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卷 第五十六章 許鳴帶路,陰陽鎮壓

  那兇手隱匿氣息的功夫實在高明,這瞎眼老頭兒至死,都沒有能夠知曉在背后捅自己那一刀的人是誰,然而我卻瞧了個清楚明白——這人正是之前與麻貴發生了沖突之后,憤然離去的許鳴。

  這小子竟然不知道什么時候,避開我、瞎眼老頭和虎皮貓大人的感應,悄然出現在這黑暗中,趁著瞎眼老頭氣力消散的那一刻,倏然出手,一刀扎穿心臟,將這個來自日本的瞎眼老頭兒,一擊斃命。

  殺完人,許鳴小心地將瞎眼老頭兒扶到地上躺下,檢查完尸體之后,將鬼劍拋給了我,激動地打著招呼道:“嘿,陸左,你真的神了,居然神不知鬼不覺地逃了出來,而且還能在劍道上將大野阪田這武瘋子給比落下風,簡直是帥呆了!唉,你身上的蝕骨草是怎么解開的,還有,你是怎么逃出來的?”

  相較于許鳴的熱情洋溢,我則顯得冷淡許多,也不言語,伸手接過緩緩拋來的鬼劍。

  這劍入得我手,一抖劍花,立刻興奮地發出一陣長鳴,嗡嗡嗡地顫動聲不絕于耳,我凝望這劍尖十幾秒,然后才抬頭看向許鳴,沉聲問道:“你怎么來了?”

  許鳴見我臉色嚴肅,戒心滿滿,頓時便有一種熱臉貼在冷屁股上面的感覺,不過他倒也是個懂得隱忍的人,將雙手攤開,跟我解釋道:“陸左,你或許會覺得我在薩庫朗,必然跟麻貴這些家伙是一伙兒的,不過我想告訴你——不是!我跟麻貴鬧翻了,而且這個時候,你也看到了,魔羅掙脫束縛,已經完全恢復了魔性,這個地方不可久留,我們完全沒有必要在這里內訌。不管你是怎么想的,反正我是不想與你為敵的。”

  許鳴一臉坦誠,一雙真誠的眼睛盯著我,臉上寫滿了無害,然而我早已經過了輕易相信別人的年紀,許鳴此人的行為向來詭異,而且背景復雜,不但與十二魔星中的秦伯有關系,而且還曾經是佛爺堂的高級執事,更是能夠在薩庫朗中自由出入,如此的能力和際遇,我若貿然相信他的話語,這些年的經驗還真是活到了狗肚子里面去了。

  不過我也不會完全將他給拒之于門外,畢竟我在此地人單影只,十分不熟慣,而許鳴卻還有可以利用之處,當下也不再作冷臉,只是問他道:“既如此,你且說說我的金蠶蠱被放在哪里,有沒有被許映智給隨身帶著?”

  肥蟲子倘若被許先生貼身藏好,那我還真的是給人隨意拿捏,動彈不得了——這是我最害怕的事情,然而所幸沒有,許鳴搖著頭回答道:“怎么可能?許先生修煉的是不老禪功,平日里最講究養生和調養,輕易不會與毒類沾染,你的金蠶蠱應該被奉在二樓靈堂的神龕前,五瘟神像之下,你若想找到它,我可以帶你去。”

  聽得許鳴如此積極,我心中雖然有些疑惑,不過更多的是對肥蟲子的擔憂,于是也不作猶豫,讓他在前帶路,而我在后面小心跟隨。

  許鳴見我點頭同意,他倒也不著急離開,而是蹲身下來,在死去的瞎眼老頭練功服里面翻弄了一下,最后摸出一塊青鎏蟠龍玉佩,和一道血紋令符來,貼身放好,這才站起身來,朝著里面走去。

  我跟在后面,吱呀吱呀的地板聲在寂靜的竹樓里回蕩,與遠處那震天的哭嚎聲相互映照著,許鳴對此處還算是熟悉,穿過兩個走廊和小廳,然后來到一個角落,尋階而上,到了二樓大廳處,瞧見四周都掛著旗幡,上紋蜘蛛、蜈蚣、長蛇無數,另有各類珍品,諸如寶劍美玉、銅鼎香爐、珊瑚銀碗、美瓷古籍之類紛繁,在地上、木架上以及臺子前,錯落其間,雖然沒有燈光照耀,但卻是一股寶氣襲來,讓人覺得那世間的富貴榮華,皆在此處。

  瞧見這副場景,虎皮貓大人歡呼雀躍,四處躥溜,沒幾秒鐘便大聲叫道:“哇,小毒物,這是你的遁世環!”

  “這是你的天吳珠!”

  “哇,黃大仙狼毫筆和凌破桃木釘這種東西,都給扔在了角落了……”

  “這是般覺老和尚送你的唐卡!”

  ……

  這一刻虎皮貓大人宛如肥蟲子附身,找東西倒是一流好手,不斷地將我那隨身家伙什兒都翻將出來,然后丟給我。

  我接過來收著,自然是十分歡樂,然而目光卻被堂中正西方向那神龕所死死吸引。神龕前香爐一樽,里面有極品檀香,散發出讓人心曠神怡的氣息,然后上面供奉著一尊黑鎏玉雕的神像,此神像共有五人,身披五色袍,各執一物:一人執勺子并罐子,一人執皮袋并劍,一人執扇,一人執錘,一人執火壺,此乃五人在天為五鬼,在地為五瘟,名曰五瘟,春瘟張元伯,夏瘟劉元達,秋瘟趙公明,冬瘟鐘士貴,總管中瘟史文業,統管世間萬毒,日夜朝拜可賜神力。

  這神像雕工鬼斧,乃大家所為,材質更是名貴,隱隱有神力籠罩,勾引天地,讓人望而生畏。

  能夠被奉在這廳中的,自然不是凡物,我也不敢多瞧,目光移到了神像之前那碧綠竹筒之上,心中不由得大喜,快步上前,大叫道:“肥蟲子!”

