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卷 第六十四章 圣女引路,黑暗潛行

  每逢亂世,必出妖孽。

  看到那些額頭上紋飾星星的黑央族人潮水一般的跪拜下來,而麻貴等人也嚇得不停顫抖,連步后退,我聽了虎皮貓大人的吩咐,吹了一記口哨,將正在與王倫汗糾纏的肥蟲子喚回來,然后不做停留,拉著那個四娘子就奪路而逃。

  我跑路,黑央族幾乎沒有人過來攔我,但是麻貴這邊卻有兩個黑袍巫師反應過來,堵在了我的前面。

  逃命時刻,自然是神擋殺神,佛擋殺佛,我快步沖在前面,朵朵比我更快,身形一遁,便出現在了左邊一人的背上,一用力,那人整個兒就趴在了地上,起不來了,而我則是鬼劍一出,與那人手中古怪的短杖交擊,接著隨手一攪動,那人便握不住手中法器,朝著旁邊跌去。

  我直接上前一腳,將他給踹飛到附近的藥田里。

  這個時候那草堂左右的建筑已經全部垮塌下來,地皮顫抖,我即使已經跑出四五十米遠,也有一種腳底發麻的震蕩感,瞧著跪倒在那排垮塌草堂前的那群黑央族人,即使是趴在地上,也支持不住,不一會兒便東倒西歪了。

  那兩個追逐我們的黑袍巫師被我和朵朵以最快的速度打垮之后,依舊還有三四個追了上來,不過虎皮貓大人卻是個能說會道的忽悠高手,沖著這些人罵道:“媽蛋,你們都他媽的耳朵聾了啊,你們老大說他輸了就讓我們走,你們這是想扇他的臉么?”

  這一句話讓那些人有些猶豫,回頭瞧那麻貴,卻不曾想麻貴的注意力已經被廢墟中的一個黑影給死死吸引住,哪里有時間理會他們?

  在這樣舉棋不定的情況下,又有了悲慘先例,那些人倒是沒有再上前來。

  我跑到對面的山脊上,回頭瞧那熊熊的火光中,有一個身影從廢墟中緩慢走了出來,那家伙是個身形干瘦的男人,肌肉萎縮,皮貼著骨頭,眼睛發紅,一臉黑毛,胳膊凝結似鋼,指甲又黑又長,居然還閃爍著寒光,身上的衣服破破爛爛,一縷一縷的叫花裝,不過卻遮掩不住它沖天的死氣。

  僵尸!

  而且還是極為恐怖的老僵尸,它不知道存在于世間多少年,我先前在黃斑老頭兒那里斬殺的三頭僵尸,跟它比起來,簡直就是螞蟻與大象的區別。

  這鬼物想來應該就是黑央族一直供奉著的老祖宗,它的一出場,整個空間都有濃重的死氣蔓延,無數少女和嬰兒的哭泣聲在我的耳朵旁彌漫不休,無數僵直可怖的臉孔在我的眼眶前飄來蕩去,那空氣里面仿佛都有著恐怖的氣息,吸上一口,心臟都會莫名的抽搐。

  我在小山包的頂上往回瞧來,隔得有好幾十米,然而在那熊熊燃燒的烈火映襯下,我瞧見了它兩個黑窟窿一般的鼻子在不停聳動,接著那一雙仿佛黑暗深淵的紅色眼睛,朝著我這邊,望了過來。

  我心中倉惶不已,根本就沒有敢跟這樣恐怖的生物目光相對,扭過頭去,帶著小伙伴們隱沒在樹林的陰影處。虎皮貓大人焦躁極了,仿佛被人抓到了尾巴一樣,不斷地大叫,讓我快點兒跑,我也顧不得瞧稀奇,埋頭一陣猛跑,結果又回到了山后的那一片苗圃藥園里來。

  到了這里,我才回想起來,這里要有路出去,我何必再跟著他信出去?

  難道,我要從這山崖邊,沿著那老藤攀爬上去么?

  我的心中猶豫,之前沒有選擇這方法,其一是覺得前面好混出去,其二終究還是覺得攀爬山崖,實在太過危險,倘若消息傳出去,敵人很容易找到半山腰的我,無論是從下面、或者上面攻擊我,我連閃避迂回的地方都沒有,根本就是案板上面的肥肉,任人宰割。

  而此刻的情形,比之前更加嚴重,在這樣美好的月光下,追兵一致,倘若想要殺我,或者是幾梭子彈藥,或者是懸崖上的一把砍刀,分分鐘的事情。

  我環顧四望,突然想起來身邊還有一個黑央族的族人來——四娘子對這山谷各處的通道,應該是最了解的,于是一把將她給抓過來,揪著她的領子,惡聲惡氣地說道:“這附近哪里有出山谷的通道,快說!”

  那四娘子給小妖和我的兩巴掌給打懵了,而當那頭老僵尸出世的時候,作為司職圣女的她立刻醒轉過來,拼力想要返回,結果給小妖一記手刀給敲暈,剛才聞到了這滿谷的藥香,方才回過神來,臉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死死地盯著我笑道:“哈哈哈,先祖重返人世了,它將遵從千年來的約定,帶領我族永鎮南疆,你們這些螻蟻一般的家伙,就期望著未來不要太悲慘,太黑暗吧……”

  啪!

