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卷 第五十七章 生日快樂,小妖朵朵

  許鳴走了,乘著夜色,潛入罌粟田中,不一會兒就沒了蹤影。

  此人的實力比之在香港的時候,實在是厲害了太多,而且透著一股子神秘感,行事之詭異,如羚羊掛角,讓人完全就想不透著里面的緣由,也不知道他下一步準備干嘛,我甚至連他的心思都猜不透——到底是想要逃跑,分道揚鑣,還是去尋找許先生?

  我和虎皮貓大人目送他離開之后,回過頭來,瞧見那整個山村都陷入了一片腥風血雨之中,想起之前的鐘水月和郭佳賓雖然貪婪無度,但總算是束縛這小魔頭的一根鎖鏈,然而此刻,它被設計,種種巧合,將鐘水月活活生吃完畢,又經歷過了達圖上師和鐘水月的奪舍磨礪,早就將心中那最原始的惡給激發出來,邪惡狡猾。

  此刻的它,并不會與麻貴、王倫汗以及哈羅上師一干人等作糾纏,而是采取游擊戰術,四處出擊,神出鬼沒,專門找那些弱小得不堪一擊的普通人擊殺,然后吞噬腦漿,將這血食轉化為自己體內源源不斷的能量,滾雪球一般的發展,最后成為讓所有人恐懼的魔頭。

  在這樣的威脅下,這個準軍事化的山村陷入了極度的恐慌之中,村民們本來在家中安睡,卻被陡然闖入的魔羅奪去性命,接著又是下一家,死了一個又一個。

  這樣的事情使得村里炸了鍋,所有人都在逃命,也有的朝著我們這邊跑來,我和虎皮貓大人也沒有辦法阻止這樣的事情,畢竟自身難保,唯有先行離開再談,于是望著山谷外逃去。

  跑了好幾分鐘,前面的草叢搖動,卻見明眸皓齒的小妖和粉雕玉琢的朵朵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瞧見我,朵朵眼圈一紅,哭喊著投入我的懷里,說嗚嗚,陸左哥哥,你沒死啊……

  這笨蛋蘿莉的話語讓我一陣郁悶,口中直念叨,說童言無忌,童言無忌啊!

  小妖在旁邊瞧見我被朵朵幼稚的話語雷得外焦里嫩,眉頭直皺,不由樂得咯咯直笑,在旁邊幸災樂禍地說道:“是啊是啊,真是遺憾,好人不長命,壞人活千年,你陸左哥哥就是這么一個大壞蛋,所以他怎么可能死掉呢?”

  這小狐媚子嘴雖然硬得很,總是忍不住地嘲笑我,但是心里柔軟,臉上還是止不住地露出了關心之情來,不住地打量我身上各處的傷勢,瞧見她這副模樣,我忍不住過去抱了抱她,輕聲說道:“小妖,那天多虧你帶著朵朵離開,才使得我今天得到營救——是你救了我們所有人,謝謝你。”

  瞧著我這真摯無比的眼神,這刁蠻的小辣椒頓時就有些難為情了,臉色紅紅,害羞地想推開我,渾不在意地說道:“好了好了,這點小事有必要這么鄭重其事么?朵朵是我妹妹,我肯定是要照顧她的啦,至于你,順帶救一下下,你不要放在心上啦——對了,你沒事抱我,是不是想吃小娘我的豆腐?”

  瞧著小妖奮力地要推開我,我的胳膊也用上了力,將她和朵朵一起摟住,這些天來被囚困折磨得快要發瘋的心情,終于有了一些明媚的解脫,盯著這小狐媚子那美麗得如同星辰大海的雙眸,凝聲說道:“小妖,生日快樂!”

  這句簡單的“生日快樂”仿佛是世界上最有用的魔法,直接就讓扭捏掙扎的小妖停止下來,她堅毅倔強的臉上有了一絲柔軟的神色,低下頭,從我這個角度看過去,見到一縷頭發垂落,將她精致的臉頰勾勒得格外嫵媚。

  沉默了幾秒鐘,她點了點頭,用罕有的溫柔語氣答道:“謝謝。”

  小妖異常的反應讓旁邊的虎皮貓大人嘎嘎大笑,說嘿喲,害羞了,害羞了,我們的女王大人害羞了,那我也說一句話——生日快樂。朵朵也抱著小妖潔白如玉的脖子,親了親她微紅發燙的臉頰,開心地說道:“陸左哥哥好討厭啊,這話本來應該是朵朵第一個說的呢。小妖姐姐,生日快樂啊!”

  大家紛紛送上祝福,便是剛剛融入我身體里面的肥蟲子也出來湊趣,親了親小妖臉頰,熱鬧的起哄聲讓小妖恢復了先前的小娘子脾氣,將我一把推開,伸出白如皓玉的小手在我面前,頤指氣使地念叨道:“禮物、禮物、禮物,說好給我的禮物呢?”

