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卷 第五十一章 離火隱身,魔羅暴走

  我匆匆換上了這名武裝人員的衣服,瞧了一眼他那猥瑣蠟黃的形象,再捏了捏自己的臉皮,感覺外面雖然混亂,但是就這般走出去,只怕渾水摸不到魚,還是會給人認出來的。

  沒辦法,誰叫咱的氣質就像那黑夜里的螢火蟲,實在是太璀璨奪目了呢?

  好吧,其實就是因為這兒的武裝分子都實在是太矮了,我比他們整整高出了一撮,使得旁人很容易就會瞧出來。外面持續地傳來古怪的咒罵聲,我瞧見那幾個黑袍巫師正在驅趕著囚犯們走上三樓,知道再等下去,只怕就沒有機會了,回過頭來看虎皮貓大人,焦急地問怎么辦?

  這肥鳥兒嘿然一笑,說你叫我一聲女婿大人,便救你出去。

  嘿,這死肥母雞倒還有斗趣的閑情逸致!

  我心中滾滾怒火,不過為了自由,卻也不得不暫時屈從于它的算計之中,悶著頭叫了一聲“女婿大人”,這肥廝樂得肚皮顛顛,深吸一口氣,朝著我臉上噴來,微微香甜,然后那爪子在屁股后面撓了撓,弄出一根色彩絢麗的柔軟尾羽來,讓我別在耳朵間。

  弄完這一切,它志得意滿地趴在我的頭上宣布道:“大人我當年從那嶗山臭道士身上學來的離火隱身術,現如今倒是派上了用場,走、走、走,從一樓光明正大走出去,我看看這窮鄉僻壤的窩子里,到底有誰能夠攔得住你?”

  它說得如此牛氣,我下意識地伸出手來,瞧見被虎皮貓大人這一口氣吹過之后,那手還是手,腳也還是腳,只不過周身迷離,有著古怪的光線游離,將我給折射得不成模樣,那手就像是被打上了馬賽克一樣,模糊得很。

  瞧見這詭異情景,我哎呀一聲叫喊,說啥玩意這么神奇,以前咋沒看你用過呢?

  虎皮貓大人嘿嘿笑,心虛地說沒有用過么,哈哈,可能吧?

  瞧它笑得這般詭異,我這才回想起來,難怪我自認識它以來,這肥廝就神出鬼沒的,原來并不是因為它如及時雨一般剛剛前來救場,或許早就猥瑣地蹲在一旁瞧看,直到我們撐不住了,它才牛波伊轟轟地閃亮登場,凸顯出自己的偉大……

  瞧見我的眼睛翻轉,似乎想到了什么,虎皮貓大人咳了咳,催促我道:“快點吧,這玩意也支撐不了多久,倘若是被人發現你不見了,或者魔羅真的發了狂,到那個時候,誰也救不了你!”

  緊急時刻,我也沒有心思跟肥母雞計較什么,當下也是將那被我敲暈的男人給拖到床上,用被子蒙住頭腳,整理一番后,推門而出,再回手將門給鎖死。而到了此刻,我才發現二樓的人大部分都已經擠到了樓梯處,被驅趕到了三樓去,末尾有兩個武裝分子扭過頭來,往我這個方向瞧了一眼,但是卻并沒有露出驚異的表情,槍口下垂,很自然地移開視線。

  我瞧見這情形,知道虎皮貓大人果真是打了包票,沒有半點兒摻假,于是心中大喜,快步沖到樓梯處,朝著一樓沖去。

  到了一樓,那沉重的大門口處有一個獨眼黑袍巫師,這人個兒不高,然而渾身濃煞,展露出來的氣勢,并不比許先生的大弟子麻貴淡薄許多,顯然也是這邊的高層人物,而在門外,則站著一大圈兒荷槍實彈的武裝人員。

  燈光照耀,眾人圍著的正中一人,卻是個滿臉刀疤的禿頭漢子,這人有著鷹一般銳利的目光,以及虎狼一般雄壯的體魄,手上有一把很少在東南亞見到的Desert-Eagle,也就是大名鼎鼎的沙漠之鷹,雪白錚亮。這種原本設計用來獵殺大象的大型手槍,除非是擁有過人的臂力和精準的槍感,要不然只能成為裝波伊的工具。

  然而這玩意在禿頭漢子的手上,那便仿佛一件小玩具一樣,舉重若輕。

  直覺告訴我,這人就是這幾天從來沒有露過面的大毒梟王倫汗,也就是這次行動的主事人。

  瞧見下面這么一副大場面,我便知道今天麻貴的這次行動應該已經是預謀已久的,而達圖上師的行為估計也在許先生的掌握之中,要不然像他這樣表面上看來基本沒有什么利用和拉攏價值的人,是不可能會被從那牢房里放出來的。