  我走上前去,許鳴在我身后焦急大叫道:“陸左小心!”

  他這話音未落,那神像上執火壺者眼睛一亮,閃露紅光,接著一團紅云從火壺中激發出來,朝著我周身籠罩。

  這紅云轉瞬及至,抵臨我的身前,說時遲那時快,我下意識地激發剛孕育而生的陰陽魚氣旋,一道蘊含肥蟲子氣息的勁道陡現,然后分>布在我的全身,那些紅云與我周身氣勁一觸即收,凝于我的身前,借著月色和大廳之中的寶光,我瞧見這哪里是紅云,明明就是一團由成千上萬只細小蟲癭而組成,密密麻麻地凝聚在一起,讓人望而生畏。

  倘若不是肥蟲子在我體內久矣,讓我沾染到了它的氣息,這些細小蟲癭必然會順著我的五官,或者皮膚間,直接鉆入體內血管處去。

  許鳴緊跟在我的身后跟過來,那塊從瞎眼老頭兒身上搜出來的青鎏蟠龍玉佩被他緊緊握在手上,然后緩慢地移動到了這片密密麻麻不斷蠕動的蟲癭之前,那青鎏蟠龍玉佩散發出微微冰冷的青光,有著一種沉重的威嚴感,在這玉佩的逼迫之下,那片紅云漸漸往后移動。

  許鳴口中突然念了一句含糊不清的咒語,它便緩緩收回了火壺之中去。

  許鳴抹了一把額頭的汗,小聲說道:“這神像可通神,你所有的動作最好小心一些。”

  有了剛才的教訓,我也有一些戒備,指著被供奉在神龕上面的碧綠竹筒,說我現在能不能把它拿下來?許鳴點頭說可以,不過這東西被許先生在此供養幾日,說不定會被動了手腳,你一會兒解開封口的時候,務必小心。

  聽得他的提醒,我心中也有些沒底,先前肥蟲子失控,是我體內蘊含著的洛十八出來,方才將其制服,此刻它倘若再次暴走,我這油茶歌也未必能夠鎮得住它。

  不過此時并沒有多少可容我深思熟慮的時間,我一狠心,上前一步將那竹筒給拿下來,將封口處繪滿符文的人皮給揭開出一個口子,卻見一道金光從里面射出,朝著我的眉心射來。

  我瞪眼,卻見這肥蟲子的模樣猙獰,并無幾分神志,那雙黑豆子眼睛里面也充滿了暴戾和乖張,全部都是負面能量在作亂。

  我早已有了準備,手結大金剛輪印,降三世明王心咒默誦,一印即法,言出即鏢,全身的勁力在那陰陽魚氣旋的作用下匯聚于手,鎮壓住了這金光。

  這兩相一較力,它身上那黑暗的暴戾情緒如潮水退去,渾身一震,黑豆子眼睛里面又恢復了單純和頑皮。

  瞧見它眼神這光芒,我心中歡喜得緊,知道我這新生而出的陰陽魚氣旋,恰好能夠鎮壓住肥蟲子易怒而暴戾的性子,如此一來,我便沒有后顧之憂了。

  我伸出手,這小肥蟲降落在上面,輕輕舔了舔手心,癢癢的,繼而身子消融,從我手掌傷口處沉浸入內去。虎皮貓大人本來還待跟小伙伴打個招呼,沒想到這家伙跑得忒快,正想罵幾句,突然聽到竹樓外面一片喧鬧,于是出聲警告道:“有人回來了!”

  許鳴側耳傾聽,臉色難堪地說道:“黑白雙煞負傷了,局勢有些不妙,趕緊逃離此處!”

  說罷,他朝著東邊跑去,我跟在后面,瞧見他從二樓一排窗戶處直接一躍而下,身手頗為了得。我自然不甘其后,也跟著跳到了后面的草地上,卻聽到竹樓前面有腳步聲傳來,當下也是不敢停留,順著后院的竹籬笆翻出,朝著山下摸去。

  從山上下來的時候,我才發現這個世外桃源一般的毒梟基地,此刻已經變成人間地獄,到處都是四處奔逃的人們,有婦人、有小孩,也有成年男子,他們臉上倉皇無助,漫無目的,仿佛身后有惡鬼在追趕著自己,地上好多伏尸,血肉模糊,有的支離破碎,看不清模樣,我知道那魔羅或許不敵麻貴等人的圍攻,便四處作惡,大肆殺生。

  瞧見這么多死去的人,許鳴的臉上也滿是不忍之色,不過腳步卻加快了許多。到了山下,我們沖進一片肥沃的罌粟地里時,不約而同地提出分開走。

  瞧見許鳴轉身朝著北面行去,我忍不住問道:“許鳴,你為何幫我?”

  許鳴猶豫地看了我一眼,轉身隱入夜色中:“韓月以前告訴我,要做一個好人……”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