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卷 第五十四章 魔羅逃逸,暗室中的那一抹刀光

  魔羅歸來,一身戾氣,宛如出鞘的利劍,殺氣猙獰,而麻貴和哈羅上師等人卻并不驚慌,一步踏前,口中咒文不斷念誦,有如膠狀的血霧從地上翻涌而出,將魔羅周身纏繞,仿佛想把它給拉扯到地上去,與那大地融為一體。

  然而那魔羅偏偏如那中流砥柱,根本不為所動,也不作動彈,只是用雙手捂住那炸裂開來的眼睛部位,嗚嗚地哭泣著,似乎在哀悼逝去的靈魂。

  作了一陣法,哈羅上師終于抵受不住那種游繞不定的魔氣侵襲,回頭與麻貴,以及旁邊的王倫汗商量,說此時的魔羅雖然純粹,但是惡,太惡,除非是許先生這類的強者在,不然像我等這般,并不能夠降服,倘若是再拖延下去,只怕它躥出大陣,到了這外面來,倘若如此,只怕整個基地都要遭它毒手。心急吃不了熱豆腐,我們暫且將陣門封閉,讓它在里面先行停歇蛻變,等到下一個月圓之夜,再想辦法吧?

  王倫汗點頭同意,這個地方是他立身之地,有任何變故,到后面最受損的便都是他,而麻貴也肯定了哈羅上師的說法——他師父不在身邊,那一顆心總懸在半空中,空蕩蕩的不得著落,還不如等許先生返回。

  三人商定之后,哈羅后退至門口,準備趁那魔羅暫且還被那金剛薩埵逆魔咒陣困住,不得解脫,而且神識又暫且還在混亂之際,將那道沉重的大門拉下,而麻貴則驅使著周遭的黑袍巫師,在給囚困內里的法陣作加持。

  就在這一刻,一直沉默在旁的許鳴突然出聲喊道:“不對,不對,你們怎么忘記了,還在二樓房間待著的陸左呢?”

  聽他這般說起,我鼻子一酸,尼瑪,是啊,我還真的是屬于那種無關緊要的人,到了最后,還只有許鳴想到了本應該待在二樓房間的我,至于其他人等,則早將我給忘在了后腦勺外。

  聽得許鳴提醒,麻貴掂量了一番頗為好使的震鏡,渾不在意地說道:“對哦,倒是忘了那個家伙還在里面了。不過無妨,我們之前為了防止不測,已經在他的床下放了好多給養,足夠他活上一段時間,節約一點,一個月也熬得住的,如果他聽了我的招呼待在里面,自然不會有什么危險的!”

  這家伙拿著本應該屬于我的震鏡,便起了占據之心,巴不得我這個原主人早點掛球,但許鳴卻是據理力爭,大聲辯駁道:“這怎么可以,他被灌入了蝕骨草,渾身無力,一旦有個什么閃失,許先生所要的東西,不就是沒有了么?”

  麻貴有些不耐煩了,不屑地說道:“我師父一身業技,驚若天人,哪里還需要再參考什么莫名其妙的玩意?他要陸左整理出那番典籍,不過是為了博采眾家之長,為以后作長遠打算,而這些與魔羅相比,孰重孰輕,你自己應該知曉,何必在此糾纏不休?”

  麻貴這句話的口氣都有些重了,但是許鳴卻還是不依不撓,再次提道:“可是許先生十分看好陸左,還曾經提起,如果陸左能夠加入我們薩庫朗,以他的實力和資質,一定是我們組織最得力的一員大將,甚至還可以成為許先生的繼承人……”

  “夠了!我師父說過,他離開之后,這里由我和王司令全權決定,許鳴,你廢話說得太多了,別以為你是佛爺堂出身的人,就可以在這里指手畫腳——所有人,聽我命令,合攏閘門!”

  麻貴沒有再理會許鳴,而是直接下了命令。

  瞧見那鐵門在滑輪的作用下緩緩下沉,被麻貴無情訓斥的許鳴臉色一陣白一陣紅,額頭青筋直跳,一咬牙,頭也不回地朝著山上走去。

  事已至此,我也沒有了再看熱鬧的心思,轉身悄然離開。

  然而當我走了十來步的時候,那緩緩下降的鐵門處突然傳來了一聲凄厲的慘叫:“求求你們,別把我關在這里,不要啊,啊……”我回過頭去,瞧見鐵門已經轟然落下,仔細回想一下,那聲音似乎是郭佳賓的——難道這家伙還沒有死?