  至于我,從許鳴和麻貴的反復叮囑聲中,也可以瞧得出來,他們對我還是蠻在乎的。

  當然,所有的一切,其實都是看在那未謄寫完成的《鎮壓山巒十二法門》。

  如果我真的把全本寫完了,只怕我早已經給塞入牢中,一堆爛肉了。

  我從樓梯處走到一樓來,被鐵門處的那個黑袍巫師注視著,心中莫名地就有些慌了,下意識想要躲閃這些人的目光,結果給虎皮貓大人一抓,頭皮發疼,方才想起自己已經被那肥母雞作過法,隱去了身形,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沒有被人瞧了個透徹,不過也惟有穩住心神,將腳步放緩。

  在我與那唯有借助滑輪方能合攏的沉重鐵門之間,有差不多十來個黑袍巫師,這些人在門口那個獨眼巫師的指揮下,正在大廳中快速地做著布置,灑下了許多動物新鮮的血和內臟,勾勒出一個又一個古怪的符號來,讓人瞧見了,直感覺血煞滿天,莫名心冷。

  這些人不斷地跑來跑去,將場中擠得滿滿,而且地上那么多東西,倘若不小心踩到,被心細之人瞧出不對勁,到時候必定會立刻曝光——瞧這陣仗,曝光就意味著死亡。

  我的心中發虛,不敢往前走,于是沿著墻角邊緩行,還沒走了幾步,便聽到那個獨眼巫師突然大聲地尖叫起來,嘴里面高聲咆哮著,那些正在中間布置的黑袍巫師都慌了手腳,有的速度加快,有的卻膽怯得直接撒腿想往外逃。

  關鍵時刻掉鏈子的家伙,自然會受到最嚴厲的阻止,只見那個面相丑惡的獨眼巫師飛起一腳,將領頭一個給直接踹飛到了對面墻上去,我這邊聽到“啊”的一聲叫喚,鮮血飚射一墻,好多都灑在了我的身上來。

  有了這樣血淋淋的榜樣在前,其他人蠢蠢欲動的心也頓時被澆得冰冷,紛紛招呼著,繼續開始忙碌起來,而就在此時,從二樓處傳來了急迫的腳步聲,以及大聲的呼叫,正沿著墻角緩步行走的我回頭一看,卻見許鳴、麻貴以及那幾個黑袍巫師,帶著一堆武裝人員急沖沖地跑下來,而崔曉萱則早已昏迷,被麻貴扛在了肩上。

  雖然扛著一個人,但是麻貴的腳步如飛,三下兩下,人便躥下了一樓,繞過正在布陣的黑袍巫師,朝著門口沖去,而隨后的許鳴則在高聲示警:“那魔羅被達圖這老鬼給附了身,并沒有一味的殺戮和進食,而是有選擇的進攻,事態的發展比計劃的更加危急,再不布完這金剛薩埵逆魔陣,那就只有將大陣封死,等待下一次月圓之夜,再行度化了!”

  麻貴繞路,正好從我身邊越過,我倘若給他撞到,別說是實力并未有完全恢復的我,即便是全盛狀態,我也定然沖不出這重圍,當下也是收腹貼墻,讓過了他,然后氣都不敢呼出,隨著他的身后溜走。

  那獨眼巫師聽得許鳴的話語,當下也是有些著急了,大聲喊道:“給我半分鐘,馬上弄好!”

  半分鐘?半分鐘對于平時的我們,或許只是眨眼之間,而就在此刻,卻根本就是一種奢望,然而事情到了這個地步,便有人不得不做出犧牲,那光頭疤臉男王倫汗越眾而出,走到了鐵門中來,手中的沙漠之鷹朝著正匆匆跑下樓來的那些武裝人員大喊,似乎想讓他們折回樓上去,抵擋住暴起的魔羅。

  然而在這生死攸關的時刻,哪里還有幾個人有勇氣返回身去,直面死亡?更何況發起狂來的魔羅定然是恐怖非常的,那些人早已經嚇破了膽子,腳步根本沒有停,王倫汗做了一個與獨眼巫師同樣冷血的決定,手中的那把大型手槍直接開了火,槍聲將整個房間都震得一哆嗦,焰火前沖,而當頭的兩個武裝分子直接就化作了一團碎肉飛揚而出,灑落了一樓道口。

  那些武裝分子平日里對王倫汗唯命是從,此刻又瞧見這大毒梟展露出了冷血無情的冰冷,當下積威甚重,咬了咬牙,終究還是折回了上面去,一陣爆豆般的槍聲響起,連在一塊兒的,還有人們絕望中迸發出來的瘋狂嚎叫,以及凄厲的哭喊聲。

  麻貴背著崔曉萱從王倫汗的身旁穿過,后面跟著的我為了躲閃許鳴,讓開了一個身位,結果許鳴也跟著出了鐵門,而我則被王倫汗給攔住了。

  所謂攔住,并不是他瞧見了我,而是槍口前指,然后與獨眼黑袍巫師并肩而立,將那出口給堵住。

  他們的面容都變得無比嚴肅,我出不去,忍不住地回頭瞧了一眼,卻見從樓上滾下四五人來,接著一道黑影如同閃電一般,裹挾著腥風血雨,沖下了樓來。

  魔羅!

1條評論 to“第三十三卷 第五十一章 離火隱身,魔羅暴走”

  1. 回復 2015/05/30

    瓜皮

    逃命的時候還這么多心里活動 活該被抓住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