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卷 第六十三章 兩掌扇懵,先祖出土

  這時間拖延已久,當那自稱四娘子的女人甩出一道白綢飛刃而來的時候,我剛才走過的那片密林處,已經沖出了十幾個人來,為首的竟然是麻貴。他瞧見了我正在與四娘子纏斗,一聲獰笑,大聲喊道:“這位美女,你且纏住他,我們馬上就來!”

  我心中焦急,心想肥蟲子斷后,結果這些家伙這么快就趕過來了,難道這里面有什么差池?

  當下我也是將鬼劍一抖,搶身上前,想要將那四娘子給逼退。

  然而我的鬼劍雖然攜著寒風黑霧,卻割不斷那蠶絲金縷編織而成的綢緞,當時便攪在了一起,我們兩個都用力拉,結果各自往前進了一步,這時我才發現這女人臉上之所以朦朦朧朧,并不是勁力外放,而是戴了一張古怪的人皮面具。

  這人皮面具,一般多見于跑路途中,平日里戴著,要么是長得太美、太驚艷,不想惹麻煩,要么就是丑得驚心動魄,自個兒照鏡子都要嚇一跳那種,所以就整一副戴著,去除煩惱。不過此人的相貌與我無關,此時的我,心中只有逃命,哪里管得有這些,當下飛出一腳,直踹她的心窩處。

  旁邊的小妖也倏然飛出一腳,朵朵更是二話不說,一招癸水之力打出,激蕩在這女人身上。

  小伙伴們好是一番攻擊,不過讓人遺憾事情是,她的身上有白色神光縈繞,可以祛除一切副作用,而且身手極為利落,手段也老辣,在與我的纏斗中防衛嚴密,根本不露出半點破綻,讓我無從下手,時間便這樣一點一點地耗下去。

  值此黑央族腹地,到處都有身手了得的高手,我一旦不能夠以傾倒之勢碾壓,那么就會陷入無窮的攻擊之中。

  我心中郁悶,當下也是將氣海之中的陰陽魚氣旋催動,憑空生出了一股無形氣力,貫足于全身,腳步一錯,身子朝著那女人逼近。女人身低臂短,大開大闔的對抗并不適合她們,然而這短兵相接,恰恰是她們的長處,當我接近四娘子,她右手一抖,一道寒光出現,這袖里劍鋒利,朝著我的手腕扎來,狠戾非常。

  我卻也不祛這種交戰,當下身子一扭,順著她的力道一扭,移到了她的身后,捉住雪白的手腕,那女人正想反抗,卻見小妖滿面含怒,大聲喊道:“你這個臭女人!”接著這四娘子肚子便被小妖以極快速的一記窩心腳踹中,整個人弓成了一條煮熟的河蝦。

  我伸手一掰,將這女人攬在前面,鬼劍便架在了她長頸天鵝一般的脖子上,一口粗氣噴在她的耳朵旁:“不要動了,再動一下,我就把你的腦袋砍下來,信不信?”

  那女人頗識時務,本來手中那白綢本來已經將我的腰部卷了一截,不過聽得我的威脅,立刻答話說好,我不動便是了。

  說完,她拋下右手的袖里劍和白綢,雙手舉起,背脊朝著我的胸口蹭了一下,柔聲說道:“哎呀,你還真的舍得殺了奴家啊……”這女人媚功了得,那滑膩的背部蹭了我一下,我半個身子都是一陣酥麻,過電一般,好不舒爽。

  然而四娘子還沒有說出第二句勾魂兒的話,小妖一記響亮的耳光將她積蓄的所有蜜意柔情,都葬送了,捂著迅速腫起來、連人皮面具都撐腫的臉蛋兒,四娘子頓時苦苦嚶嚶,淚眼欲滴地撒嬌道:“嗚嗚嗚,這小女子欺負人家,你到底管不管啊?”

  這女人豐滿的臀部不斷磨蹭我的大腿,弄得我在這危急時刻,還露出了丑態,我正在躬身掩飾呢,聽得四娘子在這兒找我討要說法,而小妖則似笑非笑地瞧了我一眼,當下也是恨意十足,抬手一耳光。

  扇得這妞兒直發懵,我平靜地說道:“我管了,沒事閉上你的嘴,做好俘虜和人質應有的本分,另外我提醒你一句,綁匪撕票,從來是不通知人質的。”小妖在旁邊捂著嘴咯咯笑,瞧著這女人完全找不到北的模樣,開懷不已,倒是對旁邊那些圍上來的人,沒有什么害怕之意。

  麻貴一直都在最前面領跑,想要趕過來擒我,然后一切都塵埃落定了,他這才停歇了腳步,陰著臉走到我身前六米處,沉重的寒鐵鬼頭刀刀尖杵在泥地里,氣喘吁吁地說道:“跑啊,你怎么不跑了啊?”

  我沒有說話,只是將四娘子扭動不安的身子緊了一緊,鬼劍平靜地架在這脖子上。

  瞧見這情景,麻貴恨聲說道:“見到你,我就想起來了,那魔羅突然從布置周密的大陣之中竄出來,必然是有原因的,而所有的遺漏我都想過了,只有你——只有你能夠做成這件事情。陸左啊陸左,南納克上千多號人口啊,這些血債,可都在你的身上背著呢!”

