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章 苗蠱斗法,金蠶出奇

  第二天早上,拿到搜捕證的馬海波邀我一同前往。

  我搖頭拒絕,說不想去看了。馬海波心里沒底,說他們去沒人鎮場子,不定就會有同志犧牲。我直笑,說你們這伙國家武裝,個個膀大腰圓,提棍拿槍的,還害怕這個?然而馬海波自從昨天那件事情之后,膽子還真的就變得小了,老實地說怕——他說他昨天去廁所拉的那泡翔,黑黢黢的,一晚都在做噩夢。

  他們領頭的是刑警隊的副隊長,四十多歲的男人,他也邀我,說陸左同志務必去一趟。

  他還說同志們定不會忘記你的。

  我說不去真的不是在拿架子,事實上我也是真的有點害怕了。他們都拿我當旁門左道的專家,殊不知,我其實也就是一個剛入門的半調子,而且還沒有師傅帶。那可是一個同樣家學淵源的養蠱人,要不是我體內有我外婆養的這只幾十年的金蠶蠱,而且前些天徹夜苦讀那本破書,我早就中招掛球了,哪里還能在這里瀟灑。

  而且羅二妹似乎并不只是會養蠱,而且還會養小鬼。

  誰知道她還會養什么?就苗疆巫蠱的造詣來說,她可是比我高出許多。

  而我,僅僅只是一個蒙受了先人遺澤的家伙而已。

  見我猶豫不決,馬海波越發不自在了,他拉著我的袖子問:“陸左,你講老實話,這一趟任務是不是有危險?要有你早點說,我們也有個心理準備。”一個年輕警官在旁邊緊張兮兮地說:“老板,是不是要寫遺書?”

  他們管領導都叫老板,而他們的老板刑副隊長則吞咽著口水,眼巴巴地看我。

  被一圈大男人圍著看,這種感覺并不好受,讓我有一種回到學生時期上舞臺、被千人矚目的緊張感;然而與此同時,心中又有些激動——你想一想,最為一個二十一二歲的小年輕,看見平時穿著制服、開著警車呼嘯而過的老爺們全部都小學生一般圍在你面前,心里面是什么樣的感覺?我南下打工的日子里也跟他們的同事打過交道(其實都是些聯防隊員),一個二個屌得要死,拽得二五八萬,而現在……嘿嘿。

  我腦子一熱,迷迷糊糊就答應了。

  現在回想起來,那個時候真的是太年輕了:如果我沒有答應,獨自返回的話,我是不是就會少一個宿敵,我的人生是不是從此發生改變,不會再有后面發生的一系列的事情呢……

  然而,人生就是這么奇妙。

  ********

  瘋子家一直有人值班盯梢,刑副隊長與他們確認沒有異常之后,宣布出發。

  我走在隊伍中間,腦子里一直在回想著《鎮壓山巒十二法門》(PS:名字太長了,以后我一概都用破書來替代吧——之所以叫破書,是因為它實在太破了)里面的內容,這里面的內容太多,我大概只記住了育蠱一章和一些雜談部分,此刻使勁回想。

  臨陣磨槍,不快也光。

  我依舊跑到昨天那戶人家,取了牛眼淚。

  見我這般小心,其余的人也都抹了一些在眼皮子上。很快我們就來到了村子里頭的王寶松家的房子外,與監控的干警匯合。

  這么多陌生人圍過來,隔壁下坎的一戶人家有兩條土狗,發狂的叫喚。一直在我旁邊的馬海波拉著我,說:“陸左,我怎么感覺這屋子里陰氣沉沉的?”我抬頭一看,看到那兩廂陳舊的木屋里,有陣陣黑霧冒出,籠罩著房子,有風吹來,腥臭咸酸的味道到處飄散,確實煞氣逼人。

  我們從駐地過來、抹了牛眼淚的人,都是眉頭緊鎖、臉色凝重,反而是在這里蹲守的干警奇怪地問:“哪里有,哪里有?”今天是大陰天,早晨的太陽并沒有出來,有風從山窩子那邊刮過來,涼颼颼的,讓人心中發冷。馬海波這幾個老家伙人老成精,有些躊躇不前,但前門這七八個人里頭,總有氣血旺、不信邪的人,隨著刑副隊長一聲令下,兩個年輕干警破門而入。