  又是一巴掌,將這個風騷圣女的神經質言語給打斷,小妖賊笑嘻嘻地朝著這個戴著人皮面具的女人說道:“小妞兒,在我們面前,少裝什么神棍,你以為我們會害怕?這樣的老僵尸,我們滅了不是一個兩個,借你兩雙手都數不過來,有意思么?我也不跟你廢話,想活的話,趕緊說人話,你要還是這樣疑神疑鬼……”

  這小狐媚子的眼睛一轉,瞧見肥蟲子晃晃悠悠地在后面跟著,一身紅色的鮮血染滿蠶身,便指著這肥嘟嘟的小東西說道:“讓它去你肚子里面鬧幾圈,看你爽快不爽快?”

  肥蟲子雖然沒有聽到小妖的話,但見自己被指著,屁顛屁顛地跑過來,露出兇神惡煞的模樣,然后望著那四娘子的大腿爬去。

  當肥蟲子十幾雙腿抓著她大腿上的肌膚時,這個小神婆立刻崩潰了,指著崖邊那些黑窟窿說道:“谷里面有地道可以通向外面,不過這是最高機密,只有族長和幾個老資格的族老才知道,不過我小時候曾經爬過那些洞子,里面有一些可以通向外面的暗河,泅渡幾分鐘,就能夠出去了,就是不知道你們會水不?”

  聽得四娘子這般說,我不由得一陣歡喜——要說短時間攀上山崖,便是借我一雙翅膀都搞不定,但是說到泅水,有著龍哥贈送的天吳珠,這對于我來說就是小事一件了。

  而且后有追兵,倘若黑央族的人跟那個剛剛出土的老僵尸談妥了追來,我們潛入水中,應該還是能夠避禍的——說來我也真夠倒霉的,那僵尸瞧著是得有幾百年沒出土了,怎么我一來,它就往外蹦,這什么節奏?

  我、出門沒有踩到狗翔啊?

  情形危急,我們不敢作停留,讓那四娘子引路,我們在后面跟隨。有著肥蟲子在大腿處晃蕩,時不時地在腹股溝下滑行,這蒙面女人倒也不敢拒絕,只是猶豫地說道:“那個時候我還小,后來這些巖洞被設為禁地之后,我就沒有來過了,要是帶錯了,你們可別怪我。”

  我點頭,作出一派溫文爾雅的風范,含笑說道:“好的,我們不會怪你的,反正那個時候你已經死了。”

  聽得我這淡然而堅定的威脅,四娘子的腳步不由得一陣亂,差一點摔到藥田里面去。

  好不容易站穩身子,她回過頭來,幽怨地看著我,說你這個人好狠心啊,我自十歲之后,族中青年都奉我為女神,但有所求,莫不允從,為何你會這般對我?

  我摸了摸鼻子,說藏頭露尾的家伙,我需要給你好臉色看么?有本事你揭開面具下來,倘若是一個美女,我頂多下手的時候輕一些,讓你死得自然一點。

  四娘子聽我這滿不在乎的話語,憤怒地轉過頭去,在一排排的黑窟窿中,找了一個最寬敞的山洞,埋著頭往里走。

  我在后面沒有說話,其實世間之理皆是如此,我在乎你的時候,你是女神,不在乎你,管你是誰?在被我一次又一次的打擊過后,這四娘子顯得有些頹喪,默不作聲地前面行走,山洞里面黑乎乎的,而我這番逃命,背包里的強光手電早就不知道哪兒去了。沒有光,但是小妖卻道無妨,將虎皮貓大人給的生日禮物握在手上,然后一激發,竟然有幽幽的藍色光芒出現,照亮前后三四米的距離。

  這光雖然幽暗,但卻已經讓我們看清了腳下的路,于是一路小心行走,并不停歇。

  我之前有談及過,說我這人有幽閉恐懼癥,最煩厭鉆洞子,然而類似的事情干多了,卻已經早無感覺,開始四處打量起來。這一對比之下,我才發現這懸崖山壁里面的洞穴,有點兒類似那蜂窩煤,處處相連,感覺四通八達,并沒有一條路走到黑的那種通道。

  而且讓我驚奇的地方是,這里面應該還是以前黑央族聚居之地,因為一路上,我看到有好多人類生活過的痕跡,雖然看著年代有些久遠,但是卻也能夠肯定,在很久很久以前,這里至少住著上千口的人。不過作為萬靈之長,沒有什么東西都阻擋他們對陽光的向往,所以才會搬出巖洞。

  我們在這四通八達的山洞里面行走了好一會兒,可是一直沒有找到什么暗河之類的玩意,我沒有耐心了,正想上前過去,找這領路的四娘子質詢,結果一聲凄涼的吼聲從山洞外傳了過來,漫天的死氣充斥空間里。

  黑暗中,有大量帶著翅膀的小東西被驚得四處飛舞,而我的心頭一涼。

  啊,這么快就追上來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