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章 號子里和九字真言

  我完全不知道情況,靠,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問他們,為首的馬警官說9月4日晚在青蒙鄉又發生了一起碎尸案,這次案件的事發地點在青山界前庭崖子下(也就是我小叔駐守的那個守林屋附近),縣刑警隊在經過排查,發現我當天就在前庭崖子,而且根據口供,說我在當天,從晚上9點鐘一直到凌晨4點,一直都不在守林屋里,而碎尸案正好發生在那段時間里,所以我有很大的殺人嫌疑。

  我當時就愣了,怎么會有這么巧的事?不對啊,碎尸案不是在那天的前幾天么?

  我連忙問他,馬警官神情嚴肅地說:“這是一場連環碎尸案,所以影響極其惡劣。”

  他出示了傳訊單,問我能不能自己走。

  我說可以,于是強忍虛弱下了床,我父親過來扶我,門外的一輛警車停著,許多閑漢婆娘小娃崽在看熱鬧,指指點點地說些什么。帶人過來的那個鎮派出所的民警在趕人,而我則被押上了警車后座。我母親哭著在跟帶隊的馬警官說著什么,那廝只是說“不會錯過一個好人,也不會放過一個壞人”的屁話。

我父親拉著母親,手腳都在顫抖,有壓抑不住的悲痛。

  我拍拍車窗,笑著對我父母說道:“不要擔心,我真沒犯事,去去就回來,不要擔心。”車開始發動了,車身在顫動,他們沒有給我上手銬,但是這車汽油味很大,我只犯惡心,身體又還沒有恢復,于是就昏昏沉沉睡過去。

  整件事情我一直到了提審的時候,才搞清楚:原來那天夜里,在離我蹲守矮騾子兩百米的山坡腳下發生了一起殺人碎尸案,死者是色蓋村的一個小伙子,才二十來歲,出外打工回家,說去鄰村找老埂(結拜兄弟)喝酒,結果一晚上沒有回家,第二天家里人打電話去他老埂家說人喝完酒,已經回去了的——于是報了案,正好碰到林業局求助派出所幫忙尋找李德財,于是在一個山腳洼子里找到了被碎成十幾塊的死者。

  我問李德財呢?審訊的刑警告訴我,李德財也失蹤了,現在也還在找呢。

  審訊室里的燈光足足有幾百瓦,像小太陽一樣明亮。一個審訊員,一個記錄員,開始盤問我——什么時候回來的,為什么回來,為什么去青山界,為什么又離開,4號晚上我做了什么,幾點鐘到幾點鐘又做了什么……

我就跟他們講起我被我外婆下蠱的事情,說4號夜里我逮到一個矮騾子,可惜又放跑了,急著回家是為了解蠱。

  他們哈哈大笑,那個審訊員說你小叔也是這么說的,開玩笑了吧?

  這個審訊員有二十多歲,長得又高又帥,只是眉毛太淺了,左眼睛大、右眼睛小,脖子還神經性的抽搐,一動一動的。他反復問我,顛來倒去,一會問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一會兒又9月1日我在哪里。問得很有技巧,我在傳銷窩點待過幾天,知道這里面是有方法的,能夠乘人不備套出話來。

  但是我還真的沒有什么見不得人的地方,君子坦蕩蕩,講真話他們又不信。

  審訊員很生氣,總是時不時地拍桌子,吼我。審問了我足有兩個鐘頭,后來他又不時拿出煙來問我要不要抽。我在外漂泊多年,然而卻煙酒不沾,看到他時而和善地要遞煙給我抽,我就想笑。因為我不知道是看哪本書上說,當犯人問警察要煙抽,一般都是要交代的前奏了。可是我又根本不抽煙。

后來,帶我來的馬警官進了來,說好了,先到這,不過要先拘留二十四個小時。

  說實話,我即使不太明白這里面的門道,但是也知道這辦案程序有些不對。

  但是我不敢講,我們那里不是香港,越到基層,公共安全專家的權威越高。那天晚上我在公共安全局的某個房間里待了一夜,和一幫打架鬧事的混混在一起。這幾個家伙開始還磨拳搽掌,想欺負我,但是一聽說我是個殺人嫌疑犯,立刻離我遠遠的,不敢動彈——欺善怕惡,從來都如此。馬警官和帥哥審訊員在房間不遠的走廊商量了很久,我不知怎么地,耳朵特別靈,趴在門邊,居然能隔著鐵門,聽到他們對話的只言片語:

  上面特別急……不在場證據……有些魯莽……就是這小子……

  我心里特別的寒冷,臉色慘白地坐在地上。在外面混了這么久,我不是沒有聽說過因為案件影響惡劣、上頭跟得急就拿人頂缸的事情,要是我攤到這種事情,我就真的跪了。想想也是,就我這么一個外鄉人,而且發生那兩起案件的時候,我都在青山界內,特別是第二次碎尸案,就在守林屋附近幾百米的山洼子里。相互之間的證明人,我小叔受了抓傷住院,李德財人影無蹤,而我則完好無損,人家不懷疑我懷疑誰。

  我現在就怕他們給我“上刑”。

*******

  那天晚上我一夜沒睡,一直在想,他們不信我,是因為不信我到青山界的動機,認為我說了謊話,甚至認為我小叔關于矮騾子的事情上,也說了謊。如果我能夠證明真的有這種事情存在的話,他們是不是會再好好考慮一下呢?