  我在后面正準備進去,只聽到里面有人驚悸的叫聲,然后聽到砰砰兩聲槍響。

  那兩個年輕干警逃似地跑了出來,身上的衣服掛著七八條足有兩指長、五彩斑斕的蜈蚣,殺豬一樣嚎叫,就地翻滾。這些蜈蚣一直在搖頭擺尾地蠕動,油亮亮的甲殼泛著惡心的光芒。幾個警察趕緊拍打下來,用腳去踩,去碾。蜈蚣脆弱,一踩壓,白色、黑色的汁液就流出來,腥臭得很。

  一場忙亂,蜈蚣終于死盡,而倒在地上的兩個年輕干警也是面色發紫變黑,渾身抽搐。

  我蹲下來看,發現他們身上大大小小有好幾個咬痕,流出黑色的膿狀血液。“陸左,你快救救他們啊!”見著兩個人皮膚發熱,全身發抖,出氣多進氣少,馬海波把希望全部都放在我的身上。我也一籌莫展,蠱這玩藝,一般都是無形無味,誰知道屋里面那位居然放出蜈蚣來,這就不是巫蠱了,是御獸驅蟲,這玩意我哪里懂。

  被咬得最多的那個年輕干警眼睛翻白,就快要死去。一個魁梧的警官拿著槍準備再沖進去:“瑪的,跟她拼了,抓出來解毒,不然就殺了她給小李賠命!”我心中一緊,一個想法浮上心頭,趕忙攔住他,說我有辦法,先別亂來。他們都看向了我,急躁地問怎么辦。

  我嚴肅說,今天關于我的事情,你們都不能往外傳,也不能寫到報告里。

  刑副隊長滿口子答應:高人,高人,你趕緊的,決不外傳。其他人紛紛點頭。

  我為什么這么說呢?是因為我剛才突然想到一件事情,在生物毒性里面來說,蠱既是萬毒之首,也是萬毒之源,僅僅只是咬傷,不涉及靈學的話,說不定可用金蠶蠱來解。我現在已經能稍微跟金蠶蠱溝通了,沒想到它傳遞過來的信息是可以,而且還貌似很歡快的感覺。

  我想起來了,金蠶蠱的食物,好像就是毒物,特別是蠱毒,它尤其愛。

  見他們都答應了,我盤腿坐下,按照破書里面的方法,合十雙手,默念:請金蠶蠱靈現身,請金蠶蠱靈現身……念了大概十來句,只感覺喉結一鼓,有一滑膩之物從口腔里冒出,我一張嘴,那只肥嘟嘟的金色蠶蟲就射了出來,正好落在受傷最重、毒氣最深的人手腕處,開始吮吸傷口的膿血。

  我雖然知道自己體內一直住著這么一位房客,但是真正看見它的真容,自己卻忍不住地想將昨天的晚飯給吐出來。可是我不敢吐,我要是沒忍住,頭上高人的光輝立刻就褪色。我強忍著,臉色難看地瞧著這小東西在兩個受傷的干警身上爬來爬去。

  偏偏旁邊有一個胖警官還說了一句:“好可愛哦……”

  這句話讓我羞憤欲死,只想掩面而去。

  隨著金蠶蠱的吸食毒性,地上兩個人的臉色開始有所好轉,雖然仍舊很蒼白,但是至少沒有那么黑了。大概兩分鐘之后,金蠶蠱將兩人的傷口全部爬過,動作變得凝滯,它搖頭晃腦地爬到地上來,去吃那些被踩得稀爛的蜈蚣蟲尸,它倒也是個好胃口,吃相跟我一般難看。我叫旁邊幾個人把地上兩個年輕干警扶到一旁的石頭邊靠著,然后說:“應該是沒問題了。”

  刑副隊長握著我的手,激動得眼淚花直流:“陸左,真的是謝謝你了。”

  我說不用,轉頭看向木屋里,幾個干警在持槍警戒,卻不敢闖進去,我心想這幫人幫到底,便高聲喊道:“里面的阿婆,我是陸左,昨天來看你的陸左,莫要再放蟲害人啦。”木屋關著門,木窗格子里也是黑乎乎的,過了好久,一個怪異的腔調說了話:“后生仔,看來你真的是龍老蘭的外孫了。”

