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章 小鬼襲擾

  回到專案組駐扎的民居,那個村干部準備離去,我拉住了他,神情嚴肅地問他:“王寶松他娘到底是什么來歷,你知不知道?”他很奇怪地看我,渾不在意地說:“一個鄉下老婆子,能有什么來歷,打我小時候起都在這個村子里啦,也沒有什么不平常的啊。”

  “她是哪里人?”

  “哪里人?不知道,不就是色蓋這里的嗎?”他很茫然地看我。旁邊一個房東老漢插話說道:“你們是說羅二妹吧,她是鐘仰的,還要在青山界那邊的山窩子里面去。”鐘仰也是個苗寨,而且是極為偏遠的生苗寨,常年不跟外界往來的那種。我看過法門里的雜談,知道那邊養蠱的風氣極盛。于是我問那個老漢:“阿公,你們這里有剛下的雞蛋嗎?”

  老漢點著煙,一張滿是皺紋的老臉笑開了菊花,眼睛里有狡黠的光。他說:“有是有,不過……”我知道他在拿喬,于是說:“十塊錢一個雞蛋,拿兩個吧。”好嘞,他滿口子答應,笑得裂開一嘴的黃牙,然后跑到院子里的雞窩去找雞蛋。

  講一點,為什么我總是用新生的雞蛋解蠱呢?

  蠱的含義泛指由蟲毒結聚,絡脈瘀滯而致脹滿、積塊的疾患。

  蟲毒喜腥,喜新,用新生雞蛋煮制半熟,然后滾于胸腹之間,這樣子很容易將蠱毒吸入蛋黃之中。但是這也不是絕對,僅僅只能結部分蠱毒,如果用不對方法,反受其害……

  馬海波緊張地看著我,說:“我被下蠱了?是不是那碗水有問題?”那個村干部也很莫名其妙,說怎么可能,這事聽過,不過那老婆子會下蠱,荒誕吧?雞蛋很快就被找過來了,我給這老漢二十塊錢,讓他去稍微煮熟。我跟馬海波說:“一般下蠱,都得下蠱的人自己解才行。不然方法錯誤,死得更快。不過,我這有一點特殊,其中的竅門不好跟你講,你知道就行。”

  我講的是實話,十二法門里把蠱大致分為十一種,有金蠶蠱、蛇蠱、蔑片蠱、石頭蠱、泥鰍蠱、中害神、疳蠱、腫蠱、癲蠱、陰蛇蠱、生蛇蠱。下蠱的方式千變萬化,各有秘法,他們中的叫做疳蠱,是取蜈蚣和小蛇,螞蟻、蟬、蚯蚓、蚰蠱、頭發等研末為粉,置于房內或箱內所刻的五瘟神像前,供奉久之,然后下在水里而得。如果不解,藥末就會粘在腸臟之上,弄出肚脹、叫痛、欲瀉、上下沖動的癥狀來。

  要不是我有金蠶蠱護體,能克一切之惡蠱,不一定能夠治除他們身上的蠱毒。

  馬海波憤憤不平地說,艸,虧你還給他們一千塊錢呢。

  我知道他有點怪我當時沒有提醒他,于是跟他說:“你不是要找碎尸案的兇手,我只是不想讓你打草驚蛇而已。”馬海波一喜,連忙問:“你知道兇手了?”我說你派人盯著瘋子家就行了,別的不要管。這個時候老漢用一個瓷碗裝著兩個熟雞蛋進來,我依照著之前的方法給他們兩個分別解了蠱。

  完了之后,馬海波臉色蒼白地去布置任務,而那個村干部則罵罵咧咧說要去找麻煩。

  我跟他說你最好不要,否則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他臉色大變,驚恐地走了出去。看他的樣子,也許是想不通平時老老實實的一家人,怎么會變得如此恐怖吧?

  到了晚上,天色變暗,馬海波告訴我,那家人確實有問題。

  我并不想了解其中的緣由,只問什么時候動手,他說先等一等,明天早上逮捕令一到,立刻動手。晚上吃飯的時候,專案組的人明顯都活潑了許多,幾個年輕干警跟我說話,語氣里也透著股尊敬的味道。沒人喝酒,他們有人晚上還要去盯梢。只可惜我問有沒有找到李德財,都搖頭說沒有。

  我晚上就睡在色蓋村專案組的駐地,同屋的有幾個白天執勤的警察。

  我開始習慣了每天都進行禱告祈念,一直念念叨叨,九月間正是炎熱的夏末,只有一個電風扇轉著吹,但是我仍然是汗水黏黏,翻來覆去直到晚上十一點鐘才睡覺。也睡不安寧,屋子里這些漢子的呼嚕聲此起彼伏,打得震天響。

  我好不容易睡去,迷迷糊糊中好像感覺脖子后面有一股嗖嗖的冷風。這種風跟電風扇吹出來的風有很大的不同,就像在脖子上抹了一點風油精花露水,然后被山風一吹,陰滲滲的,嚇人得緊,我本就沒睡熟,所以一下子就睜開眼睛醒了過來。

  然后我看見,在我床前三米的地方,有一個紅色肚兜、粉嫩可愛的女娃娃,朝天辮,她臉白凈得像是瓷器,一雙眼珠子黑黝黝的,四肢都是雪白的、肥嘟嘟的,看著十分的可愛,就像畫片里面的娃娃,然而在她的耳后和腭下,卻有著青黑色的猙獰青筋。她很恐懼的看著我,但是嘟起的小嘴仍然還在朝我吹氣:呼,呼,呼……我的脖子后面又是嗖嗖的涼。