  我又想起了失蹤的李德財。我那幾天忙著治病解蠱,沒有給小叔打電話。他居然沒有回來,這真的讓我有些不寒而栗,想一想那些兇惡的矮騾子,我會想起李德財用很神經質的語氣講的那句話“矮騾子是山神土地公家養的山鬼,惹到他們,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下半夜的時候,我聽著此起彼伏的呼嚕聲,想起了外婆留下的那本書里,講到的育蠱法門。法門里面講到,服用了以龍蕨草為主料的功德湯一碗,并不是殺死金蠶蠱,而是打壓它的戾氣,以毒攻毒,最后的作用是讓它為我所用。一想到這一節,心里面不由自主地默念起里面的內容。一碗功德湯喝下喉,金蠶蠱已經降服一大半,接下來的,就需要用水磨功夫,不斷地用密語鎮靈了。

  所謂密語真言,最早出自于佛教。音譯曼怛羅、曼荼羅。又作陀羅尼、咒、明、神咒、密言、密語、密號,即真實而無虛假之語言之意。外婆留給我的降蠱法門叫做《降三世明王心咒》,持續不斷地念“靈鏢統洽解心裂齊禪”,可以用苗話念,也可以用金陵官話念。我在前幾天問過我母親苗話的發音,這個時候也是病急亂投醫,于是盤腿坐起,虔誠地一直念:“靈鏢統洽解心裂齊禪……靈鏢統洽解心裂齊禪……”

  我念一顆字就頓一下,想一想,念一顆字又頓一下,慢慢地感受其中的意思。

  這里給大家普及一下其中的意思,看看就好:靈,即身心穩定,表示臨事不動容,保持不動不惑的意志;鏢,表示能量,表示延壽和返童的生命力;統,表示宇宙共鳴,勇猛果敢,遭遇困難反涌出斗志的表現;洽,表現自由支配自己軀體和別人軀體的力量。解,是危機感應,表現知人心、操縱人心的能力;心,是心電感應,表示集富庶與敬愛于一身的能力。裂,是時空控制,分裂一切阻礙自己的障礙;齊,使萬物均為平齊;禪,表示佛境,即超人的境界,我心即禪,萬化冥合。

  只有極度虔誠,才能夠讓自己的語言去引發靈界的力量震蕩,感受其中的心境。

  奇妙的是,往日一直沒有感應的我,今天居然能察覺到與這世界不同的變化來。這種變化我說不出來,但是它有即有,無即無,稍縱即逝,與此同時,身體里似乎有某種器官在與這九顆字在做呼應,蠢蠢欲動起來。我仔細感應,仿佛是在左腹的腎臟部位。

  那一天晚上,是我人生的轉折點,從此之后,各種各樣奇怪的事情發生,如果沒有那天的經歷,說不定我今天或許是另外一個樣子了。

  說實話,我還是真的應該感激我的外婆。

  ********

  第二天提審我的時候,我直接說我是無辜的,讓他們放我出去。

  楊警官(就是那個審訊員)讓我老實交待問題,不要編些花花腸子,以為能夠蒙混過關。

  我說放我出去,你們找不到兇手,我來幫你們找,反正我也要去找我小叔那個叫做李德財的同事,我欠他一份情在。你們要是覺得我講的是假話,我可以證明給你們看我沒說謊。楊警官拍著桌子沖我嚷,讓我看清楚自己的身份,我想怎么樣就怎么樣的話,還要他們做什么?

  我抿著嘴,冷冷地看著他。過了一會兒,我問他,你知道龍老蘭不?我是他外孫。

  楊警官哈哈大笑,問龍老蘭是誰?公安局局長?還是縣委常委?

  我說都不是,是一個在苗寨里面待了一輩子的老太婆。

  他繼續笑,而我則看著他,看到他臉上的笑容開始慢慢變冷,看得他眼里面出現了一絲疑慮。這時候審訊室的門開了,那個馬警官進來了,跟楊警官坐在一起。他抽了一根煙,死死地盯著我,說:“你真的知道誰是碎尸案的兇手?”

  我說我不知道,我只能證明我去青山界的目的絕對沒有騙人,如果你們要證明,我就證明給你們看。馬警官又問:“你真的是龍婆婆的外孫?”我說是,楊警官插話問:“龍婆婆是誰?”這個馬警官有快五十歲了,而這個楊警官則剛出學校沒幾年,馬警官就跟他講,楊警官不信,說:“切,不就是一個神婆么?有什么好神經兮兮的?”

  而這個時候我已經開始念我外婆書里面的下蠱咒語了。

  目標就是這個長得又高又帥的楊警官。

5條評論 to“第一卷 第五章 號子里和九字真言”

  1. 回復 2013/11/22

    劉璃夜.

    誒吆,沙發.我愛馮小姐。

  2. 回復 2013/12/12

    吐槽

    又高又帥……

  3. 回復 2014/10/07

    +火

    評論好少

  4. 回復 2016/04/17

    匿名

    念咒語:你今晚尿床

  5. 回復 2016/04/17

    Hey

    念咒語:你今晚尿床你今晚尿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