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卷 第六十六章 耶郎南殿,龜腹藏符

  我們身處于一處寒潭之中,前方一處大門,占據了整整一面山壁,潭邊與山壁之間,有一塊籃球場大小的平臺,四周黝黑,唯有大門上下,有五盞安靜燃燒的鮫人魚油,將空間里照得朦朦朧朧。

  我瞇著眼睛,瞧山壁那處大門,上面有玲瓏立體的粗曠浮雕,主體是一個身形巨大、背闊臂長的豬頭怪人,面目丑惡而兇猛,豬鼻子、長獠牙,下繪青龍、白虎各一,皆伏于案前,背景的間隙處采用透視手法,繪有古怪的生物無數,這里面自然少不了蟾蜍與桂樹的滿月,身披羽衣的持節方士,交纏奔馳的雙龍鳴鳳,而豬頭怪人的對手,則是一頭身似羊而梟首張翅的怪物。

  這些奇怪而古樸的浮雕,集中出現于這整面山壁之上,我一下子就反應過來,巫咸族人當年戰勝并且驅逐深淵惡魔之后,分封東、南、西、北、中五處區域,設祭壇以永鎮群山,而后耶朗在中央祭壇中得到了巫咸傳承,從此聯盟偉業,勢力大起,縱橫千里。

  這五處地方,北祭殿位于神秘幽深、密林遮天的神農架,中祭殿位于我老家晉平,那十萬大山的門戶,青山界中,西祭殿位于萬鬼之都、道教名地的鬼城酆都,此為其三,至于南祭殿,我當日被囚于薩庫朗基地之時,就曾經夢入其中,似真似假,直以為已然去過,殊不知這四娘子一番同歸于盡之術,竟使得空間紊亂,打破了虛空法陣,轉移到了這里。

  雖然有著天吳珠避水,然而寒潭那冰澈肌膚的潭水,依舊能夠將那讓人腦漿子凝結的寒意傳遞而來,越是如此,我的頭腦越是清醒,知道這一切并不是夢,而是實打實的真事兒。

  然而我此刻又陷入了深深的恐懼之中,這幾年來,我一直奔波忙碌,發生的事情比我前半輩子所遇之事還要多,然而我總感覺冥冥之中,似乎有一種名為命運的東西,在指引著我,所有的一切,都仿佛是為了讓我前往這各處塵封千年的祭殿之中,走上一遭。

  不知不覺,耶朗文明的五大祭殿,我竟然已來到了第四處,這是為何?

  再說到洛十八,這老祖宗當年死于洞庭湖底,那已經是六七十年前的事情了,而我則是1986年生人,倘若他是我的前世,那中間的這段時間里,他在哪兒待著呢?

  所有的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的心中充滿疑惑,然而這寒潭冰冷,我卻也不敢在此久留,浮出水面之后,數一數小伙伴,發現朵朵、小妖和虎皮貓大人都在,至于那個將我們帶至此處的罪魁禍首四娘子,卻也漂浮在水面上,表面凝結如冰,白霜掛體,瞧不出死活,但是她體內的肥蟲子,倒是生命力強盛,與我交相呼應。

  我驅動天吳珠,朝著岸邊游去,很快就拖著生死不知的四娘子上了岸邊,因為沒有天吳珠的庇護,這女人渾身僵直,雙腿都合不攏,跟個冰棍兒一樣。

  我將手指放在她的鼻子上面,有微若游絲的氣息出來,斷斷續續,仿佛下一秒就要死去了一般。

  雖然這女人之前發瘋,想要我們死去,但是因緣際會,竟然將我們弄到了這兒來,我總感覺這是宿命的指引,怪不得她,而且也不能見死不救,于是將雙手按在她的頷下,勁氣一吐,暖流匯入她的體內。我低頭瞧,發現經過水的浸泡,四娘子臉上蒙著的人皮面具早已皺皺巴巴的了,像坨濕潤的紙巾,于是下意識地替她揭了開來。

  我這不揭還好,那張皺巴巴的人皮面具一揭下來,我卻是倒吸了一口冷氣。

  這倒不是因為她長得太丑,恰恰相反,她長得極美,簡直就是絕色美女。

  當然,在這個偶像泛濫的時代,“絕色美女”確實有些俗了,但是我瞧見這四娘子精致如雕的柔美臉龐,烏發蟬鬢、娥眉青黛、朱唇皓齒、紅妝粉飾,那肌膚晶瑩滑嫩如牛乳,又如雪一般白皙,并不似緬甸當地族群,至于她的身材,更是該肥的肥,該瘦的瘦,小腰一掐蛇一般,卻是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這般粉雕玉琢、宛如畫片上面走下來的人物,讓我有一種極為驚艷之感。

  突然間,我感覺她好似一朵白蓮,開放于黑乎乎的淤泥之中,讓我對自己之前那粗暴的行為,感到了深深的懊悔,感覺自己褻瀆圣潔了一般。

  小妖瞧見這地上躺到的四娘子,竟然有這般好姿色,美艷成熟之處,似乎比自己更勝一籌,不由得撅著嘴巴說道:“山窩窩里飛出了金鳳凰,這小妞兒長得頗為美麗,陸左,她溺水了,你不給她做人工呼吸的話,說不定這美人兒就死掉了,你看著辦吧……”

