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卷 第五十章 達圖逆襲,大人解藥

  雖然場面十分混亂,但是達圖上師突然的出現,的確把我給嚇了一大跳。

  按理說,同樣服用了蝕骨草,而且還被許先生以邪惡佛功“不老禪”給吸食了大部分生命力,此刻的達圖上師應該只是一位風燭殘年的老人而已,許先生或許因為他之前契努卡高層人員的身份而不斷拉攏,但是論戰力,他輝煌的時代確實已經過去,然而就在我們所有人都對他放松警惕的時候,他卻宛如鬼魅一般的出現在我們的身后,臉上帶著扭曲的笑容,口中不斷念咒。

  瞧見達圖上師烏紫的嘴唇上下翻動,我的心里面突然有一種很不祥的預感,扭頭一看,卻見那小魔羅被鐘水月用那前所未有的嚴厲態度,催得左右兩難,本來還在猶豫,而此刻那三雙眼睛突然亮了起來,那亮光像燈泡,將三樓小廳照耀得如同白晝,而在這樣的光明中,散發出來的,卻是讓人渾身發寒的冰冷。

  不對!不對!不對!

  瞧見小魔羅這般的異常情形,我心中一陣狂跳,再聯想起達圖上師之前的言語,我突然抓住了一絲線索來——對了,雖然修為被那蝕骨草封印,但是達圖上師最強大、最可怖的地方,并不是在于他的身手,而在于他迥異于尋常修行者的強大精神力。

  當年我給雪瑞解降,相隔萬里,他都能夠在我的身上種下印記,而虎皮貓大人在香港給麒麟胎驅降頭,他也能夠第一時間感應到,并與其意志交鋒。這意志比之修為,更加虛無縹緲,非龜甲封神術之類的邪法而禁錮不得,也正是因為如此,達圖上師方才能夠有所憑恃,才會對我說出剛才那一番話來。

  正在場中所有人都驚異萬分的這當口,那小魔羅突然一張嘴,里面密密麻麻的牙齒蠕動著,灑下了好多黏液,接著它并沒有朝著我們這邊撲來,而是身子猛然一扭,稍微停頓一下后,徑直撲向了正在指手畫腳、大聲使喚的鐘水月。

  或許是太過于自信的緣故,沉浸于圣母威嚴的鐘水月還在大聲嚷嚷著,沖著小魔羅喊道:“寶貝,去把那女人給咬死吧,你要聽媽媽的話,要不然,媽媽就不喜歡你了……”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撲到她懷中的那小魔羅突然發出了一聲凄厲的獸性嚎叫,翻滾的黑霧將剛才的那光華遮掩,它張開了嘴巴,一口就咬在她的脖子上面,用力一撕,氣管斷裂,使得鐘水月最后一句話的音調也陡然變化,拉得長長,頗為怪異,仿佛在為她生命的消逝,在作最后的哭訴。

  現場出現了驚人的一幕,原來還在鐘水月懷中如同乖寶寶的小魔羅,此刻如同最饑餓的野狗,將鐘水月大半個頭顱給全部地啃了下來,果斷而堅決,耳朵、鼻子、臉頰上的肉,以及眼球……這魔物吃起人來的時候異常兇猛,口中那低沉的嘶吼以及咀嚼骨頭的聲音,讓我們所有人都不寒而栗。

  郭佳賓在旁邊瞧見魔羅發瘋,將鐘水月的頭顱啃食得血肉模糊,身子頓時就不受控制地顫抖起來,指著達圖上師發瘋一般地大聲叫道:“啊、啊、啊!你這個老畜牲,你到底對我老婆做了什么?”

  達圖上師早已沿著墻走到了側面處,遠離我們,瞧見郭佳賓這般問起,他指著蹲在樓道口完全奔潰的崔曉萱,嘿嘿直笑:“老婆?你的老婆不是這一位么?”他的這般譏諷,而郭佳賓卻完全就聽不進耳中,額頭上的青筋直露,大聲喝問道:“你到底做了什么?”

  達圖上師得意地指了指自己的腦袋,臉上有著勝利者的淡淡笑容:“我什么都沒有做,只是把它體內的魔性,給徹底引導出來了,哈哈……”

  “你這個老混蛋,我要殺了你!”

  郭佳賓破口大罵道,想著眼前所有的希望一朝破滅,頓時就心如死灰,朝著達圖上師這兒猛力沖來。蝕骨草名貴,而郭佳賓只是一個普通人,并沒有享受到那樣的待遇,所以還保留著普通人的氣力,然而一旦發起瘋來,當真是如那蠻牛一般兇猛。

  這三樓小廳并不算大,郭佳賓很快就沖到了達圖身前來,正想平伸雙手,結果眼前一道黏糊糊的黑影子倏然出現,擋在了他的面前。

  這黑影正是小魔羅,它一腦袋的模糊血肉,都是鐘水月尸體處刮蹭而來,剛才亮如白晝的眼睛此刻終于暗淡下來,嘴里面不斷地咀嚼著碎肉,然后用冰冷的眼神,死死盯著郭佳賓,仿佛他膽敢前進一步,立刻撲去。

  雖然是這魔物的親身父親,然而郭佳賓對這相貌丑陋的怪物并沒有什么感情,平日里還嫌棄這小東西一身古怪的黏液,抱都不肯抱一下,此刻瞧見這小畜牲死死地盯著自己,更是心中惶恐,口中高叫道:“不對,不對啊,它不會這樣對待我的,我是它父親!”