  瞧見這小狐媚子一百八十度大轉變,回復成了滿身是刺的小辣椒,我不由得苦笑,摸了摸穿在身上的囚衣,除了虎皮貓大人先前給我找出來的一應家伙什兒,我還真沒有什么東西可以送的,而就在我即將要被小妖給生吞了的這一刻,虎皮貓大人變成了我的救命及時雨,翅膀摸了摸屁股,然后弄出一顆碩大的藍寶石來,遞到了小妖的手掌之上。

  “這個是剛才我們在許先生的藏寶庫里面發現的,小毒物說特別合你小妖孤傲冷艷的氣質,所以就讓我給帶著了,作為你的生日禮物!”虎皮貓大人如是說。

  肥母雞的這一番話兒,果真是讓我淚流滿面啊——什么叫做兄弟,這就叫做兄弟!這肥廝剛才在二樓挑挑揀揀,沒想到居然還弄了這么一個東西出來,更加重要的事情是,它居然說是我叫準備的!

  啥也不說了,虎皮貓大人,倘若我是女的,我就要給你生孩子……

  小妖拿著虎皮貓大人送給的偌大藍寶石,欣喜非常,翻來覆去地瞧了一會兒,驚喜地說道:“哎呀,這個東西不光是首飾,而且還有一股冰冰涼的氣息在里面游動,仿佛蘊含著一整個森林的綠意在里面,這樣的力量,并不比麒麟胎差幾分,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虎皮貓大人也鬧不明白,不過它也是極有眼光的家伙,二樓諸番物品,它偏偏拿了這一個,自然是瞧著最為珍貴的,不過現在危險并沒有解除,它沒有再作停留,催促道:“先不說這些,魔羅橫行,我們趕緊離開,小心被殃及了池魚!”

  它這般提醒,我們才從久別重逢的喜悅中醒過神來,想起了危機猶在,此時的魔羅氣勢正盛,而且它自有薩庫朗的一干人等去應付,我們還是先折回寨黎苗村,找到蚩麗妹再作打算。

  主意打定,我們開始歸途,在大片的罌粟田里面走了好一會兒,才從山谷旁的小樹林處退出,走到山腰處的時候,我回過頭,滿月之下,瞧見麻貴一行人朝著南方匆匆離去,在人群中我似乎看到了崔曉萱的身影,昏迷過去的她被一個男人給扛在肩上,飛快遠去。

  瞧見這幅情景,我的心中不由得一陣糾結,難道他們這么多人,竟然還擋不住一個魔羅?

  我要不要去救崔曉萱?還有,我的震鏡可還在麻貴的懷里面呢!

  震鏡,那可是我挫敗過多少大拿的陰人神器,就這樣讓麻貴給據為己有了,我的心中實在不甘啊?

  想起他之前使用震鏡的時候,人妻鏡靈的那聲聲哀鳴,我莫名其妙地就有一種自己女人給欺負了的感覺,心中充滿怒意。

  然而這念頭在我的心中剛剛一閃過,回頭瞧見兩個可愛的朵朵,我又猶豫了。

  危急時刻,我們還是穩妥一些好,要為了震鏡而搭上了小妖和朵朵,以及我自己的性命,那還真的是有些劃不來,這般猶豫之下,那群人早已走遠,我回望王倫汗的老巢,只見那兒不知道怎么著就燃起了熊熊烈火,將大半個夜空照得透亮,在這樣詭異的亮光中,我瞧見了一股血氣,直沖云霄。

  魔羅出世了,而這個世界上,還有如同喬達摩悉達多這般偉大的人物,來降服它么?

  我義無返顧地帶著兩個寶貝離開,牽著她們的手,想起朵朵初見時留下著急的眼淚,和小妖刀子嘴豆腐心、另類的關懷,我便感覺到了這個世界上還有一些溫暖,總是需要我用一生來守候,輕易地讓自己處于險地,實在是一件太不負責任的事情。

  我當時前來此處,是被敲暈了擄來的,自然是不辨方向,但是小妖卻是個密林導航,故而便由著她來帶路,我們一路南行,越過了好多深山林子,也途經過好幾個山中小村莊,這些村子的周邊都是罌粟田,顯然還是在王倫汗的勢力外圍。魔羅出世的消息應該還沒有傳到這里來,我瞧見村口有武裝人員在持槍巡哨,也不敢進,直接越過。

  如此行了差不多兩個小時,不知道走了多少公里的路程,雨林中路實在泥濘,走得我疲累不已,而就在這個時候,小妖的腳步突然停止了,站定在一片樹林前,側耳傾聽,過了一會兒,她神情凝重地說道:“呃,我迷路了……”

  啊——我們所有人都驚詫萬分,與山林天然親近的這小狐媚子,絕對不會出現這種狀況的,今天是怎么了?

  小妖也感覺到十分郁悶,指著這周遭的山林說道:“剛才想抄一下近路,結果進到這里來,發現這邊的地形復雜,似乎被什么人給布置過了一樣……”

  她還待解釋,虎皮貓大人從天空降落下來,示警道:“有人來了,小心!”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