  小妖拖長了語調,然后看了我一眼,而我則瞧向了正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四娘子,她的臉被我和小妖扇得通紅,但是那一對宛若鮮花綻放的粉嫩唇瓣半張,里面露出一排細密潔白的貝齒,十分美艷,我不由自主地咽了一下口水。

  不過瞧見小妖似笑非笑的樣子,我立刻收斂起心馳神移的心思,正色說道:“這個就算了,要不然小妖你來度氣吧,這個你比較熟練,哈哈。”

  聽到我這般說,小妖似乎想起了什么,白了我一眼,將四娘子翻轉過來,然后開始給她控水。

  為了避嫌,我和虎皮貓大人朝著對面處的山壁走過去,來到門下,仰望那足足有八九米高度的巨大石門,以及門上那些精美古樸的浮雕,我想著這各地耶朗祭殿上的門雖然都有相似,但是規模卻大小不同,應該是跟當年動用的人力有這很大關系。

  只是這石門緊閉,仿佛直接與這山壁合為一體,根本就找不到半點縫隙而入,怎么打開,倒是讓人頭疼。

  我圍繞了這石門一圈,從左邊走到右邊,足足走了四五步,都沒有找到方法進入。

  接著我心中一動,難道這地方,跟我們在西祭殿中所遇到的情況一樣,必須由我的鮮血來作導引,方能開啟?

  想到此節,我開始仰頭尋找同樣的入口。

  然而就在此刻,從角落里傳來一陣嗚嗚的聲音,此起彼伏,如泣如慕,我仿佛后腦勺刮過一陣涼風,讓人心中一陣發冷。扭過頭去,我四處打量了一下,發現小妖和朵朵同樣也朝著左邊的黑暗中瞧去。

  而在那個地方,石門之上的這五盞千年黑鮫人油燈的光線根本就照不過去,黑黢黢的,只感覺視線里面,陡然出現了密密麻麻的暗影,擁擁擠擠地在角落蹲著。

  我們幾個人對視一眼,朵朵將右手舉起來,朝著左邊甩去一道藍熒熒的光芒。

  那藍光明亮,積聚了癸水之力,經過朵朵用藏密方式激發,頓時將左邊角落處給照了個通透。

  我瞇著眼睛,凝神瞧去,卻見那兒是一個河灣淺灘,上面密密麻麻的,并不是什么怪物,而是一群南瓜臉盆大的綠毛烏龜,這些動物界的老壽星摩肩接踵,排排而立,腦袋色彩斑斕,更加讓人驚奇的事情在于,這些烏龜超過六成,居然是雙頭龜。

  這是什么概念?近年來電視報紙上總會有連體嬰兒的報道,但這種概率,幾乎是幾千萬、甚至幾億分之一,然而在朵朵的照亮下,我瞧見了至少七八十頭大烏龜,從綠色龜殼中探出來的頭顱,竟然都是雙數的。

  瞧見這些玩意,我們都還沒有反應過來,虎皮貓大人卻是一聲歡呼,說歐耶,有這么多大王八,晚飯我們可以喝十全大補的王八湯了,天啊,想一想,我渾身都興奮得顫抖呢!

  虎皮貓大人無端興奮,然而朵朵卻不樂意,她瞧著那些探頭朝著我們這兒望來的烏龜們,那些黑豆子一般的眼睛與肥蟲子頗有些異曲同工之妙,里面可憐巴巴的,仿佛還蘊含著淚水,不由得憐心大起,說臭屁貓,這些小烏龜都好可憐、好可愛啊,我們不要吃它們好么?

  虎皮貓大人已經飛到了離我們最近的一頭烏龜上,在綠毛背殼上站著,瞧著這些南瓜大的老烏龜,一臉郁悶地打量著,說哪里小了,瞧這些烏龜的年紀,隨便一只,便是將我們所有人都加起來,可都不夠呢。

  它十分不愿意,然而這番托辭聽到了朵朵耳中,更是成了理由:“那就更不能吃它們了,這些龜爺爺活了這么久,結果我們一鍋湯給它燉了,多不公平啊,太過分了啊……”

  虎皮貓大人一邊想著鮮美大補的烏龜湯,一邊又不敢不聽它這小媳婦的話語,抖了抖身上的羽毛,郁悶地作最后努力:“可是,可是你不知道那千年王八湯,它有多么鮮美……”

  這一對歡喜冤家正在逗著嘴,我心中的不安卻并沒有得到一點兒緩解,皺著眉頭來到了左邊這河灣淺灘處,翻開虎皮貓大人站著的這頭雙頭龜,這家伙臉盤一般大,移動遲緩,翻過來后,肚子上面一片碧綠黝黑的泥垢,上面似乎還有些花紋,很像是一種符咒。

  我用手擦試了一下,發現這文字跟我在青山界時,楊操抄繪出來的耶朗古文竟然有些相通之處,這也文字我當時看著直頭暈,而此刻,卻能夠從龜腹中上面的符文中,讀出一個模糊的含義來:“黑天來臨,萬物歸一。”

1條評論 to“第三十三卷 第六十六章 耶郎南殿,龜腹藏符”

  1. 回復 2015/03/18

    雜毛小道

    小毒物你鴨的放開四娘子,讓貧道前來嗨皮一翻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