  是啦是啦,達圖上師也說過了,經歷了轉世重生,魔羅也沾染了一些人性,郭佳賓即使再不待見它,那血脈上的共鳴,也使得它不會對其下手。再說了,薩庫朗在許先生的計劃下,白送了這么多囚犯給魔羅作為血食,有了這些,不到萬不得已,郭佳賓是不會死的。

  不過倘若換位思考一下,要是我與那樣陰森恐怖的魔物共處一室,還要時時擔憂著自己的性命何時喪失,而且又幾乎沒有補給,這樣的日子,還真的不如早些被吃掉,來得干凈利落。

  想想還真的是天理昭昭,報應不爽啊——郭佳賓本來可以安安穩穩地做他那仰光分公司經理的位置,撐兩年場子再調回香港總公司,幾多自在,結果受了鐘水月那女人的勾引,拋妻棄業,如此一番折騰,落得如此下場,讓人好不唏噓。

  不過這人的下場此刻已經與我無關了,瞧見外圍的武裝分子在維持秩序,而內中的黑袍巫師則在獨眼哈羅、王倫汗和麻貴的帶領下,正在將這個房子給封印起來,從許鳴和麻貴的對話中,我知道自己已經成為了一個被拋棄的死人,既然如此,那我之前的擔憂也就完全放了下來,于是停住腳步,跟虎皮貓大人說道:“肥蟲子在哪兒,我們要先找到它!”

  虎皮貓大人也舍不得那肥嘟嘟的小伙伴,四處回望了一下,然后抬頭看向了山坡上,指著山頂那座屹然聳立的竹樓說道:“如果大人我謀算得沒錯的話,小肥肥應該是被鎮壓在那兒了……”

  我抬頭望去,它翅膀指著的方向,正是許先生暫居的碧翠竹樓處。

  那兒倘若是許先生在,還真的是龍潭虎穴,但是現在,我卻也還是有些膽量去闖一闖的,思考了三五秒鐘后,我深吸了一口氣,轉身朝著山上跑去。因為之前下了命令,大部分普通的村民都緊閉著門窗不露面,走在這座準軍事基地的山村之中,人跡罕至,只有巡邏的武裝人員在房前屋后巡視著,不過這也方便了我,一時間也加快了速度。

  差不多十分鐘左右,我終于摸到了竹樓前面的竹籬笆欄處,站定身形。

  瞧著黑壓壓的小樓,蹲伏草叢的我心中略微有些慌亂,這許先生的居所,要不然就有高手看管,要不然就有機關布置,倘若一不小心,魯莽一些,只怕我又要栽在這兒了。

  來的路上,虎皮貓大人早就先去通知在外面接應的朵朵和小妖去了,而我在這竹籬笆外等待了一兩分鐘后,久等而不來,正心思猶豫間,突然聽到西面很遠的那小樓處,傳來一聲讓人震撼的獸性嗥叫,幾乎將這整個夜空都被震得一片顫抖。

  眼瞧見大批夜寐的飛鳥從林間驚起,然后撲棱著翅膀,飛向遠方,我一愣神,一股陰寒之意從心底里冒出來,瞇著眼睛瞧過去,但見一股血煞直沖云層,通向天際,將頭上的滿月都遮掩得一片血色,仿佛全天下都感受到這一份凝重,以及深深的惡意。

  接著在我的視野中,看到那邊的平地處一片混亂,好多人在奔走逃離,各色光華陡然間升起,絢麗奪目。而竹樓里也有了些動靜,門被推開,一對佝僂著腰的老年夫婦出現,往著西邊瞧了一眼,一聲大喝,人陡然直起了腰桿,腳一蹬地,人居然飛向了空中四五米,繼而落下。

  兩人宛若大雁,飛快地朝著西邊奔去。

  瞧見這陣勢,我方才知道這薩庫朗中,許先生旗下,臥虎藏龍之輩,何其多也。

  我心中冷汗,還好剛才沒有摸進去,要不然被撞到了,還不是給小雞一般地逮住?這時我聽到身后有拍打翅膀的聲音傳來,回頭一看,卻是虎皮貓大人,我指著西面問它,說快看,那魔羅似乎沖破了那房子的鎮壓,逃出來了,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虎皮貓大人一拍腦門,懊悔地說道:“哎呀,擦咧,剛才潛進去救你的時候,在那法陣間隙開了一個暗門,扭曲了空間,出來時太緊張,忘記補回去了。現在定是被那魔羅給發現了,跟著摸了出來……”

  這死母雞一副醬油黨的態度,并不理會,而是催促我道:“既然魔羅吸引了火力,你趕緊進去解救了小肥肥吧?”

  到了這個時候,自然都是死道友不死貧道,這大毒梟的巢穴中還真的沒有幾個好人,我也不再糾結,推開院門進去,三兩步便到了臺階前,推門而入,里面是黑漆漆的長廊,通往不同的房間。

  我上回來到這里,只有到過茶室,別的地方也沒有去過,閉目感應,卻根本沒有一絲肥蟲子的信息回饋而來,我扭頭瞧向虎皮貓大人,卻見這肥廝拍打著翅膀,徑直朝著茶室那邊飛去。

  我也不做猶豫,快步跟上,那吱呀吱呀的地板聲在空寂的房間里響起。

  然而就在我推開茶室的那一刻,暗室中陡然生出一道雪亮的刀光,朝著我的臉上灑落而來。

  呲……

2條評論 to“第三十三卷 第五十四章 魔羅逃逸,暗室中的那一抹刀光”

  1. 回復 2014/01/02

    劉璃夜.

    Good!

    • 回復 2015/03/22

      大大

      這段寫的確實好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