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卷 第六十章 五星長老,劍劈僵尸

  我足尖點地,倏然越過那開門來的小猴子,右手化作龍爪,朝著屋中的那個黃斑老頭兒抓去。

  我這一招志在取劍,勝在突然,想要利用我對鬼劍的親近力爭取一點兒緩沖時間,快速解決戰斗,然而當我即將得手之際,被我用意念控制得牢固的鬼劍卻突然失去了與我之間的聯系,然后劍尖反轉,飛快地朝著我的脖子劃來。

  瞧他拿劍的這姿勢,看得出這老頭兒并不是什么用劍的高手,然而他的這一劍卻是渾然天成,無論是力道、角度還是意念,都有讓人眼前一亮,驚艷之處。

  一事通,百事通,這個老頭兒也是個老辣的家伙,并不是任人蹂躪之輩,在我避開這一擊之后,他手中的劍便化作了萬千光芒,朝著我的周身籠罩而來。鬼劍的鋒利,作為擁有者的我是深有體會的,當時雙手空空,也不敢硬掠其鋒,只是在房中騰挪周旋,不與其作正面交鋒。

  戰了幾個回合,我回過頭來,瞧見小妖惱恨那猴子,滿地亂追,而朵朵則在門口那兒,幫我們封堵退路,并且望風。這里可是黑央族的老巢,底蘊深厚,各路高手都在,我也不敢多留,隨手撈起一方齊膝高的桌子,上面的瓶瓶罐罐被我甩飛出去,然后抓住其中的一腿,將這桌面當作盾牌,反撲了回去。

  那黃斑老頭兒拿著并不安分的鬼劍,劍出如電,雖然并不得章法,但是卻極具威脅性,削、砍、劈、刺,圓轉如意,竟然將我當作盾牌的這方桌子給削得漏洞處處,宛若豆腐。

  不過我這邊心驚,那黃斑老頭何嘗不慌亂,面對著我這突然沖進屋子里面與他混戰的家伙,黃斑老頭兒口中朝著我大聲吵嚷著,嘗試與我溝通,然而他這語言雖然有些類似古苗話,奈何我只聽懂幾句話,其它的茫然無知,想著別鬧出太大動靜,到時候不好撤離,于是手上的攻勢又加快了幾分,然后嘴中忍不住罵道:“老賊,偷了我的劍,還不趕快還給我?”

  之前我的那句“還我劍來”,說得太急,這老頭兒或許是沒有聽清,但是后面這一句,他倒是聽了個清楚明白,當下也是一驚,用口音古怪的中文說道:“啊,中國人?”

  我更加惱怒,舉起桌子朝他砸去,口中嚷嚷道:“哎呀,還會說漢話,那就把劍還給我吧,要不然,我讓你死得眼淚直流!”

  我欺身上前,正想把桌子擋住他的攻擊,然后取劍,卻聽到背后一陣風聲響起,回過頭來,竟然是那頭偷劍的猴子襲來。

  這家伙并沒有剛才開門之時的那副毛茸茸模樣,跟小妖追逐一番之后,此刻的它完全就變了模樣,渾身毛皮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全部脫落了,露出了紅彤彤的癩皮,表面滲著體液,黏黏糊糊的,摻和著血漿,一雙眼睛仿佛燃燒的煤炭,里面透著一股異火,仿佛碰到什么,就要將什么給燒燃了一般。

  瞧見這猴子的駭人模樣,我便知道這小畜牲應該并不簡單,想來跟御獸女央倫座下的孟加拉虎一樣,都經過特殊手法處理,早已變異。

  這變異猴子來得如電,朝著我的腦袋抓來,我并不怕這畜牲,只是感覺倘若沾染上一些黏液,恐怕腐蝕,于是后退一步,將桌子反過來擋了一記。

  咚!

  那桌子發出了讓人牙酸的碎裂聲,我感覺仿佛有一顆沉重的鉛球被拋射出來,正好撞在了這桌面上,雙手發麻。還沒有等我反應過來,手里的桌子便碎裂成了好幾塊,而那猴子居然憑借著硬如石頭的腦袋,直接撞破出一個窟窿來,伸手抓我。

  不過它的兇殘進攻也到此為止了,當它想再次探爪過來抓我的時候,后腳被一雙潔白如玉的小手給抓住,使勁兒一抽,整個身體就往著后面甩去。小妖追了這靈活得不像話的小猴子半天,這回終于抓住了它,當下也是一陣蹂躪,將這可惡的畜牲往那房柱上一通猛砸,咚咚咚,跟打地樁差不多。

  這猴子有人處理,我回過頭來,正想再次奪回手中鬼劍,卻見那黃斑老頭兒右手往著身后的柜子門摸索,正當我再次踏步上前的時候,他揮手一甩,立刻有好幾道黑影子射來。

  我手中的方桌被那魔猴兒堅硬的頭顱搗碎,不過手上卻還有一條桌子腿,一點兒也不作猶豫,揮手去擋,沒曾想這幾道黑色長影并不是別的,而是一條條活著的毒蛇,我手上這又粗又短的桌子腿一擋住,立刻一個大甩頭,朝著我的手腕咬來。

  瞧見這毒蛇,我心中的疑惑稍安,我說平日里那些毒蛇聞到肥蟲子些許氣息便退避三舍,怎么在懸崖半壁上,會有毒蛇突然出現襲擊于我呢,原來這里的蛇都是被人驅使的,無法無天,不畏生死。

