敦寨那方水土實在是太好了,才會養育出我們這些人來?呵呵,有些啰嗦了,好吧,其實我想說的事情是,現在薩庫朗是我做主,而我則需要一個繼承人,一個真正能夠傳承我事業和精神的人,我等待了很久,終于等到你來了——我覺得你就是我所等待的那個人,怎么樣,加入我們吧?”

  許先生的話語十分具有誘惑力,千金買馬骨,只要投效他們,我便可有了繼承人的身份。

  不過,世間哪里會有這么劃算的買賣?

  我已經不是頭腦一熱的毛頭小子了,自然知道在這么一個龐大的組織里面,或許這位師叔公有著足夠的威信,但是如果處事不公,那么所帶來的后果一定就會使得整個組織分崩離析——強權帶來不了穩定,只有公平、公正,滿足大部分人的利益,將這一個度給平衡好,方才能夠實現真正的向心力和領導力。

  對于薩庫朗來說,我是有著不可饒恕的罪孽,然而突然間翻身成為他們的頭領,這樣的事情一旦發生,我估計第二天就會有成員轉投契努卡去了。更加關鍵的一點,那就是對于練就了“不老禪”的許先生來說,他要這繼承人,有個毛用?

  那皇帝一旦都能夠萬壽無疆了,立太子這件事情,還不是茶余飯后挑牙縫時的消遣玩意么?

  想通此節,我的心中明澈,然而臉上卻不敢表現出來,而是一臉激動地說道:“這怎么可以,承蒙前輩看重,只是、只是無功不受祿,陸左何德何能,怎么敢受此重恩呢?”

  許先生揮揮手,說你先別急,當年我堂兄許邦貴從洞庭得返,應該有帶回一本書,名叫做《鎮壓山巒十二法門》,是我敦寨苗蠱一脈所學重典,我雖然格調已定,不必再學,不過這是我敦寨苗蠱的根本,倘若想要將其發揚光大,必須有此文方可。當年我便想去找尋,然而事務太忙,無暇脫身,不知道你外婆龍老蘭,有沒有將此書交給你?

  果然,果然!

  我心中敞亮,之前說得天花亂墜,一切都是為了此刻的伏筆。十二法門在我手,這是確定之事,我也不好否定,當下只是推說,將我得倒是得了,不過是一份殘本,后來還給燒了……

  許先生明亮的眼睛盯著我,與我對視,舉起手中茶杯,淡然說道:“好,那你回去,將它述諸于紙上,什么時候完成了,我們的約定,就什么時候開始。”

  許先生既然已經舉杯送客,我也不敢久留,起身告辭,然后恭謹離開小廳。

  門口的麻貴一直都在等待,見我出來,他讓我稍等,然后進去聽得師父吩咐之后,出來詭異地瞧了我一眼,然后也沒有多說,將我給送回牢房。

  回到牢房里,正好趕上晚飯,熱騰騰的紅薯雖然并不管飽,但是總比肉糜讓我吃得心安。

  吃完晚飯,我本待跟達圖上師聊幾句,結果他根本就不理我,獨自打坐沉眠,我也無奈,躺在床上歇息。如此迷迷糊糊地睡,不知道過了多久,我聽到牢房里面一陣鬧騰,睜開困倦的眼睛,便聽到有人在高聲喊道:“你們不可以這樣,我們是許先生請來的客人!”

  聽得這聲音,我疲倦的精神立刻一振,咦,這兩個賤人怎么進來了?

2條評論 to“第三十三卷 第四十五章 棄徒遺恨,生死難消”

  1. 回復 2014/11/02

    匿名

    這會又知道說男人的成熟在于妥協。一開始就跟著言午過來不就得了,還打了一架弄一身傷

    • 回復 2019/09/10

      匿名

      不打架小妖怎么逃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