  這聲音根本就不是人發出來的,而像是蚊子嗡嗡、蟲子爬噬的聲響,怪異,不過很清晰。

  我說我是,我聽村子里面的老人說,您老人家這一輩子從不害人,怎么臨到老了,還要搞這些事情出來。她嘆氣,沒有說話。我又說,您老人家是不是覺得政府冤枉了您兒子,冤枉寶松哥?她仍舊在嘆氣,過了一會兒,她說:“后生仔,說起來你外婆那一脈和我們家也是有一點淵源的,苗家十八峒,三十二洞口里面,只有我們兩家在屏東,大山門戶。我看你也養金蠶蠱,不如我們比一比,你贏了,我束手就擒。”

  我說你老人家不是欺負人么,要比跟我外婆比,欺負我一個后生仔做什么?

  她就笑,這聲音像夜梟,讓人滲得慌。

  過了一會兒,她問比不比。

  我看了看刑副隊長他們,他們點點頭,說比。罵了隔壁,還真的以為我會贏啊?房前屋后加起來十桿槍,害怕個俅啊?我還沒說話,突然木門開了,一股陰風吹了出來,揚起灰塵。我下意識地往后退兩步,還沒反應過來,只見在地上吃蜈蚣尸體、舔血槳的金蠶蠱那軟趴趴的翅膀一下就豎起來,扇動著,“嗖”的一下,彈射進門去。

  刑副隊長、馬海波還有旁邊幾個持槍的警官都用崇敬的眼神看著我。

  我面無表情地看著門里面黑黢黢的房間里,不說話。

  我知道他們都崇敬我能夠指揮這么小的一條蟲子,但是其實他們并不知道,那小東西根本就不鳥我,直接自己就沖出去了。

  屋子里面沒有什么聲響,黑乎乎地也看不見什么,我只是感覺到有一絲意識在牽連著我,它飛速運動、糾纏、撕咬……各種動作通過某種不知名的存在聯系到我腦中來,搞得我一片混亂。過了幾分鐘,金蠶蠱飛了回來,它得意洋洋地在我面前飛了幾圈。我看見它仿佛大了一點點,而我腹中莫名有一種飽腹感。

  金蠶蠱落在我肩膀上,然后順著我的脖子往上爬,準備爬到我嘴巴里去。

  我一想到它剛才又是吸膿血,又是啃蟲尸,胃里就一陣翻騰,趕忙捂住口鼻,不讓它進來。它很委屈地在我手上蠕動,一雙黑豆眼直勾勾地看著我,我竟然感到一絲心軟來。然而心里面實在抗拒,誓死不松開手。它見我堅持,然后放棄了與我溝通,又順著我的手爬了下去,它的身子涼涼的,像玉石,也不臭,還有一股檀香味。

  我以為它放棄了,哪知菊花一癢,感覺一物從外往里鉆,接著腹中一緊。

  它終于回家了,而我則淚流滿面,我發誓再也不讓它從嘴里爬出來了。

  屋里面傳來一個老人的哀嘆聲:“沒想到龍老蘭真的練成了本命金蠶,唉,這就是命啊,這就是命啊!”剛才的蟲鳴振翅聲已然不見,接著,傳來她壓抑不住的哭泣抽噎聲,若有若無。

  刑副隊長看著我,問可不可以開始了。

我知道他是想問里面的毒蟲清理完了沒有,看到他那副又是尊敬又是畏懼的樣子,我心里的滿足感油然而生。看到木屋里黑氣消散了許多,而且羅二妹既然已經說認命了,只怕是不準備抵抗,想來應該沒事了,于是點點頭說:“可以了,去拘吧,小心她指甲就行。”

  說這話,我感覺耳朵火辣辣的,轉過頭一看,只見昨天看到的那個叫做青伢子的少年,正提著一個掉漆的木頭餐盒站在院門口,怨毒地瞪著眼睛,看著我,以及破門而入的公共安全專家們——好濃重的敵意!

3條評論 to“第一卷 第九章 苗蠱斗法,金蠶出奇”

  1. 回復 2013/12/02

    金蠶蠱

    我就是好這口,嘿嘿嘿….其實我是基佬

  2. 回復 2015/02/01

    龍老蘭

    龜(乖)孫啊,要不是我和小金,你都死八百回了

  3. 回復 2015/05/26

    小金

    我就是這么可愛!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