  我瞧著正在慷慨激昂呈詞的麻貴,不由一陣冷聲哼道:“明明是自己拉的翔,卻硬要抹到我的褲襠里面來,什么心態?害死那上千村民的人,是你,是你們心中的貪婪和欲望,跟我有什么關系?在你們的心中,我不過就是一個死人而已,何必往我這里抹黃泥巴?好好反省吧,你們信仰的神也許會原諒你們,但是那些死去的英靈,會在你以后閉上眼睛的日日夜夜里,不斷地哭泣;你們將……”

  “夠了!陸左,不要以為你隨便抓到一個女人當人質,我就不敢動你,信不信我一聲令下,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麻貴跟黑央族打的交道并不算多,所以也不認識我面前這個女人,根本就無所顧忌,一步一步地走上前,臉上的肌肉無端抽搐,滿含怒火地說道:“陸左,只有將你砍成一堆碎肉,才能讓我所有的氣憤消解。”

  這人根本就不肯面對事實,或者說他見到我,便想著把所有的錯誤都歸罪到我的身上來。

  當初我對這家伙爽朗的性子生出來的一點兒好感,此刻也全部都給消磨殆盡,只是冷笑著對旁邊那些額頭上面紋繪星星的黑央族人說道:“我不管,只要你們敢再前進,我就殺了這個女人!”

  那些人有的不懂中文,有的卻懂了,當麻貴走了兩步,一個額頭上面有五顆星子的馬臉老人拉住了他的手,平靜地說道:“四娘子是看守祖先陵墓的圣潔之女,她倘若在陵前被殺,只怕我族會遭到詛咒的——所以,你不能一意孤行。”

  麻貴這一番話早就將自己說得戰意凜然,眼中有熊熊怒火,然而旁邊這名黑央族長老攔住他,他又發作不得,只是朝著我大聲喊道:“陸左,你這個沒有卵子的家伙,有本事就出來與我一戰,躲在女人身后,有個鳥意思?”

  我嘿然一笑,說我也覺得沒意思,不過第一呢,我打敗過你,第二,你們這一堆人都要殺上來,我干嘛就不能挾持一個人質呢?誰會在這個時候跟你們講君子——除非是傻子。

  麻貴將鬼頭刀指著我,厲聲喝問道:“有本事就過來,一對一,戰勝了我,你走!”

  我心中一動,說這話可當得真?麻貴傲然說道:“那是自然。”

  我目光巡視了一番,那個額頭五星的馬臉長老也點頭,我想了一想,說希望你們能夠遵守自己的諾言。

  說罷,我讓小妖制住四娘子,然后提著鬼劍下到場中來,問可以開始了么?

  那麻貴一臉獰笑,鬼頭刀飛起,他的人也沖上了前來,厲聲奚落道:“真蠢啊,服用了蝕骨草的你,哪里還會有與我一戰的勇氣?”

  聽到他這話,我頓時就氣得想笑了——敢情打了這好一會兒了,他居然妄想著我身上還殘留得有蝕骨草的效能啊?不過所謂“人艱不拆”,我也不多言,鬼劍一抖,立刻暴漲一倍,朝著麻貴刺去。

  我這邊鬼劍兇戾,而麻貴則是用了邪功,將身型撐大,交手幾下,一時間卻也是有來有往,不過又戰了幾個回合之后,麻貴便有些無力了,人朝著后邊退去,而我全身勁力卻在氣海之中的陰陽魚氣旋作用下,戰意正濃,鬼劍翻飛,將麻貴戰得連連后退。

  鐺!

  一記互拼,我一往無前,而麻貴突然朝著后面跑去,我自然不會錯過這機會,鬼劍一抖,便朝著他的心臟處刺去。眼看著就要將這家伙捅成葫蘆串兒了,結果這家伙陡然一轉身,左手上拿著一面銅鏡,口中一聲厲喝,那鏡子便激發出藍色光芒,將我給籠罩其間。

  藍光,這是我的震鏡!

  沒想到麻貴的所謂殺手锏,居然就是這玩意。震鏡只對邪物靈體有效,對人卻幾無作用,旁人或許還會覺得渾身一麻,而我卻是熏風拂面,鬼劍繼續向前,厲喝道:“這鏡子還給我吧,我來教教你怎么用!”

  然而我這鬼劍如電刺去,卻被一面龜形盾牌擋住了,我一瞪眼,原來出手的卻是那個馬臉老頭兒。

  說了單挑,卻這般明目張膽地拉偏架,我正想破口大罵,突然就在這個時候,我們旁邊的那排草堂開始顫抖起來,兩秒鐘之后,那房子便已經倒塌了,泥土飛濺,塵煙飛起,燈籠里面的火燭將茅草燃燒,迅速蔓延開來,而隨之一起的,是一股磅礴而森嚴的滔天死氣。

  那馬臉長老感覺到了,立刻跪下,朝著那震蕩中心大聲呼喊道:“先祖顯靈了,先祖顯靈了!”

  而一直在附近徘徊的虎皮貓大人則焦急地朝著我大叫:“小毒物,它要出來了,快跑,快跑!”

1條評論 to“第三十三卷 第六十三章 兩掌扇懵,先祖出土”

  1. 回復 2014/12/27

    唏噓

    好看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