  對于蛇這種陰森冰冷的冷血動物,我從小就很是怕,便是那種無害的蜥蜴四腳蛇,都躲得遠遠,不過到了后來,我才發現一個道理,那就是心中無畏,很多可怕的東西其實并沒有我們想象的那么強大,這種外表丑陋陰冷的爬蟲,一個三寸,即是脊椎最脆弱之處,一個七寸,也便是心臟位置,這兩個地方一旦攻擊得力,再兇悍也不過一死。

  伸手抓住這蛇三寸,我放勁一捏,骨頭碎裂,接著將這蛇提拎著一抖,整個骨骼嘩啦一陣響,軟綿綿地掉落地上,不再存活。

  黃斑老頭兒的蛇鏢又多又快,我接了幾條,便顧及不得,正郁悶間,肥蟲子拍馬趕到,有了這小東西在,那這讓人頭疼的蛇鏢就變成了一場另類的盛宴,肥蟲子射如閃電,在那些嘴巴張得巨大的長蛇腦子里飛躥,一會兒這里吃吃腦漿,一會兒那邊啃啃毒囊,好不愜意。

  肥蟲子的出現,讓這場激烈的戰斗變成了鬧劇,黃斑老頭兒瞧見這一道金光在空中來回飛躥,這手中的蛇鏢全部落雨一般跌落,要么軟綿綿地不作動彈,要么渾身抽搐,尾巴和腦袋絞成一團,心中不由得也慌亂了,一邊后退,一邊大聲質問,說你到底是什么人,想干什么?

  我左小妖,右肥蟲,一副泰山壓頂的高人氣勢,冷笑著靠近道:“我是誰?我他媽的就是一個路過的醬油黨,本來想著好好趕路的,結果被你這死猴子順手牽羊,奪了我的劍。我想要的,也不過是把我的劍,還給我而已!”

  那老頭兒臉上陰晴不定,看了看我,又瞧了瞧手中這把鋒利沉靜的鬼劍,眼中流露出了十分不舍的神色,不過在沉默了幾秒鐘之后,他最終還是妥協了:“好的,給你吧!”

  他將鬼劍反轉過來,劍尖對準自己,劍柄則朝我伸過來。

  我心中有些猶豫,此人一看就不是什么易與之輩,要不然也不會支使猴子來盜劍,平白無故地生出這么多事端了,卻沒想到我們剛剛斗了一場,他居然就這么快妥協了,將劍還我。不過我心中雖然懷疑,但還是小心翼翼地伸手去接。

  不過我的擔心并不算是沒有道理,當我的手離那鬼劍劍柄還有一拳之遠的時候,那個嘴皮一直在蠕動的黃斑老頭兒臉上突然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抽身往后面離開,然后往著身后那幾扇連排的古舊柜子一拍,那幾扇柜門突然往外面開啟,從里面噴出許多黑色霧氣。

  轟,一股濃重腐爛的尸氣便從里面噴礴而出,朝著我當頭熏來。

  其實我這邊也早有計劃,待那黃斑老頭后退的那一霎那,將那癩皮毛猴子收拾妥當的小妖從側面突出,一腳蹬在了黃斑老頭兒的后腰處,這一腳雖然被那老頭隨手擋了,然而身子卻是一晃,抓劍的手就并不怎么用力了,而就在這一刻,蓄謀已久的我口中一聲真言喊出:“洽!”

  此言說完,我雙手捏就劍訣,朝著鬼劍一指。

  那鬼劍自出世以來,除了雜毛小道之外,就一直在我的身邊,被我心思牽連住,當下也終于沖破了黃斑老頭兒的束縛,嗡然一聲響,渾身震動,傳遞出如電一般的力道,那老頭兒手一松,它便倏然朝著我這邊自己射來。

  刷——這鬼劍一入手,便如親人重逢,好不雀躍,我抖落兩朵劍花,抬起頭來,卻見從那齊房頂高的柜子里撲出了三頭僵尸,臉型僵固,表面油光,有紅色的毛發,又粗又長,宛若老家掛在灶臺上面發霉的臘肉。

  這些家伙一跳出來,張開口,發出一股讓人直欲昏厥的濃郁尸氣,接著朝著我撲來。

  這些僵尸看著是有些年頭,而且好像還有最基本的神識,不是簡單角色,然而我一劍在手,頓時氣魄凜然,獰聲一笑道:“讓你看看鬼劍是怎么用的!”

  這話兒一說完,我氣海中的陰陽魚氣旋一動,惡魔巫手激發,氣貫于劍,鬼劍陡然長了一倍,左一劍、右一劍,凌空一劍,由上至下,我總共出了三劍,而結果是這三頭僵尸便要么腰斬,要么對半裂開,氣息收斂,惡魄入得劍身,再不復鬼物模樣。

  而就在此刻,這個眼珠子都要瞪出來的老頭兒捂著肚子跪倒在地,喉嚨里發出極度痛苦的嘶喊。

  我指著這個家伙,得意地笑道:“跟你說了,我只是想拿回我的劍,但是你要賣騷,我就表示不能忍了!”我蹲下身來,正想與他細說,這時門口望風的朵朵突然出聲說道:“陸左哥哥,有人朝這邊過來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