  即使控制住了魔羅,但達圖上師依然還是搖搖欲墜的樣子,他環顧周圍,為自己這番大逆轉而得意:“你說得對,它現在不是自己,而是我的意志,其實這也多虧了你們的布置……”

  他盯著抱著胸口悠然而立的麻貴,嘿然說道:“我知道你們的意思,要想充分發揮魔羅的邪惡力量,就必須將它的魔性給完全地開發出來,激發潛能。那么如何開發魔性呢?我熟知一切佛典,知道最好的辦法,無外乎讓它弒殺自己的父母,了斷一切人性的情感,最后變成一頭恐怖的、讓所有人震撼的魔,而這座小樓,則是你們給它套上的枷鎖。”

  他朝著周圍一指:“這房子有著壓制魔羅的力量,不過你們萬萬沒有想到,正因為如此,才給了我最后的機會,使得我能夠以微弱的優勢,壓倒了年幼魔羅的意志反抗,成為了它的主宰,從此以后,魔羅是我,我即魔羅!”

  他狂熱地說完這一段話,雙膝跪倒在地,而手則朝天舉起,口中喃喃地念叨著古怪的咒文,那小魔羅的臉上突然露出了極為痛苦的表情,一點兒一點兒地移向達圖上師處,當他的咒文念至最高亢的時候,小魔羅一揮手,達圖上師的頭顱被它給活活從體內拉出來,下面帶著一大團粘糊糊的內臟和腸子,熱氣騰騰。

  直到此刻,達圖上師的臉上依然還帶著微笑,眼睛一眨一眨,應該是施了極為惡毒的降頭術,將自己的意識保存著,死而不休。

  小魔羅將達圖上師的腦袋給一下撬開,里面一團黑霧將它給縈繞住,它并不管這些,撈出那白花花的腦漿子,開始哧溜哧溜地喝了起來。它喝得暢快,不由得打起了飽嗝來。瞧見這幅場面,完全不受陣法束縛的麻貴卻作壁上觀,根本就不管不顧,反而是冷聲笑道:“看來師父的謀算是對的,這個老和尚,果真還是留有后手,不過他這般努力,到最后,不過也只是為我們做嫁衣裳罷了,哈哈。”

  連續兩人被吃,三樓小廳處一時間血腥氣味濃重,我想起房間里虎皮貓大人還在等我,便也不再停留,正要拉著崔曉萱下樓,麻貴攔住了我,嚴肅地說道:“陸左,你且回房,關上門,專心完成你的任務。記住,無論聽到什么動靜,都不要管,至于這里,就交給我吧?”

  我指著驚慌失措的崔曉萱,說她怎么辦?

  麻貴很肯定地對我說:“她是一個很重要的人物,你放心,我會保證她的安全。”

  說話間,小魔羅已經將達圖上師的頭給啃食干凈了,不過仿佛有些醉酒了一般,腳步蹣跚,不斷搖晃著腦袋,這場面有些詭異,我不敢再作停留,跑到了二樓處,發現下面人頭濟濟,好多身穿囚服的男人,面如枯槁,正茫然地四處望著。

  在這旁邊,有七八個武裝人員正在維持秩序,還有兩個頭上扎著鳥羽的黑袍巫師在人群中跳躍。

  許鳴也在人群中,瞧見了我,大聲招呼,說陸左,剛才翹你門半天沒回應,原來你跑上面去了,快點回房間,一會兒不管聽到什么聲音,你都不要管。

  麻貴和許鳴兩人都這般說著,我心中越發覺得詭異,當下也是越過人群,跑回了房間,口中輕呼虎皮貓大人,那肥廝立刻從床底鉆出來,飛到我的面前來。我將剛才發生的狀況快速講給虎皮貓大人聽,它閉著眼睛想了一下,大叫不好。

  我說怎么了?虎皮貓大人憂心仲仲地說道:“達圖這老禿驢修為受損,心如死灰,這才想把精神意識轉移到魔羅身上去,而許先生則更加極端,直接想讓魔羅通過弒父弒母,通過殺戮來開啟魔羅的魔性,而外面那一堆人,應該都是給魔羅的飼料。他們想要揠苗助長,只可惜……這些人終究還是低估了那個可以跟悉達多為敵的深淵惡魔,到底是什么樣的恐怖敵人!”

  我說我們現在怎么辦?虎皮貓大人搖搖頭,說別的先不多說,越亂越好,我們趁著這當口逃出去!

  當下它與我商量一番之后,尖銳的爪子在我的手心處畫了一個“卐”字血口,翅膀在我的背后拍了三記,立刻有墨綠色的腥臭膿汁冒出來,而丹田之中也開始不斷旋轉,氣力逐漸恢復。

  幾分鐘之后,我再次打開一點兒門縫,瞧見廳中亂成一團,那些武裝分子開始驅使著囚犯們上三樓去,在兵荒馬亂間,我倏然出手,將一個武裝分子給拉扯進了房間里來,一拳打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