  我腦子里清醒得很,一下就想起了十二法門里面的軀疫里面所講的內容:小鬼。

  小鬼有很多說法,最早流傳于中國茅山術中,像養五鬼,柳靈童子之類,都屬于養小鬼;在泰國、印尼、馬來西亞、高棉、緬甸、新加坡等地,叫做養古曼童;在苗疆巫術里面也有,叫做請天童。其實這些除了少數高深的法師、降頭師是用符箓、柳木養靈外,最尋常的方法是打開剛死孩童的墓地,用蠟燭燒烤童尸的下巴,用小棺材接尸油,用尸油直接煉制小鬼。

  小鬼有很多用處,聚財、消災、警兆、迷幻、護宅……當然,還有害人。

  房子里的人,沒有一個醒來。銀白色的月光從木格子窗外灑進來,我集中精神看著她,盯盯地看,然后在心中默念道:“靈鏢統洽解心裂齊禪……”脖子后面的涼意開始消散,一股灼熱的氣流從小腹之中升騰而起。

  與此同時,這個女娃娃終于發現我能夠看見她了,居然轉身想要跑掉。

  我哪里會讓她跑脫,一邊溝通體內的金蠶蠱,一邊低聲猛喝一聲:“鏢!”

  她的身形立刻一頓,我感覺有一股熱流從身體里傳出來,然后集中在手上,跳下床就去抓住那女娃娃的手。我一抓實,觸手一片冰涼,我卻能夠感覺自己已經抓住了她。正在這時,她轉過頭來,潔白瓷器一般的臉變得鐵青,眼睛變成了紅色,櫻桃小嘴一下子裂成了滿是厲齒的大嘴,一口朝我咬來。

  我哪里會懼怕這么一個道行淺薄的鬼娃娃,集中精神在右手上,借助這金蠶蠱的力量硬扛了這一口。鬼娃娃一口咬在我胳膊上,然而被我藏在上面的熱力燙了一下,立刻放開嘴巴,死命掙扎。我也不知道該怎么辦,只有緊緊抓著她。

  過了一會兒,這鬼娃娃不動了,可憐巴巴地看著我。

  她的眼睛變成了黑色,里面有一點點亮光,像黑夜中的一盞燈光。

  我不知道怎么講,反正看到這個鬼娃娃很無辜的表情,心里莫名的就多了一絲憐憫。我們兩個,一人一鬼,大眼瞪小眼地看了一會兒,我見她眼睛眨了眨,心想著她是不是能夠說話,就問她:“是誰派你來的?”

  她眨了眨眼睛,然后很恐懼地看著西邊的方向。

  我知道西邊就是王寶松以及他娘羅二妹的家。我又問她:“你會不會說話?”她搖了搖頭,小嘴張了張,卻沒有一點兒聲音。我知道了,作為靈體鬼魂,她沒有聲帶,自然不會說話。不過她能夠聽懂我說話,那么一定還是有智慧的。

  我想起了在王寶松家,羅二妹床下面有很濃的尸氣,莫不就是埋藏這個小鬼的尸體?

  《鎮壓山巒十二法門》里面有很多秘聞逸事,僵尸、小鬼、妖物、蟲蠱這些都有,見多了也就不奇怪了,而且我有本命蠱護體,并不懼怕。小鬼能夠奪人性命,大部分都是利用幻覺、戾氣和神秘感,真正能夠以己之能害人性命的也有,不過大多是道行高深的,這個小鬼一看就沒有成形多久,并不成氣候。

  我放松了心情,于是好奇心就濃烈了起來。我并沒有見過如此的靈體,所以越發的好奇,于是問了她許多事情,比如知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啊,家人在哪里,有多大了之類的,不過對于自己的前塵往事,這鬼娃娃一概不知,懵懵懂懂地只是搖頭;而當我問到羅二妹的時候,她又恐懼得不行,小小的身子嚇得直打哆嗦。

  這時候,村子里的雞叫了第一遍。

  鬼娃娃開始變得驚恐萬分起來,我知道,鬼物靈體,最開始的時候最懼陽光,見光即消融,而她一開始成形,只有庇護于煉化她尸油、毛發和指甲之后的物體中,不然必然會煙消云散,所以也不為難她,放開手對她說:“你回去吧。”

  她愣愣的看著我,手還放在嘴里啄。

  我揮揮手,跟她說:“你趕快回去,不要再害人了……如果有緣,我們還會重見的。”

  不知為何,我對這個本來非常恐怖的東西,生不出什么惡感來,一是因為她外表粉雕玉琢,十分可愛,二來她能力并不大,剛剛成形,應該做不了什么惡事。想一想,一個小女孩慘遭橫死,卻又被人煉了尸體,把靈魂給控制住,然后來害人,本身其實還是蠻可憐的。

  好吧,說了這么多,其實我就是個蘿莉控,舍不得。

  鬼娃娃看著我,然后開始飄了起來,從木板的間隙慢慢擠了出去。

  我發了一會兒呆,然后看著屋子里一床仍然在夢鄉里面酣睡的家伙,嘆了一口氣,然后披著衣服來到院子里,靜靜等待太陽的出來。

3條評論 to“第一卷 第八章 小鬼襲擾”

  1. 回復 2013/11/22

    劉璃夜.

    略顯靈異哦。

  2. 回復 2014/02/15

    賓哥

    寫得不錯,就是粗口有點多

  3. 回復 2014/10/08

    z蜘蛛z

    嗯。是嗎,自己值得看完,嘻嘻。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